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你不能煉,只要你能堅持不懈的努力,一樣可以的,我會在你身邊幫助你的」,小夜見到天奇一臉垂喪的樣子,明白了天奇為何發愁,笑了笑,接著戲謔道:「你得到了聖祖的傳承,別人羨慕你都來不及呢,你還一副還悶悶不樂的樣子,你讓其他人怎麼活啊」。

「唉,算了,不提這些了,還是把聖祖的遺骸安葬一下吧」,天奇覺得小夜說的也有道理,自己都到了帝靈境界的聖祖的傳承了,自己在不知足就太不該了。

小夜眼睛一亮,擦了擦玲瓏剔透的鼻子,認真的道:「看來你還有幾分孝心」。

「畢竟得了他的傳承,也算是他的弟子了,弟子不讓師傅的骸骨入土為安,那我還真不是人了」。

天奇沒有啰嗦,出了石洞,在那小池旁邊挖了一個小的洞穴而後回到洞中,跪下來,小夜也跟著跪了下來,兩人對著屍骸又拜了三拜。

小夜望著那副盤腿而坐的屍骸,眼角微紅,輕輕的道:「聖祖,你入土為安吧」。


「師傅,弟子不孝,得罪了」天奇起身,小心的把那副屍骸移入到了剛才在小池旁邊挖的那個小洞穴里掩好土,立了一塊墓碑,一位曾經叱吒風雲的聖祖也算是有了一個安身之處了。

「那把血色狂刀是聖祖特意留給你的,你去試試吧,看能不能得到器靈的認同」,小夜靜靜的坐在聖祖的墳前,向著天奇說道。

天奇知道小夜在這裡生活了數十萬年,即將要離開,多少有些留戀,自己不好打攪,天奇便進入了石洞,獨留小夜在這裡與這片天空單獨在相處一會兒,好讓她與這裡的花花草草一一道別。

小夜也不知在墳前坐了多久,突然聽到石洞內傳來一聲聲哀叫聲和兵器碰壁的鏗鏘聲,她怕發生什麼事情,連忙沖了過去,誰知天奇正好沖了出來,兩人碰過正著。

小夜與天奇的身高差不多,小夜縱然是魂魄之體,卻也是實體,碰撞剎那,兩人鼻尖微貼,兩唇瓣相距不過幾毫米,小夜感受到了天奇微促的呼吸,而天奇也感受到了小夜的體香,小夜酥柔的豐腴的胸部緊緊貼在天奇結實的胸膛之上,如有一個壓扁了的饅頭,天奇渾身一顫,一股酥麻的感覺從腳底延伸到頭頂,天奇有些用很的臉蛋變得有些通紅,而小夜白皙的臉蛋上也出現一絲緋紅,只是她突然感覺到天奇身上的味道好熟悉。

小夜慌張的退了幾步,神色有些獃滯,雖然小夜在這裡活了數十萬年,可是小夜在數十萬年以前也不是很大,從未與一個異性如此密切的接觸過,心中也直砰砰的跳動。

好在天奇的臉皮夠厚,得了便宜之後,臉紅了一下又馬上恢復了神情,「小夜,沒撞傷你吧」?

小夜眼眸流動,低頭道:「沒事」。

天奇知道小夜有些羞澀,連忙轉移話題道:「你不知道,那把破劍居然還會打人,你看我被打的青一塊紫一塊,氣死我了」。

「器靈是有靈性的,你是不是得罪了他了」,小夜微呼了一口氣,放鬆了心態道。

「開始時我拿著左晃右晃,沒有一絲反應,我便有些氣惱,把刀扔在了地上,踢了一腳,然後那把刀就像找了魔似的,突然醒來,追著我到處砍,還好他沒有追出來」。

「你不能這樣對他的,你進去跟他說說好話,也許他能原諒你,畢竟你是他上一代主人的衣缽傳人」,小夜解釋道。

「不去,堅決不去」,被一把破刀追著打,天奇想想就鬱悶,要自己跟他低頭認錯,沒門。 第一百四十二章收服寶刀

「好啦,別任性了,你怎麼樣都得馴服那把刀的,不如我們一起去瞧瞧」,小夜哄著道。

在小夜的一番好言相勸之下,天奇也醍醐灌頂,覺得自己剛才太衝動了。

「算了,這東西很難馴服,桀驁不馴,而且他可沒有長眼睛,我自己進去進行了,」,天奇也知道這血色狂刀是把好刀,自己一定要得到,即使是真的被砍上幾刀也在所不辭,只是他不想讓小夜受無妄之災。

