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

就在這個時候,天空當中突然傳來了一聲巨響,然後便是一道金色的光芒橫空飛過。

只見一位老者憑空出現在了竹葉青的身邊,當在場的眾人看見了這位老者以後,全部都露出了真正的表情,眼神當中布滿了崇拜跟敬仰,因為這個老者不是被人,正是當初輸給陳天的鄭絕命,在鄭絕命的身後則是史密斯家族的雅典娜等人。

「鄭先生你還沒有死啊?」

竹葉青看見鄭絕命以後,淡淡說道。

「李太白沒死,我自然也不會死,托陳公子的福,讓我有幸見到今天這場大戰!」

鄭絕命淡淡的回了竹葉青一句。

「什麼時候開始啊,這太陽這麼毒,都要把我晒黑了……」

竹葉青面無表情的喊了一聲。

而鄭絕命則淡淡的看了竹葉青一眼,隨即直接邁著步子往前面走去。 鄭絕命跟竹葉青的出現也只不過就是一個開始而已,緊跟著天空之上開始出現一道又一道的光芒,而這些光芒則代表著來至龍榜最強大的武者都聚集在這個地方。

這些人代表著全世界武道的巔峰。

如果不是陳天跟李太白的這場驚天之戰,是絕對不可能吸引過來這麼多的強者的。

當然了,這一場大戰真正的主角陳天跟李太白兩人還都不曾出場。

此時過來的只不過就是一些看熱鬧的人而已。

「轟隆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天地之間突然傳來了一陣巨響,緊跟著天空突然變得暗淡了下來狂風驟起。

眾人在看見了這一幕以後,全部都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不知道又是一個什麼樣的強者過來了。

「老東西終於來了……」

竹葉青抬頭看了天空一眼,淡淡一笑。

能夠鬧出來這麼大的動靜的人,那肯定就是龍榜的第一名。

但是其實這個人也是龍榜的第二名。

只不過這個人擁有兩個分身,所以才會導致他一個人獨佔龍榜的第一名跟第二名。

「李太白,本尊親自過來觀戰,你還不速速出來迎接!」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響徹雲霄。

眾人紛紛抬頭看向了天空的位置。

只見一位中年男子邁著步子緩緩的從虛空當中走了出來,在場的眾人在看見了這名男子以後,全部都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因為他們都不曾見到過這個男子!

「老東西,就是喜歡裝神弄鬼,還真把自己當成是神仙了,只不過就是個孤魂野鬼罷了……」

竹葉青撇著小嘴淡淡的說道。

「般若神沒想到你竟然能夠過來,真是讓我意想不到啊……」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另外一個聲音響了起來,緊跟著便是一道身影橫空飛出。

眾人在看到了這道身影以後,瞬間變瞪大了眼睛。

這名老者不是別人,正是這一場大戰的主角李太白。

當然了還有更加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是此時出現在他們面前的那個中年人竟然就是傳說中的般若神。

要知道般若神在他們普通人的眼中,那可是只有傳說中才會出現的人物啊!

誰都沒有想到般若神這一次竟然也過來觀戰了!

般若神上下的打量了李太白一眼,然後淡淡說道:「沒想到你現在都已經突破到了真仙境,看來我這一次並不是你的對手了……」

「沒想到你還活著……」

李太白淡淡的回了般若神一句。

「我本身就是不死之身,我當然還活著,我原本已經跟陳公子約定好了一年之後我們兩個再戰,但是沒想到你竟然提前跟陳公子下了戰書,不過這樣也好,如果今天你若是能夠擊敗陳公子,那我也就不用跟陳公子開戰了,因為你肯定會殺掉陳公子,如果今天你要是輸給了陳公子,那說明我也不是陳公子的對手,我自然也不需要跟陳公子開戰,所以今天我只需要安安靜靜的看個熱鬧就好了……」

