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婆婆。那婆婆想我答應你什麼要求呢?」墨九狸真心感謝之後問道。

「嗯?你還可以問我一個問題的!」素汐婆婆提醒道。

「不必了!不瞞婆婆我現在唯一的目標,就是找到解除噬蠱的辦法,其餘的事情,我都不在意!剛才之所以問你為何在墨家,是因為我也是半個墨家人,總要確定你是不是墨家的敵人才問的!」墨九狸直率的說道。

素汐婆婆聞言,眼中的笑意不減,看著墨九狸的眼神更加的溫柔了,她望著墨九狸完美的容顏,沉默不語,彷彿是在想些什麼……

墨九狸沒有打斷她,任由她打量著!片刻后,素汐婆婆淡淡的一笑:「孩子,你是我活著到現在見過最特別的女子!能在我生命的盡頭遇到你,我很欣慰,既然你我有緣,我便幫你一次……」

隨著素汐婆婆一邊說話,墨九狸看到素汐婆婆的身影開始變得透明起來,最後直接變成了點點白光,飄散在周圍個個地方……

然後,墨九狸驚訝的看到,凡是素汐婆婆化成的白光所過之處,地上的草木瞬間枯萎,靈果瞬間湮滅,就連附近的河流都瞬間乾枯了……

墨九狸震驚的看著眼前的變化,卻是什麼都沒有說,她相信最後素汐婆婆會告訴她答案的…… 我看着遠處越來越近的兩個人,心裏不由的着急,這要是被他們逮着,肯定是被剛纔還要受罪。

他卻不理我,只是得意的笑着看着我,嘴角邪邪的上翹,哪裏還有中午時的怯懦表情。

“反正你都是要死的,被人打死總比被人嚇死的好。”

說完這句他竟然直接將我掂起來朝那兩個人的方向扔去,直接給我扔在了草地上!

我還沒有來及撐起身,一腳直接踢了上來,踢在我的側腰上,疼的我蜷起了身子,又是幾腳踢在了我的後背上。

我心裏只想把那男生拉過來剝了皮。

我沒有擡頭,抱着頭蜷縮在一起,反正現在除了捱打,也是跑不掉的了。

這時就聽見不遠處傳來一聲尖叫,那聲音一聽讓我一顫,真正的仇家來了!

“媽的,給我狠狠的踢,踢死她!”

他還沒有走過來的時候就聽見他喊着,激動的聲音都破了!

我心裏一嘆,沒想到最後沒有死在幾千只鬼的手上,倒是栽在了三個臭男人的手上,還是被打死的!

我被一連踢了好幾腳,余光中尋找着那看戲的男人,心想着就是死了,做鬼也要回來帶上那人。

搜尋了好久,都沒有見到有人出現,就連巡校園的保安老師之類的人也沒有出現。

這些人都他媽的死了嗎?

怪不得這學校出現了不少的命案,怪不得這裏是個二流的學校,怪不得……

剩下的我沒有想下去,實在是因爲身上被這三個男人打得痛的有些抽搐。

腦子都開始有些眩暈,這三個人還真的實在是太大膽了,這可是在幾萬人的學校裏!

我還在想自己會不會被打暈過去的時候,就聽見頭頂傳來三聲慘叫。

緊接着就感覺有人把我扶起來,我費力的睜開眼睛,竟然是剛纔把我扔在地上那小子!

他正一臉的擔憂看着我,眼睛裏還是閃着淚光,尼瑪,這人是貓哭耗子假慈悲吧!

剛纔如果不是他,我怎麼可能會被打的這麼慘!

但是我也不是什麼有志氣的人,現在還是保命比較要緊,沒有拒絕他的攙扶,其實也是因爲沒有他,我實在是站不起來呀!

感覺現在周圍都跟我玩似得隨意晃動着,分不清東南西北,還真是被打蒙了!

我甩了好幾次頭,終於看清了四周,不知道什麼時候這裏來了幾個保安,正一副假把式的拿着電棍輕輕敲在他們三人身上。

“別動,在亂動就不客氣了啊!”

我指着他們說道:“他們想要殺了我,幫我報警!”

