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好,謝謝,蓮二。」幸村放下手機,轉生離開窗檯,向著病房外走去。

「精市哥哥!」還沒走出樓梯的幸村就聽見了身後的喊聲,轉身看著不知何時跑到他身後的小人。

「浩川君?」幸村疑惑的看著跑到他面前的浩川。

「這個!」浩川將一直背在身後的東西拿了出來:「可以教我嗎?精市哥哥。」

「網球?」幸村看著熟悉的球拍,一時有些驚訝,小小的球拍被拿在同樣幼小的手中。面前的一雙大眼閃著期待的光芒。

「嗯!」浩川連忙點頭。

「你的身體沒關係了嗎?」幸村有些擔心的問,今天的他並沒有什麼異狀,看著眼前的小男生的眼中的熱切,不由的想起自己的童年。

「嗯!再過不久就可以出院了,所以想讓精市哥哥教我。」浩川肯定的點頭。

「那好吧,到後面的花園。」幸村點頭微笑。

、、、、、、、、、、、、、、、、、、、、、、、、、、、、、、、、、

「嘟……你撥的電話現在無人接聽,如有需要輕轉接語音信箱……」不二掛掉電話,皺著眉:「精市不在嗎?」

「喂,不二,走了nya。」菊丸在教室門口擺動著手,很是焦急的喊著。

「嗯,馬上。」不二將手機收了起來,拿起一旁的網球包。向著菊丸的方向走去。

、、、、、、、、、、、、、、、、、、、、、、、、、、、、、、、、、

幸村看著不遠處一直在練習浩川,勾起了嘴角。動作還很難看,根本夠不到標準的邊。但那不停揮動的手臂,和閃著不棄目光的眼眸,真是耀眼啊。

「等一下。」幸村站起來走到跟前,一隻手抓住浩川的右臂,模擬著揮拍的動作:「是從這邊劃過,力道不要過大,不自覺的轉動拍面會讓球打不到正確的位置。」

「這樣?」浩川又揮了一遍。

「握手處太高了,試著低些。」幸村慢慢的糾正著,對他來說真的是不能入眼的動作,但看到如此小的人拿著球拍一步步向著自己的目標邁進,不由得想起了他自己。

在初上國中時的意氣風發,得到第一個全國冠軍時的喜悅,和隊友們一起約定的三連霸。所有的一切,走馬燈般的一一閃現。幸村不由得握緊了拳頭。

「精市哥哥幫我演示一遍吧。」浩川再試了幾次,但都不是很滿意,將拍子豎著拿起,轉頭看向一旁的幸村。

「可以。」幸村點頭,接過對他來說有些小的球拍,右手隨之劃過,一個標準的揮拍動作利落完成。

「好帥!精市哥哥。」旁邊的草叢突然傳來不小的聲音,一個身影從草叢裡鑽了出來。粉紅的蝴蝶結,一身鵝黃的娃娃裙稍顯凌亂,頭上還沾了不少樹葉。

「美緒!」在一旁的浩川張大嘴喊道。

「美緒醬,怎麼會在那種地方?」幸村有些無奈的看著滿身都是樹葉的小女孩,剛開口的浩川鼓起臉頰,看著剛一出現就抓住精市哥哥問東問西的小鬼。

「精市哥哥,你還要教我網球。」浩川打斷不停在嘰嘰喳喳和幸村說話的美緒。

「浩川笨死了,教了半天都不會。」美緒側過頭吐著舌頭說道。

「美緒,你才笨呢!」浩川嘟著的臉轉紅,看著又躲進幸村身後的美緒很是生氣。

「美緒醬,浩川君。」幸村開口叫他們的名字,明明帶著笑意的聲音卻無端讓人不敢再放肆。

「對不起,精市哥哥。」美緒先開了口,雙手抓著自己裙子的下擺,有些緊張的說道。精市哥哥很溫和,但並不是加以縱容的那種,最近的精市哥哥最奇怪了,一會好像可以『欺負』,一會又讓人有些『害怕』。

「……美緒醬該向浩川君道歉。」幸村嘆了口氣,不在用氣勢壓人,剛剛的氣氛彷彿錯覺般,悄然而逝。他果然還是不太會和孩子處理關係,平時倒也沒關係,但在吵鬧的時候,自己會無端感到頭疼。