李太白看著般若神不屑一笑,隨即直接騰空而起,然後登上了天山之巔,環視著天山腳下那些武者面無表情的喊道:「陳公子,你我之間的恩怨也是時候做一個了結了吧?」

天山腳底下的那些武者在聽到了這些話以後,臉上的表情非常的激動,因為他們心中清楚,陳天跟李太白的這一場曠世之戰馬上就要開始了。

眾人等了這麼長的時間,無非就是在等待這一刻。

此時華夏的那些武者全部都是支持陳天的,而外國的那些強者則都是支持李太白的。

畢竟在外國武者的眼中李太白才是真真正正的華夏武道第一人,而且李太白此時已經突破到了真仙境,而陳天只不過就是大乘之境而已,所以從表面上的實力來看也是李太白更勝一籌。

當李太白的那句話喊完以後,天地之間瞬間便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都在等待著陳天的出現。

「噠噠噠……」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腳步聲伴隨著高跟鞋敲擊地面的聲音緩緩的響起。

眾人聽到了腳步聲以後連忙回頭看去,只見陳天牽著韓泫雅的手宛如一對遊玩的情侶一般安靜的行走在台階之上。

陳天臉上的表情非常隨意,帶著韓泫雅一步接著一步的奔著眾人的位置走了過來。

當李太白看見了陳天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異樣,身上裡面氣息也直接爆發開來。

剎那間,李太白那強悍的氣息直接衝破雲霄。

在場的眾人無不為之震撼。

這就是真仙境強者的氣勢!

陳天扭頭看了韓泫雅一眼,然後輕聲沖著韓泫雅說道:「你在這裡等著我就好了……」

韓泫雅愣了一下,隨即連忙沖著陳天點了點頭,然後輕聲說道:「我會在這裡等著你回來的!」

陳天淡淡一笑,隨即直接邁著步子奔著天山之巔走了過去。

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當陳天出現以後,這一場大戰也算是真正的開始了。

陳天緩緩抬頭看向了天山頂上的李太白,而李太白正好也看向了陳天。

剎那間,兩人身體當中的靈魂之力直接爆發出來。

而陳天的靈魂之力是金色的,李太白的靈魂之力則是青色的。

當這兩道靈魂之力撞擊在一起以後,發出了一陣巨大的聲響,一陣無比強大的能量波動瞬間就爆發出來席捲了整個天山。

此時李太白跟陳天比拼的就是靈魂之力。

而眾人在感覺到那強大的衝擊波動以後,臉上的表情也都非常的不可思議,誰都不曾想到李太白跟陳天的靈魂之力竟然都強悍到了如此地步。

此時他們兩個人的靈魂之力甚至能夠直接將一位練虛境的強者直接秒殺掉。

雖然僅僅就是一次簡單的靈魂之力交手,陳天便能夠感覺到李太白的靈魂之力確實非常的強悍,所以忍不住輕聲感嘆道:「李太白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你的靈魂之力確實要比地球上面的任何一個武者都強悍,有些意思……」

而李太白聽到了陳天這句話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時憤怒,隨即再次加大了自己的靈魂攻擊。

強大的靈魂攻擊直接席捲了整個天山,讓天山上面的所有人都動彈不得。

這是靈魂之力的威壓,是強者對弱者的威壓。

一旦要是承受不住這種威壓的人,那就會感覺自己的頭頂被壓上了一塊大石頭,根本動不了。

眾人距離李太白的位置非常遠,但是依舊能夠感覺到這種威壓是多麼的恐怖。

但是唯獨陳天似乎根本就沒有受到任何影響,依舊邁著步子一步接著一步的奔著李太白的位置走過去。

李太白看著陳天奔著自己走來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驚訝,因為他知道陳天的靈魂之力要比他更勝一籌,否則陳天此時應該是沒有辦法繼續行動的。