說完我實在是堅持不住,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等我醒過來的時候,已經在醫院裏了,我的病牀旁邊安安靜靜的坐着一個人,就是我快要在昏倒的纔出現的人。

我算是記住了他,那我當寵物一樣逗着玩,看着我被人欺負,快死的時候纔想起來送我來醫院。

我狠狠的瞪着他。他低着頭,或許是感覺到了我憤怒的目光,一擡頭看我瞪着他,竟然直接從板凳上摔在了地上!

這讓我有些吃驚,今天他可是抓住我的衣領輕輕鬆鬆就把我給掂起來的,現在被我一個眼神就嚇得直接從板凳上摔了下去!

這是怎麼回事?同樣的小身板,同樣的相貌,難道我是眼花看錯了,其實他們不是同一個人?

想到這裏我沒有接着想下去,這不可能,除非是雙胞胎兄弟。

“你…你沒事吧?”

他還是一副怯生生的樣子,就連聲音都是低的可以。

我還是怒氣衝衝的看着他,張了張嘴,想發出聲音可嗓子卻是很痛。

他看到了,急忙就端起旁邊的水遞給我。

喝完水我開口第一句話就是:“你到底想要怎麼樣?我和你無冤無仇的,你先是說不準我吃飯,好,我可以不吃,可你竟然大言不慚的又說我快要死了。”

我不顧他快要掉下來的眼淚,接着對他質問道:“這些我都可以原諒,畢竟嘴長在你臉上,不是我能管的了的,我就想知道,你他媽幫他們兩個攔住我做什麼?要不是我能被打成這樣,我他媽是個女孩子,要是毀容了,哪裏打傷了殘了,你要養我一輩子嗎?”

本來到了嘴邊的一些髒話,都被我嚥了回去,現在畢竟是我受了重傷,躺在牀上,看着他雖然柔柔弱弱的,眼淚一直在眼眶裏打轉,但是我要是惹惱他,他還是能威脅我的!

他什麼都沒說,只是低着頭,一副乖乖孩子認錯的樣子。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是我,是我沒有看好他!”

最後一句話他的聲音已經低的我聽不到,只是覺得他說的有些不對勁。

“你說什麼?”

他擡頭看着我,眼睛裏滿是複雜的情緒,想了很久才說道。

“說了你也不信,不如不說,反正沒人會信我的。”

我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他看出了我眼神裏要他說的意思。

終於他深吸了口氣,慢慢開口道:“我說的你可能不信,不過沒事,你只當是靈異事件聽就好。”

“你相信有雙胞胎心靈想通的說法嗎?”他只是這麼問,沒等我思考回答他就又接着說道:“我原來是個連體兒,其實原來我還是有個哥哥的,只不過……醫生說我們兩個只能活一個,最後我爸媽決定給那個有活着希望最大的孩子。

本來是哥哥活下來的希望比較大,可是短短的一個星期內,我們兩個人的身體就不知道怎麼了,開始發生了變化,竟然在做手術的第二天檢查是我活下來的希望比較大。

最後就只好把哥哥給……可是我到現在還能感覺到哥哥的存在,他比我更加堅強,我能感覺到他有時候會難過,但是他從來都不哭,不像我總是忍不住的天天哭哭啼啼的。

我雖然比較震撼,但是還是沒有理解他說這些是什麼意思?

疑惑的問道:“你這是要告訴我什麼?”

他深憋了一口氣,試圖把眼淚給憋回去。

“我活下來慢慢長大後發現自己竟然能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東西,或者說是鬼!這種事情隨着我年齡的增大越來越突出。那天我不讓你吃拿東西,就是因爲你吃的那米飯有問題!

雖然當時我非常害怕,但是我還是忍不住的想要阻止你,看着你一口一口的吃着那麼噁心詭異的東西,我內心實在是過不去。”

被他說的我有些噁心,讓他說的我感覺我吃的不是米而是人的肉一般。

他拍了拍我的後背,遞給了我一杯水。

我喝了好幾口白開水,才壓住胃裏的翻滾,喘了口粗氣側頭問他。

“那不是米飯嗎?你看到的是什麼?”

