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傢伙,還隱藏嗎?你的人都死了,你還不動手嗎?」

鄭帝不屑的看著鄭成家,而此時的鄭成家握住拐杖,嘴角動了一下,深吸一口氣,好像還在等待什麼。

「對了,你是不是在等待那些神兵組的人?」

「不用等待了,那個楊柏不好對付的,一定會讓你神兵組的人損失大半。就算不是這樣,我已經安排人,砰,炸了所有人。」

「灰飛煙滅!」

鄭帝邪氣的說著,而此時的鄭玉兒卻猛的抬起頭來,震驚的看著鄭帝,不相信問道:「楊柏,你把楊柏怎麼了?」

「哈哈,我把楊柏怎麼了,你問你的父親,給我報仇!」

鄭帝笑的特別開心,沒有想到,因為楊柏,這事情還提前了。

「父親,你怎麼能夠這樣?楊柏只是想保護闌姐,你們為什麼不相信我們,為什麼永遠相信他,現在知道了吧,他就是魔鬼!」

鄭玉兒痛苦的說著,而此時的鄭成家望著鄭帝,也相當震驚。

「你用炸彈,襲擊了老貴?」

「所以,別等了,沒有什麼可等了。無人能夠救你!」

「鄭帝,這麼多年,我養育你,教育你,只是希望你明白,未來能夠成為我這樣的。我當然知道你做的一些事情,可那是男人,老夫都能夠理解。」

「可你真不應該,殺死這麼多人,我明明都已經安排我,會真的退休,會交給你,我沒有想成為你背後的人。」

鄭成家慢慢閉上眼了,然後再次睜開的時候,卻是光芒萬丈。

鄭成家手中的拐杖突然發出轟鳴,那是先天之氣。誰也無法想到,鄭氏集團董事長,鄭成家居然是隱藏的先天武者。

而且這股先天之氣,相當霸道,地面在裂開一道道縫隙,鄭成家的拐杖已經砸向窮五。

秘巫之主 窮五的箭已經射了出去,不過卻爆碎開來,鄭成家一掌落下,窮五悶哼一聲,一口鮮血噴出,震驚的看著鄭成家。

「宗師境,怎麼可能?」

窮五當然不相信,鄭成家怎麼是先天武者。

「鄭帝,受死!」

鄭成家狂吼一聲,朝著鄭帝而去。 周雙卿被顧薇薇這些話氣的手腳冰涼,嘴唇都開始顫抖了,但是她還是不想說出來這是莆雲學長的卡。

先不論她說了就會暴露莆雲學長的身份,還是醉凝和歐陽楚今天秘密參加拍賣的事情也會暴露,這樣下去會給他們招惹很多不必要的麻煩的。

然而最重要的是,何令儀也在這裡。

有關於何令儀和莆雲學長的花邊新聞周雙卿也是有所耳聞的,聽說他們兩個戀愛過一段時間。

現在她拿著莆雲學長的信用卡,在這家珠寶店裡如此大張旗鼓的買了這麼多名貴首飾,如果被別人知道了她是拿著莆雲學長的卡在揮霍,又會怎樣猜想他倆的關係呢?

周雙卿想清楚這些,決定無論怎麼樣也絕對不能說出莆雲學長的名字。

然而周雙卿的這份為難在顧薇薇這樣的小人眼裡就成了做賊心虛。

「周雙卿你可以的啊!在學校里看起來還是個乖乖巧巧的小女生,原來竟是這麼大膽的一個人!你居然還敢偷東西?!」

顧薇薇此刻得意的尾巴都要翹到天上去了,更加變本加厲的諷刺道。

「你也不怕被學校知道了直接開除你?」

看著周雙卿的窘迫,顧薇薇更加確信,這張卡一定是周雙卿從哪裡偷來的!

如果不是偷的,那麼就是說周雙卿結識了一位身份高貴、家財萬貫到可以拿到至尊黑卡的朋友!這麼榮耀的事情周雙卿怎麼會不說出來向大家炫耀呢?

