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隆……」

雷劫直接劈在葉擎的腦門上,強大的電流,直接將他腦袋上所有的毛髮全部摧毀,而小金也在這個時候趕到,用腦袋直接蹭在葉擎的身上,大量的電流從葉擎的身上導向小金……

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音過後……

葉擎腦門焦黑,不過眼神倒是亮了起來,因為,在剛剛的這一道雷電刺激下,他的神體竟然在這一刻圓滿了……

百萬斤的巨力,只是渾源神體的一個表現罷了,現在的他,單憑肉體,恐怕就能硬抗中品,甚至是上品法器!

肉身之強大,簡直不可思議!

而小金因為只受到了小半電流刺激,雖然也受了傷,但是精神卻前所未有的好……

「葉擎,我成功了,我真的成功了,謝謝你,要是沒有你,我肯定擋不住這第九道雷劫!」小金的聲音,在葉擎的腦海里響起……

「呵呵,你我之間,客氣什麼,你現在可是九竅元丹的神鳥,比龍老都厲害呢!」葉擎笑道。

「對,九竅元丹,我現在很厲害,老頭子先在不是我的對手了!」小金十分興奮道。

「葉擎,小金,你們沒事吧?」

龍老急忙跑過來問道。

「沒事,沒事,龍老放心,我們倆都沒事!」葉擎連忙擺手道。

「老頭子,來打一架!」

這時候,小金的聲音,在龍老的腦海里響起……

進入元丹境界,最為顯著的標誌是可以飛行,還有一個區別於先天強者的地方在於,可以凝聚三魂七魄與一體,形成元神。

元神之力,也算是精神力量,甚至可以離體存在,當然元丹境強者的元神還很弱小,一旦離體,很容易被摧毀。

不過小金,倒是可以利用元神之力和龍老進行交流,這樣就不用再去猜彼此的意思了……

「恭喜你,小金,你也成就元丹了,而且還是九品元丹!」軒轅劍沖著小金拱手道。

「吱吱!」小金十分興奮的叫道。

雖然有了元神,但是它也只能跟同樣擁有元神的龍老用元神交流,跟葉擎的交流則是通過血契。

「九品元丹啊,小金,厲害!」龍海軍沖著小金豎了個大拇指道。

而小金回敬給龍海軍的,則是一翅膀,然後龍海軍整個人已經被帖到了數十米外的石壁上……

「小金,你……你這是啥意思啊……」龍海軍懵逼了……

「哼,這傢伙不懷好意,總是想騎在我身上……」

葉擎的腦海里想起了小金的聲音……

一陣打打鬧鬧之後,除了軒轅劍默默的朝著家族發了條消息之外,旁人都不清楚,在這末法之地,竟然又多了一個九竅元丹的天才,而且還是只鳥……

只是,葉擎有些心疼!

是的,心疼!

之前,他可是存了差不多兩百滴信仰之力,而現在,就只剩下不到五十滴了,足足在小金的身上,用了一百五是滴出去……

好在,雖然他現在的熱度正在慢慢下降,但是官方宣傳力度加強了,每天倒是還能收穫近十滴信仰之力,否則,他真的是死的心都有了……

另一邊,醫聖門的駐地主峰之上,十餘道人影坐落在那裡,當先一人,自然就是那年老祖,除此之外,當日出現在天雲山的天劍老祖,神醫谷老祖也同樣位列其中,能和他們三人並排而立,毫無疑問,其他幾人,也同樣都是聖級強者!

「年庚,今日你請大夥過來,有什麼目的,趕緊說吧!」一名身上穿著花花綠綠衣服的老者,手中住著一個拐杖,拐杖之上竟然還有一條綠色斑紋的小蛇,正在吐著信子,猙獰異常…… 「是啊,綠袍老祖說的對,年老祖,你召集大夥過來,應該不是為了想要請我們吃飯吧?」另一名紅杉女子道。

「年老祖,老和尚的禪法還尚未圓滿,可在這裡等不了多久的……」一個膀大腰圓的和尚,裸露著白色的肚皮道……

「綠袍,毒蠍,歡喜和尚,你們幾位稍安無照,切聽年老祖說完!」天劍老祖開口道。

「哼,就你不是個好東西,當年,還追殺過老祖來著……」綠袍老祖冷冷的看向天劍……

只可惜,他打不過天劍老祖!

