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轟轟……」轟鳴聲不絕於耳,神衛們浴血搏殺。

與此同時,羅剎族族地之外,白天寒和冷凌天等人居然也遭到了邪教高手的圍攻。帶領邪教高手圍攻白天寒等人的,正是琅琊和天絕!

「轟!」

紫參老人與天絕正在激戰,兩人殺得天地皆震。

白天寒、冷凌天以及其餘兩個萬象境神衛,正在聯手對付天絕,天絕的實力足以媲美人族八大天王,白天寒他們雖然是四人聯手,可卻沒有佔到便宜。

「轟!」

遠處,雪伊人和洛天等人也在與邪教強者交手。

「究竟怎麼回事?為什麼邪教的人會知道我們來圍剿羅剎族?」白天寒邊出手攻擊天絕,邊傳音給冷凌天,「我們來圍剿羅剎族的事,除了我們之外,只有精武書院的副院長知道。」

副院長當然不可能泄露消息,那麼,泄露消息的人只有可能是來圍剿羅剎族的人。

「我們的人絕對不會泄露消息!」冷凌天傳音:「我們已經傳訊給族內的人,等他們趕來我們一定要調查清楚,究竟是誰出賣了我們!」

「莫非是……」白天寒朝著遠處的洛天等人看去。

「哼,跟我交手也敢分心?」天絕冷笑,手掐印決,揚手一拍,一朵黑色火蓮射向白天寒。

白天寒色變,急忙後腿,同時開啟熔岩道種,揚手打出一團火球。

「轟!」火球和黑色火蓮撞擊,火焰飛濺,光芒四射。

「呵呵,你比你大哥白天龍差遠了。」天絕笑道。

「哼!」白天寒冷笑:「你比起我大哥來也差了不是一星半點。」

天絕笑道:「遲早我會找你大哥分出個勝負的。」

「天絕,我們現在就可以分出勝負。」

一道渾厚的笑聲從遠方傳來,如雷鳴般轟隆隆響徹不絕。

「白天龍!」天絕臉色微變,轉頭一看,遠處飛來一艘飛行寶船,飛行寶船最前方站著一個身材魁梧,充滿陽剛之氣的青年,這個青年的長相和白天寒有幾分相似,他正是造化門的大師兄,白天龍!