他不忍心的看着我,張了張嘴,最後半個字沒有吐出來,只是搖了搖頭。

我也沒有勉強他說出來,還是不知道的好,不一定什麼事情都要探個究竟。

但是還是有一件事必須要和他算清楚。想到今天下午的事情,我的語氣再次變得有些怒氣。

“那你剛纔說的是你沒有看好他是什麼意思? 網游之劍刃舞者 還有今天下午是不是你說我快要死了,還幫他們兩個醫生抓住我的?”

他搖了搖頭,然後又低下頭說:“其實是我哥哥那麼做的!”

“狗屁,你剛纔不是說你哥哥死了嗎?大白天的難道是鬼,你覺得我會相信鬼在大白天出現嗎?”

武大郎新傳 就算是那幾千隻鬼都沒有大白天的敢拿我怎麼樣呢!我會相信我是被一個從小就死掉了的嬰兒欺負了?

“我也不知道怎麼說,那就是我哥哥,你看到他的樣子了嗎?我平時雖然能感覺到他的存在,但是從沒有見過他的樣子。唉,反正說了你也不信,沒人會相信我的。”

他剛開始還着急的給我解釋,到了最後像是想起了什麼,聲音低了下來,就連神情都是一副落寞的樣子。看他這樣,我想應該跟別人解釋過不少次了吧。

只不過沒人相信他罷了,我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回想今天他抓住我的衣領時,那種感覺很真實,是真的被人使力提了起來的感覺,和騰空被扔丟出去的感覺不一樣的。

就連亂墳崗都被我看做樓房睡了兩夜,招惹了幾千只鬼,見到一個能在白天出現的鬼也沒什麼稀奇的。

“我相信你說的!”

我這句話一說出口,他猛然間擡起頭,眼眸裏透着光亮。

我拍了拍他的腦袋,動了動全身想要起來,卻發現每個地方都是骨頭斷裂一般的疼痛,讓我痛的咬住了嘴脣纔沒叫喊呼痛。

“現在幾點了?”

“晚上十點!”

“這麼晚了,你不回學校可以嗎?”

他笑着搖了搖,表示沒事。

晚上他說要在這裏陪着我,就坐在沙發上閉眼表示睡覺。

“對了,那三個人在那?”

“那三個醫生嗎?你不知道那三個醫生背景很大嗎?這件事被校長壓下來了,對學校聲稱說是你自己摔傷的。”

聽了這話我火了,什麼叫我自己摔得,那麼多保安我就不不信沒一個看到的。

他看我怒氣衝衝的表情,輕聲勸道:“你別生氣了,之前他們幾個還逼迫我們學校幾個學生和他們那個呢,這麼大的事都沒有被警察治罪,這足夠看出他們的背景是有多強大了,跟其他人比起來你的還算是好的了。” 墨九狸視線所及之處,原本的人間仙境,綠意怏然。轉眼間就變得斑駁荒蕪,彷彿一眼看到了滄海桑田的變化……

直到整個幻境中的景色全部化為毫無生命氣息的灰色。那絲絲白色的光點慢慢匯聚在一起,最後變成一顆水滴形狀的五彩水晶,懸浮在半空中,如同一顆五彩的淚滴般耀眼……

「孩子,這裡的生命幻境是我用生命布置下來的!我也是時候離開了,你通過了我的考驗,也算是我的傳人,我素汐一生所學除了煉丹,便是這生命幻境了!現在我將一生所學贈與你,希望以後能夠幫到你!

這枚五彩幻晶你可以給身上中了噬蠱的人佩戴著,對其身體會有好處,這裡面擁有著許多罕見的藥材和濃郁的玄氣。雖然不能解毒,卻對身體有好處。

在危機的時刻,五彩幻晶還可以自動開啟保護幻境,不過每次保護幻境的時間只有一個時辰。而且,隨著使用的次數越多,保護幻境開啟的時間也會隨之變短。

而我也有件事情想麻煩你,希望你能幫我找一個人。她是我的妹妹,也算是墨家的先祖,只不過墨家沒有人知道罷了!我們本是孿生姐妹,卻在出生的那一晚,妹妹被人強行抱走了……

我爹娘也是在我長大后,外出尋找妹妹時身亡的。而我活著的時候,也一直在尋找她,卻一直沒有消息!她應該跟我長得一樣,除此之外的一切我也都不知道!也許她早就已經不在這世上了!這只是我唯一的遺憾和心愿罷了,你也不必太過在意!就當作幫我留意下妹妹下落,或者是她的後人吧!若有可能的話,我希望他們都安好……」素汐婆婆的聲音帶著一絲傷感道。

