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絕不是愛情。是族愛!」

他回頭,望著背後的人群。

人群里,一張熟悉的臉,沖他展顏微笑。

楚天嬌。

原本該在回去無雙神星系的時候碰面,結果卻得知她根本沒有去過的楚天嬌。


恆毅微微點頭,楚天嬌回以禮貌的微笑。

再看光幕里的時候,白鳳的身體完全消失不見了……

而紅天翔的紅龍軀體也從尾部開始迅速的燃燒著。

武魂化的他在沒有寄宿體的情況下燃燒了太多力量,靈魂之力無法支撐繼續完整的存活,他很快也將魂魄消散。

光幕中紅天翔紅色的龍首高高仰起。

「這不是一份驕傲,這是畢生的責任,作為神獸族一員的榮耀,從今以後我的血將為神獸文明而流,我的力量姜維神獸文明而戰,我的魂將為神獸文明而滅!這不是我的誓言,這是神獸族所有人寄予的信任和希望……」

恆毅站了起來,滿懷敬重之情的抬臂作禮。

他站起來了,許問峰,二小姐,利璃,黑月都站了起來,於是周圍越來越多的族神,頂尊都站了起來,對著他們面前光幕中燃燒的只剩下一對龍角的紅天翔,致以敬禮……

這本是一場長而無趣的武鬥對決,誰都沒想到最後會以兩個六星頂尊同歸於盡的璀璨和悲壯劃上句號。

光幕中紅天翔僅剩的那對龍角也終於消失不見,但光幕前的眾多祖神頂尊們耳中彷彿仍然迴響著他魂形消散前鄭重念誦的那段繼任族神時候的誓言……

宇宙中的種族有許許多多,不走進一個種族,僅憑信息資料永遠無法深刻體會到這個種族的靈魂,神秘花園那些自私狡猾的豹人族無法代表神獸文明;魯莽的虎人族也無法代表神獸文明……

許問峰搭著恆毅肩頭,唏噓感懷不已。「別太了解其它種族的精神,那會讓人在某天對陣時心慈手軟。過去我就聽過這句話,確實很有道理。」


垂下抬起胸前的致禮手臂時,恆毅搖頭道「不,哥我覺得這句話還有另一面。因為了解,因為觸動,所以才能讓人變的更堅定,堅強!宇宙種族之戰的生存拚鬥原本殘酷,為了各自的責任和守護,哪怕對方的精神同樣值得欣賞也必須全力以赴。」

「……」許問峰愣了愣,拍了恆毅肩頭兩把。「不錯,你的想法更積極,應該如此!在不得不戰時,為各自一樣必須守護的責任傾盡全力!」

「無關愛恨!」恆毅深吸口氣,他不會忘記紅天翔的精神,正因為如此,他認為該吸取這種精神中的積極因素。

「無關愛恨!說得好!」許問峰開懷大笑。

群族的致禮伴隨有人坐下而結束。

光幕里的戰場,只剩下紅天翔和霧中花的靈魂一體法器靜靜懸浮。

李狂的神情很沉重,語氣很哀傷。

「武鬥是傳統,更是為了服眾所需要的競爭,大家為了各自的種族終於而戰。從開始武鬥的希望就是只比高低不見生死,但總有一些不可迴避的死亡發生。紅天翔頂尊和霧中花頂尊燃燒生命的激戰讓我們敬重之餘又份外沉重。我是盟主,即使在此時此刻也必須壓下悲傷,因為這場比斗必須有一個服眾的結果。紅天翔頂尊是站到最後的人,他可以是勝利者,但最後他仍然死了,也可以是平局。」

是的,這是關係一個副盟主位置的競爭,紅天翔的悲壯讓很多族神都寧願贊同第一種結果,因為他比霧中花站的更久,他該是勝利者。

可是霧中花代表的阿卡斯聯合文明豈能把副盟主位置拱手相讓?

眾多族神議論紛紛,都為眼前局面的難辦發愁。

根據大聯盟過去的傳統如何呢?