白天龍左邊是造化門的弟子,右邊則是冰火神殿的長老和弟子,冰火神殿的人居然也來了。

「嘿嘿,白天龍,現在還不是我們動手的時候……」天絕一笑,對九幽邪教的強者們說道:「走!」說著,他已經率先破空飛走。

不遠處,琅琊擺脫紫參老人,也破空飛走,其餘九幽邪教的弟子緊隨其後。

「想走?有那麼容易嗎?」

白天龍冷笑一聲,突然一拳轟向天絕等人,熔岩化作十八條熔岩巨龍,沖向天絕等人,龍威浩瀚。

這是造化門的《造化龍拳》,乃是准天階武極,威力驚人。

琅琊冷笑一聲,突然轉身,抽出背後的黑色長劍,雙手握劍,一劍斬下!一道道黑色劍氣如暴雨梨花一般傾斜而出,斬殺向十八條熔岩巨龍。

巨龍凌空游弋,與劍氣碰撞,轟轟轟的巨響聲不絕於耳,震動九霄。

劍氣全部崩潰,十八條巨龍也化作了一團團拳頭大小的熔岩,灑落大地,地面燃燒起了熊熊烈火。

「琅琊,有意思……」白天龍笑了起來,他並沒有繼續出手。

邪教的人轉眼之間就消失在了遠方。

白天寒和冷凌天等人飛到白天龍的飛行寶船上,白天寒說道:「大哥,潛入羅剎族的人神衛恐怕出事了。」

白天龍劍眉一挑,對身邊的兩個神衛說道:「能不能進去?」

「我們兩人聯手的話,帶隊長進去應該沒有問題。」其中一個神衛說道。

「走!」白天龍縱身一躍,離開了飛行寶船,那兩個神衛緊隨其後。

與此同時,遠處,看到白天龍等人要進入羅剎族族地,洛天說道:「造化門雖然和葉老弟不合,可是他們應該不會在這個時候針對葉老弟。」

「但願如此……」谷悠然輕語。

「邪教的人似乎早就知道我們回來,葉老弟他們恐怕也遇到了邪教的人。」洛天正色道:「希望他們不要有事。」


「你們放心,他不會有事的。」紫參老人笑道,他是第三重天的守關人,葉峰有事的話,他和聖皇圖之間的聯繫便會斷絕,可是現在這種情況並沒有發生,也就是說,葉峰並沒有性命之憂。

「究竟是誰把我們圍剿羅剎族的事泄露出去的?」谷悠然滿臉疑惑的看著洛天等人。

「莫非是矮人族?」一個神衛猜測道。

「不可能,矮人族根本沒有理由這樣做。」洛天搖了搖頭。

「那究竟是誰把消息泄露給九幽邪教的?」眾人疑惑。

圍剿羅剎族的任務是武青雲下的,除了執行圍剿任務的人外,其餘的人根本不可能知道。

(明天上架,稍後我會寫個感言!) 龍璇逐漸的從昏迷的黑暗中醒過來,微微睜開眼睛,卻被強烈的日光照得刺痛不已,悶哼一聲,又緩緩的閉了上,半響之後,稍感適應,這纔將眼睛全部輕輕張開。

入眼處是一間房間,陌生的佈置與傢俱,卻不是洞口黑暗無天日,微微晃了晃頭,動了動身體,全身的肌肉似乎是在突然之間罷了工一般,劇痛痠麻,鑽心般的疼痛讓他狠狠的倒吸了一口涼氣。。。。。半響之後,劇痛方纔悄然離去,輕輕的將頭靠放在柔軟的枕頭之上,冷汗從額頭滑落,輕閉上雙眼,查探着體內情況。。。。。

空蕩蕩的經脈之中,已經沒有了往日鬥氣急速流淌的繁榮,沒有了鬥氣的滋潤,經脈似乎也感到很是疲憊,將身體無力的緊皺着。。。。。。沿着一道經脈,進入丹田之中,再次顯得空蕩蕩的丹田,呆愣了起來。

失去了平和的心境,入定狀態宣告而破,眼睛有些黯然的盯着牀頭之上的那美麗花布,雙眼沒有絲毫的焦距,漆黑的瞳孔顯得有些無神,低聲自喃:“難道我的鬥氣就這麼被破了嗎?”

就在龍璇黯然傷神之時,門外傳來了談話的聲音。

“哎,三天了,哥哥還沒有醒,真是擔心。”

“都是我不好,貪心,爲了那些寶藏,害了龍璇哥哥。”青兒本來是就四年級的學生,年齡還比龍璇大一歲,怎麼突然改口叫起哥哥來了?

“放心吧,沒事的,他不會離我們而去。”

“老大,你死了,我會幫你好好照顧大嫂的。”日光悲天憐憫祈禱。

“咿呀。”龍璇輕輕的推開門,靜靜的站在門口,嘴角邊有着笑意,“日光,不用了,菲菲我自己會照顧。”


“老大。”

“哥哥。”

衆人終於放下了心頭的一塊大石頭,欣喜的撲了上來。

“咳咳咳,別,別那麼用力,我快要斷氣了。”讓衆人這般折磨,差點就見冥皇。

“旋,怎麼樣,身上的傷都好了嗎,快,回到牀上休息,口渴嗎?”菲菲欲轉身走去,卻被龍璇拉住,“不渴,休息一下就好。”

屋頂上,蔚藍的天空中,兩隻美麗的小鳥正在歡快的飛舞,一聲猶如晴天霹靂的驚訝聲把兩隻小鳥震倒。

“什麼,你的鬥氣沒了。”

