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界王大人,今天我們學什麼啊?前天教給我的那個倒是不錯,昨天的就差了許多,不知道今天要教我什麼武功呢,最好是要比昨天的強!」

楚河此時望著北界王,目光閃爍,忽然一臉期待的說道。

「額,這個…….今天嘛,今天…….」

聽到楚河的話,雖然心中早就做了決定,但是到了這可時刻,北界王還是猶猶豫豫了起來。

雖然還在不斷地思來想去,但是,他的所學差不多已經全部盡收如楚河的腦中,只剩下一樣了,這已經是不爭的事實。

北界王咬了咬牙嘆息了一聲,無奈的嘆息道;「你小子真的是想把我的老底全都給掏空啊!你怎麼知道我還有別的武功呢,說不定我已經全部交給你了!」

「嘿嘿,這有什麼關係呢,放心吧嗎,界王大人,我會將你所創的武功發揚光大的,您可是銀河系最偉大的神靈啊,絕對什麼壓箱底的絕技才對嘛!不會那麼小氣吧」

聽到北界王的話,楚河不以為然的一笑,他心知,北界王還有最後一招元氣彈沒有教給他,只要這一招他沒有學到,那麼,他相信北界王肚子里絕對還是有料的。

看到楚河的樣子,北界王暗暗無奈,終於說到;「罷了罷了,既然到了這個時刻,那我也就不再藏私了!」

微微一頓,北界王目光落在楚河的臉上,正色的說道;「在這些時日中,你幾乎已經把我生平所知的所用的武功都學了過去,不過,還有一種武功,我始終沒有交給你,而今天,我就決定,要把它給交給你了!「

「……….嗯嗯,我會好好的聽的,你說吧,」此時,楚河聽著北界王的話,一邊點頭,一邊不斷的做出感謝的樣子。

看著楚河雙目放光的樣子,北界王心中一笑,繼續說道;「這一招,名字叫做元氣彈,是我窮盡一生的心血研究出來的終極絕技,可以說,是我一生中最自豪的招數,非到生死關頭是不能運用的絕技,一般的人我是不會教給他的,但是,今天,我決定就交給你了!」

「真是太感謝了,放心好了,我一定會好好學的!」

楚河一臉的認真,神色中露出一絲感激之色,誠懇的說道。

「雖然我知道你的學習能力很強,但是,這一招可不是輕易的就會掌握的!」北界王微微一笑,他看著楚河,緩緩解釋道;「這一招,最重要的,不是對技巧的掌握,而是對於宇宙萬物的氣的掌握,你要讓你的精神和萬物的氣相交融,並掌握氣的流動,只要完美的控制了萬物的氣,你才能掌握元氣彈的運用!」

「……….哦,是這樣的嗎!」

聽到北界王的話,楚河目光閃爍,神色中露出一似若有所思的樣子,喃喃的自語道。

「是的,宇宙萬物源於氣,氣,無處不在,以前你做的,是自己鍛煉身體內的氣,這是內氣,但是現在,你要開始鍛煉的,是對天地,對自然,對宇宙萬物的氣的掌控,這是你身體外的氣!」

「只有掌握了萬物的氣,借用自然之力,元氣彈才會發揮無比巨大的威力,你借用的萬物之氣越多,你所能得到的力量也就越大,到極限時,就算是借用整個宇宙的力量,甚至也未嘗不可!「

北界王嘿嘿一笑,他神色傲然,用無比認真的語氣,緩緩地說道。

對於北界王的話,楚河倒是深以為然,他沒法不信,畢竟,在龍珠中,孫悟空的元氣彈的威力那是有目共睹,威力可以隨著吸收的氣的大小無限的遞增,縱使是再強大的敵人,若是受到這一招的攻擊,也可能會有隕落的下場。

這不是一個人的力量,而是萬物的力量。

楚河對這種能力一直很動心,雖然他自己本身的修為,已經凌駕於無數人之上,但是,他的力量,卻是僅限於地球來說,出了地球,面對宇宙,那就不算什麼了。

未來有無數的高手他將要面對,所以,提升每一份力量,他的勝算就多一份,元氣彈他必須要掌握。

並且,在楚河的心中,他還想要更好地,比原著中的孫悟空更好的掌握。

「這一招,只有內心正義的人才能掌握,邪惡的人是趨勢不了元氣的,我想,你的心中應該是有正義之心的,這一點我就不說了,那麼,我先告訴你注意的事項,其實也沒什麼,只有一條,就是不要輕易的使用,畢竟是吸收萬物元氣的使用,切近不可過多的使用,不然的話,對自然會有一定的損害!」