天劍老祖的修為,在眾人之中,乃是僅次於年老祖的,三竅元丹的修為,而他綠袍,雖然同樣是三竅元丹,但卻不是天劍老祖的對手,況且,天劍老祖還有個幫手,他的弟子也是元丹境,雖然只是一竅元丹,但那也是元丹!

當然,雖然打不過,但他也用不著怕了對方,事實上,眾人之中,除了年老祖之外,他誰也不怕,打不過大不了跑就是了,反正他孤家寡人一個,也用不著給誰面子……

綠袍老祖,毒蠍老祖,歡喜老祖等幾人,雖然都是元丹境強者,但並沒有如同他們一樣建立聖地,或是獨自修鍊,或是霸佔一方為王,作威作福。

不過,年老祖有事情,一紙傳書,還是把他們都給招攬了過來。

沒辦法,年老祖這個人,實力強,又會煉丹,他平日里不用求別人,但是很多人卻要求到他頭上,他的面子不給可不行!

醫聖門的實力也在整個華國,那也是除了護龍一族之外最強的,年老祖本身是四竅元丹不說,他的弟子也是三竅元丹,實力遠非常人所及。

「今日召集諸位,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滅了葉家!」年老祖輕聲開口道。

「什麼?滅了葉家?葉家那老傢伙和你關係不是挺不錯的嗎?」綠袍老祖聞言頓時驚呆了……

「年老祖,百年之期已至,然而葉家封山不出,連滄瀾劍宗也同樣如此,有傳聞說,滄瀾老祖死在了葉家雲頂山,不知是真是假?」

毒蠍輕聲問道。

「是真的,當日我就在場,滄瀾劍宗,失去了滄瀾老祖,已經沒有了鎮壓門派的人物,深恐遭人覬覦,自然不敢輕易出世!」年老祖開口道。

「真的死了?」毒蠍聞言,鮮紅的嘴唇,瞬間變成了O型……

「諸位,不必多言,綠袍……」

當下,年老祖開始對著綠袍傳音……

「此言當真?」綠袍老祖頓時瞪大了眼睛,看向年老祖道。

「當然!」年老祖聞言點頭道。

「好,這一趟,我跟你去了!」綠袍老祖聞言,狠狠的點頭道。

「毒蠍,你……」

隨後,年老祖又開始對毒蠍傳音……

「行,我也跟你走一趟!」毒蠍神情緩和道。

另外一旁的歡喜和尚不禁嘀咕道:「這年庚到底向他們承諾了什麼……」

很快,就輪到了他……

不過半個多小時的功夫,年老祖對著在場不少人傳音商量過後,所有人都同意留下,要跟著年庚一起去覆滅葉家……

這個時候的葉擎,自然還不知道年庚的陰謀,他正在和小金以及龍老兩人合力,打造出一件羽翼法器……

羽翼法器是老祖宗發給他的,其中構造並不複雜,但同樣是需要元丹境強者的丹火進行煉製。

「好了,你試試看,靈活度怎麼樣,不行咱們再改改!」龍老輕輕出了口氣道。

自從成就元丹之後,龍老感覺,自己就彷彿化身為打鐵的,這段時間,除了煉器還是煉器……

「好,我試試看!」

葉擎聞言直接將羽翼法器穿戴在身上,而後渾身的先天真氣灌注羽翼之中,隨後輕輕煽動翅膀,整個人直接飛了起來……

「可以,就這麼定了!」葉擎在半空中興奮的左挪右閃……

「既然羽翼法器已經打造完畢,你也該回去葉家了,估計,年老祖給你們葉家準備的禮物,也應該差不多了……別的老怪物我是不清楚,不過大雪山上的那一位歡喜和尚,可是已經離開大雪山了!」龍老笑道。

對於年老祖的動作,安全部這邊還是多有注意的,畢竟那幾個散修聖級,可都是危險人物,屬於他們重點的關注對象,這些人一消失,龍老自然就得到了消息。

「哼,年老祖,這次定要讓他有來無回!」葉擎憤恨道。

這年老祖,好歹也是葉家姻親,可竟然一力促使諸多聖地聯合,想要覆滅葉家,人心之狠毒,令人咂舌。

「嗯,你帶著小金一起過去,再加上你爹和葉家老祖,保住葉家應該不是問題,我會出現在葉家附近,如果你們能頂得住,我就不出面了,如果能你們頂不住,隨時呼叫我!」龍老道。

