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我無法預估。他現在的身體狀態,似乎處於超負荷狀態之中,之前就靠一口氣吊著,現在這口氣泄了下去,他可能會暫時處於休眠狀態一段日子,直到他想醒來。」

醫生說道。

「嗯。」

米小米也很清楚夜梟這七天來為了尋找孩子精神處於高度的緊繃之中,一刻都沒睡。

是個人,都受不了。

那就讓他好好的休息吧。

米小米來到夜梟的病房,看着他那處於沉睡中消瘦的臉,暗自嘆了一口氣,幫他蓋好被子。

「他以前的心臟好好的,去年時候,我還和他一起體檢。」

易楓來了,聽說夜梟的心臟出問題,疑惑的說,「怎麼會突然多出一個洞?不會是被你傷害的吧?」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小心思,但是沈清若我告訴你,尚書府……沒有虧欠你的任何東西,少在這裏跟我惺惺作態,如今能夠讓你留下來,已然是我這個主母念在昔日的情分上面,你若是不滿意想要得寸進尺,旁的事情我怕是也幫不了你!」

鄭氏的每一句話,都像是在提醒沈清若什麼事情一樣。

末了,沈依瀾攙扶鄭氏離開,不過留下沈清若一人,對着他們的背影笑了笑而已。

那一抹笑意,淡定自然,彷彿一切的事情都是不存在的一樣。事實就是,她沈清若在意什麼呢?似乎什麼都是不在意的。

她的風寒依舊沒有,所謂醫者,拖着自己的病情,卻着急一些別的事情。沈依瀾想要體現她的孝順,着急給沈老太太進補,這事情鬧大了,沈依瀾便也是要被輕視的。

沈清若暫時不發聲,來到了市集上面。

昨天看着的地方,如今熙熙攘攘,好不熱鬧。

就像是榮錦說的,這裏可是一個好地方啊。生意只要做的不是太差,在這樣的圈子裏面,總是能夠輕易找到立足之地的。

昨日沈清若看的,就是這個地方,兩家醫館對面而立,一家人聲鼎沸,一家門廳冷清,什麼樣子的競爭會造成這樣的結果,在這熙熙攘攘的圈子裏面,怕是更加難以存在的。

沈清若想着,臉色也變得凝重起來。

大走到那家門庭冷淡的醫館,她剛剛進門,醫館的掌柜的見到,便急匆匆的站起來:「姑娘是身體不舒服來瞧病呢,還是來買葯的。」

沈清若找了一處坐下:「原本想要去對面看看,可惜人太多了,站了半天都沒人理我,所以還是來到了這裏。」

那人明顯失望一點,卻還是十分虔誠的揚起嘴角:「姑娘若是看病,哪裏都是一樣的,其實也不見得會有什麼來去,所以說呢……」

沈清若深吸一口氣。

她隨便問了兩個醫理上面的問題,對方對答如流,看着絕對不是什麼庸醫,醫術也算是高明。然而為何這樣一個大夫,醫館竟然沒有什麼人?

這種冷清沈清若一早就好奇了。

「若不然姑娘讓在下給你瞧瞧,到底是哪裏不舒服了。姑娘一會兒說胸口,一會說頭痛的,這一時之間我這裏也不好判斷。」

沈清若愣了愣,微微的揚起嘴角:「我哪裏都好,只是冒昧進來問一句,先生明明醫術高明,為何這醫館裏面門庭冷落的,反而對面看起來忙碌,但是每個人……」

她的話還沒說完呢,那大夫的臉色就變得稍微難看了一些:「姑娘想說什麼,能給在下說個明白嗎?」

「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有些好奇!」

他冷笑了一聲:「那些人心裏哪裏有濟世為懷,聽說是城鄉大人的小叔子帶頭,在這裏賣葯賺錢而已,不管什麼補品藥材,都比外面便宜了兩成還要多,市井的老百姓啊,都貪圖便宜,然而我做了大夫那麼多年,自己都買不來這樣價錢的東西!」

這會兒,眼前的男人臉色微微的沉了沉。

沈清若這才眯起眸子,似乎若有所思的樣子。

「原來是這樣?我方才沒有擠進去,也是好奇對面究竟是做什麼的……」

「姑娘瞧著臉色不太好,不是過來看病的……」

沈清若站起來:「我是來看看這熱鬧的,只不過今日跟先生聊了兩句,有些人從中漁利,若是賣的廉價補藥還好,若是做了什麼別的勾當,對病人,對醫者都不是什麼好事兒。我也是學過一點醫術的,十分痛恨這些。」

