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三家的,你這是幹什麼呢。」老爺子這時候也從屋裡出來了,他剛才出去撿柴和了,這才回來沒一會。這就聽到外面鬧哄哄的,他這剛出來就看到老三家的蓬頭亂髮的跑了進來,手上還提著一個棍子。他這氣的的,差點沒喘上氣來,雖然說分家了,可是也不能這麼不像樣子呀。

喬氏根本沒理會老爺子,直接就奔向了上房而來。路過老爺子,這次也不理會了,直接就進去。到了上房西屋,喬氏看見東西就砸。「啊,三嬸你幹什麼。」娟兒在屋裡呢,看喬氏進屋就害怕的往旁邊躲。喬氏根本沒有理會她,沒看到大伯娘王氏,直接上手就砸,四郎已經猜到怎麼回事了,拿著棍子也要往這沖。老爺子這個時候終於反應過來了,一把就把四郎拉住。「怎麼回事,四郎出什麼事了?」

「爺,你放開我,我要給我沒報仇。」四郎被老爺子拉住沒有辦法,就想讓老爺子放開。

「好孩子,有爺呢,你和爺說說怎麼了。」老爺子哪裡肯讓四郎過去,攔著不大家進屋。

「爺,我大伯娘要燒死我妹,你問我大伯娘去吧。」四郎趁著老爺子愣神的功夫就跑進了上房西屋,結果進去一看,屋裡能砸的都被喬氏給砸了個稀巴爛,沒有自己發揮的餘地。娟兒姐靠著牆瑟瑟發抖,四郎真想上去揍她一頓,可是又下不去手,轉身就跑了出來,五郎看四郎跑出來了,也跟著往外跑。

「娘,我大伯娘在這呢。」五郎出來就看到大伯娘剛從後院轉過來,手上還拿著一個盆子,一看就是去後院倒東西去了。喬氏聽見五郎的喊聲,拉著棍子就沖了出來,嚇大的老爺子就是一愣。大伯娘看喬氏拿著棍子衝過來都傻住了,關鍵時刻把盆往前面一檔,直接擋住了喬氏迎面而來的棍子。喬氏一看一棍不成,第二棍跟著就來了,這次是從側面打過來的,直接就打到了大伯娘的腰上。

「啊,你幹什麼?老三媳婦,你瘋了嗎?」大伯娘把盆子一扔,滿院子躲著喬氏。

「你沒瘋,你沒瘋你要燒死我閨女,你個壞婆娘,你那心都是黑的。」喬氏一邊追一邊喊。老宅門口圍滿了人,院子門前站不住的,都站上了牆頭。

「你們幹什麼呢,老三你們兩口子眼裡還有沒有我,給我回屋。」說著老爺子就率先進了上房,一進屋看見老太太在炕上低著個頭,不用說,這是這老婆子肯定摻和了。

「怎麼回事?」老爺子問道。「趕緊說,趁著孩子們還沒進來,你趕緊說。」老爺子一看老太太那姿態像是要辯解,立馬警告到。

「老大媳婦說曉婭那丫頭片子被沖了,找個大仙收收妖。」老太太一看這情形也知道瞞不住,一句話交道了事情。

「你」老爺子一聽這話,氣了一個倒仰「人家的閨女,被沖了用的著你們上前。還在外面幹什麼呢,給我都進來。」

這個時候張志誠已經在外面攔住了喬氏,大伯娘王氏看著個時候一邊哭著就衝進了上房。張志誠看看,帶著喬氏也準備進上房,原本喬姥爺也想去上房的,但是想了想帶著二舅就進了曉婭他們家住的屋子。門口碰上了四叔,四叔打了聲招呼,就到門口和村裡人說著好話把院門關了。這個點已經到了午飯點,他們這一路鬧騰的,基本上村裡能來的人都來了,就圍在門口看熱鬧。「到飯點了,大家回去吃飯去吧,沒什麼事。謝謝各位了,謝謝。」說著張志澤就把門給關上了

「什麼事,弄的親兄弟跟仇人是的,我這還沒死呢,你們就兄弟鬩牆。丟不丟人,咱們家這幾十年的臉都被你們給丟了。還以為這是什麼好名聲嗎,你閨女不嫁人了,你兒子不娶媳婦了,還讀書呢,怎麼讀書。」老爺子上來就把喬氏數落了一陣,說的喬氏就是一陣後悔。這要是因為她的舉動害的孩子們不能上學,那她得悔死。

