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族在廢墟里建設起了一個時代,直到顛覆,卻沒有記載如何覆滅的。」

「我需要多看看其他書籍。」

藺九鳳拿起了其他的書,默默地看起來。

只是他的眼前突然出現一行字。

【是否在龍脈之地簽到?】

「凌晨過去嗎?」藺九鳳嘀咕一聲,他現在身處地心深處,看不到天色變化。

短暫的遲疑,他選擇同意了。

先簽到,再看書。 ,

第559章

宋三喜,就這麼切中了程映雪的心理要害。

辛苦,委屈!

全部都爆發了出來。

這一下子,感染全場。

程家這一桌子人,無不含淚紛紛。

嫂子周清,還抱着程映雪痛哭一場,說不盡的道歉,後悔。

程映武他們,這幾天,也被宋三喜洗了腦似的。

至少,宋三喜這個強大的學生,正直無私,年輕多金,還不是程映雪一樣的學科,一樣的醫學?

他們明白,醫學都是為了救人。

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

也理解,程映雪在醫學上是多麼的天才和能幹。

這不是程家的恥辱,是光榮。

這一切,終於在一場哭泣里,迎來了完滿的結局。

宋三喜長嘆一聲,道:「哭吧,哭出來,大家就好受了。」

「都是程姓相關的血脈一家人,沒有什麼怨隙不可以化解。血脈親情,畢竟濃於水。」

「逝者長已往,生者當奮起,願程家,越來越好。」

教父,總有他的過人之處。

一言一行,壓鎮全場

飯後,宋三喜便作了安排。

程映武夫妻倆,這些年,為了給父親治病,的確舉了債,欠了不少的錢。

但有宋三喜在,程映雪要拿錢還債,天經地義,再也沒有反對。

程映武和周清,都是一家會計公司的小會計,工資也不是很高。

宋三喜直接讓夫妻倆在家休息,守孝。

過些日子,他說家裏那邊的葯業項目上馬,直接去項目做會計,正好也缺人手。

工資,怎麼也比現在,要翻個幾倍。不破個萬,都對不起倆夫妻會計的。

這是相當的誘惑力了,夫妻倆感動得一塌糊塗。

但他們的兒子程度,今年在丁香村的村小學,上四年級。

周清說,要是去江北縣了,就沒法照顧到他了。

程映雪說,可以接到她家裏,換醫學院附屬小學就讀,她可以辦到的。

哥哥和嫂子,包括侄子,當然是高興的。醫學院附小,那也是很牛的。

但,宋三喜說,雪導忙於醫學,時間很寶貴,不合適。

他表示,就打一個電話,把小程度安排進海蘭國際學校算了。畢竟那裏是寄宿式,教學質量好,學費、生活按公費生走,也不貴。

這,簡直就是殺手鐧一般。

份量太足了。

中海多少人擠破頭,想把孩子送到海蘭國際學校。

別說公費生,就是按私立給錢,也行。

可惜,有時候一般的給錢,人家還不收的。

哪個當父母的,不願意孩子能接受更好的教育呢?

關鍵是,還便宜。

當場,宋三喜一個電話打給崔永年。

這事兒,就這麼定了。

過了元宵節,孩子入學就是。

宋三喜這能力,簡直完成了對程家的征服。

作了安排之後,便準備離去。

要干大事了,差不多得跟王霞較個勁了。

程映雪的內心,非常感動,也非常認可這個病人。

真的,很了不起的一個男人。

她說,送送宋三喜。

宋三喜說,好好休息一下吧,這些天,你也真是累了。

程映雪,的確有些憔悴。

但,板着臉,「不聽老師的嗎?」

「好的,謝謝老師。」宋三喜會意笑笑。

感覺這冰麗的高知女人,開個小玩笑,也頗有意思。 ,

第425章

崔大海搖頭,溫和微笑,「除了好吃之外,我是吃不出來了。發明老弟見多識廣,吃出啥不同沒?」

韓發明苦笑,「這,除了好吃,也沒啥別的感覺啊!這些肥肉,肥而不膩,口感十足,滿嘴留香。這些瘦肉,瘦而不柴,入口彈嫩,一嚼即化。這些野味原始,正宗,不腥不說,還有種山野的清香感」

他像個點評家,說了不少。

但,就是沒發掘出重點來。

崔永年笑道:「其實啊,咱這頓團年餐,不止是營養豐富和口感香濃,更多的,是三喜兄弟在裡面加了大家想不到的料。」

「他說兩位老人家,年事已高,老年人的三高,肺心功能、前列腺、糖尿病什麼的,大多都會有些毛病。」

「所以,做菜的時候,找我要了家裡的一些中藥材。他都炮製了,在菜里作了添加。」

「一是解油膩,二是去除臘肉類的有害物,三是有助於消化和提升新陳代謝能力。」

「所以啊,韓爺爺,爺爺,大家都放心吃肉喝湯,管飽。我這兄弟想得周到,會養生。當然,他說,酒要少喝點,一人喝半斤即可。下午茶,他在熬制準備,可以解酒的。」

這一席話出來,全場驚然。

真沒想到,宋三喜還會這手。

而且,就真沒吃出什麼藥味來,這水平也是夠高的了。

兩位老人家,非常高興。

韓老端起酒杯,一口乾掉,「哈哈!永年孫子,你這兄弟不錯。這下,老子放開了吃吃喝喝了。」

崔老也點點頭,心裡很滿意,但道:「老班長,要不,咱也別讓小宋在後面呆著了,叫過來,一起吃?」

「好!可以可以!咱見識一下,什麼廚師能達到這樣的水準。」

崔永年正是高興呢,準備去叫。

但韓發明認真勸著兩位老人,道:「崔老叔,爸,那就是一個廚子啊,叫過來吃飯,不合規矩吧?萬一」

「萬一個屁!」韓老打斷了他兒子的話,表情不怒自威,「我看這小宋挺好嘛,不收錢,免費做菜,水平這麼高,還很養生,超出尋常的一個年輕人嘛!發明,你別一天東想西想的!老子以前和你崔叔,不是炊事班的廚子?怎麼,你還看不起廚子了?」

韓發明有點尷尬,趕緊辯解:「爸,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為你們的安全著想啊!上頭有規定,您二位的安保規則里,越是超出尋常的陌生人,越是要警惕」

「你滾你涼的蛋!」韓老又打斷了兒子,有點上火了,「一天到晚規定規定,烏龜定的就是龜定!老子高興,要什麼規定?永年!」

「哎,哎」崔永年趕緊站起來,恭敬應諾。

「去!把小宋叫過來,陪爺喝杯酒!」

「是,是」

崔永年暗自興奮,馬上點頭離去。

韓發明,被老頭子這麼訓斥,有點尷尬,臉紅,又無奈。

罷了。

老頭子們,脾氣大。

又是家族不可估量的財富,就只好順著他們。

反正啊,他們年紀越來越大,越不好伺候了。

只是心裡,不知怎麼的,他就是有點不爽宋三喜。

說到底,還是高傲的心理在作怪。

覺得,他是大佬之子,也是大佬。

宋三喜,菜做的再好,也是個底層。 「的確該拆了。」

森皇話音剛住,便有人接了話頭,且腳步聲由外而內,走向這大殿。

「誰!」

森皇眼中寒芒閃爍,他已經下令封鎖萬里,但竟然還有人走近雙皇城,進入這大殿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