「原來是個學醫的姑娘!」

對方似乎肅然起敬的感覺:「在下蕭然,敢為姑娘芳名?」

沈清若輕笑了一聲:「小女子清若,多謝蕭先生如實相告!」

沈清若寒暄了兩聲,後來又去那家人聲鼎沸的店買了幾包藥材,這才溜溜達達的來到了南風翊的府邸門口。

沈清若是會武功的,站在門口已經能夠感覺到強大的壓迫感。這太子府看起來只不過是太子韜光養晦的地方,一點不掩飾身份高貴,還有皇家的繁華,事實上呢這裏暗藏玄機的事情還有很多。

她來回踱步了兩圈,便看着榮錦直接走了出來。

「沈二小姐?」

榮錦似乎也是聽到了風聲,沒想到沈清若就這樣過來了,手中還提着東西,好像是有什麼事情。之前南風翊吩咐過,沈清若或許會再過來,讓榮錦注意一下,可是沒想到不過一日的功夫,再次見到沈清若。

沈清若站在門口,朝着榮錦客氣的笑了笑:「太子殿下可在府中?」

「太子殿下還在會客,沈二小姐跟屬下先行一步,稍後片刻!」

沈清若跟着榮錦,走進偏殿。

因為這太子府裏面複雜的很,沈清若進來就想着自己一會兒可能還會在這裏等一會兒,便打開了眼前的藥包。

她想要開醫館,自然是要了解行情的。不然哪怕是這南風翊不吝嗇自己的金錢,像是今日經過的那家鋪子,能耐不錯,不還是門庭冷落嗎?

這其中,定然是有人作梗的。

沈清若打開藥包,簡單的嗅了嗅。

那藥鋪倒是沒什麼新鮮,沈清若也是進去聽了幾句,瞧病還是能瞧出來的,只不過那邊的大夫不作為,分明就是最簡單的毛病,一定要開了最貴的葯,這也算是過度進補的一種吧,將病情說的嚴重的很。

加上這裏進補的東西,分明是要比外面至少便宜兩成的,價格上面,十分有優勢的,所以就造成了這種人聲鼎沸的局面。

有些人就像是沈老太太一樣,身體明明好好的,但是這種善意的忽悠,一下子便覺得自己十分需要,完全不管不顧自己是否真的需要這些事情。

想着,沈清若似乎有點頭疼。

她後來驚奇的發現,自己也是花了不少銀子買了藥包回來,裏面很多名貴的藥材,竟然都是假的,都是用別的東西冒充的!

。 「嗯,我知道,這件事對你來說確實也很難。」周雲嘆了口氣,「那些針對你的攻擊根本就是無稽之談嘛。」

「不是。」宋遲忽然說。

「啊?」周雲愣住,一時半會兒甚至沒有回過神來。

宋遲在電話里說:「我確實早就知道他在外面有個情人了。」

周雲遲鈍地沉默了,半晌無語。

宋遲:「是不是讓你很失望?」

周雲不能說自己失望,但確實有點心情複雜。在這個電話之前,周雲是堅定地相信,宋遲肯定也是被蒙在鼓裡的。網友們那些攻擊,都是污衊,都是找茬。誰知道?周雲一時都不知道該做出什麼反應。

這一刻她突然意識到自己的「雙標」,對待宋遲,她無法把他認定為輿論上的「幫凶」,也做不到「嫉惡如仇」。

她的第一反應是:是,就算宋遲知道那個人在外麵包養了一個情人,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又不是宋遲結了婚,在外麵包養了一個情人。

人真是一個奇怪的生物,某些自以為無論如何也不會撼動的原則,當事情發生到某幾個特別的人身上,那些無論如何也不會撼動的原則,就像鋼鐵掉進了岩漿里,燒成灰。

「他應該是你很尊敬的一個前輩吧?」周雲問。

「是。」宋遲承認了。

周云:「那就沒事了。」

宋遲大吃一驚,笑,「什麼叫那就沒事了?」

「只有聖人道德才沒問題,在外麵包養情人的人也不是你,如果是你,那另當別論。」周雲說。

宋遲那邊笑了好一會兒,才說:「謝謝。」

「拜託。」周雲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兩個人沉默了半晌。宋遲說:「這件事,其實不是秘密,他夫人也早就知道了。」