「我也好歹活了這麼久,你也太小看我了,到時候別讓我保護你就行了」,小夜撲哧一笑,縱然自己沒有**,元魂又受了嚴重的傷,可自己也好歹也是天地間一代巔峰強者,天奇的修為在自己面前都不夠看,現在他居然大言不慚,要保護自己。

「你懂什麼,你以前的傷勢根本就還沒好,你如果出手相救的話,會耗費你的生命力的」,天奇白了小夜一眼,沒好氣的道。

「你…你怎麼知道?」小夜有些吃驚,對於自己的現狀,現在自然是了如指掌的,現在的自己完全是依靠乾坤古陣蘊養自己這幅重傷的身子,不然早就在十幾萬年以前元神消散而亡,更不可能達到無魂之境。

「沒有達到帝靈境界的修靈者,哪個能活上幾十萬年,更可況你的元神曾受了重傷,縱然你說你達到了我從未聽說過的無魂之境,那無魂之境也不是永生不死的,沒有人可以不死,所以不用猜便能想得到,你是依靠這乾坤古陣來維持生命的」,天奇解釋道。

小夜心中一頓,而後嘆了一聲道:「你說的不完全錯,也不完全對,我的確是的依靠乾坤古陣震住時間,匯聚靈氣,方才保得我元神不散,容顏不老,並不是完全依靠什麼無魂之境,其實魂魄大圓滿之上,我也不知道有沒有無魂之境,無魂之境是個渺茫的傳說」。

「那你還扯出個什麼無魂之境來?逗我玩?」天奇白了小夜一眼,心底有些擔心,可是話語間有些嗔怪。

「自古無人能夠達到無魂之境,可無魂之境確實是個存在的傳說,我也沒有達到無魂之境,只是我的魂魄已經超越了魂魄大圓滿,魂魄歸一,合為元神,元神不滅,我則不滅,也算得上是有一隻腳踏入了無魂之境」。

「你不是還有一隻腳沒有進入無魂之境嗎?現在就說自己是無魂之境,不是打腫臉來充胖子?現在要是你元神一滅,不是一樣香消玉殞嗎?還說什麼永生不死?」天奇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難過起來,很想罵小夜兩句。

「是誇張了一點點」,小夜有些心虛的道。


「下次要是再騙我,我就……」天奇真的想狠狠的罵小夜兩句,可是卻就是說不出口。

「好了,我答應你,行了吧」,小夜溫和的道。

天奇看過那塊玉佩的歷史記錄之後,天奇知道眼前的小夜縱然活了數十萬年,縱然號稱是女夜狼王,性格依舊未變,和畫面里的小夜一樣那麼倔強,那麼單純,不會『倚老賣老』,特別是對他這個聖祖的傳承者,非常的敬重。

「那你說說你現在的身體狀況到底如何了」。

「其實我感覺挺好的,就是有點虛弱而已,不要緊的」,小夜眼睛都不打轉,臉也不紅的撒謊道。

其實小夜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總不想讓天奇為自己擔心,只覺得自己跟他很熟,不像是剛認識的。

「我說你,你,你真是……」天奇真想罵她,不過天奇忍住了。

而天奇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這麼關心小夜。

其實天奇自從看了那塊玉佩里記載的歷史畫面之後,他就已經對小夜沒有了絲毫的心靈距離隔膜,兩個人很靠近。

小夜現在完全像個蘊養在靈藥罐子里的垂死之人,天奇也早就猜到了小夜之所以數十萬年來不能離開這裡定然是有這不可告人的秘密,只是天奇此時才猜到真正使得她不能離開這裡的原因是她的生命力沒剩下多少,一旦脫了乾坤古陣,她的生命力將會飛速的消耗掉。

「其實你不用說我也知道,你現在的狀況很不好,恐怕要是我再晚來幾十年,乾坤古陣都保不了你的元魂了,是不是?」天奇微微嘆了一聲,天奇的魂魄之力不弱,他感受到了小夜虛弱的狀態,現在的她在強撐。

「嗯」,小夜沒想到天奇看出來了,便也不想再撒謊,點了點頭,「如果你沒來的話,我也只能再存活幾十年了,我的生命力的確快枯竭了」。

生命力枯竭,元神便會消散,小夜現在縱然是魂魄歸一,可是現在的她元神都快滅亡了,魂魄歸一沒有一點用,到時候照樣要香消玉殞。

「這麼說等我們離開的時候,你躲進我的丹田裡,就是想攝奪我的生命力用來維持你的生命咯」,天奇呵呵一笑道。

「不是的,我可以利用的體內的靈珠流散的帝之本源化成精純的生命力,這對你也有好處的」,小夜有些緊張的解釋道。

「你這丫頭,怎麼活了數十萬年都聽不出我的一句玩笑話」,天奇擺出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道:「即使你不攝取我的生命力為自己續命,我也不會眨一下眼睛的,我可不想你死,你可是我手中的一張王牌,將來把你養肥了,將來要是遇上了什麼重大危險,也好有個依靠」。

