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是如何來到這裡的?哦,對了,你是魔神主,能飛!」江帆先是不解隨即釋然。

「呃,江小兄弟,我受了那麼重的傷,在逃跑的時候是使用了飛行符咒,那是沒辦法的事,擺脫追殺之後就沒再用過了,消耗不小,承受不起了!」楊爽搖頭道。

楊爽見江帆、聖女、劉茜都是一副迷惑的神情,稍一猶豫解釋道:「我來這裡是藉助了神品符魔神器,否則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到這裡呢!」

「是啊,那你的神品符魔神器很強悍啊,現在空間傳送場不能藉助,就再使用你的神品符魔神器帶我們去重城吧!」江帆驚訝,忙提議道。

「呃,江小兄弟,真的很慚愧,這一路折騰,我現在已經無力使用那神品符魔神器了!」楊爽訕訕道。

「還是使用你的雙頭神獸吧,我看雙頭神獸飛行的速度極快,我們避過城市,避過大的鎮子,盡量挑選荒山野地,彎下路也能到重城的,只是麻煩些!」楊爽建議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哦,好吧,對了,楊老哥,你的神品符魔神器是什麼種類的?與空間傳送場相比如何?」江帆無奈的應下,忽的心中一動問道。

「我的神品符魔神器是時空魔絲帶,是件中級神品符魔神器,不比空間傳送場差多少!」楊爽也不隱瞞,有些得意道。

「時空魔絲帶使用起來,一次就能空間轉移出五千里,幾萬里遠分分鐘不到就行,幸好有它,不然我只怕活不到現在,不過缺陷在於消耗遠比飛行要大的多!」接著楊爽既是慶幸又是有些遺憾道。

「我其實原本傷勢並沒那麼太重,但逃的時候勉強使用時空魔絲帶,傷勢變得更加的重,後來又驅趕魔洞口的眾多魔獸,還與你誤會大打出手,最終傷勢成了現在這樣了!」楊爽鬱悶嘆道。

「時空魔絲帶?是不是一根黑色的晶瑩絲帶,人可以踏在上面在空中飛行的那種?」江帆點點頭,忙問道。

「咦,你怎麼知道的?」楊爽驚訝道。

江帆立刻將遇上秦魔帝腳踏黑絲帶的細節講述一遍,楊爽十分詫異道:「不會吧,秦魔帝這廝竟然有時空魔絲帶!」

「真是沒想到,我倒是小看秦魔帝了,不過聽你講述,可以得出一點,秦魔帝的時空魔絲帶應該只是極品符魔神器了,似乎還存在一些問題,煉製的不完全成功!」楊爽皺著眉想了想道。

「哦,怎麼說?」江帆不解道。

「秦魔帝的實力不用說,駕馭極品符魔神器完全沒問題,使用起來只要意念發出就成,根本不需要腳去動彈,這是其一!」楊爽解釋道。

「第二,憑他的實力,駕馭時空魔絲帶半小時絕對沒問題,你乘著神獸逃走,秦魔帝卻沒追來,說明他的時空魔絲帶在使用上時間持續性很差!」楊爽又道。

「第三,其實時空魔絲帶是具有一定的攻擊能力,真正掌握了,使用空間符咒,藉助時空魔絲帶的時空轉移傳遞,完全可以把你們困住,所以他的時空魔絲帶存在功能性瑕疵!」最後楊爽道。

「是啊,看來是我的運氣比較好了!」江帆聞言有些后怕了,第一和第三點沒問題,第二點江帆不認同,那是秦魔帝中了臭靈的道了,否則哪有不追的道理,不過這點沒必要說道爭辯。

「楊老哥,你看讓劉茜幫著使用神品符魔神器不行嗎?」江帆想了想試探的問道,顯然時空魔絲帶比這乘坐雙頭裂體獸來的更加便捷安全。


「劉茜姑娘可不成,她是魔神王境界,使用神品符魔神器無法發揮出真正威力,頂多就三層的威力,估計勉強使用超不過一分鐘,而且那種消耗太大,需要兩三天才能恢復!」楊爽怔了怔搖頭道。

「是啊,那還是用我的雙頭神獸吧!」江帆頓時鬱悶,悻悻道。

江帆,楊爽,聖女,劉茜幾人來到僻靜之處,騎上雙頭裂體獸急速飛行而去,劉茜忽然擔心道:「楊神主,江帆,到了重城,只怕盤查更加嚴格,到時是不是很容易出問題?」

「沒關係吧,既然重城的煉丹基地在城外,我們又不進城,也會有問題?」江帆道。

「呃,劉茜姑娘這個問題提的非常好,煉丹基地雖是在城外,但那個混蛋李子豪魔神主會把安全問題看的更重,煉丹基地周圍幾十里範圍盤查的反而比城中更加嚴格!」楊爽眉頭皺起道。