周雲吃驚地問:「他夫人也早就知道了?那、那為什麼……」

「你想問,她為什麼一直沒有離開他?」

「嗯。」周雲說,「我以為她是一直蒙在鼓裡。」

「這件事有些複雜,我不好跟你多說,我下午就在他家。」宋遲說,「我這邊你就別擔心了,你最近應該很忙吧?」

周雲說:「忙是真的很忙,但也沒有那麼忙,也不是打個電話的時間都沒有。」

宋遲說:「我公司收到了一個本子,很不錯,不過是一部女性視角的電影本子,我自己演不了,等會兒我發給你看一下,你要是感興趣,我的公司會來製作這部戲,你來演。」

「宋遲,你瘋了吧?」周雲發出一聲驚呼,「我從來沒有演過電影,你不怕賠本啊?」

「不會的,劇本質量很不錯,我相信你能演好的。」宋遲笑著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劇本會送到我的製作公司來。」

周雲當然是開心的,但是她怕弄砸了,反而影響宋遲。

「你不用有太多的顧忌,我也不是什麼暴發戶,能幹出千金博一笑的這種事。你現在是炙手可熱的女演員,多少製作公司想要你去演他們的戲,你願意演,我佔了便宜。」

「但是能夠被你看中的劇本,基本上送不到我這裡來。」周雲說,「製作公司才不會那麼放心地把一個好本子交給我來演呢。」

宋遲:「那就好好演出名堂來,讓他們以後再也不會輕視你。」

「宋遲,謝謝。」

「我們倆之間就別這麼客氣了,好嗎?」宋遲那邊有人喊他的名字,他說,「有人找我,我先掛了。」

「嗯,拜拜。」

針對宋遲的口誅筆伐浩浩蕩蕩,看似短時間內不會停息。

越來越多的人加入進來。

倒是有不少人比較理智一點,表達了一些自己的看法。結果這些並不算支持宋遲的發言竟然被很多人誤以為是在幫宋遲說話,直接視為敵軍,大肆討伐。

這樣的氛圍,周雲無法適應,只能夠減少自己看網路的時間。

一場活動結束以後,周覽告訴周雲,時尚雜誌《Victor》給她發來了「新風尚」活動的邀請。

「《Victor》的陳婷主編卸任了,來了一個新主編,這個『新風尚』活動就是這位新主編弄的。」周覽笑笑,「新官上任三把火啊。」

周雲問:「這個新主編什麼來頭?」

「叫任蘇敏,是一個美國華裔。」

「哦。」

「別哦啊,你先告訴我,你想不想去?」周覽問。

「這種事情不是一般都你決定了嗎?幹嘛還問我?」周雲反問。

「一般的活動我就幫你決定了,但是這個……怎麼說呢,情況不是有點特殊嗎?陳婷跟你的關係不錯,我也不清楚你會不會介意任蘇敏。」

「這也不是我能介意的,Victor這麼大一個時尚集團,我還能因為他們趕走了陳主編就不搭理他們了不成?」周雲的語氣其實已經把答案宣之於口。

「別勉強,這一次你不想去,我去協調,沒事的。」周覽說。

「宋遲會去嗎?」周雲問。

周覽搖頭,說:「不會。」

周雲點頭,「他和陳主編的關係更親近,肯定不會去了,如果我不知道陳主編卸任的原因也就罷了,我都知道她是因為不肯用那些有反華、歧視言論的國外藝人所以才被集團總部排擠,如果可以……我確實不想去,至少這個活動,這個慶祝換了個新主編的狗屁『新風尚』,我不想去。」

「嗯,我會去回絕他們的,我就說你檔期衝突,抽不出時間來。」周覽說。

周雲點頭,說好。

「不過,小雲,就像你剛才說的,我們不可能永遠跟Victor劃清界限,只要它還在時尚行業擁有一席之地,我們就不可能跟他們劃清界限,你要清楚這一點。」

「嗯。」

忽然,周覽的手機響了。

「陌生號碼?不會又是來推銷的吧?」周覽嘀咕了一句,接通了電話。

「你好,請問你是?」

周雲已經拿出了耳機,準備給自己戴上。

忽然,她聽到周覽用驚訝的聲音喊道:「任主編?啊,你好,你好,對,我是周覽。」

周雲詫異地重新抬起頭,看向周覽。

任主編。哪個任主編?她生活中聽說過的姓任的主編,只有她一分鐘前聽說過的那一位。

接替陳婷出任《Victor》新任主編的任蘇敏。 火狐族強者瞬間暴怒。

他覺得自己被兩隻螻蟻挑釁了,這讓他的覺得極其沒有面子。

聖墟大陸,強者為尊!

誰的拳頭硬,誰的道理就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