「沈溫婉,你們一家回去閉門思過,至於董事長的位置我會從長計議!」沈向軍下達了命令。

這一次,沈向軍沒有把沈溫婉趕出家族,而是讓她回去閉門思過。

因為他知道要是把沈溫婉趕出家族,家族公司又會重蹈覆轍,為了大局着想,他必須要考慮周全。

「我…」沈溫婉現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沒有實實在在的證據,說什麼也沒用。

沈溫婉一家人氣憤的離開了大廳。

沈廣濤看到憤怒的沈溫婉一家,臉上儘是得意之色。

這只是他們一家進行的第一步。

沈廣濤一家的目的就是要把沈溫婉趕下台,這樣就沒有人跟他們一家搶股份了。

沈溫婉一家回到家裏。

「那個老不死的東西,竟然給我們一家潑髒水!我詛咒那個老不死出門被車撞!」

宋藍芝氣嘟嘟的說道。

宋青雲這時開口道:「溫婉,你和蕭何是不是有什麼事瞞着我們?難道季林說的是真的?」

「沈青雲,你是不是也…糊塗了?」宋藍芝剛罵道,後面半句小聲了許多。

她心裏也產生了疑惑,難道是蕭何和女兒兩個演的一場戲?

「女兒,你老實告訴媽!有沒有這回事?」

「媽!我怎麼會是那種人啊!」淚水在沈溫婉眼眶中打轉。

她不明白自己做錯了什麼,現在連父母都在懷疑她。

「媽,這件事的幕後主使肯定是沈建雲他們!是他們買通了季林給我們家潑髒水!」沈修站出來說道。

「不錯,我們家持有家族企業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肯定會有人心生嫉妒!他們見不得公司股份拿得比他們多。」

張麗在一旁附和道。

「可惡!」宋藍芝氣得牙痒痒的,可是沒有實在的證據,只能是乾瞪眼!

「大哥一家心機怎麼這麼重,大家都是親戚,為什麼要如此對我們?」沈青雲搖搖頭說道。

「屁!就你還把他們當成親戚,你看他們什麼時候把我們當成親戚了!」

蕭何站出來說道:「我有個提議,咱們另起爐灶,不再依賴沈家。」

蕭何話剛一說完就立刻引來了宋藍芝的反駁:「哪有那麼輕巧,咱們家沒有那麼多錢!」

「沒有資金可以去找銀行啊,況且溫婉認識江海的富商名流,只要公司一運轉起來,就不怕沒單,我看不出兩個月的時間就可以把銀行貸款還完。」

「得了吧!創業要是那麼容易賺錢,那還誰去辛辛苦苦打工啊!」

「開公司這件事就不要提了,對現在我們來說根本不現實,還是等到老爺子心情好了之後,我們再去找老爺子求求情。」

「唉!只能在別人屋檐下,什麼時候能抬起頭啊!」蕭何嘆了一口氣。

有他這個中鐵商貿城的幕後老闆幫忙,開一個公司簡直就是不費吹灰之力的事。

蕭何想了想還是沒說出來,畢竟太過於浮誇,估計沒人相信,反而還會罵他。

「溫婉,你的意思呢?我可以全力支持你!」

沈溫婉聞言,他知道蕭何那張卡里有幾億的。

一想到沈家人無時無刻都在針對他們一家,沈溫婉心中也誕生出創業的想法。

「媽,我覺得蕭何這個想法或許可以。」

蕭何再次開口道:「溫婉,我知道你在沈家受盡了欺負,咱們自己創業,錢不是問題,訂單也不是問題!我相信公司在你的帶領下,越做越強!到時候讓沈老爺子看看,讓他有多麼後悔!」

「得了,這事就不談了,還有一周就是溫婉外婆的壽誕,算算日子已經好久沒去過江州了,就算是放鬆下心情。」

創業風險太大,要是成功自然是極好的,要是失敗則會走上負債的道路,半輩子都在還錢的路上。

宋藍芝的幾個朋友就是創業失敗,四五十歲了還在還錢。

因此宋藍芝寧願打工一輩子,也不願去冒險。

「媽說的對,創業有風險!咱們又沒有經驗,就算成立公司,用不了多久就會倒閉,到時候還會被沈家那些人嘲笑。」沈修說道。

「蕭何,創業的事還是改天再談吧!」

蕭何無奈的點了點頭:「行吧,咱們去江州看看風景,放鬆心情!」

着筆中文網 他輕柔的將蘇酥放回床上,然後幫她擦拭掉嘴角的葯汁。

蘇酥始終沒醒,安安靜靜睡在那兒,像等待被王子吻醒的睡美人。

秦天握起蘇酥瘦弱無骨的小手,低聲說著,「蘇酥,你一定要徹底好起來,我不能沒有你。」

門外,柳如玉聽得清清楚楚,默默雙手合十祈禱:老天保佑,請一定要讓蘇酥姐康復!

