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局,你客氣了!」

秦穆然點點頭,說道。

「這次的案件有些棘手,走,去我辦公室說!」

蔣有為說著便是邀請秦穆然向著自己的辦公室走了過去。

坐在蔣有為的辦公室里,蔣有為給秦穆然散了根煙,隨後兩個人便是吞雲吐霧了起來。

「蔣局,什麼情況?你大體跟我說一下吧。」

秦穆然彈了彈手中的煙灰,看著蔣有為問道。

「秦將軍,情況是這樣的。」

蔣有為坐正了身姿,以彙報的姿勢道:「今天,在京城發生了幾起滅門慘案,受害人數達到了數十人,而且都幾乎在同一時間段被殺。」

「這些人彼此之間都有聯繫嗎?」

秦穆然皺了皺眉頭,問道。

「沒有!不過私下裡有沒有,下面的巡捕們正在查,但是明面上看起來他們根本就沒有什麼交集。」

蔣有為臉上露出難色。

這也是他們巡捕房為難的地方。

這幾個八竿子都打不著的人到底得罪了誰,會在新年時期被滅門!

「現在死者的身份都已經查清了?」

秦穆然看了眼蔣有為接著問道。

「基本上都已經確認了。」

蔣有為點點頭。

因為基本都死在自己的家中,所以身份辨認,確認出來速度很快。即便是那些來走親戚的,他們都在監控攝像頭裡出現過,判別起來也相對容易太多。

「名單給我看一下。」

秦穆然將手中的煙頭掐滅道。

「好!」

說完,蔣有為便是起身,來到了自己辦公桌前的抽屜里,取出了一份列印好的文件。

當他將文件遞給了秦穆然,秦穆然接過去,看到上面的名字以後,密密麻麻的一片,足足有五六十人之多。

不過,隨著秦穆然將這些名字一一看完,他的臉色變得異常難看。

蔣有為坐在一旁,自然也是注意到了秦穆然的異常。

「秦將軍,你怎麼了?」

蔣有為關心地問道。

「這些名單之中有幾個名字,我知道。」

突然,秦穆然說出了一則足夠讓蔣有為爆炸的消息。

「什麼?!秦將軍你知道?!」

蔣有為瞪大了眼睛,有些失態地問道。

他根本就不敢相信秦穆然會認識。

「嗯!這幾個名字,我都見過!」

秦穆然點點頭。

「而且,我也大概猜到了是誰出手的了!」

秦穆然的目光突然陰寒了起來。

「是誰!我立刻帶人過去調查!」

蔣有為精神大振,既然秦穆然知道是誰幹的,那就再簡單不過了。

「這個你恐怕調查起來有些難度!」

秦穆然搖了搖頭。

「連京城的巡捕房都有困難?」

蔣有為有些不信。

如果連京城的巡捕房都不能夠調查,那這群人得是什麼身份啊!

「嗯!因為他們牽扯到了一個龐大的組織,還是其他國家的,估計也只能夠讓國安接手了!」

秦穆然點點頭,淡淡地說道。

「那秦將軍我能知道是什麼嗎?殺了我們這麼多人,我不甘心!」

蔣有為心中有些憋屈地說道。

「第一組!」

秦穆然回了一句。

「什麼!竟然是第一組?」

蔣有為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

「不是之前已經對第一組潛入京城的人進行了抓捕了嗎?怎麼還有!」

蔣有為想到了不久前的那次行動,巡捕房幾乎出動了所有的巡捕對這群人進行抓捕,只是沒有想到這一次,竟然還是他們。

「這群人出現在第一組的間諜名單上門,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成為了漏網之魚。」

秦穆然皺了皺眉頭。

這些人明明都已經提交上去了,為什麼沒有動手。

「或許第一組是覺察到了危機,想要明哲保身,擔心他們背叛吧!」

蔣有為想了想說道。

「不過這件事,肯定要讓國安來接受,不過蔣局,這也需要你們巡捕房的全力支持!」

錯嫁驚婚,億萬總裁請放手 秦穆然盯著蔣有為說道。

「秦將軍放心,龍老已經下命令了,不惜一切代價查出真兇!雖然這群第一組的間諜該死,那是那群孩子,老人都是無辜的,也應該還他們一個公道!」

蔣有為感慨了一聲認真地說道。

「放心吧!殺人者,畢竟遭到嚴懲,這件事,我想沒有那麼簡單!不能有絲毫的鬆懈啊!」

秦穆然長嘆一口氣,眉頭深鎖。

這件事既然跟第一組牽扯上了,那就遠遠沒有想的那麼簡單了。

難道,這是第一組的報復?