「在那裡,我既是扮作乞丐也會受到盤查,絕對比進入空間傳送場盤查的還要嚴格,這還真的好好考慮一下如何應對了!」楊爽神情嚴肅道。

「煉丹基地周圍是不是泥地?」江帆想了想忽然問道。

「當然是泥地,城中才會有大量的青石板地面,怎麼了?」楊爽應了聲不解道。

「楊老哥,你會土遁不?」江帆賊賊一笑道。

「土遁?不會,怎麼,你會土遁?」楊爽一愣心中一動問道。

「會,我可是符神界少數部落的族長,一些秘技還是有的!」江帆笑道。

「哦,那聖女呢,而且我也不會啊!」楊爽釋然,接著質疑道。

「這好辦,煉丹基地周圍幾十里盤查的嚴格,你們可以在百裡外,甚至更遠些的安全地方等我就是,我弄到極品魔神丹再去找你們!」江帆笑道。

「呃,你一個人去!這可不行,一個人力量太薄弱了,幫手都沒有一個!」楊爽驚訝,立刻否決道。

「老哥,聽我說,咱們這裡就四人,你能做幫手?聖女根本不會符咒,你們兩個自然不能參加行動,能起作用的只有劉茜,但是你們留下安全怎麼辦?劉茜必須與你們待在一起!」江帆分析道。

「江帆,我不需要保護,我自然不會符咒,但不乏自保的手段,劉茜妹妹還是跟你去吧!」聖女頓時不幹道。

「江小兄弟,你說的有道理,我與聖女可以不去,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老哥我再不濟,找個隱秘地方自保還是沒問題的,因此我不需要保護!」楊爽也是連忙拒絕道。

「好了,好了,別激動,我並不是沒有幫手,我有雙頭神獸,不是說大話,我的雙頭就是十幾個劉茜也抵不上!」江帆又道。

劉茜怔了怔一時沒了脾氣,無話可說了,楊爽驚訝道:「你的雙頭神獸這麼厲害?」

「我的雙頭具有魔神皇實力,而且可以分出多個分身!」江帆解釋道。

楊爽十分震驚,先是半信半疑,但看劉茜不言語默認,這才信了,不再說什麼,對江帆越來越看不懂了,更是迷惑了,這個江帆小兄弟來符魔界到底是何目的?

幾人各懷心思一時默默不語,江帆覺得有些沉悶,想了想信口笑問道:「對了,楊老哥,剛才聽你的口氣,對那個什麼李子豪魔神主似乎很有意見?」

「別提了,七個魔神主裡面這個李子豪最可恨了,我一定饒不了這個該死的傢伙,折磨得他生死兩難,最後再滅了他!」楊爽怔了怔,接著氣不打一處來,十分憤怒道。

「哦,這是為什麼,這個李子豪魔神主最為兇殘壞的頭頂身穿腳底流膿?」江帆驚訝的問道。

「那倒不是,七個魔神主都該死,其他宰了就好,但這個李子豪最可惡,令我最惱火,他是個最狡猾,最陰險,最卑鄙,最可恨的傢伙,不狠狠的折磨就弄死,就太便宜了他了!」楊爽恨恨道。

「是啊,老哥就這麼憎恨李子豪?快說說到底怎麼回事?」江帆一時興趣大起追問道。

「江小兄弟,七個魔神主能半天不到就能吞併我的地盤,擊敗我,全都是因為這個李子豪卑鄙陰險,否則他們就是半年也休想擊敗我!」楊爽咬牙切齒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哦,這個李子豪有那麼厲害?」江帆驚訝道。