「可是我現在頂多可以發揮出元靈一階的實力啊」,小夜有些不好意思的低頭道。

「我說過我會把你養得肥肥的嘛,所以說你儘管多吸點我的生命力,好快點讓自己恢復生命力」,天奇呵呵一笑,道。

其實天奇這樣做無非是想希望小夜能攝取他的生命力來加速她生命力的恢復速度,自己反正還很年輕,生命力旺盛,即使小夜攝取了一點也沒有什麼影響。

而天奇這樣做的目的也不是真的希望小夜強大了以後,為自己化解修靈道路上的各種危機,而是因為他知道自己虧欠了小夜很多很多,永遠還不清…….

小夜矜持一笑,笑靨迷人。

「好了,我們進去吧」。

「我說過讓你進去了嗎?你站在外面等著,我一個人就搞定了,這點小事,怎麼還能要一個女的插手,那我的臉面往哪裡擱」,天奇擺出一副趾高氣揚樣子道。

「好了,我不進去了,你小心一點,不行的話就叫我」,小夜自知天奇這樣說是為自己好,也不多言。

天奇沒有理會小夜,一個箭步又踏入了山洞裡,山洞內血色狂刀靜靜的躺在地面上。

「一把破刀,還真以為我收拾不了你」,天奇吆喝一聲,縱身一躍,想把刀柄抓在手裡,哪知這刀突然向前一移,天奇撲了一個空,碰了一鼻子的灰塵。

「呸」,天奇吐了一口嘴裡的塵土,又向刀柄衝去,誰知刀柄於刀刃突然掉轉來,刀刃正好對準天奇,天奇打了一個冷顫,縮腿向前一蹬,借勢先後一退方才避免了那一刀子,如果剛才真的被捅了一刀子,還真有點自找的意味。

「媽的,差點就沒命了」,天奇知道這刀雖然也在這呆了數十萬年,可畢竟聖祖在臨死的時候曾有他自己的神獸的血脈洗禮過,器靈還殘留一絲對聖祖的意念,想要收復這把刀就必須滅掉器靈對聖祖的那一縷意念。

天奇輕挪一步,緊盯著靜止在空中不動的血色狂刀,而後突然將聚靈鼎打出去,而後一個跳躍,從上而下打出一道赤練拳,正好將血色狂刀打入鼎中,而後天奇又立馬打出兩道赤練火焰到鼎中,打算強行煉化這把刀。

刀在鼎中到處亂撞,鼎也搖搖晃晃,好在天奇此時進入了下品元魂之境,打出的兩道火焰死死地壓制住了這血色狂刀,使得他逃竄不出來。

天奇不斷的用赤練火焰壓制住他,而後又向鼎中噴出一口精血,打算在煉化的同時種下血印,使得他完完全全歸順自己。

雖然這把刀已經是無主之物,可是器靈對聖祖的那縷非常淡的意念非常的難以煉化,堅如磐石,整整一天過去了,天奇只是勉強的壓制住了他,讓他溫順了些,還談不上煉化他。

一連十幾天下來,天奇都微閉著雙眼,不停的煉化這把血色狂刀,這十幾天里,天奇幾乎把自己身上所有的丹藥都吃光了,就連一些自己在丹界煉製的高級一點的留給自己以後做突破用的丹藥也都塞進了嘴裡,現在的他乾坤戒里就只剩下些藥材。

如果沒有這些丹藥的支撐,天奇在就累的趴下了。

這是幾天里,小夜進來過幾次,想幫天奇的忙,可每次天奇都拒絕了,一則天奇不想耗費小夜的生命力,二則天奇想自己煉化這把屬於自己的刀,不想裡面摻雜他人的痕迹。

好在經過十幾天的努力,天奇總算是徹底煉化了血色狂刀,這把刀現在完全屬於天奇自己了。


天奇的臉色蒼白如雪,見到大功告成,便收回了鼎,一把抓住血色狂刀,如今血色狂刀里有了自己的血印,現在就是完完全全屬於自己的了,天奇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這把刀的器靈與自己完全是心意相通的。