“什麼,你聖劍士級別的鬥氣破了。”

龍璇一臉無奈,這已經是第十一次的回答,但是他們卻義無反顧,還直接過濾可能這兩個關鍵字眼,搞得生離死別一樣,繼續發問:“什麼,你的功力全沒了。”

心中極爲不好受,但爲了不讓身邊的親人朋友擔心,還是面帶微笑,安慰着他們,轉頭更是看到了沮喪和內疚的低着頭,坐在角落,淚水啪嗒啪嗒的下落,正對處已經溼成一遍。

心中有些不忍,安慰道:“青兒,不用太過責備,說不定等過些日子,就會有所起色,再不是回去問問院長還有卡雷特,火雨老師,他們肯定有辦法的。如果不行的話,我還有魔法,大家不要忘記我會魔法的哦,還是最厲害的黑暗魔法。”

其實龍語魔法只是運用了黑暗元素,並不能等同於黑暗魔法,兩者完全不能相同,只是龍璇跟黑焰簽訂了平等協約,共享了龍語魔法運用得權力。至於真正的黑暗魔法,人龍種族是黑暗元素的寵兒,之不過需要正確的使用辦法,就連現今的人龍帝國,也不懂得如何使用,而那些魔法師軍團,只會運用一些短淺的魔法光球以及人龍天生的魅惑。

“是啊,是啊,他們一定有辦法的。”衆人似乎找到一絲安慰,都振作了起來。

“老大,你那天真的太帥了,居然可以控制那些魔獸。”某人恭維的叫道。


龍璇嘿嘿一笑,不在意的聳動了一下身軀,大笑道:“經過這次九幽玄蛇大戰,大家的實戰經驗應該有有所收穫吧?不過我還想說的就是大家想不想知道我們這次的收穫啊?”

藍冰頓時來勁,興奮的問道:“是啊,快說,快說,我們收穫多少?”

這次的探險,所謂的最大寶藏當然是那個子體的綠晶魂魄,它就相當於一個礦脈,價值連城,如果假以時日,自動會產出無窮無盡的綠晶,完全不是金錢可以衡量的,所以他直接忽略這一塊。就單單是他們屠殺的魔獸,沒有一萬都有八千,收穫頗爲豐盛。低等魔晶就已經有兩千多,在藍冰的努力以及衆人的效仿後,中等魔晶的數量是最多的,大概有三千左右,而高等魔獸比較難處理,所以獲得的高等魔晶只有八百。其次,因爲時間的不足,還有很多魔晶遺漏在綠晶洞窟,按最低價格換算成金幣的話,總數是四千金幣。

這個好消息,當然讓衆人從憂傷中解脫出來,畢竟還沒有完全確定是否功力全失。他們似乎商量好一樣,綠晶魂魄就沒人爭吵,他們都認爲價值連城就是等於零,所以龍璇吃虧點就要了,至於那些魔晶,等到城市裏面置換成金錢再算。

歡笑之中不經意的牽動了傷口,才下意識的問道:“這裏是什麼地方,我昏迷了多久?”


“你昏迷的時間不久,大概三天吧。這裏是康麥斯城附近的村莊,當時你被九幽玄蛇的大尾巴打中,很幸運的往我們這邊飛來,跟着九幽蛇尾也跟着來了,以爲這次就這樣要掛了,還好,藍冰幾時的發動空間轉移,當我們清醒過來時就已經來到這裏了,因爲擔心你的傷勢,所以就來到了最近的黃氏村莊。”

盛雲大概是劫後餘生,生怕現在不說,以後就沒機會發表,繼續口吐白沫:“這個村莊的人很好,也很特別,全部都姓黃的,有黃大媽,黃小妹,黃大叔,黃小弟,通通都姓黃,呵呵呵。”