「這廝不是厲害,是陰險卑鄙!」 江湖風起

「嗯嗯,李子豪陰險卑鄙,是陰險卑鄙無恥的小人,是人渣,是垃圾!」江帆怔了怔,有些好笑,忙附和道。

「李子豪這個狗屎與其他六個魔神主狼狽為奸臭味相投,憑藉會來事,詭計多端,善於借刀殺人,十足的狗頭軍師,雖在魔神主中實力最差勁,也還有些地位!」楊爽十分鄙夷道。

「我之所以有今天的結果,就是拜這個李子豪所賜!」楊爽既是憤怒又是窩火道,接著開始講述與李子豪的恩怨。

符魔界因為符印晉級的事大亂,楊爽應付自己的勢力範圍中亂局已是疲於應付,無力去管勢力範圍之外的亂局了。

當七個魔神主在符印晉級亂局中脫穎而出,楊爽這才感覺到莫大的威脅,情況不對,便有了趁這些人羽翼未豐之時,解決這些人的念頭,此時七人都是各自為主,誰也不服誰。

不過這並不容易,畢竟對方是魔神主了,在一陣準備后就要開始動手,沒想到七個魔神主也是意識到面臨楊爽的威脅,在李子豪的攢動下,七個人竟然主動提出與楊爽會面談判。

楊爽的計劃被打亂了,十分驚訝,七個魔神主似乎有聯合之意,不得不暫時擱置計劃,與七個魔神主見面談判,李子豪自然是七個魔神主的談判代表。

李子豪提出和平協議,保證不侵犯楊爽的勢力範圍,而且還出讓部分地盤給楊爽,條件是符魔界由他們八個魔神主共管。

大家互不干涉,楊爽不得針對任何一方發動攻擊,否則就遭到七人聯手對抗,楊爽左右權衡,各個擊破好辦,但對抗七個魔神主的聯手,實在太難沒有把握。

而且符魔界必定更加混亂,自己算是還安定的地盤中也將出現血流成河的局面,楊爽自然不願意,符魔界出現八個魔神主的局面已經形成,去改變付出的代價難以預料,楊爽無奈只得應下。

楊爽開始還戒備著,有些擔心七個魔神主的聯手,一段時間過去,與他們相安無事,而且七個魔神主之間卻是私底下小衝突不斷爭奪地盤和利益,這讓楊爽放心下來。

不過卻十分看不慣七個魔神主的兇殘卑鄙管理,但也無奈,雖然有手下提出在七個魔神主中尋找兩三個搞好關係,更加能消除今後面對七個魔神主聯手的可能性。

楊爽並沒採納,自覺得實力最強大,根基穩固,而且七個魔神主之間都有矛盾,並不是一條心,既是聯手也不畏懼,面對七個是不成,但自保沒問題,對付其中任何一個更是沒問題。

相信七個魔神主都不傻,聯手圍攻,是佔有很大優勢,但苦心經營多年,可不是能輕易滅得了自己的實力,只要緩過勁,展開報復沒誰能承受得了,不幸被打死,豈不是便宜了其他人。

楊爽很自信,也真是這種自信,不屑與七個魔神主為伍,與七個魔神主的關係很是生疏,甚至有機會見面還會諷刺幾句。

七個野心勃勃的魔神主瓜分楊爽之外的地盤,形成穩定局面后,七個魔神主越來越覺得不公平了,憑啥楊爽一方佔據符魔界近一半的地盤,他們七人合起來才佔一半地盤,還自命清高不可一世。

七個魔神主都有這種心思,又是李子豪從中攢動大家,秘密達成協議,對付楊爽瓜分他的勢力範圍。

七個魔神主開始暗中滲透楊爽的地盤,悄悄的經濟滲透,並且暗中鼓動有野心的人進入楊爽地盤肆意開展符印晉級的惡劣兇殘之事,令楊爽更是頭疼。

同時布局對楊爽的一些手下幹將,採用各種手段進行拉攏腐蝕,錢財,美女,送符印悄悄參與符印晉級來提升實力,脅迫恐嚇,許諾好處等等軟硬兼施。

這個滲透計劃持續數百年,效果還不錯,楊爽的勢力中一半都被拉下水,就連楊爽身邊都安插眼線,更是演繹安排了一個柔弱美女成功的嫁給楊爽做小妾,更是拖住了楊爽不少精力。

楊爽對一切陰謀卻渾然不知,七個魔神主蓄積力量自覺差不多,經過精心籌劃,這才忽然全力發動襲擊入侵,楊爽收到消息時十分震驚,立刻調動手下,卻發現許多已是聯繫不上了。

楊爽只有倉促間聚集部分手下迎敵,七個魔神主出現,一場大戰天昏地暗,楊爽自認不敵,受了輕傷,手下損失慘重,感覺大勢已去。

此時傳來楊爽的府邸遭到圍攻,而這個圍攻只是個幌子,主要作用是給安插在楊爽身邊的那名小妾製造機會。

小妾實力太弱小,在楊爽眼中幾乎形同嬰兒,才符神師境界,楊爽多次給她提升實力的機會,小妾都主動放棄,說什麼一生只有一個目的,伺候好楊爽,其他任何事都不想做,楊爽非常感動。

