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小丫頭,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回家去吧。」程路看著何盈盈,陰側側的說道。

何盈盈抬頭,看著王遠。

王遠點了點頭,輕聲開口:「不必留手。」

如果,在幾天之前,王遠還會有些擔心。

但是經過這幾天洗滌,何盈盈也已經完全熟練了自己的三重勁,實力更是上了一層樓。

如果拋去瞬移技能,王遠現在都不是何盈盈的對手。

因為面對何盈盈的時候,王遠連疊元素之力被動的機會都沒有。

何盈盈的二重勁,就足以轟破現在王遠的旋火盾了,更別說三重勁了。

「嗯嗯。」小蘿莉點了點頭。

隨後,在其他的預備學員幸災樂禍的目光中,何盈盈緩緩走了出來。

高台上,斯塔羅看著程路選擇的目標,竟然是何盈盈。

愣了一下之後,就繼續面無表情。

只是,斯塔羅的心底,已經笑翻天了。

斯塔羅可是知道,在場的所有預備學員,加起來可能不會是王遠和何盈盈的對手。

特別是何盈盈,單算攻擊力而言,比王遠都要更勝一籌。

程路自以為自己遠了一隻小白兔來欺負,卻渾然不知道自己選了一頭人型暴龍。

隨著雙方戰定位置。

「準備好了嗎,小丫頭。」程路看著對面的何盈盈,露出了一絲絲殘忍的笑容,

「嗯哼。」何盈盈點了點頭。

刷~

一股龐大的源能從程路身上衝天而起。

只見原本人模人樣的程路,身形猛地拔高了幾分,並且一雙手臂直接變成了兩把鋼鐵利刃。

「異化類超能者?」

看到程峰的身形變化,高台上,不少的將軍都微微皺眉。

而王遠也愣了一下,他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類型的超能者,變化自己的軀體。

異化類超能者,總體來說也可以歸到強化類超能者裡面,算是強化類的分支。

同樣也是強化自身的身體素質,來戰鬥的。

只是,異化類超能者,可以改變自己的某一部分軀體,用來戰鬥。

不過,異化類超能者,相對少見。

樂文「明天雅菲就過來了。」

「喲,這麼快啊。」

大爹大娘算著日子,眼看都小半個月了,覺得時間一晃而逝,又詢問要不要去接。

李欽告訴他們林雅婷的安排,在家裡等著就好。

這個半月來。

農場事務一切照舊。

站在牧場西岸高地遠眺北邊,度假村的工地進展的如

《不會現在沒人玩QQ農場了吧》【319】白手套? 見到孔雀舞的生命值確實歸零了,隼人也不由得鬆了口氣。

在他至今為止所經歷的所有決鬥之中,唯有這一場帶來的緊張程度是最高的,有好幾次他都差點輸了。在這之前,無論是與遊戲的決鬥還是與其他人的決鬥,哪怕是羽蛾、甚至與暗貘良的決鬥都沒有這一場來得刺激。

雖然沒有在正式的比賽之中得到過名次,但孔雀舞的實力也無需那種名次證明,哪怕沒有比試過,隼人也能分辨出羽蛾和孔雀舞究竟是誰比較強。

「贏了,真是一場有趣的決鬥啊~」決鬥勝利,隼人收起了決鬥台上的卡片,露出了一個笑容。而系統的結算也適時彈出。這次決鬥,他一共收穫了500dp,而且還非常好運的掉落了一張卡片——孔雀舞之前在決鬥之中使用過的【特殊颶風】。

雖然在目前這個時代,特殊召喚的方式還不是很多,沒有日後的GX、5Ds、Zexal等那麼豐富且主流,但這並不影響【特殊颶風】這張卡的強力。尤其是,它還是與【黑洞】、【激流葬】相同類型的全場破壞型卡片,不止可以用來消滅對手的怪獸,還能引爆自己的怪獸。

而看著自己終於達到11000dp的餘額,隼人在走下決鬥台前,接下了系統發布已久的一個任務。那個任務之前的他沒有太大的信心能夠完成,但現在已經積攢下那麼多的dp點了,如果全部用在購買卡片上的話,隼人對完成那個任務還是很有信心的。