有許多神魂聯盟的文明在打聽。

這種情況很少發生,在大聯盟歷史中的武鬥里還沒有出現前後腳死在武鬥台的情況。

就在眾多族神議論紛紛的時候,紅天翔之子出現在光幕中。

他的神情很悲痛,但他壓制著,而是極力把自豪和驕傲放在臉上,為自己的父神履行族神的責任而死驕傲,儘管這種驕傲的背後藏著的是痛。

「父神是履行一個族神理當的責任在全力以赴的決鬥中戰死,他是為了爭取神獸文明的榮譽,為了神獸文明的未來。但父神和神獸文明依靠的是真實的實力,今天我雖然不是神獸文明的族神,但我是神獸文明今天除父神外唯一進入武鬥會場的人。我願意代表神獸文明,跟阿卡斯文明派出的新代表決戰定勝負。」

如果以平手論,雙方理當重新派出代表進行決戰,紅天翔之子的提議非常公平,沒有依仗紅天翔帶來的影響試圖為其父爭取勝名,這樣的表態讓阿卡斯聯合文明不可能有話說。

光幕中李狂點頭道「非常公平,那就請阿卡斯聯合文明再委派一位頂尊上場。」

「阿卡斯聯合文明必然放棄!」依孜姿面帶不屑的斷言。

恆毅暗暗推測也是如此,見識了神獸文明紅天翔志在必得的取勝信心,阿卡斯文明的籌碼本壓在霧中花身上,進入會場的也只剩下他們的聯合長,當然也是頂尊修為,可是他會願意跟同樣抱著不惜一死求生之心的紅天翔之子決鬥嗎?

那很不可能。

因為阿卡斯是個聯合文明,聯合長或許會為自己的種族冒險,但很難有那種偉大高尚的情操為聯合文明裡許許多多的種族冒險,如果不幸死了,聯合長的位置換成別人,大約也不會是他種族的人繼續擔任。

更何況,紅天翔之子本有威名,而阿卡斯聯合文明長的聲名卻大有不如,無論氣勢,決心,勝算的優勢全在神獸文明方面。

果然,光幕中很快出現阿卡斯聯合長的面容。

「我們願意認可紅天翔族神勝利作為事實,這一戰神獸文明已經勝利,阿卡斯敗的心服口服。這一戰我們雙方都很沉重,這不是我們任何一方希望看到的結果,但是他們都為各自的責任傾盡全力,我們非常敬重紅天翔族神的精神,希望今天之後神獸文明允許我的拜訪,我希望這一戰會換來我們雙方密切的友誼,而不是仇恨,相信這也是紅天翔族神的希望!」(未完待續。。) 是為真摯的觸動,是為戰況心甘情願的認輸,還是形勢所迫?

外人無從得知,但阿卡斯文明的表態,確實非常得體,合適。

「公平決鬥,生死無怨。神獸文明很願意和阿卡斯成為朋友!」

紅天翔之子的回答同樣讓人忍不住喝彩,許多掌聲,不吝嗇的拍響,既是送給神獸文明,也是送給阿卡斯文明。

本來很可能變成族仇,卻在雙方的表態下,變成不打不相識的友誼,而根本在於彼此對這一戰的尊重。

副盟主位置的競爭只剩下一場,卡西迪特代表的特斯文明,其規模比阿卡斯文明略小,正因為如此阿卡斯文明的野心定位在搶奪神獸文明的位置。

毫無疑問阿卡斯文明的方向是個錯誤,今天之後大約他們再不會覬覦四大文明的副盟主之位。

只剩下卡西迪特的戰鬥,這個在神秘花園殺手榜上僅次於霧中花的第二殺手的戰鬥表現跟之前一樣,中規中矩,沒有什麼引人注目的獨特。

接連四場,卡西迪特的對手類型都不相同,他使用的法器也不相同,戰鬥的方式卻始終中規中矩,跟對手你來我往,彼此攻防有度,但每一次這種局面維持一刻鐘左右,卡西迪特總會佔據明顯優勢,並且會把握這種優勢繼續壓制的對手越來越被動,傷勢或者戰甲破損的越來越沉重,然後——得勝!

接連幾場的觀察后,恆毅發現卡西迪特跟霧中花看似戰法相同。都是根據對手的不同選擇合適的法術絕技克制性或者確保佔據一定優勢的對戰。


但實際上有本質的不同,卡西迪特不是依靠預先對對手資料的充分準備,然後規劃處一套完美無缺的應對之策。他並不完全相信資料,所以跟每個對手交戰的前一刻鐘才是確定對手戰鬥力,優劣的時期,當這個觀察的時期完成後,他就會通過捕捉預測對手的反應,實現看起來好像並不異常兇猛,實際上處處搶先一步的有效連攻。

換言之。霧中花是個以信息為本,理性為本的針對型殺手;而卡西迪特結合實戰感覺和理性分析的針對型殺手。

霧中花的排名一直在卡西迪特之上,可是。今天霧中花卻死了。

霧中花算準了一切,本來的確如此,甚至連以浴火重生對抗紅天翔可能使用的底牌都計算的妥當,面對的時候好不慌張。

可是理性的他卻絕沒算到超出邏輯範疇的變故。他死於武魂寧可自我毀滅的離體。

人類文明的感性是否多餘?