顧薇薇就是一這樣的小人之心去揣測著周雙卿的想法,也以此更加確信了自己的想法:這卡一定是她偷的!一瞬間腰板也挺的更直了,更加趾高氣昂的辱罵周雙卿。

「周雙卿,我可警告你,你今天必須當面把這張卡從哪裡來的給我交待清楚!要不然我就直接去喊游輪上面的執法人員過來,讓他們把你抓去局子里,看你到時候還怎麼繼續上學!你一定會被開除的。」

說罷顧薇薇還真的上前一步,一把就捏緊了周雙卿的手腕,拉著她就要往外走。

「顧薇薇你幹什麼?你放手!你趕緊鬆手啊!放開我。」

周雙卿開始掙扎,努力的想要掙脫開顧薇薇的手,然而她今天為了做新造型,穿著一雙特別高的高跟鞋,一時之間手腳活動不便怎麼都掙脫不開。

圍觀的人們看到顧薇薇指責周雙卿是個小偷,一開始還都不太相信,畢竟看周雙卿這小模樣怎麼看都不是一個會偷別人東西的人。

可是又看到周雙卿一直支支吾吾的,說不清這張尊貴的信用卡到底來自何處,漸漸地也就開始半信半疑了,看著周雙卿的目光也都開始怪異了起來。

周圍的小女生們看到周雙卿長得那麼好看,買首飾又那麼大的手筆,本來就全都嫉妒的不得了,現在看到她被人指責是小偷還要被走,心底里那些個醜惡的念頭像是一下子找到了一個宣洩處,紛紛開口冷嘲熱諷著。

「還真是看不出啊!小姑娘長的人模人樣的,居然是個可恥的小偷!」

「長得好看又怎麼了?要我看她就是憑著有張好看的人到處騙人的!」

「就是這個道理,長著一張漂亮臉蛋花錢還這麼大手大腳,我看啊就是成天到處勾,乾的竟是些亂七八糟的事情,還真是丟我們女人的臉啊!」

「不過要我說這女人還真是有夠笨的,偷東西也就算了,居然還偷一張至尊黑卡,她不知道能有這卡的一定都是非富即貴的大人物嗎?得罪了他們到時候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另一邊的顧薇薇和周雙卿兩個人還在拉拉扯扯著。

周雙卿和顧薇薇她們倆都是穿著長禮服和高跟鞋,但是因為周雙卿很少穿這麼高的高跟鞋,不是很適應,而顧薇薇卻是經常穿恨天高的人,早就已經習慣了,所以很快就被顧薇薇一把推得失去了平衡。