走下決鬥台,第一個迎接隼人的並非是在一旁圍觀已久的貘良,而是之前對這場決鬥的勝負作出裁判的那名黑衣人。這名國際幻象社的工作人員的手裡拿著一副新的手套,頗為恭敬地走到了隼人的面前,對其說道:「隼人先生,恭喜您收集到了十顆星星籌碼,這是新的決鬥者手套。」

隼人沒有第一時間接過,而是饒有興緻地問道:「哦,你怎麼知道我打算繼續決鬥下去呢?你看,我已經收集到了十顆星星籌碼,已經有了進入貝卡斯的城堡的資格了,不是嗎?」

「是貝卡斯大人讓我交給您的。貝卡斯大人說,您能夠取得前八名的資格這一點毋庸置疑,但在贏取了足夠的星星籌碼后、您絕對不會就這樣浪費與其他決鬥者決鬥的機會的。」

「雖然很想讓貝卡斯那個傢伙被打臉,但是不得不承認,他還真的說對了。」隼人還是接過了新的手套,將自己之前的星星籌碼從舊手套里取出,「就這樣直接嵌入其中就行了吧?」

原來的七枚星星籌碼被隼人一一嵌入了手套之中,舊的手套被摘下,隼人剛想將新手套戴上,從一旁伸來了一隻手,攤開的手掌上放著三枚星星籌碼,以及一張綠色的魔法卡。

隼人側過頭看去,是一臉不甘的孔雀舞。隼人露出一個善意的微笑,將星星籌碼與卡片接過。他沒有說什麼感謝的話,這些可是他贏來的賭注,是他應得的。反倒是說些感謝的話,才是看不起孔雀舞。

「真是一場不錯的決鬥啊,不是嗎?另外,我會好好使用你給我的這張卡的。」隼人揚了揚手裡的【鷹身女妖的羽毛掃】,將其加入了自己的卡組之中。雖然隼人手裡亂七八糟的魔法陷阱卡有不少,但是可以用來解場的還真沒有幾張,孔雀舞這張卡來得相當及時。

「願賭服輸罷了。」見隼人接過了自己的籌碼還有作為賭注輸掉的【鷹身女妖的羽毛掃】,孔雀舞嘆了口氣,低頭看向自己的決鬥手套。之前那裡整好鑲嵌了十一枚,如今只剩下了八枚,連一圈也湊不齊了。

「別灰心嘛,舞小姐。我相信你接下來可以再度湊齊十枚的。」隼人看著被湊齊了一圈的決鬥手套,心中的強迫症大大得到滿足,「畢竟距離比賽開始也才過了幾個小時,接下來還有一天多的時間呢。」

「我只是有些不爽,居然輸給了那種噁心的怪獸而已。」孔雀舞瞪了隼人一眼。如果之前是被【蓋亞】、【詛咒之龍】那種威嚴的怪獸給終結,孔雀舞也不會像現在這樣不爽。

任誰被噁心的【擾亂】怪獸用混雜著鼻涕、眼淚的屁股和小短腿近距離攻擊過,都難以保持心情愉快。

「居然說我們噁心!」「討厭的女人!」隼人的肩上,新加入紅與藍的【擾亂】五人組叫囂道。

裝作不在意地撣去肩膀上的灰、把在自己耳邊嗡嗡叫喚的【擾亂】五人組掃落,隼人無奈地攤手:「雖然那幫傢伙很吵、很噁心,但沒辦法,它們也確實有點用處來著,如果不是【擾亂】怪獸的話,我可能還贏不了你呢,舞小姐。」