即便知道陳天的靈魂之力非常恐怖,李太白依舊沒有絲毫慌亂,相反臉上的表情非常的自信。

因為李太白的強大之處是在於他的武道修行而並非靈魂之力,此時的李太白已經突破到了真仙境,他可以隨意的使用天地之間的靈氣,而且不需要受到任何限制。

大乘之境的武者也可以使用天地之間的靈氣,但是前提是天地之間的靈氣必須先進入到大乘之境的身體當中,然後才能夠被大乘之境所使用。

而真仙境就不同了,真仙境可以隨意的使用天地的力量。

也就是說,真仙境的力量就是天地之間的力量。

這也是真仙境跟大乘之境最大的區別。

病嬌大叔悠著點 李太白看著陳天的位置,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不屑,隨即右手輕輕一揮,霎那間天空之上烏雲密布,電閃雷鳴,狂風驟降。

而李太白就宛如雷神一般站在天山之巔俯視著下面的陳天。

眾人在看見了這一幕以後,全部為之色變。

誰都不曾想到陳李太白對於天地之間的力量把控的竟然如此嫻熟,按理說李太白才剛剛突破到真仙境,對於天地之間的力量運用應該並不是很熟練,但是李太白的這一手馭雷之術卻如此兇狠,就能夠讓人看出來李太白其實早就已經適應了真仙境的力量。

「去吧……」

就在這個時候,李太白突然開口喊了一聲。

剎那間無數道閃電直接奔著陳天的位置劈了過去。

要知道,李太白此時所用的天雷那才是真真正正的天雷,天雷當中蘊含的能量跟不跟就不是當初引雷鈴能夠相比的。

在場的那些武者看見這一幕以後,身體也忍不住的微微顫抖了起來,此時李太白表現出來的實力實在是讓人覺得有些太不可思議了。

兩個人還不曾見面,李太白便直接用天雷給陳天來了一道攻擊。

在那些人的眼中,此時的李太白已經不是人類了,而是真正的神仙。

「真仙境的實力果然恐怖!」

竹葉青忍不住輕聲感嘆了一句。

陳天看見那些天雷奔著自己的位置飛了過來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不屑淡淡說道:「李太白,如果你要是想靠這些糊弄人的三腳貓功夫擊敗我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勸你還是拿出一點真本事來吧……」

說完這句話以後陳天,右手輕輕一揮。

剎那間,一陣無比強大的靈氣從陳天的身體爆發出來,然而這道靈氣直接凝聚成了一陣颶風,奔著天雷的位置飛了過去。

「砰……」

一聲巨響,天雷跟陳天的氣息撞擊在了一起爆發出了陣陣驚天動地的響聲。

天山上面的那些花草樹木全部被攔腰斬斷。

但是那些天雷最終還是沒有能夠衝破陳天面前的這道氣息,最後消失殆盡了。

要知道剛才李太白使用的可是天地之間的力量,而陳天使用的只不過就是自己身體裡面的一道氣息。

此時的陳天竟然能夠靠著自己身體裡面的氣息去抵抗天地之間的力量,在場的那些人從這一點便能夠看出來,陳天的力量有多麼恐怖。 「疼!」

在赤風難看至極的臉色下,風玫戳了戳自己的手臂,又是一陣齜牙咧嘴。

赤風頓時臉色更難看了,他直接將手上剛買的傷葯扔到馬車內風玫所坐的軟塌上,便放下車簾,坐到外面繼續駕車了。

風玫拿起傷葯,撇嘴:「脾氣倒是見長。」

赤風在怪她在凳子砸過來的時候不躲,只是抬手用手臂擋了一下,所以現在手臂紅腫了一大片。

她為啥要躲?老爺子家暴她,所以她要離家出走!