「對,不起。」美緒小聲的開口,偷瞄了眼幸村後面的浩川。

「沒什麼。」浩川這才反應過來,將頭擰到另一邊,裝作沒看見的撇開了眼。

「已經這個時間了,該回去了。」幸村將網球拍還給了浩川,看著還在鬧彆扭的兩人。

「那我先走了,精市哥哥。」美緒看浩川不理她,嘟起了嘴,向幸村告別後,轉身跑掉了。

「浩川君。」幸村轉身壓了壓浩川的頭,勾起嘴角微笑。

「我知道了,精市哥哥,我也有不對,我會去道歉。」浩川有些害羞的低下頭,在幸村的示意下起身向著美緒走掉的方向追去。

幸村跟在後面,看到兩人都走向自己的樓層才放心的轉身。

「幸村君……」突然聽到自己的名字,幸村不由的停下了腳步。

「忍足醫生,成功率真的這麼低嗎?」上川小姐的聲音響起,參雜著驚訝和同情,讓站在門口的幸村皺起了眉。

「是的,幸村的手術成功率不足50%。」

幸村雙眼睜大,裡面的鳶紫深邃如夜,彷彿什麼也看不清一般。

「但一開始不是這麼說的。」上川小姐不解的追問。

「那是病人家屬的要求,不能對幸村君說出來。」忍足醫生的聲音低沉,帶著惋惜。

「這樣嗎?……」

上川小姐後面的話幸村不在聽,轉身走向自己的病房。

一樣的擺設,散發著枯萎的氣息,白的徹底的牆,冰冷滲人。

幸村就這樣坐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沒有表情的臉,無端的讓人傷感。

幸村拿起電話,一時又不知道該撥什麼。腦海里一片混亂。

不足50%的手術,他知道意味著什麼。

但!比起失去自我的痛苦。

……

網球就是幸村精市自身啊!

「叮鈴~~~~~~~」手上的手機亮了起來,上面動態的來電顯上有著熟悉的名字。

「……」幸村按下接聽鍵,將手機放在耳邊,嘴張了張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精市?」不二聽著電話那頭的沉默,一時不解的睜開了雙眼。

「周助。」幸村輕喚了聲,與以往無差。

「怎麼了?下午那會不在?又發病了嗎?」不二聽到熟悉的聲音,終於放下了心。

「並沒有,不用擔心。」幸村將一直沉溺在夜色中的眸子放開,凌厲的鳶紫閃現著耀光。

「那就好。」不二的聲音清亮中帶著溫婉,每次惡作劇時微翹的尾音很是醉人。

「周助,立海的三連霸不會有死角的。」幸村笑了起來,凜然的聲音不知是說給自己還是說給不二。

「精市,你是在示威吶?」不二挑眉,有些奇怪於幸村突然冒出來的話,但對自己隊員的維護卻並不受影響:「青學的強大,精市你應該自己領教過了。」

「呵呵,奇怪的人一堆嗎?」幸村放開了一直在思考的手術,已經決定要拼一吧,那就不要再去介意!

「立海的問題兒童也不少!」不二握著電話,突然有點理解裕太的心情,但他不是裕太!

「的確。」幸村黑線,切原到青學絕對闖禍了。

「今天你有點奇怪,精市。」不二合上雙眼,靠在一旁的枕頭上,一隻手拿著剛買的仙人球。

「……」幸村伸出手掌,看著自己越加透白的皮膚,五指併攏握拳「沒事的,周助。」

不二眼睛直盯著剛掛的手機,哪裡奇怪又說不上來。

幸村躺平在床上,眼睛看著天花板。

這裡消毒水的氣息,灰白的牆面,隨著這種絕望的氣息和環境,他似乎快漸漸腐爛掉了。

但,這不該是他,迷惘,無力,脆弱。

既然無法忍受,那!