就因為上次夏國將他們隱藏的大部分棋子都給拔掉了?

不過,第一組既然出手了,肯定不是小手筆,不能小覷。

「秦將軍你放心吧!我已經安排下去了,巡捕房的巡捕全部結束放假,今天全部回到自己的崗位上面,全陣以待。」

「發生這樣的事情,作為這個城市的守護者,我們責無旁貸!」

蔣有為一臉認真地看著秦穆然道。

他並不是在秦穆然的面前會說好話,而是說的是從心底有感而發的話。

這件事本來跟秦穆然關係不大,可是秦穆然也能夠在這個時候站出來幫忙,更何況本來就是自己的本職工作呢!

「那要辛苦蔣局了!」

秦穆然點點頭,算是認可了蔣有為。 蘭天顏色陰沉地瞪了諸葛第一一眼,隨即看向蘭雨欣,眼中閃過一絲複雜的神情。

諸葛第一皺眉,不明白蘭天是什麼意思,但隨即他看到蘭雨欣身上光芒一閃,掙脫了賈志文的束縛,化作一縷青煙繼續衝向黑色洞穴,臉色驟變。

“蘭天,這怎麼回事?”

諸葛第一驚怒道,但很快發現蘭雨欣衝向黑色的洞穴,立刻化作一道流光衝向河牀。

蘭天在空中猶豫片刻,咬咬牙也衝向河牀。

只是他們並沒有發現,在他們離開後,一雙腥紅的眼眸驟然從天空中的裂縫中顯現,隨後六團拳頭大小的黑色漩渦漸漸在腥紅的眼眸旁緩緩轉動起來。

與此同時,在蘭雨欣掙脫賈志文的饕餮之力的束縛後,河岸上高氏兄弟不由齊齊驚呼出聲。

“該死的,饕餮之力竟然對這個女人沒有用?她到底是什麼怪物?”

“社長百試百靈的饕餮之力竟然失敗了?這也未免太不可思議了!”

黃大師和胡籽聽到高氏兄弟的話後,眼中露出驚異之色。

“你們在說什麼饕餮之力?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一旁的張妍開口問道。

“饕餮之力,可以讓靈體有一段時間的眩暈,從而把靈體從生物的肉身中拉出來並且吸收,從而增加宿主的力量!”高氏兄弟一人道:“這可以說是我們社長的絕技!從前根本沒有失敗過!”

衆人聽到後,沒有什麼驚訝的表情,畢竟吸收靈體增強實力在御鬼士中還是很常見的,但接下來高氏兄弟的話卻讓他們暗暗心驚!

“我們社長的這種能力看似沒什麼特別,但它卻有一個特性,那就是可以將比高於自己兩個大境界的靈體吸入體內!” 印世神魔 高氏兄弟中的另一人補充道。

“等等,你說什麼?我沒有聽清楚!”胡籽道。

實際上胡籽並不是沒有聽清,只是心中不敢相信,現在的賈志文他可以感覺到大概想到與鬼體的鬼王境,精神力也大概在生死境和涅槃境之間!

如果按照高氏兄弟的說法,那豈不是賈志文現在可以吸收輪迴境的強者或者羅剎境的鬼體麼?

“這怎麼可能?”

這是胡籽的第一個念頭,但隨即他看到高氏兩兄弟齊齊點頭,神情不由一愣。

“哼!若他有這種本事,那貴族學校早就不姓蘭,改姓賈了!”黃大師不屑道:“如果你們說的是真的,那恐怕這種能力是應該有限制的吧?”

高氏兄弟對視一眼,看到了彼此的驚訝,但卻並沒回話,只是警惕地看着黃大師。

很顯然,黃大師的話戳中了他們的軟肋!

胡籽長舒了口氣,看着依然對蘭雨欣緊追不捨的賈志文,暗暗心驚!

但隨即他腦中靈光一閃,想到一種可能性,開口道:“莫非這蘭雨欣正好觸及道賈志文施展的饕餮之力的限制麼?”