「我可以把這理解為對我的譏諷嗎?」孔雀舞心情不好,看什麼都不順眼,尤其是贏了她的隼人還是一副勝利者的從容態度。

「別誤會,其實我只是想繼續一個問題罷了。」隼人擺手,正色道,「舞小姐,現在我們可以聊一聊,你一開始要跟我決鬥的理由是什麼了吧?又或者,我換個問法吧,」

「決鬥怪獸在你眼裡究竟是什麼?」

孔雀舞微微一愣,剛想回答說是自己「通往榮華富貴的工具」「賺取金錢的一種手段」。可她不知為何,有點不想那麼說。下意識地,她看向了自己手上的卡組。

在決鬥結束后,她在整理卡片的時候,並沒有把【鷹身女妖】們放在卡組最前端,反而是之前的決鬥中被【神鷹攻擊】送入了墓地的【鷹身少女】位於最前端。

看著卡片上柔弱的少女,孔雀舞喃喃道:「我,不太清楚……」

決鬥怪獸是工具。金錢才是真實。更強的力量是一切。

想跟隼人、跟遊戲、跟海馬他們這些強大的決鬥者決鬥,完全是出自自己對金錢的渴望。

這些話,她不知為何說不出口。

隼人意有所指道:「如果感到迷茫的話,我倒是有個小小的建議。決鬥怪獸這種東西,除了發明它的人以外,也就只有最強的那個人最懂它了吧?」 「誒,姐姐,他,他,他怎麼突然改變方向了?」

年齡稍小一點的女孩手捏望遠鏡,那因為沙漠的乾燥而略微有些翻皮的嘴唇微動,竟是發出一道悅耳的聲音。

年齡稍微大一點的女孩此刻也是手捏望遠鏡,但深皺的眉頭,卻是直接顯出了她此刻內心的猶豫和糾結。

到底要不要跟上去?

江流為什麼突然改變了行程?

有陰謀或者陷阱嗎?

她不知道,但她不想錯過,所以在猶豫思考了片刻之後,便是一咬牙,決定跟上去。

「走,跟上去看看。」

「好嘞!」

…………………………………………

江流的前進速度很快,雖然他在前進中,但是依舊可以感覺到腳下沙漠地面所帶來的震動。

他知道,前方必定正在發生大戰!

如果他距離王俊睿的距離再近一點,那麼,他肯定不會去觀望了,因為他怕在戰鬥的時候產生強大的戰鬥餘波,這樣很有可能會把王俊睿給吸引過來。

雖然兩個人沒有見過面,但是,江流不想犯錯,哪怕是一丁點的錯誤。

「砰!砰!砰!」

「噗通!噗通!噗通!」

距離越近,那種戰鬥時所交互產生的餘波就會越猛,也讓得江流的感覺格外的強烈。

「很近了,就在前面了。」

江流微微眯眼,隨即便是加快了速度。

土系能力和沙漠產生了共振,這使得江流不管是移動速度還是來自於地面所傳導的任何信息,都能比普通人提前一步接受。

「刺啦刺啦刺啦~~~」

前方出現的大小沙坑,讓得江流立刻進行了急剎車。

「這是?」

「戰鬥打出來的坑?這就是在給我挖坑啊,還好我剎車及時!」

江流一臉幽怨的吐槽,但他依舊警惕著周圍的動靜,不放過任何的風吹草動,呃,風吹沙動。

突然,一聲怒吼在江流耳邊炸響,嚇得江流趕緊躲在了一塊岩石碑之後。

「人類,我們往日無怨近日無仇,你們為什麼要置我於死地?」

一道機械金屬聲音突突的響起,這讓江流好奇的伸出了頭,觀察起了他們。

此刻,一個類似於龍蛇獸的怪物正站在不遠處,他的頭部和巨大的蛇頭一般,圓潤有光澤,而身子則有點像是遠古時期的恐龍,但身體略小,不似霸王龍般巨大,但同樣霸氣!

而這隻龍蛇獸身長三米,腐肉和那搖搖欲墜的內臟看起來格外的驚悚,甚至還露出了帶著血肉的骨頭。

而其他的地方,則是被機械和金屬片給包裹住,以防止附加傷害。

「機械?這是傷,還是……」

江流眉頭微皺,「查看!」

【機械喪屍龍蛇獸】

種族:機械喪屍族

戰力:巔峰怪士(巔峰怪物戰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