整個下午,秦天都陪在蘇酥的旁邊,寸步不離。

他一直注視著沉睡的蘇酥,好像怎麼都看不夠似得。

直到夕陽西墜,蘇酥長長的眼睫毛,緩緩動了一下。

要醒了!

秦天瞬間精神一振,屏息靜氣等待著蘇酥醒來。

一下、兩下、三下……

蘇酥的睫毛抖動了幾下后,終於緩緩睜開了眼睛。

這中間只隔了幾秒鐘而已,對秦天來說,卻像等了幾個世紀那麼漫長。

蘇酥醒來,看到身邊的秦天,笑著問他,「我睡了多久?」

「沒多久,就一小會兒。」秦天小心將她扶起來,「感覺好些了沒有?要不要再睡一會兒?」

蘇酥搖頭,「總覺得我好像睡了很久一樣,嘴巴里也好像有一股怪怪的味道。」

「剛才我突然昏倒,是不是嚇壞了你?不要擔心啊,你看,我這不是醒來了么?」

秦天伸出手,寵溺捏了下蘇酥挺直的鼻樑,「我才不擔心,我會一直守在你身邊,等著你醒過來。」

「又在胡說,那我要是永遠醒不來……」

「永遠永遠,沒有這個可能。只要有我在,無論你被擄到天涯海角,我都會把你再搶回來!」

「傻樣,你真以為自己是能上天入地的孫悟空啊!」

「為了你,我願意做逆天而行的大聖!」

小兩口鬥嘴說起了悄悄話,你一言,我一語,都在遮掩彼此心中的恐慌。

蘇酥根本不敢告訴秦天,她昏迷前的那一刻,心裡其實害怕極了。

她怕自己倒下去,再也無法醒來,再也看不到總是一臉傻笑的他。

而秦天,他心裡的慌張比蘇酥只多不少。

他寧願失去現在所擁有的一切,也不想失去自己的這朵解語花!

好在,老天有眼,肯給他們一線生機!

那朵血靈芝已經被用去了三分之一,不是秦天不捨得用,而是藥力太過猛烈。

而蘇酥的身體虛不受補,必須緩慢用藥,才是最穩妥的方案。

他在房間守著蘇酥時,一直都在不停的為她把脈。

如今蘇酥的脈搏雖然仍微弱,卻已經隱隱有了節奏。

而不是像之前那樣,斷斷續續,幾乎診察不到。

秦天又陪著柳如玉膩歪了一會兒,這才彎腰將她抱起,「餓了吧?我去給你做飯。」

蘇酥傻傻看向秦天,「你去做飯,抱我過去做什麼?」

「從現在起,我寸步不離守在你身邊,直到你康復為止。」

「等下我做飯時,你就在後面為我吶喊助威。」

蘇酥笑得臉都疼了,做個飯而已,又不是去打架,還吶喊助威,虧他說的出來!

不過,她自覺自己時日無多,倍加珍惜和秦天相處的分分秒秒,也不想與他分開。

就任由秦天抱著,一路來到廚房,然後被他安置在躺椅上,默默看他挽起袖子做飯。 血屠割開食指,一滴鮮紅神血,滴落到地上。

一位與他長得一模一樣的神靈分身,從地上,生長了起來。

神靈分身,邁步走向九鼎。

……

九鼎位於古老建築的下方,而張若塵等人所站的位置,和九鼎之間,有着連綿起伏的地勢。這些起伏的地勢,只有數百米高,對凡人而言,猶如一座座山丘。

山間蒼茫無比,泥土泛紅,生長有各種黑色的詭異樹木。

「嘭!」

尚未登上第一座山丘,神靈分身爆碎,神血湮滅,化為一粒粒黑色微塵。

血屠遭到反噬,食指迅速黑化。

他臉色勃然大變,立即揮刀斬下食指,急速退到張若塵身旁,借本源神光抵擋可能向他湧來的巫力。

巫術無影無蹤,防不勝防,讓神靈都懼怕。

「哧哧。」

地上的斷指,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腐化。

然後焦黑如炭。

……

另一頭,一位閻羅族的無上境大聖,摸出一粒銀色豆子。

豆子生根發芽,化為一株三丈高的銀葉鐵樹。樹榦似人,根須如腳,翻山越嶺,向最邊緣那隻青銅鼎走去。

「哧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