「………我明白,你放心就是!」

楚河點了點頭,笑著回應道。.. 北界王呵呵一笑,他點頭微笑著說道;「……..嗯,那就好,我相信你應該心裡有數!」

微微一頓后,他神色炯然的望著楚河,神色一變,認真轉而又嚴肅了起來。

「好了,其他的話我也就不再多說了,我想,你心裡也是有點不耐了,那麼現在,我就開始教你好了,接下來,你要做的,就是仔細聽好我說的話!」

說完此話,北界王神色稍緩之後,便緩緩地向楚河講解起了元氣彈的聚氣法門,以及施展的技巧。

北界王的聲音雖然不大,但是,卻一字不落的清晰的落入了楚河的耳中。

楚河也認真了起來,面對別人如此認真的去教授他,他也自然而然的露出一臉虛心受教的態度聽了起來。

北界王的絕技元氣彈施展起來雖然看似簡單,但是,其中修鍊的技巧,卻是極其的複雜,講解起來也是博大精深,北界王整整講解了三個小時的時間,才將元氣彈的要領全部說完。

而於此同時,楚河驚人的記憶力也發揮了他的作用,早楚河說話的瞬間,就將北界王的話一字不差的全部記下,並在短時間內,讓他給深深的理解了。

「好了,元氣彈的法門已經全部告訴你了,相信以你的天資,應該已經體悟了十之八九,而剩下的,你要做的,就是要學會怎麼領會萬物的氣!讓萬物與你的精神相容,達到不分彼此的境界!」

北界王語重心長的叮囑了楚河一番后,然後,就讓楚河自我領悟,而自己則是回房間去休息去了。

而此時,聽到北界王的話后,楚河則是盤膝坐在樹下,靜靜地體悟這剛才北界王講解的元氣彈的技巧。

施展的方式已經全部理解,這一點,從一開始,楚河就已經靠他獨有的能力得到了,而他現在唯一欠缺的,就是如何領悟掌控萬物之氣。

不能掌控萬物之氣,就算是擁有施展的法門,也是無用!

元氣彈不同於其他的招數,不僅僅是要學會對施展法門技巧的掌握,更重要的一點,就是看施術者精神與萬物的融合。

這一點,楚河很清楚。

只有做到精神和萬物合一,能夠以精神力與天地萬物交流,才能成功的將元氣彈施展出來,

所以,為了能夠做到這點,楚河就閉目凝神,以自己的精神力感受周圍一草一木,萬事萬物的氣。

他就彷彿在試圖和萬物之氣去做朋友,如老僧入定,完全的陷入了冥想的狀態,時間流逝中,他就彷彿亘古存在的磐石,巍然不動。

風吹,草動,任何的動靜,此時,在楚河的耳中,一瞬間,全部消失,整個天地間,靜悄悄的,彷彿已經寂靜無聲,只有他自己的呼吸聲和心跳聲可以被他聽到。

靜默打坐中的楚河,心中知曉自己此時的精神狀況,他明白,自己想要掌握萬物之氣,就比如讓自己的精神去接近它,並感受它,直至領悟它。

所以,他現在正在鍛煉自己的精神能力,以圖自己能夠能夠以自己的精神溝通自然,了解萬物,並掌握萬物。

他相信,以自己的能力,這一點,對他來說,是絕對能夠做到的,雖然要費點時間,但是,他覺得,未來的收穫,一定會是值得的。

就這樣,楚河在北界王星的修行繼續進行著,他以掌握萬物之氣為目標,不斷地向著更高的境界去邁進。

………………………………….

