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大師要見你……」

「找我?誒,等等!」

這都什麼毛病啊,話說完不帶解釋的轉身就走。

暮言壓低聲音緊跟在白月魁身後。

我都要走了,賴大師找我幹什麼?

兩人下了山,穿過人群最後在光影照不到的昏暗角落裡看到了賴大師。

此處的寂靜與周圍的熱鬧形成了極大的反差,這讓暮言有些不適應。

「凡是有光影的地方皆有祂的耳目。在光影教會與外神的爭奪中,光影之主身為下位神,落敗是在所難免的。但我能感應到,他的神國依舊存在,這說明他還未死。而我在你身上感應到中位神和上位神的氣息,如果你有機會到達諸神之境,我想光影之主的神國對你或許有些用處。」

「而這個是開啟神國的鑰匙。」

察看。

【光影神國之匙】

開啟一座神國的鑰匙,神國內有傳承亦或是詛咒,都未可知。

給出的信息如此之少還真是少見,估計不是什麼珍貴的東西。

不過,除了暮靈的二分神念,這也算是自己接觸到的關於神靈的物品了,這有利於自己研究原初。

於是,暮言伸出手從賴大師手中接下一枚殘破的天使雕像。

既然自己用不上,那就日後給它找一個有緣人吧。

返回住所的暮言,開始整理自己的物品,希望自己今晚的運氣會好一點。

開始判定。

【判定物品:榮耀守護】

【判定結果:11點。(可帶走)】

【判定物品:騎士之劍】

【判定結果:3點。(將遺失,請一日內為其找到新主人。)】

【判定物品:惡魔種子】

【判定結果:9點、(可帶走)】

……

判定規則為六點及以下的物品會遺失,而六點以上至12點的物品可以帶走。

一頓臉黑的操作下,暮言從所有物品中帶走了惡魔種子,守護之盾,神國之匙……

等屬性面板出來后,一定要給幸運值加點。

一夜無聲,暮言躺在床上享受著這個世界最後的一次安眠,只是在迷迷糊糊中感覺有什麼東西闖進了自己的房子。

不過,在初陽照在屋子裡,清晨的微風拂動潔白的簾幕,暮言撐著頭起來發現屋子內的布置如常后,覺得這應該是個夢。

【倒計時:1h】

呼,該走了。

是時候去化解掉楚源的一絲殘念了。

出門時,白月魁和寂淵之地的人們早已在屋外等候,只是裡面唯獨不見了夏豆。

好吧,本來想向這個丫頭解釋的,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吧。

在眾人的注視下,暮言和白月魁並列走進白色的光圈,山大倚在胥童肩上浮誇的大聲哭喊著。

其中的尷尬讓碎星不得不站在一邊,盡量遠離這兩個戲精。

而夏豆則站在遠處山腰的亭子里,靜靜的看著暮言和白月魁消失在光圈中。

信徒,是虔誠不背叛的,同樣是不可棄的。 「薇莎拉,你只是一名二階的術士,這種決鬥不適合你。」看到出現的紅衣女子,薩拉揚望了一眼城樓下方叫囂的熊地精遊盪者,神色稍顯凝重的勸說道。