他畢竟是代表著國家層面,如果他直接出面,萬一得罪了那些老傢伙,為了對他報復,選擇對普通人出手,那可就天下大亂了……

「多謝龍老!」葉擎拱手道。

「你我之間,客氣什麼,如果不是你,哪來現在的我……」龍老笑著擺手道。

葉擎感動,雖然他幫了龍老,但其實他從龍老的身上撈回來的更多……

不管是和宮本信一決鬥的官宣,還是後來成為中華武館的館長,都是因為龍老的關係,如果不是龍老,他葉擎就算是實力再強,也不可能當得上官方宣布的武館館長,他這可是等於借雞生蛋,比他原本計劃自己開武館,要順利了不知道多少倍!

當然,有利就有弊!

葉擎現在也算是跟國家層面,跟安全部綁在一起了,以後安全部有什麼事,他也是少不了的。

不過,這沒什麼,一個維穩的國家,是他所需要的,只有這樣,他才能在這裡傳播信仰,收割信仰之力。

如果國家都不穩定,他還能去哪裡找信徒……

回去葉家很簡單,蘇欣兒與何倩這次並沒有跟著,因為這次可能會遇到危險,葉擎直接乘坐在小金的背上,直奔天雲山。

正值此刻,天雲山上陣法已經啟動,葉家老祖親自主持陣法,主峰之外,十餘道人影站在年老祖的身後,正用嘲諷的眼神看著眼前的葉昊與葉家老祖……

陣法?

如果他們來一兩個聖級,或許有用!

豪門冷婚 但是現在,他們足足有十餘人!

陣法有什麼用?

他們十餘人聯手一擊,恐怕連天雲山的山頭都能給平了,就更不用說什麼陣法了…… 「綠袍,毒蠍,歡喜和尚……年老祖,這都是你從哪個犄角旮旯里弄出來的牛鬼蛇神?」

看到對面眾人,葉家老祖的面色變得十分難看。

總裁的祕愛情人 這些傢伙,對於葉家老祖來說,也算是老朋友了,其中有兩個甚至還有不小的仇怨,比如那毒蠍,葉家老祖本以為此人早就坐化了,卻不想到現在還活著,而且還被年老祖一股腦兒全部招到了這裡來。

「嘿嘿,葉小子,我們差不多得有近兩百年沒見了吧,當年你和你葉鵬那死鬼一起聯手,把老娘我打成重傷,差點就一命嗚呼了呢,今天,卻是老娘報仇的時間到了!」毒蠍冷笑道。

兩百年前,葉家有兩名聖級強者,葉鵬是葉家老祖的先輩,當年兩人曾經聯手追殺過毒蠍,只可惜沒能當場殺死。

「毒蠍,想不到你還活著,年庚,你為了毀掉葉家,竟然不惜代價,聚集了這麼多牛鬼蛇神,還真是難為你了!」葉家老祖死死的盯著年庚,一字一頓道。

曾經,他將年老祖奉為知己……

只是今日,雙方依然化為死敵!

「老祖何必與他多言,想要滅我葉家,也要看看他們能不能付得起這個代價!」

葉昊大喝一聲,整個人直接浮空山頂,渾身散發著強烈的氣勢,彷彿九天戰神下凡,手持長劍,毫不畏懼的看向對面的十餘人。

「諸位,就不要藏著掖著了,一起出手吧!」

年老祖淡淡道。

「哈哈,好,葉家老兒,吃我一缽!」

歡喜和尚聞言大笑著,手中出現一個缽,隨後直接丟了出去,那缽隨著在半空中飛行的過程中,迎風變大,直接朝著山體撞擊而去……

轟隆隆……

缽與山體表面的陣法發生碰撞,散發出一聲轟鳴……

「咦?這陣法,有點意思,威力倒是不小,竟然能擋得住本老祖一缽!」

歡喜和尚詫異的看著手中的缽,彷彿有些難以置信……

他這一擊,可沒怎麼留手,好歹也是修鍊多年的二竅元丹強者,這一擊下去,縱然不說崩塌了天雲山主峰,但是碰碎一片山體,應該是很簡單的吧?