修鍊無歲月,悠悠一瞬間,在楚河的自我感覺中,半年的時間一晃眼的功夫就倏然而逝。

北界王星的唯一的一株蘋果樹下,楚河如往常一樣,將這裡當成自己修行的據點。

只見此時的他,如往常一樣盤膝而坐,他神色平靜,靜默如松,身體好似雲霧,時而朦朧,時而清楚,恍惚間看去,又彷彿什麼都看不到,好似完全和自然融為一體般,不分彼此。

在楚河的感覺中,周圍的一切,不論是天,是地、是草、是木、是花、是水,在他的感知中,都彷彿有了呼吸,有了自主的生命。

勃勃地生機從周圍山川早木上如潮水般的湧出,在楚河精神一掃之下,彷彿陽光普照,沐浴在楚河的身體之上,煥發出一絲絲璀璨的光輝。

一絲絲肉眼可見的能量,不斷地擴散,此時的楚河,整個人彷彿太陽般,全身上下,散發出耀眼的光芒。

這是精神掌控大成的表現,此時的楚河明顯的,已經達成了北界王對於元氣彈的要求,做到了與萬物溝通,掌控萬物之氣的要求。

其實,他早在一開始修鍊元氣彈時半個月的時間,就已經初步的領悟了如何的掌握了萬物之氣,但是,他不甘心僅僅做到這一點,因為想要做到更好,想要更完美的掌握更多的自然之力,他竟然硬生生的將自己的精神境界再次提升,做到了一種領悟萬物之氣之大成的境界。

要知道,在原著中的孫悟空,費了將近一年的時間,也僅僅是做到了小成的境界。

不要小看這小成的境界,後期的孫悟空,就是憑藉這種境界程度的領悟,在同敵人對戰時,吸收萬物之氣,凝聚元氣彈,從而一舉打敗敵人。

但是,小成境界的掌控雖然不差,但是和楚河此時大成境界的掌握,卻又是另一種差距。

雖然只有一字之差,但是其中的境界,卻是有著一中幾乎無法逾越的境界距離。

也就是說,小成境界領悟萬物之氣能力,在同樣的時間內,聚集完成的元氣彈,比大成境界的,要差上幾乎十倍之多。

以同樣的實力來說,如同讓孫悟空和楚河同時施展元氣彈的話,那麼,無論是凝聚的速度,還是威力,楚河的元氣彈的威力,要比孫悟空的高上十倍。

兩者的威力,簡直就像是手槍和火箭筒的區別。

不僅僅是如此,在這半年的時間內,楚河並非是僅僅研究元氣彈而已。.. (過年了,大家新年快樂,希望在新的一年,你們學業有成,身體健康,合家歡樂,也謝謝你們一直以來的支持,謝謝你們!」)

元氣彈的吸收萬物之氣的法門,是楚河極其在意的一項能力。

這項法門,在龍珠中,是屬於極其上乘的聚氣法門,可以說,在整個宇宙蒼穹中,算是最頂尖的技巧。

觸類旁通,楚河天縱之資,況且,他本身的武學修為就已經稱的上是極其的淵博,又加上科學能力極其的出眾,所以,依照元氣彈的運氣方式,苦心研究之下,竟然硬是被他又創造出了另外一種武功。

太陽,是萬物之源,本身所蘊含的的能量無窮無盡,猶如一個天然的能量庫,其能量可以說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而楚河所設想的,就是將太陽的能量,依照元氣彈的使用方式,將陽炎之力聚集到自己的手中,從而形成一個小型的太陽,利用太陽那足以燃燒一切的高溫,從而達到毀滅性的威力。

而楚河的設想並非是異想天開,或許對別人來說猶如登天,但是,他苦心鑽研,嘗試了不下上萬次的研究,終於被他成功了。

他現在已經創造出了一種又別有元氣彈的更高深的一種聚氣的法門,做到了能夠以自己的力量,吸收那浩渺蒼穹之上的太陽之力,最大可形成一個半徑大約為五米的能量火球,其溫度雖然比不上太陽的表面溫度,但是,其熱量也足以驚人。

縱使是焚燒大地,也無不可。

不過,也僅僅是如此,太陽能量畢竟不比元氣那般的溫和,而是充滿了毀滅性的攻擊,想要凝聚更大,卻也是不可能了,所以,能夠做到這一點,楚河已經是做到了極大的努力。

而且,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聚氣的速度,楚河為了這讓一招更加的完美,所以,盡量縮短聚集能量的時間。