楊爽無奈,只得下令撤退隱藏等待召喚,自己立刻逃脫趕回去營救小妾,府邸混亂,小妾意外受傷,楊爽十分緊張,救出小妾逃走。

前有堵截,後有追兵,楊爽十分被動,這時小妾出手了,用了七個魔神主弄來的一種特殊符魔神丹,悄然捏碎,無色無味,讓毫無防範的楊爽著道。

很快楊爽意識到自己身體不對勁,接著七個魔神主出現,楊爽大驚,立刻啟用秘法逃走,小妾發動了,竟忽然拿出藏在身上的符魔雷引爆與楊爽同歸於盡。

幸好楊爽實力強大,反應迅速,但還是被炸傷,但還不致命,十分震驚人都傻了,萬萬沒想到小妾會對自己出手。


七個魔神主趁機出手,高手間秒秒鐘的疏忽都是致命的,楊爽本就無法敵住七人,一時重傷。

好在七個魔神主有些得意忘形,認為萬無一失,一時不急於取楊爽性命,只是圍困,開始數落嘲諷楊爽,這給了楊爽機會。

楊爽這才知道自己被算計了,而整個大陰謀的策劃都是李子豪設計的,楊爽氣得當場吐血,拚死使用了最後保命手段,僥倖逃脫了。

江帆、聖女、劉茜聽完唏噓不已,終於明白了為何楊爽這麼痛恨李子豪了,江帆十分感慨道:「呃,看來這個李子豪還真是不可小視,心機真夠精細!」

「老哥,你真要報仇東山再起的話,首要重點是先解決這個李子豪,解決了他其他六人好辦多了!」江帆沉吟片刻建議道。

「呃,先解決李子豪當然最好,但他最有心機,只怕很難啊!」楊爽怔了怔卻沒什麼信心道。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楊老哥,你現在的傷勢情況那七個魔神主都知道吧?」江帆沉吟片刻問道。

「知道,怎麼了?」楊爽一愣不解道。

「也就是說短時間內,你完全對他們構不成威脅,就是魔神王也有能力對付你,他們現在滿世界的通緝追殺你,是為了解除後患!」江帆笑道。

「這還用說,誰都清楚,江小兄弟,你到底要說什麼?」楊爽皺皺眉道。

「楊老哥,其實這也是個契機,你要是能儘快找到神品符魔神丹,就能打他們個措手不及,先解決掉最有心計的李子豪,其他再各個擊破,估計一年半載就能一統符魔界!」江帆話鋒一轉道。

「呃,江小兄弟,你這不是廢話嘛!」楊爽聽了不但沒有一絲興奮之意,反倒是鬱悶道。

「老哥,這可不是廢話,而是一個機會,最好的機會,我覺得神品魔神丹的事你還得繼續想辦法,不能這麼放棄!」江帆搖頭道。

楊爽一臉鬱悶,張口要說什麼,江帆擺手意味深長道:「老哥,我知道你要說什麼,你還得必須重視這事,你也不想想,十年以後,符魔界會是個什麼情況?」

「你帶著一些手下躲起來,只能小打小鬧,十年後,你也才恢復以前巔峰實力,七個魔神主呢,已經控制了符魔界,享有所有資源,到時只怕實力最強的位置已經不是你的了!」江帆分析道。


「就拿秦魔帝說吧,他擁有時空魔絲帶符魔神器,出乎你的意料,十年後實力可能更加強大,還有,七個魔神主放縱手下採用符印晉級的方式,到時手下更是高手如雲!」江帆又道。

「十年後,你還是停留在原有的水平,不,應該說還不如,你沒地盤,人手也不足,拿什麼去與七個魔神主對抗?只怕最差勁的李子豪與你單挑,你都不一定能輕鬆拿下!」江帆提醒道。

「十年是不長,但足夠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那時你只是具備了與七個魔神主打游擊的實力,報仇更難啊!」最後江帆鄭重告誡道。

「呃,這個問題我還真沒細想,你說的好像是有道理,如果十年後,七個魔神主更加強大,手下高手數量爆增,那還真是說不清楚什麼時候能滅了他們了!」楊爽眉頭皺起意識到自己想簡單了。

「所以你應該雙管齊下,原有的想法不變,這是保守的常規做法,尋找神品魔神丹才是你的捷徑!」江帆強調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