可是,這一擊下去,天雲山竟然沒有受到絲毫傷害……

「老傢伙,你也接我一劍!」

葉昊神色冰冷,手中長劍在半空中劃過,直奔那歡喜老祖。

年老祖見狀,不由得托起玉簫,將那長劍襠下……

「他可不是你的對手……綠袍,天劍,你們兩人隨我一起擊殺葉昊,其餘人等,攻破天雲山,滅了葉家!」年老祖沉聲道。

「好!」

綠袍老祖和天劍老祖聞言點頭,隨後綠袍老祖拋出了一串滿是骷髏頭的項鏈,而天劍老祖則是拿出了他的法劍,幾乎同時攻向葉昊。

葉昊見狀,心中叫苦……

雖說,他手中法劍已經基本完成,一對一的情況下,就算是年庚也未必是他的對手,可那綠袍和天劍老祖也不是弱者,都是進入聖級數百年的老傢伙,以一敵三,他還是很吃力的。

更為關鍵的是,他雖然擋住了三個最厲害的,但是還有其他七個聖級強者正準備對天雲山下手。

天雲山的陣法雖然厲害,但是在葉家老祖的主持下,能對抗兩到三個聖級已經是很不容易了,面對七個,那是必死之局!

「葉家小子,乖乖受死吧,不,我不會那麼輕易讓你死去的,我會讓你看著,我怎麼把你的這些子孫後代給玩死……」

「嘖嘖……不愧是華國八大聖地之一,先天強者就是不少,一個個身強力壯的,精元鐵定充沛,採補一番,說不定我還能更上一層樓!」毒蠍的眼神穿過天雲山的陣法,落到天雲山上。

看到天雲山上,那上百先天強者,嘴角流露出一絲垂涎……

雖然,先天強者的精元對她幫助不大,可架不住多啊……

上百年輕力壯的先天強者,若能採補一番,絕對能讓她的實力更進一步。

此時,葉擎駕馭者小金,還正朝著天雲山趕來……

「快,小金,前方好像有高手大戰,很可能是年老祖已經動手了,我們要再快點!」

強者的感應能力都十分敏銳,修鍊了《渾源神體》的葉擎,尤其如此。

「好!」

小金聞言點頭,奮力振翅,速度又提升了一截……

天雲山頂,葉家老祖苦苦支撐著陣法,全身的法力,不要錢一樣,瘋狂灌輸進去陣眼部位,葉家的先天強者們,這會兒也沒有一個閑著,集中他們的先天真氣,為陣法提供能量。

「該死,這到底是誰布置的陣法,這麼堅韌,到現在還不破?」

毒蠍忍不住破口大罵道。

葉擎布置的陣法威力之強,有些出乎眾人的預料之外,主要是陣眼處,經過這一個多月以來,凝聚了不少靈液,靈液為大陣提供了不少能量,極大的減輕了葉家老祖等人的壓力。

天雲山頂,葉天,年子君,以及一名葉家長老共同負責一處陣眼,他們其實要做的不多,只需要將他們的先天真氣輸入陣眼即可。

在他們附近,還有另外一處陣眼,同樣有有葉家的幾名先天強者負責鎮守。

轟隆隆……

外面的攻擊不斷,護山陣法彷彿一塊即將破碎的玻璃,表面上布滿了裂紋,可就是沒有破碎。

所有的葉家強者們,都面色緊張,體內的真氣不停的湧入陣眼。

他們都很明白,一旦陣法破碎,他們就真的失去了和那些聖級強者對抗的本錢,他們,會被屠殺!

然而,就在這個關鍵時刻,葉天出手了……

他直接揮手,一掌擊打在那名和他同時負責陣眼的葉家長老腦袋上,而後更是身手,直接將那一面陣旗給從山體中拔了出來……

「該死,葉天,你在做什麼?」

「葉天,你居然殺死同族,破壞陣法,你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嗎?」

「混蛋,你這個叛徒,你想死不成?」

「……」

周圍一些葉家先天看到葉天的動作,一個個頓時破口大罵起來……

葉天的行為,是在毀滅葉家! 「葉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