周雙卿嚇得閉著眼睛尖叫了一聲,眼看著就向後倒去,重重的摔在地面上了。

然而周雙卿並沒有感受到地面的冰冷,而是感覺自己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之中。

同時,一個熟悉的低沉磁性的聲音在她耳邊十分關切的響起。

「怎麼樣?你沒什麼事吧?」

周雙卿緩緩睜開了眼睛,看到的就是那麼一張英俊帥氣的令人窒息的臉龐。

龍熙盛景珠寶專賣店裡的燈光本來就十分的璀璨耀眼,此刻那些耀眼的燈光灑落在莆雲古夏那張稜角分明的臉上,將他那本來有些桃花泛濫的眼角生生顯得有些冰冷。

「莆雲學長?」

周雙卿一下子呆住了,有些反應不過來。

在莆雲古夏突然出現的那一剎那,整個專賣店裡都開始沸了起來。

「我的天啊!我沒看錯吧!是莆雲少爺是莆雲少爺哎!」

「媽媽呀!我之前還在想今天游輪上很可能會遇到莆雲少爺呢!轉悠了半天也沒見著他的人影,沒想到居然在這裡碰見了!」

「一段時間沒見,你們沒發現莆雲少爺變得更加帥氣更加有型了嗎?他今天這身打扮真好看啊!我要拍個照發給我朋友炫耀一下,告訴她我偶遇到莆雲少爺了呢!」

「啊啊啊!要是早知道今天會遇到莆雲少爺,我就去認認真真的去做個造型了!今天穿的這條裙子顯得我皮膚好黑呀!」

店裡的眾多姑娘們一時間全都是眼冒愛心的盯著莆雲古夏,紛紛激動的大聲尖叫著。

然而一向平易近人的莆雲古夏卻沒有像往常一樣對那些沖著自己犯花痴的女孩們回以微笑或者拋個媚眼。

很是反常的,他是眼神兇狠的看著站在他面前的顧薇薇。

不曉得是店鋪里燈光的問題,還是因為今天的莆雲古夏是一身西裝革履的商業精英的打扮,此刻的他那雙多情而又總是飽含笑意的桃花眼裡是一片冰涼,冷冷的一眼就會讓人背後發寒。

莆雲古夏語氣冰冷的開口問道。

「剛剛,是你推她的?」

顧薇薇在莆雲古夏剛剛出現的時候也整個人都呆愣在原地了,此刻聽到莆雲古夏突然向自己問話,趕忙快速的整理了一下頭髮和身上的禮服,然後還衝著莆雲古夏展露了一個她自以為風情萬種、魅惑十分的微笑來,軟軟的開口了。

「莆雲學長,您恐怕是誤會人家了啦!我不是故意要推您身邊的這個女生的,是因為我發現她是小偷,偷了別人一張至尊黑卡,我這著急想要送她去警察面前不小心才碰了她一下。」

顧薇薇怎麼可能知道莆雲古夏和周雙卿之間的關係呢?她想當然的以為,莆雲古夏就是因為看到她剛剛推人了才這麼問了一下。

怕在莆雲古夏心中留下一個動作粗魯的潑婦的形象來,她這才趕緊胡亂辯解了一番。 鄭成家居然是先天武者,轟開窮五想要擊殺鄭帝。 神奇寶貝之穿越成小遙 而此時鄭玉兒頭一次看到父親這麼勇猛,罡風而出,四周昏天暗地。

鄭帝彷彿被嚇住一樣,露出一種驚恐,不過就在鄭成家馬上就要落掌的時候,鄭帝邪魅而笑,然後伸出一根手指,只是輕輕一彈。

「嗖!」

空中出現氣刃,轟碎先天罡風,直接就把鄭成家給轟在沙發上。沙發四分五裂,鄭成家一口鮮血噴出。

「不可能!」

「父親!」

鄭玉兒也震驚了,鄭帝居然一根手指就擊敗鄭成家,這太嚇人了。

鄭成家吃驚的看著鄭帝,而此時的鄭帝揚天大笑起來,整個密室瘋狂的抖動起來,一股邪惡的力量,朝著擴散。

鄭玉兒猶如風箏一樣,被掃了出去,鄭成家痛苦的爬了起來,剛剛抓住女兒,就被這股力量鎮壓在牆上。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嗎?」