一陣噁心的眼神攻擊。

夜晚,房間內只剩下龍璇跟菲菲,這裏八人中都知道他跟菲菲的關係,所以他們也不必要隱瞞,況且菲菲需要照顧龍璇,當然跟着丈夫住,只是安娜和青兒知道的時候就像發現了新大陸,嘰嘰喳喳的討論,三女就居住在他們的左邊,今夜難免一番討論,而三男則在另一邊,這裏三間屋子是附近的村民爲了幫助他們自動把屋子給讓了出來,真不知道怎麼感謝純樸的村民。

“旋,以後不要再這樣冒險了,龍璇擔心。”菲菲心疼的喃道。

心中一種暖意,把菲菲擁入懷裏,輕輕的吻住。

翌日,明媚的陽光從村子裏悄悄的爬進,就像溫暖的小手撫摸着。今天龍璇的傷勢基本復原,只是體內的經脈依然頹喪,沒有絲毫的好轉,也沒有多想,牽着菲菲的小手走出了大門。

整個山村籠罩着一股祥和的氣息,習慣早起的人們已經開始勞作,遠處走來了一位中年的婦女,滿臉和善之意,遠遠就熱情的向他們打招呼:“哎呀,孩子,你終於醒了,太好了,你的妻子可是天天爲你擔心啊。”

菲菲漂亮的臉蛋頓時一紅,羞澀的嗔道:“黃大媽,哪裏啊,你取笑我。是啦,旋啊,這位是把房子借給我們住的黃大媽,她人很好。”

“哈哈,菲菲小姐,這是哪裏話,村裏很久沒來客人了,現在大家一來,村裏可熱鬧了。這些房子我自己一個人住都很不習慣,一些親戚早就叫我搬去跟他們住咯。別客氣,你們啊,就安心的留下來,住多久都可以。”黃大媽憨厚的說道,忽然又想起了點東西,“還有,你們的朋友在那邊呢,我還要去忙。”

感謝了黃大媽之後,兩人就往村裏面走去。

“一,二,下盤要穩,出拳要快。。。。。。一,二,對,就這樣。”盛雲嚴肅的喝道。

自從來到了黃氏村莊,由於他們全身都是劍士,魔法師的打扮,讓衆人羨慕不已,都吵嚷嚷的要他們教,勇者大陸,劍士,魔法師等等職業都是高尚的,要進入魔武學院不僅僅需要天分,還需要金錢,對於這些邊緣山區的窮苦人家,是沒有能力進入學院的。

村裏的空地,這裏平常是在收成的季節用來曬乾那些農作物,便於儲藏過冬,現今還沒到收成的季節,當然就成了這些青年的學習之地。

“一,二,你用力點。”

日光,維浦,盛雲三人嚴肅起來的樣子真是挺有氣派的,畢竟接受過高等的教育,而且實力也是學院或者大陸中的佼佼者。

龍璇對着正在練習的青年們用了一個靜音的姿勢,他們都很配合的默默練習。

“帥哥,我這個動作對嗎?”龍璇偷偷的笑道,菲菲假裝隊伍中的少女叫道,聲音更是甜美。

頓時三隻大色狼立即回頭,完全沒有剛纔那種氣勢,而且他們的目光同時看向隊伍中間長得最漂亮那個女孩子,搞得少女一陣臉紅。

“哈哈哈哈。。。。。”笑聲不絕。

三人臉色難看,也不好發作,不滿的說道:“老大,你這也太不給面子了。”

“是啊是啊,你們就雙宿雙棲,現在還在曬命。”

“對啊,雖然這是曬穀場,但也不是讓你們來這裏曬的。”

三人無敵的攻擊之下,龍璇無法招架,只得投降。 就在洛天等人猜測究竟是誰把消息泄露給九幽邪教的時候,白天龍已經帶著一群受傷的神衛從羅剎族族地飛出,

洛天等人並沒有看到葉峰和雲劍空兩人,

「大哥,葉峰那小子和雲劍空呢,」白天寒臉色微變,

白天龍說道:「他們兩人並不在羅剎族族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