楚河夜以繼日鍛煉的精神力在這一時刻發揮了作用,得到強大的精神力相助,他聚集完成這一招時,竟然僅僅是用上不到三秒的時間。

這一下,就足以讓這一招發揮最大的威力,

「………哈哈,這一次不僅又會了元氣彈,還令我又學會了這一招威力強大的聚集太陽能量的招數,嗯,應該給他取一個好聽點的名字,才不枉我辛苦一場!」

回想道自己創造招數時的情景,楚河此時雙目放光,一邊興奮的想著,一邊喃喃的自語了起來。

「火焰球、烈火彈、超大火焰球,界王火焰彈、超大火球、楚河啊,這些名字如何啊!」

此時,界王的聲音忽然從楚河的耳邊傳來,他似乎是聽到了楚河剛才的話語,於是,笑嘻嘻的看著楚河說道。

「不好聽,不好聽,你說的名字都太俗了,一點也不夠氣派!」

楚河聽到北界王的那些名字,眉頭一皺,頓時連連搖頭,不斷的向他擺起手來,表示十分的不滿意。

「…….哎,想不到你這小子竟然這麼厲害,不僅僅將我的元氣彈學會了,竟然還又創造出了一個不下於元氣彈的招數,我現在真是有點佩服你了!」

北界王回想起當初楚河興緻勃勃的向自己展示出他的新招式后,此時,不禁感慨萬千了起來。

「………哈哈,對我來說,小意思而已!」

楚河一邊回應著北界王的話,心中一邊繼續在苦苦的思索。

突然,他腦海中靈光一閃,回想起以前玩的一部遊戲中的招式名,立刻福至心靈,出聲道;「就叫烈火燎原怎麼樣?!」

「嗯?烈火燎原!」

北界王目光一閃,他念了一句后,突然,雙目發光,用讚歎的語氣道;「好一個烈火燎原,這個名字不僅不俗,而且,念起來的時候語音中竟然還隱隱的透露出無盡的霸氣,正是適合於你,好好好,就叫這個名字了!」

「嘿嘿,還行吧,我也是突然想到的!反正,比你取得名字好就行了!」

楚河撓了撓頭,他看著北界王,頓時笑嘻嘻的說道。

「……..哼,我取的名字其實也只是差上那麼一點點而已,你可不要太得意了!你要知道,我教給你的那兩招,那不都是我取的名字!」

聽到楚河的話后,北界王佯裝不滿,氣哼哼的說道。

看到北界王的樣子,楚河頓時哈哈大笑,他忙點頭,笑嘻嘻道;「是是是,界王大人你不僅笑話才華過人,取名字時也是一絕,我也很是佩服啊!」

「…….呵呵,這才對嘛!」

北界王聽到楚河的話,臉上都是立刻綻放笑容,此時,他樂的又蹦又跳,不斷地手舞足蹈。

看他此時的樣子,完全不符合一個界王的威嚴,反而像是一個小孩子一樣,不過,也正是如此,楚河的心中,卻也是極其的欣賞起他來。

楚河和北界王在這半年中,日夜相處的修行,界王雖然充當老師的角色,傳授著他的武功技巧,但是態度溫和,沒有一點架子,而在修鍊的閑余時間,楚河也經常和北界王開玩笑,和他說一些冷笑話逗他玩。

因為這個,北界王經常向楚河討教笑話,依照前世的記憶,楚河教了北界王很多這個世界沒有的笑話,當時就令北界王頓時驚為天人,情不自禁地便頻繁和向楚河去請教了起來,儼然間他也變成了楚河的徒弟。

就這樣,兩人的關係、角色,不斷地相互轉換,一會兒是老師,一會兒弟子,這種複雜而又矛盾的關係,讓他兩個人都同時的體會到了一種亦師亦友的關係。

當初,原著中的孫悟空,就是有著這樣的一種人格魅力,不論是龜仙人、貓仙人、神、以及北界王,甚至是界王神,他和他們的關係,都彷彿是這種關係。

而楚河的性格雖然和孫悟空有所不同,但是,在不同之中,卻也有一個相同的一點,那邊是他有一股特有的,親和的氣質。

這股親和的氣質雖然並不明顯,但是,在長久相處,潛移默化中卻是深入人心。

所以,時至今日,他才會有得到這麼多人的信任,這麼多人的認可。

不論是龜仙人、貓仙人、神,閻羅王,還是北界王,在看待楚河時,都是發自心底的欣賞。.. 這一點,是尤其的可貴。這不僅僅是楚河武功方面的成功之處,也是他在做人方面的成功。

武功的修為固然是非常的重要,但是在做人方面也必不可少的要下一番功夫。

要知道,自古以來,大多數的武功高強者都是不得善終。

為什麼會這樣呢?究其原因,是因為身為強者的那份自高、自大,不懂的容人之心,所以才會不得人心。

所以說,要放下自己的自傲,用一份溫和的心去看待事物,才可問鼎眾生之巔!