二階的施法者還處於低階層次,面對一名擅長偷襲潛行的三階遊盪者,他認為對方根本不可能輕鬆應付。

與其如此,還不如保留實力去迎接即將面對的大戰,將自身掌握的法術浪費在這裏,不免有些可惜。

「誰告訴你我是一名二階的術士。」紅衣女子薇莎拉冷哼一聲,略帶寒霜的俏臉上看起來並不想搭理這位領主的樣子。

只見她伸手撩了撩額前的髮絲,轉身將目光移向城樓下方的熊地精遊盪者。

「這麼說你已經放棄了完美進階任務。」薩拉揚神色一怔,立即明白紅衣女子話語的真正意思,隨即鬆了口氣。

暮光鎮的高端戰力本就不是很多,這些人還為了更加完美的進階任務,將自己的等級一直卡在二階巔峰,始終不肯選擇提升。

其中最具典型代表的就是術士薇莎拉,由於她並沒有兼職任何職業,導致她的術士等級是暮光鎮中提升最快的一位。

正因為如此,當她將等級提升到十級以後,為了達成完美進階任務,便一直上心着滿足各種苛刻的條件,導致等級停滯不前。

作為一名戰爭領主的薩拉揚,自然知道進階任務有多麼艱難,專長與經驗值對於他們這些高層人士來說,難度並不是很大。

只要他們擁有足夠的時間和耐心,訓練出幾個專長也不是什麼難事,大多數人都可以像原居民一樣通過刻苦鍛煉來掌握這些能力。

但是背景專長卻是阻擋所有人通往英雄層次的第一道阻礙,因為這是一種必須參與大事件、特殊挑戰或者某種積累才能夠獲取的額外能力。

即使是暮光鎮在建立以來,發動過很多次針對豺狼人和蜥蜴人的反攻和防守,能夠成功獲得背景專長的人也是寥寥無幾。

他唯一獲得的一次還是半年前驅逐豺狼人的那場戰爭。

第二重阻礙就更加艱難,因為這是一種針對心境的修鍊。

心境這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有的人有可能會像野蠻人一樣瞬間頓悟,同樣也有的人只能像枯木大師這種半生修道的人依靠厚積薄發來突破。

總之,一個想要將心境修鍊到圓滿,達成完美進階,短時間內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這種修行都是以年為單位,甚至被卡一輩子都有可能。

並且,薩拉揚與翡翠閑庭的德魯伊荊棘行者的交談中得知,即使是這個世界的原居民群體,能夠將心境達到圓滿的人,也屬於鳳毛麟角的存在。

當然,如果他們真的能夠將其修鍊到圓滿,那麼這些人往後的天命傳奇之路無疑是最穩定的。

這也是暮光鎮的大多數人在知曉這個消息后,為什麼會對其如此重視的真正原因。

天命傳奇正是每個職業者嚮往的最終道路。

就算是他自己也產生過很多次通往傳奇的念頭,可惜的是他非常清楚自己的能力和責任,也非常明白執著完美進階帶來的後果。

如今的他只能退而求次的將心境這項任務自動忽略掉。

即使如此,他還欠缺一個背景專長的完成度。

所以,薩拉揚對於眼前這位術士能夠看清以後的路感到慶幸不已,畢竟他也不想讓大多數人都走到一條死胡同內,最終因為實力不足而丟掉性命。

「有的人生來就是為了爭奪第一,同樣也有的人生來就是為了擺爛,有的人以通往強者之路為樂趣,也有的人以輕輕鬆鬆為樂,只能說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活法。」

薇莎拉神色緩了緩,接着又發出一聲低不可聞的嘆息,隨後突然將目光移向索恩,變臉速度飛快的她立即略顯玩味兒的笑着打趣道:

「喲!這不是安德麗娜妹妹的小情人嘛。好久不見了,等會兒姐姐再過來陪你玩。」

略帶調侃的話語說完,薇莎拉還未等索恩接話,便輕輕一躍,妙曼的嬌軀在「漂浮術」的加持下,穩穩地落到了地面上。

望着對方走下城樓去挑戰熊地精遊盪者的身影,索恩提起了幾分興趣,因為這可以說是他第一次看到他們玩家群體中三階術士的戰鬥。

對於眼前這位女術士,他還是有一點印象的,畢竟兩人當初實打實的打過一架。

唯一讓他疑惑的是,對方與安德麗娜到底是什麼關係?