血色狂刀銀光閃耀,一絲血色在刀間遊走,彷彿有生命一般,天奇橫刀一劈,對面的石洞縱然有符文保護,卻還是劃開了一道深深的口子,「不錯,果然是把好刀!」。

「沒想到你這麼快就成功了,我還以為還需一段時間呢」,小夜聞聲進來,見到天奇成功的收復了血色狂刀也替天奇高興。

一番欣喜過後,天奇沒有把刀收回乾坤戒里,而是把刀背在了自己的身後。

「現在我們該出去了」,天奇算了算時間,自己在這裡呆的時間已經不短了,每天呆在這裡都點膩了,是該離去了。 第一百四十三章欣然離去

「對了,你還要服用九色玉靈蓮吧,你知道他在哪裡嗎,我幫你弄來」,天奇看到小夜虛弱的樣子,突然想起了這件事情。

「他就在聖池底,你臉色都蒼白成這樣了,我自己來就行了」,小夜淡淡一笑,拒絕道。

「可是你的身子很虛,這樣…….」天奇不想讓小夜動手,自己雖然有些憔悴,可是休息一會兒就沒事了,而小夜不同,小夜用了一點生命力,那麼她的生命力就會少一點。

「放心,那東西是我自己種的,我自然可以摘到,無需耗費生命力」,小夜回身舉步,恰似柳搖花笑潤初妍,淺淺一笑,猶如桃面奇葩自然開,美不勝收,自然純情,剎那芳香,勾動人心。

天奇微愣了一會兒,小夜微微一嗔,天奇回過神來,輕咳了一聲,臉色微紅,神色有些遊離的道:「那你小心一點」。

小夜斂衣而去,天奇尷尬一笑,心中暗罵自己剛才心智不堅定,有些失態了。

九色玉靈蓮是小夜種的,小夜自然可以輕鬆的採摘到,採摘之後,小夜在山洞裡閉關了幾天,把九色玉靈蓮的精華吸收完之後方才出關。

「呵呵,沒想到這九色玉靈蓮果然是世間難得的神葯,你的臉色總算是有些紅潤了」,小夜出關之後,臉色有些好轉,天奇也感受到了小夜的生命力變得更加的旺盛了,也甚是高興。

「九色玉靈蓮的精華雖然被我全部吸收了,可是我只煉化了一小半,還有一大半存在我的體內,沒有煉化」,小夜現在也算是有點人面桃花的紅潤之色了,不像前幾天那樣慘白如雪,虛弱如柳。

「等你完全吸收了,你應該能恢復到三成的實力吧」,天奇心中有些讚歎這九色玉靈蓮果然是神葯,蘊含強大的生命力。

「你也太把九色玉靈蓮當成神葯了,他頂多可以幫我恢復兩成不到的實力」。

「那你的巔峰的時候的實力豈不是天下無敵啦」。

「算不上天下無敵,但是也是少有敵手」,小夜擦了擦鼻子,莞爾一笑,露出兩個淺淺的小酒窩。

天奇見到小夜這幅純真的摸樣,心中越加的肯定了數十萬年前,小夜毀去肉身的時候,一定不大,不然怎麼這般天真可愛,但是如此年輕便有這般驚天動地的實力,天奇心底為之咋舌。

「你毀去肉身的時候應該很小吧」?

小夜不明白天奇為什麼突然問這個問題,以為他懷疑自己巔峰時的能力,便道:「的確,那時毀去肉身的時候,我才不到二十歲,可是我也算的上是天賦不錯的,那時的我已經達到了…….」

小夜說到這裡便不再望往下說了。

「那時的你達到了什麼境界了啊?」天奇有些好奇,想與自己對比一下,看看自己算不算得上是有些天賦的修靈才人?

「不說了,我怕打擊你」。

不管天奇怎麼套話,小夜就是閉口堅決不說,天奇無奈,也猜到了小夜當時定然是修為非常高了,她不說也是怕在自己身上種下心魔,天奇也知趣的不再追問。

如果真的小夜說了出來,天奇恐怕會立即選擇跳入聖池中淹死,太打擊人了。

「只要黃靈境界的高手不出,我擔保你沒事!」小夜拍了拍酥柔挺翹的玉胸,擺出一副自信的樣子,仰頭道。

「這一丁點實力可不夠看啊,進來我體內吧,讓我在養肥你一點」,天奇敞開胸懷,狡黠一笑。

小夜也不多說,化為一道光影從天奇的眉心處鑽入,進入天奇的丹田內,端坐在靈珠之上。

「天奇,以前我也聽說過靈珠的事情,也見過靈珠,可我以前見到的那顆比你這顆要小將近一倍了,你這顆靈珠真大」,天奇的神海里傳來小夜驚奇的聲音。

「我這是兩顆靈珠合在一起的,當然大」。

「什麼,我聽聞這天地間就八顆靈珠,沒想到你一個小小的修靈者體內居然藏有兩顆靈珠!」

「驚奇吧,」天奇得意一笑,「你也不說說我是誰,我可是大名鼎鼎的伊天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