這下,總說不了她不肖了吧?多好的離家借口啊,躲了可就沒了……

【宿主,你有沒有發現你變了?】沉寂良久的系統突然開口。

「有嗎?」風玫拔開藥塞,擼起袖子給自己上藥。

【若是以前的你,想走就走,絕對不會給自己找什麼借口,更不會去顧及老爺子。】

「是嗎?」風玫輕笑一聲,又戳了戳自己腫的有小腿粗的手臂,想到老爺子見她沒躲之後瞬間的慌亂,彎了眉眼,「我沒覺得。」

她並不覺得自己變了,不過隨心而已,想做便做,不想做便不做。以前是不想,現在是願意,都是依照她自己的想法來的,又哪裡變了?

【沒覺得是因為你蠢!】明明變的如此明顯,宿主就是嘴硬,自從宿主開始喜好男色就就變了!

風玫眼一眯:「你說什麼?」

【我說什麼了嗎?沒啊,宿主你是不是出現幻聽了?】

風玫冷笑一聲:「你說的沒錯,我變了,以前我不是次次任務都完成的,話說好久沒有好好浪一浪了……」

【……咦,馬車怎麼停了,肯定出事了,宿主你忙,我下線不打擾你了。】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風玫:「……」現在二傻子溜的越來越快,懟的越來越不過癮了。

馬車確實突然停了,外面響起赤風的聲音:「賢王殿下這是何意?」

風玫眸子一亮,找揍的人來了。

她立即起身掀開車簾出去,外面墨翟駕著賢王府的馬車橫攔在她的馬車前。

風玫頓時樂了:「今兒倒是奇迹了,以前慣是我赤府馬車攔你家馬車,現在怎麼反著來了?」

對面馬車帘子也被掀開,軒轅虔走了出來:「以前是,現在為何不繼續?」

風玫眸光流轉間笑意飛揚:「不想攔了啊。」反正也攔不住,每次都是攔住了車,抓不住人。

軒轅虔抿唇,眸色冷凝:「這就放棄了?你的喜歡可真是廉價!」

風玫笑的更歡了:「沒有我的糾纏,賢王殿下更好的去迎娶如嬌似玉的公主殿下,豈不美哉?」

軒轅虔不語,只是眸色深沉地盯著她。

風玫瞥了一眼遠處:「還請賢王殿下讓讓,我這正趕路呢。」

「不讓。」兩個字乾脆利落,清脆極了。

風玫嘴角一抽,依舊笑著:「為何?」

「報復。」軒轅虔面無表情,聲音冷冷的。

風玫:「……」噗——好想笑,要不要這麼逗?

赤風:「……」這賢王是受了什麼刺激嗎?

墨翟:「……」主子你認真的嗎? 「陳公子實在是太強了,竟然僅僅就是靠著一絲氣息便抵抗住了李太白的這道攻擊……」

「曬,我覺得李太白今天根本就沒有勝算可言,就算他突破到了真仙境,那又能夠怎麼樣呢,不還是要輸給陳公子嗎?」

「咱們華夏武道第一人的位置終於還是要換人了啊!」

「這麼多年了,咱們被李氏宗門的人欺負成什麼樣,現在終於能夠揚眉吐氣了……」

在場的那些武者在看見了陳天抵擋住李太白的攻擊以後,一個個臉上的表情異常的激動。

原本這些武者以為李太白突破到了真仙境,陳天想要擊敗李太白將會是非常困難的事情,但是當他們看見這一幕以後,再次重新燃起了信心。

而清姬雅典南韓泫雅那些普通人雖然看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是她們在聽到了這些武者的這些話以後也意識到了這一場大戰陳天的勝率可能要更高一點。

韓泫雅一直都閉著眼睛在心中默默的祈禱著,她甚至都不敢睜開眼睛看陳天的位置。

「你們懂什麼啊?宗主還沒有出盡全力呢,一旦宗主出盡全力,陳天必死無疑……」

「是啊,這場大戰到底誰勝誰負還說不準,你們別高興的這麼早……」

「小心宗主聽到你們的這些話在收拾掉陳天以後挨個收拾你們……」

然而很快就傳來了反對的聲音,而說話的這些人當然是李氏宗門的那些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