「知道錯了嗎?」老爺子就是老爺子,這麼兩句話就把張志誠他們夫妻要說辭的心思給壓了下來。

「爺,要是我們用把我妹燒死才能讀書,這個書我們寧可不讀。」四郎在旁邊直接插嘴道。

「對,我們不讀了,也不能把我妹妹燒死。」五郎在旁邊也點頭,兩個人進屋,棍子也沒有扔。

「你們說什麼呢,誰要燒死你妹子,誰要燒死你妹子也看我答不答應。」說著老爺子就瞪了王氏一眼,原本王氏進來還聽忐忑的,結果聽到老爺子數落喬氏他們,她心裡還挺高興的。這個時候老爺子瞪她,她才發覺她這邊才是最不好過的。

「爹,沒說要燒人,就是驅妖。爹,我這找的咱們這邊四里八鄉有名的大神,爹怎麼就是燒人了,爹這個罪名我可不背。」王氏說著就在那邊哭。

「你們兩口子怎麼說。」老爺子也不裁判,就直接問喬氏他們兩口子怎麼想的。

「我們的孩子,有沒有奇怪我們不知道,用的著你。找大仙看,怎麼潑大的一身的,又是血又是油還是酒的,你這是找人看還是要我們曉婭的命。」喬氏雖然揍了人,可是還是氣氛。「這麼大冷的天,潑的一頭,孩子嚇的在外面轉悠了半天,腦袋都被凍僵了。」

「誰讓你看的,你覺得不對勁不會和你弟妹說嗎,都分家了,我都不管這麼多,你這個做大嫂的,能管這麼寬?」老爺子問道。

「我這不是怕外面的人知道咱們家有這麼一個,怕是外面有人講究大郎嗎?我想著弟妹他們也不認識人,我就自己找了一個。爹,這個真的是附近有名的大仙,你沒看到,那符拿出來之後,那麼一下就燃燒了起來,這都快好了,讓她給跑了。」王氏覺得還挺遺憾。

「你,我撕了你,你才中邪了,你和你閨女都中邪了。我也找大仙去,把你和你閨女都收了。」說著喬氏就想要往外走,就想把他家曉婭受的罪讓王氏和娟兒都受受。 程苒看著封墨燁一雙認真的眸子,心裡被一股暖流所填滿,那種被人保護的感覺,很好。

不過,有個問題,她覺得自己還是要問清楚,這男人經常在她背後搞小動作,有時候神不知鬼不覺,竟然讓她無從察覺。

她眼底凝著一抹清冷的氣息,讓人放鬆不起來,她是很認真的問封墨燁。

「你是怎麼知道我來找梁一凡了?」

封墨燁摸了摸下頜:「我在你手機里安裝了定位系統。」

程苒愕然:「你在我手機里安裝了定位系統!」

這話,她咬的格外重。

關鍵是,她還沒有發現,她自認為,在計算機方面,尤其是這些晶元,什麼安裝定位,系統監測,應該是沒有幾個人能夠超越的,所以封墨燁是如何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悄無聲息的把定位系統的晶元安裝到她手機里的。

她看封墨燁的眼神突然就有些變了,自己以前好像從來沒有真正的去關注過這個男人到底是有多少本事,她知道的,沒準兒只是冰山一角,到底他的背後還有多少身份跟秘密,自己一無所知。

他們這一段婚姻,到底誰才是藏的最深的那個,現在看來,是要重新審視一下這個男人了。

封墨燁被自家老婆給看的心頭髮虛,他唇角微微上揚。

「我也是擔心你的安全問題,你看,要不是我想出這辦法,你今天未必能夠脫身。」

程苒若有所思的點頭,那臉上的笑容怎麼看都有點陰惻惻的。

「聽你這個意思,我好像還要感謝你。」

「好像也的確也是這個道理。」

封墨燁唇角挑著笑意,面對程苒的話,他也沒有絲毫覺得不好意思。

程苒後面查看了許久,都沒有察覺到封墨燁到底把這個監測的系統安裝在哪裡。

她將手機遞上去:「你放在哪兒了?」

封墨燁見自家老婆愣是沒有察覺到,心裡還有點沾沾自喜。

他挑了挑眉梢:「難道你沒有聽說過,現在有一個軟體,就可以植入進去,根本不需要親自安裝。」

這個,程苒知道,但是市面上似乎還沒有比較靠譜的。

封墨燁點開自己的手機,上面有一款軟體,程苒連聽都沒有聽過。

「你這個……軟體從哪兒來的?」

「他們最近自己研發的,不過還沒有上市,這個軟體還有一些漏洞,尚且不是很成熟。」

程苒不敢置信的指著自己:「你的意思是,我成功的成為了你們的小白鼠?」

專門用來修復他們軟體漏洞的?