『去賭吧!那50%!』

熱門推薦:

「幸村,下面就是關東大賽了,我們一定會將勝利的錦旗交道你的手上的。」

真田的聲音依舊剛硬,帶著無比的自信,以及絕對的氣勢。幸村拿著電話的手緊了緊,嘴角勾起:「辛苦你了,真田。」

「這沒什麼……」真田回答道,看著還在場中拚命練習的隊員,一直嚴肅的臉也不由柔和了下來。

「蓮二,在你身邊嗎?」幸村看著面前的仙人掌,突然想起了又一件事。

「蓮二?你稍等下。」真田看著正向他這邊走來的柳,大步迎上。

柳接過真田的電話,看著上面的名字心下瞭然。真田拿過球拍,從柳剛來的方向走了出去,那群隊員還是需要人隨時看著的。

「精市?」柳坐在了休息室的長椅上,拿起一邊的毛巾擦拭著額上的汗水。

「蓮二,昨天的事,有結果了嗎?」幸村試著將手指伸向長滿絨刺的仙人掌,細微的痛感通過指腹傳遞過來。幸村不在意的又戳了幾下,將另一隻手的電話向上移了移。

「嗯,已經得到需要的資料了。」柳放下毛巾,從自己的柜子里拿出一本筆記。

「結果呢?」幸村將聲音放低,戳著仙人掌的手指也停了下來,指尖彷彿無知覺般停在一根刺上,從旁邊看似乎只要再用力些,就能刺破。

「我上回的推論可以增加30%,所以,不用再擔心了,精市。」柳翻開筆記,將裡面的內容暴露出來:「昨天一天,不二君都很正常。」

「……」幸村放開了刺上的手指,嚴重的鳶紫色慢慢凝結下來,有著如暖的氣息蘊含在其中。嘴角抿著微笑,整個人在陽光下散發著光暈,如同幻影一般。

「那就好,謝謝,蓮二。」 法醫江瞳 邪王絕寵:醫品特工妃 幸村放下手機,轉生離開窗檯,向著病房外走去。

「精市哥哥!」還沒走出樓梯的幸村就聽見了身後的喊聲,轉身看著不知何時跑到他身後的小人。

「浩川君?」幸村疑惑的看著跑到他面前的浩川。

「這個!」浩川將一直背在身後的東西拿了出來:「可以教我嗎?精市哥哥。」

「網球?」幸村看著熟悉的球拍,一時有些驚訝,小小的球拍被拿在同樣幼小的手中。面前的一雙大眼閃著期待的光芒。

「嗯!」浩川連忙點頭。

「你的身體沒關係了嗎?」幸村有些擔心的問,今天的他並沒有什麼異狀,看著眼前的小男生的眼中的熱切,不由的想起自己的童年。

「嗯!再過不久就可以出院了,所以想讓精市哥哥教我。」浩川肯定的點頭。

「那好吧,到後面的花園。」幸村點頭微笑。

、、、、、、、、、、、、、、、、、、、、、、、、、、、、、、、、、

「嘟……你撥的電話現在無人接聽,如有需要輕轉接語音信箱……」不二掛掉電話,皺著眉:「精市不在嗎?」

「喂,不二,走了nya。」菊丸在教室門口擺動著手,很是焦急的喊著。

「嗯,馬上。」不二將手機收了起來,拿起一旁的網球包。向著菊丸的方向走去。

、、、、、、、、、、、、、、、、、、、、、、、、、、、、、、、、、

幸村看著不遠處一直在練習浩川,勾起了嘴角。動作還很難看,根本夠不到標準的邊。但那不停揮動的手臂,和閃著不棄目光的眼眸,真是耀眼啊。

「等一下。」幸村站起來走到跟前,一隻手抓住浩川的右臂,模擬著揮拍的動作:「是從這邊劃過,力道不要過大,不自覺的轉動拍面會讓球打不到正確的位置。」

「這樣?」浩川又揮了一遍。

「握手處太高了,試著低些。」幸村慢慢的糾正著,對他來說真的是不能入眼的動作,但看到如此小的人拿著球拍一步步向著自己的目標邁進,不由得想起了他自己。

在初上國中時的意氣風發,得到第一個全國冠軍時的喜悅,和隊友們一起約定的三連霸。所有的一切,走馬燈般的一一閃現。幸村不由得握緊了拳頭。

「精市哥哥幫我演示一遍吧。」浩川再試了幾次,但都不是很滿意,將拍子豎著拿起,轉頭看向一旁的幸村。

「可以。」幸村點頭,接過對他來說有些小的球拍,右手隨之劃過,一個標準的揮拍動作利落完成。