恆毅長年都在思考這個問題。從過去到現在,辛德文明的實力一直在人類文明之上,還超越了很多,辛德文明長期的觀察的結果仍然認為感性弊大於利,因此至今為止不開啟感性度的仍然遠遠高於開啟的。

這跟霧中花和卡西迪特在殺手榜的排名何其相似?

一息這種充滿個性的殺手排名卻在這兩個人之下,有跟神獸文明跟兩大超級文明的情況何其相似?

「又贏了。」二小姐長吁了口氣,見恆毅目光爍爍的盯著光幕里的卡西迪特,面帶疲憊之態的靠在他肩頭。「從希拉星系回來的時候已經有十八個時辰沒合眼。」

恆毅想到她在希拉星系主持戰鬥的辛苦。不忍心拒絕的點頭道「你睡會。」

「嗯。」

「挑戰者的數量沒減少太多。」許問峰看了眼光幕里挑戰卡西迪特的那些人名字,也看的累了。

確實很累。武鬥至今已經超過九個時辰,卡西迪特的戰鬥方式威懾力不強,挑戰者如果不是看見前面有比自己高明的同類型頂尊被擊敗的話,根本不會選擇放棄,全都抱著一試的心態,反正卡西迪特的戰鬥風格看起來很難出現失手殺人的情況,因為戰鬥過程太平穩,不至於出現彼此堵上一切的拼殺對決。

「看久了也夠沉悶,中場沒有休息的時間?」一直只觀戰而很少言語的黑月伸著懶腰,看來也早覺得悶了。

「大聯盟的武鬥傳統如此,為了避免從戰鬥外左手端影響武鬥的公平性,從開始走進會議廳到結束,誰也不能出去,誰也不能進來。」恆毅對這點知道的清楚,利塔族的歷史都有記錄,頗有些無奈的道「大聯盟成立之初的那些年發生很多針對某個勁敵的親眷威脅,或者收買的事情,造成過很惡劣的影響。現在這種方式的確很累,但為確保公平也沒辦法。」

恆毅,許問峰,黑月三人你看我,我看你。

都看出彼此的疲憊同時,也從對方眼裡讀懂此刻一樣的念頭,不禁相視而笑。

還是有神腦好……

是啊,還是有神腦好。

從人類文明走出來的他們,一直習慣了神腦的存在。

笑過之後,三人坐成一圈,邊看光幕里的戰況邊聊分別後的情況。

不多久,陪利璃說話的楚天嬌頻頻偷眼打量許問峰,那情形讓利璃看出究竟,就道「你過去吧,我想一個人休息會。」

「加油哦!壓力別太大,你肯定能打贏那個女人!」楚天嬌為好朋友打氣后,輕巧的飛到恆毅側后,悄悄那指頭戳了他腰眼一下。

恆毅這才發現她過來了,立即明悟,當初答應過介紹許問峰給她認識,如今顯然是為此事而來,忙招呼她在自己和黑月間坐下。「哥,黑月,給你們介紹下,這位是神魂族戰神族神公主楚天嬌。」

許問峰見楚天嬌生的美艷,不禁眼睛一亮,忙微笑伸手道「公主好,我是許問峰。」

本該回以神魂禮的楚天嬌卻毫不猶豫的握上許問峰的手,微笑道「大明如雷貫耳。」

黑月微笑點點頭道「你好,我是黑月。」

「大紅人!無雙族士黑月,一年遊說異族無數,擴充不敗族領地百倍之巨!神秘花園人送外號無雙興族大士!」楚天嬌臉上寫滿對黑月的欣賞,幾乎與有點狂熱的味道。「你太了不起了!真的,其實我之前也負責遊說異族的使命,恆毅都知道呢。可是我靠著戰神族的威名奔走一年多成功說服的星系才三百萬座,你真是奇迹,到底是怎麼辦到的呢?有空的時候能不能指點我幾招?」