「現在你不能算小白鼠了,你現在是我們最尊敬的會員,以後可以免費使用,因為可以精準的定位到你所在的位置,這個地方我都能找到,證明比其他軟體好用太多。」

程苒:「……」

誰想要成為你們的會員,不過封墨燁居然還搞研發軟體這個玩意兒,果然,這男人非同小可,遠遠不止是封氏集團的總裁那麼簡單。

算了,她也懶得跟他計較,不過的確是幸虧封墨燁這個軟體,否則,她也的確不能夠保證能不能從那些人的手裡逃脫。

看在封墨燁救了她一命的份兒上,她就不去追究這些了。

不過,該說的話,她覺得自己還是要說出來。

程苒用警告的眼神看著他:「以後你要是再在我背後搞這些小動作,我肯定不會原諒你。」

可偏偏這聲音一出來,卻一點殺傷力都沒有,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程苒在他面前,就開始隱藏自己的鋒芒,慢慢將自己最柔軟的一面展現出來。

遇見對的人,懂的人自然懂,就像此刻封墨燁,即使程苒沒有說出來,他的心裡就是很清楚,清楚她在想什麼,明白她心裡的不安。

封墨燁也沒有跟她生氣,自己老婆,有什麼他都能夠擔著,他也知道程苒並不是真的跟他生氣。

他覺得要先跟程苒聊聊梁一凡的事。

「梁一凡,你準備怎麼安頓,他這樣的人,我覺得是不能留在你身邊的。」

就算程苒留了他一命,也不代表就要讓梁一凡呆在她身邊。

程苒這一點心裡還是很清楚的:「我知道,肯定不能留下來,你覺得可以把他安頓到什麼地方?我是希望梁一凡最好是離開這座城市,他呆在這裡也沒什麼用,三爺肯定不會放過他的。」

封墨燁輕嗤一聲:「他肯定也不會放過你。」

「我知道。」

她也從來沒有指望過三爺能夠放過她,可是她也無所畏懼。

封墨燁心裏面有個大膽的想法,程苒看見男人眉頭緊蹙,面色嚴肅。

「我是覺得,可以不用留三爺那個組織了。」

如果繼續留下去,肯定是個隱患,對他跟程苒都沒有好處。

之前原本就已經跟三爺那邊的人發生了矛盾,現在為了梁一凡出頭,算是徹底跟三爺撕破臉皮。

程苒聽到封墨燁居然會有這樣的大膽的想法,她一直覺得封墨燁做事情很穩妥,可是沒有想到他今天居然把這種話都說出來了。

她伸手探了探封墨燁的額頭:「你知不知道,三爺那個組織開了多久了,可不是你想要撼動就能夠撼動的。」

連她都不敢有這樣的想法,頂多就是削弱他們的實力,讓三爺不要那麼強盛。

想要完全剷除,並不容易。

「我知道,不過不容易剷除也不代表就說完全不能。」

只要他想做的事情,就沒有辦不成的,這是他一直都堅信的。

程苒覺得封墨燁這話實在是有些不太可能,她就算有這個想法,但也知道實力不允許。

還有一點。

她對封墨燁說:「你是不是不太知道三爺的實力?」

他雖然年紀逐漸大了,但是他從年輕就開始創建這個組織,到現在,就算混的再差,人脈跟資源也積累的比較多了,就算是蕭鯤親自上,也不一定能夠成功,更別提封墨燁在這裡說一些不切實際的話。

她也不知道封墨燁是怎麼回事,平日里這個男人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是很有就把握的,如果沒有把握的事情,他是絕對不會做。

「我知道三爺的實力。」封墨燁回答的很坦然。

「那你還……」誇下這海口。

當然,後半句話,程苒是沒有說出口的,主要原因也是不想打擊到封墨燁的自信心。

封墨燁眼底倒是精光奕奕:「不過我有我的辦法,現在三爺他們做的也不全都是一些光明正大的事情,如果能夠找到他的把柄,再來個自投羅網,豈不是就成了。」

「那你也要能夠讓他自投羅網才是,還有,三爺上上下下都是有關係的,你以為能夠輕易讓他落馬,老公能不能不要這麼天真。」

如果三爺真的那麼容易就下馬,這事兒不用等封墨燁來做,她自己都已經做了。

就是因為這個事情不那麼容易,甚至還會給自己招惹上大麻煩,她才沒有做。

可封墨燁顯然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這件事情,你不用管,我自然有我的辦法。」

程苒:「……」

這男人可真是,也不知道是過於自信還是真的有本事。 幸好兩扇木結構的門沒有從裏面拴上門閂,斕凝小心翼翼推門進去,盡量不弄出聲響。

然後像只小老鼠蹲著走路,連腦袋都不敢露太高,怕被發現。

屏風後面一點聲響都沒有,斕凝輕呼了一口氣,夠到小包包,她又小老鼠似的往外走。

屏風後面突然傳來很輕的一聲——「咳咳……」

斕凝嚇得差點腿一軟,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上。

不確定哥哥是不是察覺到有人進來了,斕凝屏住呼吸。

「斕凝。」

屏風后好聽的聲音傳來。

不用懷疑,她就是被發現了。

斕凝裝死,一聲不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