鄭帝都要笑死了,隱藏這麼多,鄭帝終於能夠釋放出來,同時鄭帝手中突然多出一個靈珠,在那靜靜的漂浮。

「魔,魔術?異能,你是異能者?」鄭玉兒震驚的看著鄭帝。

「老傢伙,現在絕望了嗎?鄭家就應該給我,你早就應該退位了。說了那麼多,你隱藏了,我們都隱藏了。」

「鄭帝,你,你怎麼能這樣?你居然是…」

鄭成家又是一口鮮血噴出,心中悲憤。鄭成家修鍊一輩子,都想進入的境界,居然在鄭帝的身上看到。

「還記得敦煌那次爭鬥嗎?你跟貴叔得到傳承,居然欺騙我!」鄭帝淡淡的說著。

「本來那是因我開啟,你們居然瞞著我。可你們誰也沒有想到,我在國外居然找到同樣的傳承,哈哈哈!」

鄭帝輕輕揮動這個靈珠,這個靈珠就是在教宗得到的,鄭帝得到教宗的承認。而被教宗當中寶貝的珠子,來到鄭帝的手中的時候,卻出現神秘的傳承。

「你知道這是什麼?這是髦塵珠,古籍當中的三大靈之一!」

鄭帝俯視一切,髦塵珠流露海外,鄭帝偶然得到,擁有神秘傳承。鄭帝已經成為修真者,野心就大了。何況髦塵珠散發的本源之力,在改變鄭帝,讓鄭帝的心性大變。

「鄭帝,你根本不知道,沒有人引路,根本無法修鍊。靈氣稀薄,修真舉步維艱。當初的你,根本無法承受這股力量,更何況,為了這個傳承,老夫花費多少年,終於拜見過修真者。我,我只想給你們探明這個路,然後在傳授給你。」