「好帥!精市哥哥。」旁邊的草叢突然傳來不小的聲音,一個身影從草叢裡鑽了出來。粉紅的蝴蝶結,一身鵝黃的娃娃裙稍顯凌亂,頭上還沾了不少樹葉。

「美緒!」在一旁的浩川張大嘴喊道。

「美緒醬,怎麼會在那種地方?」幸村有些無奈的看著滿身都是樹葉的小女孩,剛開口的浩川鼓起臉頰,看著剛一出現就抓住精市哥哥問東問西的小鬼。

「精市哥哥,你還要教我網球。」浩川打斷不停在嘰嘰喳喳和幸村說話的美緒。

「浩川笨死了,教了半天都不會。」美緒側過頭吐著舌頭說道。

「美緒,你才笨呢!」浩川嘟著的臉轉紅,看著又躲進幸村身後的美緒很是生氣。

「美緒醬,浩川君。」幸村開口叫他們的名字,明明帶著笑意的聲音卻無端讓人不敢再放肆。

當娶則撩 「對不起,精市哥哥。」美緒先開了口,雙手抓著自己裙子的下擺,有些緊張的說道。精市哥哥很溫和,但並不是加以縱容的那種,最近的精市哥哥最奇怪了,一會好像可以『欺負』,一會又讓人有些『害怕』。

「……美緒醬該向浩川君道歉。」幸村嘆了口氣,不在用氣勢壓人,剛剛的氣氛彷彿錯覺般,悄然而逝。他果然還是不太會和孩子處理關係,平時倒也沒關係,但在吵鬧的時候,自己會無端感到頭疼。

「對,不起。」美緒小聲的開口,偷瞄了眼幸村後面的浩川。

「沒什麼。」浩川這才反應過來,將頭擰到另一邊,裝作沒看見的撇開了眼。

「已經這個時間了,該回去了。」幸村將網球拍還給了浩川,看著還在鬧彆扭的兩人。

「那我先走了,精市哥哥。」美緒看浩川不理她,嘟起了嘴,向幸村告別後,轉身跑掉了。

「浩川君。」幸村轉身壓了壓浩川的頭,勾起嘴角微笑。

「我知道了,精市哥哥,我也有不對,我會去道歉。」浩川有些害羞的低下頭,在幸村的示意下起身向著美緒走掉的方向追去。

幸村跟在後面,看到兩人都走向自己的樓層才放心的轉身。

「幸村君……」突然聽到自己的名字,幸村不由的停下了腳步。

「忍足醫生,成功率真的這麼低嗎?」上川小姐的聲音響起,參雜著驚訝和同情,讓站在門口的幸村皺起了眉。

「是的,幸村的手術成功率不足50%。」

幸村雙眼睜大,裡面的鳶紫深邃如夜,彷彿什麼也看不清一般。

「但一開始不是這麼說的。」上川小姐不解的追問。

「那是病人家屬的要求,不能對幸村君說出來。」忍足醫生的聲音低沉,帶著惋惜。

「這樣嗎?……」

上川小姐後面的話幸村不在聽,轉身走向自己的病房。

一樣的擺設,散發著枯萎的氣息,白的徹底的牆,冰冷滲人。

幸村就這樣坐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沒有表情的臉,無端的讓人傷感。

幸村拿起電話,一時又不知道該撥什麼。腦海里一片混亂。

不足50%的手術,他知道意味著什麼。

但!比起失去自我的痛苦。

……

網球就是幸村精市自身啊!

「叮鈴~~~~~~~」手上的手機亮了起來,上面動態的來電顯上有著熟悉的名字。

「……」幸村按下接聽鍵,將手機放在耳邊,嘴張了張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精市?」不二聽著電話那頭的沉默,一時不解的睜開了雙眼。

「周助。」幸村輕喚了聲,與以往無差。

「怎麼了?下午那會不在?又發病了嗎?」不二聽到熟悉的聲音,終於放下了心。

「並沒有,不用擔心。」幸村將一直沉溺在夜色中的眸子放開,凌厲的鳶紫閃現著耀光。

「那就好。」不二的聲音清亮中帶著溫婉,每次惡作劇時微翹的尾音很是醉人。

「周助,立海的三連霸不會有死角的。」幸村笑了起來,凜然的聲音不知是說給自己還是說給不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