很顯然,在北界王的眼中,楚河儼然已經化身成了如此的角色,就彷彿一塊閃閃發光的璞玉,正在逐步脫變一塊散發璀璨光輝的稀世的寶玉

「好了,先不說修鍊的事了,吃飯的時間差不多到了,走吧,我們回屋吃早飯去吧!」

「嘿嘿,楚河啊,自從吃了你小子做的飯後,我就在沒忘記飯點了,沒想到你小子不僅僅廚藝驚人,手藝也是了得,我還真是佔了你的不少的光呢?」

此時,北界王忽然搓起了雙手,雙目好似不斷地泛起了光芒,他一臉期待的望著楚河,口水直流的說道。

「好吧,我去做吧!」

楚河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卻是感覺有點餓了,於是點頭一笑,說道;「好吧,我這就去做。你稍等片刻吧!」

「一定一定……….」

楚河帶來的食物膠囊,早在一個月前就已近被他全部的解決了。

卻難怪,雖然他帶的食物看似挺多的,足夠平常的人吃上個一百年,但是,這些數量在楚河的面前,就不夠看了,根本就禁不住楚河這樣的大胃王。

再加上北界王平時也經常隔三差五的來討要,所以,食物膠囊中的儲備很快地就見了底。

食物的儲存消耗完畢,楚河本來是想要利用瞬間移動的技巧,瞬移回地球上再去採購一些來,但是,界王卻忽然告訴他,在他的北界王星,其實,有一個無限空間的食材儲存庫,,是他在無數年來儲存的,極其的豐富,所存之食料儘是些宇宙個個星球的食材,包含了四大銀河各種豐富的資源,可以說是多不勝數。

北界王擁有如此多豐富的食材倒也不奇怪,畢竟,他的身份是界王,是銀河系的神靈,擁有如此的福利倒也算是正常。

不過這些都是食材,並非是現成的食物,必須要經過一番烹飪后才能享受宇宙中的各種風味。

北界王的廚藝很糟糕,這些美好的食材放在他的面前,就彷彿是明珠蒙塵,根本就體現不出食材的美味,這也是楚河在親身體驗過北界王的廚藝后才得知的。

當時楚河記得一開始知道這件事的時候,北界王還曾經自高奮勇,沾沾自喜的要為楚河展示他的廚藝來呢?

契約新娘一百天 見到北界王這幅樣子,楚河還曾經在心中一番期待呢,他想著既然身為界王,又活了這麼多年,各種經驗應該很豐富了,應該能做出很好吃的東西來吧。

但是,當然滿新歡喜的吃下第一盤菜時,他就知道,自己的想法還是太天真了。

大錯特錯,簡直就是大錯特錯。

北界王的廚藝,就彷彿他講的笑話一樣,自以為很好笑,但其實一點也不好笑。

難吃,實在是難吃得要死。

楚河的精神耐力極其的堅毅,縱使是面對刀山火海,他也不會皺一下眉頭,但是,這樣的情景,他也要不得不退卻,完全的認輸了。

然後,楚河就決定,這些食材,以後都由他來處理,不能再讓北界王繼續暴殄天物了。

北界王也算是有自知之明,在得知這一點后,毫不猶豫的將這些食材儘是教給了楚河使用。

見到那些豐富的食材,楚河當時就雙眼放光,見獵心喜了起來。

這些食材,很大的一部分,都是他曾經見也沒過的外星的生物,可以說,個個是形態各異,姿態萬千。

實在是令人眼花繚亂,當時楚河的心裡都在不住的驚訝了起來。

雖然說武學是他現在的最愛,但是,他也記得,曾經自己也痴迷過烹飪一段的時間,他對自己做的飯菜很有信心。

於是,楚河在修行閑暇之餘,也重新鍛煉起了他的廚藝。

不得不說,對於烹飪這方面,楚河還是有極高的天賦的,無論是什麼食材,在他的手中,都彷彿變得得心應手,紛紛按照他想要的花樣,呈現在他的面前。

短短時間內,一桌子在地球上從未見過的美味佳肴便呈現在了桌子上,熱氣騰騰,香氣四溢。

北界王在當時親眼所見之下,可是一下子就比震驚的目瞪口呆了起來。

楚河武功的修為深不可測,他是清楚的知道的,但是,令他沒想到的事,不僅僅是武功,在廚藝方面,楚河竟然也有如此的造詣,實在是讓他大跌眼睛。

當時,北界王就忍不住試吃了起來。當吃了第一口后,他面色一邊,神色中忽然露出一絲迷醉之意,一開始,他好像還想在楚河的面前顧及自己的形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