從以前兩人交談的話語中索恩可以判斷出,她與安德麗娜看起來很熟的樣子。

但他隱隱又能感覺到安德麗娜似乎並不喜歡與她有過多接觸的樣子。

「嘖嘖嘖……瞧瞧下面是誰,沒想到吧,竟然是薇莎拉這個老娘……」這時,赤裸著上半身的野蠻人格豪湊了過來,話還未說完,便被薩拉揚瞪了一眼,立即老老實實的閉口不語。

聽到聲音,索恩下意識地轉身望向這位天生嘲諷臉的野蠻人。

立刻發現這傢伙被大地精捅了一劍的腹部已經慢慢止血,而且也並未發現有任何治療過的痕迹。

「難道是掌握了類似再生的專長?」索恩在內心暗自猜測了一下,隨即將目光再次投向下方。

此時,隨着女術士薇莎拉的到來,咆哮的熊地精遊盪者彷彿見到獵物般興奮,只見他低吼一聲,立即揮舞著雙手安裝的精金利爪,以肉眼難以捕捉的速度,朝着術士較弱的軀體撲了上去。

這就是荒野類人生物與文明聚居地的高端戰力的差距。

如果女術士薇莎拉此時面對的是一名來自文明聚居地中經過長年累月訓練達到三階英雄層次的遊盪者,那麼她首先就要迎接的是如何防備遊盪者詭異莫測、飄忽不定的偷襲。

因為與精通隱蔽和偷襲的遊盪者戰鬥,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對方偷襲成功,以至於瞬間丟掉性命。

對於這一點,索恩深有體會。

曾經他與安德麗娜幾人一起探索龍裔聖城遺跡的時候,安德麗娜就差點被一名精通陰影突襲的鼠人遊盪者暗殺成功,而他也是在以傷換傷的情況下,才成功將對方幹掉。

但是面對智慧低下的熊地精遊盪者,就不會有過多的擔心。

首先他們的遊盪者實力幾乎都未經過系統性的專業訓練,完全是依靠種族天賦提升上去的。

與他們玩家群體相比的話,大多都屬於進階任務中完成度最低的進階,這也間接導致他們掌握的職業能力很少,這也是為什麼索恩能夠在大地精營寨開無雙的主要原因。

如果他闖入的是以智慧種族為主的文明聚居地,並且面對的三階職業者也是以智慧種族人類、精靈之類為主的話。

他根本就不可能那麼囂張的來去自如,稍有不慎被對方幹掉也很有可能。

就像在幽暗地域的瑞茲姆王城,同時讓他面對三四名三階的卓爾戰士,在利用漠風派的打擊技「焰星」這個天生克制他們的招式和防護之戒的防護力場的前提下,他還是能夠應付一下,但是遇到的人數過多,也只有逃跑的份兒。

其次就是熊地精這種智慧低下的種族在戰鬥時幾乎都不會考慮什麼狡猾的戰術,因為在他們眼中,分辨敵人強弱的判斷大多數都是以敵人的體型大小和數量為主。

當他們遇到像食人魔、山丘巨人之類的大型類人生物時,還會判斷一下雙方的實力差距,本能地做出撤退和攻擊的選擇。

在面對人類這種小一號的體型時,他們只會更加興奮的衝上去。

畢竟他是一名三階遊盪者,而敵人只不過是一名人類,所以在熊地精遊盪者眼中,這就是一場必勝的決鬥。

面對熊地精遊盪者的突襲,女術士薇莎拉保持的非常冷靜。

隨着熊地精的快速接近,她不慌不忙地取出一小撮被碾成粉狀的烏賊喙和一個乾燥的深海烏賊吸盤。

伴隨着術士低聲吟唱起晦澀難懂的咒語,薇莎拉的周身突然揚起一陣咒術之風,吹起她披散在肩頭的黑色長發。

——「五環法術:黑水觸手!」

就當熊地精遊盪者突襲到薇莎拉十米範圍的剎那,一根嬰兒手臂粗細,彷彿從最深的海溝中抽取的黑水創造出來的觸手攔截住了熊地精遊盪者的腳步。

並在施法者纖細手指的控制中,靈活地纏繞住熊地精遊盪者的小腿,然後宛如毒蛇般沿着他毛絨絨的身體向上滑去,直至勒住他的脖子,然後猛地一收緊。

「唔唔唔……」

躺在地上熊地精遊盪者雙腿猛蹬地面,揮舞著鋒利的精金雙爪試圖將觸手斬斷,可惜精金利爪並不具備揮砍屬性,導致他一切掙扎都是徒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