「公主有疑問有機會一定知無不言。」黑月說著嘴角含笑,目光里流露濃烈的讓人看著就忍不住猜疑的情緒望著恆毅道「我的成績比起恆毅可差遠了,五萬座星系的無雙神星系擴張到一千二百萬座,他如果獨立出來,立即就是神魂聯盟的第五大文明。」

這一眼,讓許問峰安安吃味,讓恆毅只能故作不見,讓楚天嬌暗暗疑竇叢叢,發現這三個人的關係很不簡單,卻只能在心裡暗暗揣測,表面上不動聲色的撇嘴道「他我早問過了,說來說去他自己都說不清楚道理。他那是特例,反正沒人想的明白,就他那主張做法還能在殘酷的宇宙種族之戰時代吸引那麼多異族加入,簡直就是奇了怪了。」

許問峰不由失聲笑了起來,楚天嬌的直言不諱透著讓人欣賞的率直可愛,既沒有故作深沉,也沒有掩飾內心對恆毅情況的真實看法。

黑月也笑著道「其實說到底也是恰逢豈會,如果不是碰上神魂聯盟成立形勢走向弱者難以獨立生存的時期,任誰也辦不到這種事情。至於恆毅,我倒不認為是僥倖,他從名聲漸起開始主張信念就一直明確,離開人類文明的原因人所共知,不是他要負生養的種族,是希拉星系的離奇變故迫使我們不能不走。像他這樣的人氣質明確,過去又有改革人類文明的大功在前,在這種形勢自然而然會讓很多異族願意投靠,因為都不會懷疑他的主張和信念,說到底就是以德服眾。他本有德,故而時機來臨,從者如潮。換了是別人就算加入利塔族跟他做了一樣的事情,也不可能有這麼多種族相信。」

「那我就更學不來他的辦法了!」黑月的高評價楚天嬌沒興趣深究,她就有興趣從黑月身上挖點東西。

「至於我,說白了不是自己有多大本事,那麼多的異族文明一個人可跑不過來,也沒恆毅那種德能收復許多二三線文明,說到底技巧就一個靠朋友,神秘花園加入到不敗族的傭兵團們竭盡全力的幫忙促成的成績而已。」

「嗯……這就很值得我學習了!過去真沒想到那些傭兵竟然能發揮這麼大的作用呢。」楚天嬌喜不勝收,過去她根本不跟傭兵團這種層次的人來往,除非是神秘花園十大傭兵團的團長,副團長的身份才勉強看得上眼,想不到過去結交的許多種族的神子、神公主還不如黑月認識的那些傭兵有影響力。

楚天嬌從黑月身上挖到東西,矛頭一轉,對向許問峰。「不敗戰神將來有機會可要多指點我領軍作戰的本事喔。」

「公主但有所問,問峰知無不言。」

「可是你說的喔!記住了,下個月我就領命去希拉星系,到時候一定找你請教!到時候可別借故躲著不見。」楚天嬌一副嬌蠻逼迫姿態,惹的恆毅暗道原形畢露。

許問峰看起來卻對楚天嬌十分喜歡。「榮幸之至,公主如到,我許問峰得知信息,縱然在戰場也立即撤回相迎!」(未完待續。。) 「那又不用!」許問峰的許諾顯然讓楚天嬌很高興,大約因此表現體貼入微,反而很替許問峰著想。「畢竟戰場大事,因為我影響大事那不是熱情的讓我不敢去了嗎?」

「好!都聽公主的。」許問峰爽快改口,更讓楚天嬌心裡喜滋滋的,這種被重視看待的感覺是她所習慣,也喜歡的。

四個人聊了不久,後面來了個神魂族的戰士,附耳跟楚天嬌聊了幾句,她便起身道「一會再過來,你們先聊。」


送走楚天嬌,許問峰摟著恆毅附耳問「什麼關係?」

「朋友關係。」

「確定?」

「確定。」恆毅哂然失笑,看出許問峰對楚天嬌的濃烈興趣,卻忍不住道「性子比較嬌蠻。」

「嬌蠻算什麼?就沖她是戰神族的神公主,醜八怪都沒問題!還這麼漂亮,你真是爆斂天物啊——」許問峰摸著下巴,興緻勃勃的坦白讓恆毅無言以對。許問峰迴味了半晌,突然又悄聲道「記得答應過哥的事情嗎?」

恆毅立即明白指的是黑月,點頭道「等大會結束我們聊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