“這怎麼可能?我竟然會失手?這蘭雨欣的靈魂呢?難道說她沒有自己的魂魄麼?”賈志文一邊追擊着蘭雨欣,一邊回憶着剛纔的詭異,心中充滿震驚。

正當他想的入神聲,一道巨大的冰牆驟然出現在他的面前。

賈志文躲閃不及,立刻一頭撞了上去。

“次奧!這臭女人我一定要殺了她!”

賈志文捂着腦袋上的大寶,站在地上暴跳如雷,但是對面前的厚厚的冰壁沒有半點辦法。

“嗖~”

一聲呼嘯聲從他的身邊響起,賈志文還沒反應過來,只見一把帶着火焰的金劍從他的頭頂掠過,狠狠地撞擊在冰壁上。

“轟~”

冰壁轟然倒塌,原本被金劍擦破頭皮的賈志文將自己想要爆的粗口嚥了下去,然後看到兩道黑影從他的身邊閃過。

“滾開,死胖子!御鬼盟辦事,滾一邊兒去!”

“金輝,不要節外生枝!快點去幫盟主!”

空氣中零零碎碎的傳來兩句話,賈志文眼中寒光一閃,認出了這兩道黑影正是剛纔場中的瀟然和金輝!

“媽的,御鬼盟就了不起?看我不吃了你麼?”

賈志文作爲貴族學校四大勢力之一的首領,自然也是心狠手辣之人,聽到兩人如此這般羞辱自己如何能忍?

剎那間,他張開大嘴,施展饕餮之力對準兩人!

“該死的,這是怎麼回事?我的身體不受控制了?還有我感覺我的靈魂似乎要離體了!”原本向前衝的金輝大驚失色,不斷地在空中掙扎着,身上漸漸浮現出一個和他長相一模一樣的半透明靈體。

“饕鬄之力?這是傳說中的饕餮之力!”瀟然作爲陰陽世家的弟子,一眼認出了賈志文的招數,驚呼一聲,隨即喊道:“金輝,快點!運用金劍,斬了他的靈體,不然再這麼下去我們就完蛋了!”

原本苦苦掙扎的金輝聽到後,立刻和瀟然同時運用起金劍。

“嗡~”

金劍一顫,密密麻麻蠅頭大笑的硃紅色字符在金劍周圍顯現,金劍帶着一聲呼嘯聲刺向賈志文。

靈體對於生靈來說就是生命,不,應該說比生命更加的重要!生命沒了,可以變成鬼,但是靈體沒有想要投胎都不可能!

所以賈志文聽到瀟然的話後,立刻怒道:“想斬了我的靈體?看你們有沒有那個本事!”

賈志文剛說完,金劍已經衝到了他的身邊。

“吼!”

賈志文深吸一口氣,猛然大喝一聲,一股巨大的氣浪從他口中噴出。

金輝和瀟然飛向賈志文的吸引力驟然消失,取之而來的是巨大的反衝力!

力道的變化立刻讓兩人噴出一口血,倒飛了出去,而金劍也在空中一頓。

“哼!御鬼盟?不過如此!”

賈志文冷笑一聲,乘着金劍停在空中的空隙,一把將金劍抓在手中。

“嗡~”

金劍不斷震顫,賈志文的手被劍氣所傷,立刻出現了無數道魚鱗般的傷痕!

賈志文看着手中的傷痕,臉色不變,譏諷道:“這牙籤不錯!不知道味道如何!”

瀟然和金輝兩人一愣,不明所以。

只見賈志文在兩人愣神間,竟然張開大嘴,將手中的金劍扔進口中,嘎嘣嘎嘣的咀嚼起來。 秦穆然知道這群被滅門的人的身份以後,第一時間便是撥打了龍天正的電話。

「老龍,有眉目了。」

秦穆然撥通了電話,對著電話那端的龍天正說道。

「這麼快?有什麼消息?」

龍天正有些意外,秦穆然才去了多久,這麼快就有消息了?這傢伙不是在忽悠自己吧。

「這群人的身份我已經能夠猜出來了,不過到底是不是他們做的,我還需要你那邊國安的確定!」

秦穆然如實地說道。

「身份?什麼身份?還有,誰動的手!」

龍天正聽到秦穆然這話,更加意外了。

連誰出手的都知道了,他秦穆然就真的這麼厲害了?

這小子不會是動用了他冥王殿的手段了吧?

可以啊,冥王殿的手都已經伸到了夏國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