墨九狸聽出她聲音中的虛無,知道她快要消失了,於是立即認真的保證道:「素汐婆婆放心,他日我若有機會定會幫你打探您妹妹的消息,如果她已經……只要遇到她的後人,我都會盡所能的幫助他們!」

「孩子,謝謝你!有你這句話,我便可放心離去了……」素汐婆婆聽到墨九狸的承諾,十分開心的說道,她的聲音也慢慢的消失在空中。

隨著素汐婆婆消失,半空中的五彩幻晶輕輕飄落在墨九狸的手中,入手的感覺竟然如同暖玉一般的溫暖,絲絲玄氣緩緩流進體內……

墨九狸的神識緩緩滲入五彩幻晶中,裡面的一道白光發現她的神識后,直接進入了她的識海……

墨九狸一愣,隨即發現自己的識海中多了一套功法名為生命幻境,墨九狸沒有急著去查看如何修鍊。而是對著此時已經荒蕪的空間,輕輕行了一個大禮,感謝素汐婆婆的饋贈……

當她再次抬頭時,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灰色的結界中,這時,空間中也傳來了小書的呼喚:「主人,寶寶醒了!」

墨九狸聞言心念一動,身體立即進入了空間,直接來到寶寶的房間,看到睜開眼睛有些迷茫的寶寶,不由得就是一陣心疼:「寶寶,你醒了!有沒有那裡不舒服?快點告訴娘親,有沒有痛或者不舒服的?」

「娘親,我沒事啦!我怎麼了啊?」寶寶有些迷茫的問道,她記得之前分明見到一個很熟悉的叔叔啊。現在自己怎麼會躺在這裡呢。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墨九狸上下仔細的為寶寶檢查了一遍,在確定寶寶沒事之後,才微微放下心來。

「來,寶寶將這個丹藥吃下去!」墨九狸說著手一翻,一顆黑色的丹藥出現在手中。

「娘親,這是什麼丹藥?」墨寶寶好奇的拿過丹藥,先是仔細看了看,又聞了聞,確定不是毒藥后,小嘴一撇沒啥興趣的直接吞了下去。

她只對各種毒藥有興趣,對於不是毒藥的其餘丹藥,興趣不大。不過,是她娘親要她吃的,一定都是為她好的。

墨九狸嘴角微微抽搐,這可是老娘我費了好幾天時間煉製出的復噬丹,寶寶你就因為不是毒藥,吃的這麼嫌棄真的好么……

對於女兒這對毒藥情有獨鐘的性子,墨九狸也是無力再吐槽了……

見寶寶服下丹藥之後,墨九狸又拿出了五彩幻晶遞給寶寶道:「這個是一位婆婆送給寶寶的,寶寶以後就帶在身上吧!」

「主人,這是生命幻境所化吧!」小書眨著漆黑的大眼睛,盯著寶寶手中的五彩幻境問道。

「嗯,是的,這個很厲害嗎?」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那是當然了,生命幻境可是所有幻境中最厲害的一種了。生命幻境修鍊到極致,神和人都無法打破,只能被施展幻境的人為所欲為……」小書非常認真的說道,這生命幻境就連他曾經的某任主人,也沒有修鍊到極致,可那威力也是相當嚇人的。

「寶寶,我幫你戴上!」小書說著直接抓起寶寶手中的五彩幻晶,從身上也不知道什麼地方掏出一根銀絲,往五彩幻晶上面一丟,那顆五彩幻晶便被銀絲穿了起來,變成一條非常美麗的項鏈。