鄭成家長嘆一聲,又是一口鮮血。鄭成家也知道鄭帝天賦過人,真要進入那個世界,鄭成家一定會傳授給鄭帝。

可是鄭帝等不及,也不想等,已經暗中布置這麼多的事情。

「是嗎?可惜,說這麼多沒有用了。」

鄭帝冰冷看著鄭成家,而此時鄭成家也痛苦說道:「成王敗寇,我交過你的,你什麼都懂。可玉兒,什麼都不知道,你放過她。」

鄭帝聽到這個話,嘴角慢慢的上揚,冷酷無情說道:「你以為我會殺死鄭玉兒?老爺子,你想錯了,我會讓她活著,不過她會成為我的女人,哈哈哈。」

「什麼?」

鄭成家都要瘋了,鄭帝太陰險了,而此時的鄭玉兒更是痛苦的尖叫起來。

「轟隆隆!」

就在父女倆絕望的時候,甬道外面傳來喊殺聲,這讓鄭帝瞳孔一縮。沖著窮五說道:「看看,怎麼回事?」

窮五身形一晃,剛要從甬道出去,就聽到外面傳來憤怒的吼聲:「老爺,我們來了,殺,統統都給我殺了!」

貴叔等人終於來到,外面的神兵組正在瘋狂的滅殺雇傭兵。在近戰當中,誰也無法阻擋神兵組。

鄭家的門外,文奇早就死了,把楊柏徹底轟殺。一個個操控重型武器的傭兵,統統都被楊柏一瞬間誅殺,一個不留。

「貴叔?怎麼回事?」

鄭帝一回頭,而此時的窮五長嘯一聲,手中箭羽朝著前方揮灑。可就在此時,一根木劍穿透窮五的咽喉,當場就把窮五斬殺。

「老爺,大小姐!」貴叔獨臂走了進來,渾身都是鮮血,殺氣騰騰。

「老貴!」鄭成家終於激動起來,原來他們都沒有死。

「王八蛋,都是你!」

貴叔一樣看到死掉的十二神兵組的人,猛的一掐劍訣,背後浮現一把把利劍,有些都是斷劍,萬劍朝宗,朝著鄭帝就殺去。

「你都是廢物了,居然還敢跟我斗?」鄭帝看到窮五死,也是震怒了。

外面的喊殺聲,神兵組的人居然都活著,這樣鄭帝怎麼也想不透。不夠鄭帝只是一揮手,靈珠綻放一道道光芒,光芒所照耀的地方,劍器全部湮滅,化為鐵水。

「混蛋!」

貴叔頓時一抬手,法器木劍朝著鄭帝斬了下去,那恐怖的劍芒,讓鄭帝不屑的笑了起來,然後一揮手,木劍被髦塵珠照耀,當場燃燒起來。

「老鬼,快走,把消息傳遞出去,決不能讓鄭帝掌控鄭氏集團。」

鄭成家狂吼起來,痛苦的看著貴叔拚鬥,不過鄭帝突然動了,身形猶如鬼魅,一拳就砸了下去。

「轟!」貴叔慘叫一聲,木劍徹底化為黑灰,痛苦的倒在鄭成家的面前。

「老貴,你怎麼不走?」鄭成家最後的希望破滅了,根本無人能夠動鄭帝。

「老爺,我死也不走,除非我死了,沒人能夠傷害你!」貴叔跪在地上,單臂留著鮮血。

「老貴,你的手!」

鄭成家揚天長嘆,而此時的鄭玉兒也看到貴叔,頓時驚恐喊道:「是,是楊柏,貴叔,你把楊柏怎麼了?」

「哈哈,貴叔,夠可以的,居然闖回來了。看在你幫我報仇的份上,只要你臣服我,鄭氏集團我分你三成股份,讓你成為人上人!」

鄭帝轉動的髦塵珠傲然的說著,窮五已經死了,鄭帝需要幫手。貴叔的身手不錯,鄭帝想要留下他。

「鄭帝,你做夢吧,有本事你就弄死我!」貴叔最後的堅持。

「找死!」

鄭帝看到貴叔如此冥頑不靈,慢慢的伸出手來,想要凝聚氣刃,想要徹底擊殺貴叔。而就在這時候,鄭帝卻看到鄭玉兒尖叫起來,雙眸都興奮起來。

「鄭帝,你太不要臉了,人家鄭家撫養你長大,你居然斬盡殺絕,你還是個人嗎?」

楊柏已經出現在鄭帝的身後,淡淡看著鄭帝。而此時的鄭帝瞳孔一縮,猛的回首,震驚的看著楊柏。

「你他瑪德沒死?」

鄭帝看到楊柏就怒,不過這時候能夠看到楊柏,鄭帝卻瘋狂的笑了起來。

「沒死更好,我會讓你死的明白!」

「楊柏,他太厲害了,快跑!」鄭玉兒卻反應過來,而同時身邊的貴叔也猛的喊道:「楊大師,離開這裡,他跟我們不一樣!」

鄭成家第一次看到楊柏,看到楊柏如此隨意,早就閉上眼睛,真的絕望了。

「我為什麼跑,就憑他,我打個噴嚏,他都受不了!」

楊柏沖著鄭玉兒燦爛一笑,相當無所謂。而此時的鄭帝聽到楊柏的話,狂傲的一揮手,拳頭凝聚靈芒,散發強大的能量。

「我頂你個肺,我要把你做成人箅!」

鄭帝想要一拳把楊柏雙臂轟碎,而就在此時,楊柏還真打了一個噴嚏。就是這一下,鄭帝嗷嗚一嗓子,凌空倒飛出去,當場就砸在牆壁之上。

「什麼?」

鄭玉兒驚呆的看著,貴叔不受話了,這也太猛了,說打噴嚏就打噴嚏。而此時的鄭成家突然睜開雙眼,也震驚的看著。

「鄭帝,還想玩嗎?」楊柏無所謂的朝著前方走去,而此時鄭玉兒已經把鄭成家扶了起來,相當的激動。

「我弄死你!」

鄭帝雙眸暴戾起來,剛才怎麼回事,怎麼被楊柏給轟了出去。而且手中的靈芒消散了,這讓鄭帝長嘯一聲,築基期的靈氣轟然入體,鄭帝的雙手當中出現一個青色渦旋,想要徹底滅殺楊柏。

「小友,他是修真者!」

鄭成家想要提醒楊柏,而此時的鄭帝已經放聲大笑起來,誰也走不了,今天這些人統統都要死,除了鄭玉兒。

「是嗎?」

楊柏淡淡的說著,而此時的鄭帝雙手已經把渦旋給推了出去,超越先天罡風,無比的強大。鄭玉兒等人已經發出驚呼了,都震驚的看著。

只是這道渦旋,朝著楊柏而去的時候,慢慢的變小,等來到楊柏的身邊一米的所在,噗嗤一聲,熄滅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