然後,直接套在了寶寶的脖子上面。寶寶原本對這東西沒什麼興趣,可是聽到小書說這玩意好像很厲害的樣子。就沒有拒絕小書的幫忙……

戴上之後,寶寶才發現這個漂亮的五彩幻晶,戴著感覺非常的舒服,還有淡淡的玄氣鑽入體內,讓她瞬間感覺自己舒服了好多……

「娘親,你幫我謝謝那個婆婆哦!這個戴著很舒服呢!」寶寶開心的說道。

「好,我知道了!」墨九狸見女兒喜歡,笑著點點頭說道。

「寶寶要跟娘親一起出去嗎?」墨九狸見寶寶也沒什麼事情,便出聲詢問道。

自己在結界中也待了好久,也不知道外面的情況怎麼樣了。

「好,我跟娘親一起出去!」寶寶起來說道。

墨九狸點點頭,又給寶寶換了身衣服,自己也梳洗了一翻,讓小書從新為她臉上打上幻術,心念一動帶著寶寶出了空間……

看到灰色的結界,墨九狸便知道這是雪封的傑作。手指輕輕摸上結界,微微一個用力,結界便應聲而破……

「聖旨到!將軍府嫡小姐墨九狸接旨!」 「聖旨到!將軍府嫡小姐墨九狸接旨!」一道尖細的嗓音喊道。讓剛出結界的墨九狸嚇了一跳。

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自己不過在結界裡面呆了一會兒的時間,出來就有聖旨落到她頭上了呢?

不過,在看到雪封蒼白的臉色后,墨九狸可沒有心思,再去管外面的聖旨不聖旨了。

雪封在見到墨九狸和寶寶完好的出來后,終於露出一抹安心的笑容,隨即身影一晃便倒了下去,要不是墨家老祖及時扶住他,就會摔在地上了……

「雪封,你怎麼了?」墨九狸幾步走了過去問道。

伸手搭在雪封的腕上,察覺到他體內的玄氣幾乎沒有了,而且還有一股奇怪的力量在流竄著。

「他怎麼會這樣?」墨九狸一邊拿出丹藥給雪封服下,一邊問著身邊的墨家老祖道。

「剛才你晉級之後,又射出一道黑色的光芒,他好像強行拉出一道結界,將那黑色的光芒給擋住了。應該是怕外界的人發現,給你帶來麻煩……」墨家老祖看著陷入昏迷的雪封說道。

「該死的!那是契約光芒,他怎麼可以用結界來擋呢!」 總有狐妃想睡我 墨九狸有些自責的說道。 全能大佬又奶又凶 看到自己專門為雪封煉製的丹藥,他吃下去之後,體內的那股力量似乎安分了不少。墨九狸忽然想到什麼,直接劃破自己的手腕。

鮮血順著她白皙的手腕,直接流進了雪封的嘴裡,帶著淡香的血液味道,讓雪封如同乾渴許久的人,遇到了清泉般,不自覺的如數將墨九狸的血液吞噬了進去……

似乎是因為墨九狸血液的特別,原本昏迷的雪封,沒多久便睜開了眼睛,看到墨九狸留著血液的手腕先是一愣,隨即一把拉下墨九狸的手腕,貼著墨九狸的傷口,輕輕用唇一舔,墨九狸原本流血的傷口,瞬間就癒合了……

「九狸,我沒事!我可能要沉睡一段時間!所以,這段時間不能在你身邊保護你,不過,你遇到危險可以叫醒我……」雪封有些虛弱的說道。

「好,放心!我不會有事的!我送你去休息!」墨九狸點點頭說道。然後,心念一動將雪封送進了空間,讓小書給雪封安排了房間休息。

這才看向大廳中,除了四個墨家老祖外,林月和墨塵落還昏倒在地上。墨九狸走了過去直接拿出丹藥,給林月和墨塵落服了下去……

片刻時間,兩人便醒了過來。林月看到墨九狸和寶寶之後,立即緊張的問道:「主子,寶寶你們沒事吧?」

「月姨,我沒事!娘親也沒事!」墨寶寶眨著大眼睛說道。

「九狸,你沒事了?讓我看看有沒有受傷?」墨塵落拉著墨九狸擔心的問道。

「小舅舅,我沒事了!」墨九狸無奈的笑著道。

「四哥,太子帶著聖旨已經等候許久了!」這時,墨彩雲的聲音在外面響起,仔細聽的話,她聲音中還有些著急。

聞言,墨塵落看了眼墨九狸,想知道她的打算,之前聽幾位老祖的意思,九狸現在似乎並不想暴漏身份呢……

墨九狸想起自己剛出來時,聽到那太監的聲音,似乎是在喊自己接旨!接旨?鬼才會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