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輕人是誰?族叔竟對此人這般恭謹。」

「不清楚,看上起年紀不大,應該是冷家,或者宇家的天驕之輩。」

「……」

古陣前,伴隨著宋家族人的議論聲,前方葉飛等人的身影,已然消失在了視線之中。

宋家府邸,位處於宋城中心,幾乎佔據了五分之一的古城,除此之外整座宋城內,基本都是宋家之人,哪怕有外族強者,那多半也是家族供奉。

這樣的世家,整體實力不輸任何一個武修宗門。

宋家府邸門前,在宋義的帶領之下,葉飛一行人進入府內,沒有任何人阻難,在穿過前院之後,前方遠處一處通天閣樓,隨之落入三人的視線之中。

閣樓呈峰塔形狀,足有數十層之高,目光所致,金碧輝煌,給人的感覺十分壯觀。

「葉先生,這便是宋閣。」

「家族之人,平常議事之地,大哥等候已久,葉先生請隨我來。」宋義開口介紹的同時,隨之向著前方的閣樓走去。

葉飛聞言,並未多言,此刻與古靈月跟隨其後。

不多時,一行人臨近閣樓。

進入之後,廳堂之內,已然有不少的劫境強者矗立,前方堂上一位身穿健壯,身穿長袍,留著黑須的男子的方臉男子,此刻緩緩站起身來。

「宋家主,宋曉峰,久聞葉先生威名。」

那高大男子,臉上露出爽朗的笑容,此刻抬手禮貌抱拳。

「宋家主。」

「幸會。」

葉飛神情如常,低聲開口回應道。

此刻廳堂內,其他的劫境強者,見此情景,眼中明顯露出不喜之色,此地乃是宋家府邸,眼前之人見到家主,理應該行跪拜之理。

這等隨意的回應,不免讓四周眾人一陣臉上露出不悅之色。

「家主,此子在神域樹敵眾多,如今進入宋城,對於我宋家有百害而無一利。」此刻廳堂內,一位長袍老者,此刻上前一步,忍不住冷聲開口道。

「嗯,東部三宗實力不弱,為了此人與之為敵,實屬不智之舉!」

「……」

廳堂一旁,此刻另外一位,有著五重劫境強者的族人,此時隨之開口附和。

一時間,廳內內氣氛,略顯得有幾分緊張。

前方宋曉峰聞言,不禁眉頭微皺,周身氣勢隨之一凝,目光同時掃向四周眾人。

「不得無禮!」

「葉先生乃是二弟請來對付血魔老祖的前輩,此事本族早有定論。」宋曉峰面色一怔,此刻的表情,那可謂是極為強勢。

再其一旁,宋義更是目光一凝,臉上露出尖銳之色,掃了四周眾人一眼。

這兄弟二人,本身的實力不凡,均是九重劫境之列,此刻這一開口,頓時使得堂內一片鴉雀無聲,宋家家主之威可謂不俗。

葉飛此時神情不變,掃了堂內眾人一眼后,便是很快收回了目光。

除了宋家兄弟二人之外,其他的武修,不值得他多看一眼,而就在這時,葉飛目光陡然一凝,轉頭望向廳堂門外。

「超越了九重劫境。」

葉飛低喃一聲,他的感知極為敏銳。

而此時,一道無形的威壓之力,幾乎是在同一時刻橫掃而來,瞬間壓制了全場。

「曉峰,你可知罪?」前方門前,一聲低喝傳來。

話音落下,只見一位身形佝僂,滿頭白髮,臉上滿是歲月痕迹的老者,手持一根黑色木杖,緩緩走進了堂內,那深邃的雙目內,掃向前方宋家家主。

「晚輩,見過長老太爺。」宋曉峰見到來者,隨之連忙上前一拜,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我等,拜見太爺!」

廳堂之內,其他的眾人,此時連忙彎身一拜,臉上都是露出恭謹之色。

這位老者,除了本身實力之外,身份顯然也是不凡,就連宋家家主,見到此人都這般恭謹,可見其在宋家的輩分極高。

一旁的葉飛,在掃了此人一眼后,同樣很快收回了目光。

他戰力,早已經超越了仙境,而眼前這位,儘管周身氣勢不凡,但始終距離仙境,還差了一些,應該是體內沒有仙根所致。

「太爺,晚輩何罪之有?」前方宋家家主,目光一震,稍有沉吟之後,他此時低聲開口道。

在他的一旁,宋義此時臉上的神情,同時有些凝聚。

宋家之中,儘管家主之位,早已經交給他們兄弟二人,但武道一脈,向來強者為尊,眼前這位老者,無論是實力,還是在族內的聲望,那都要遠遠超過他們兄弟二人。

「哼,封雨鼎,乃是我宋家維持地位之根本!」

「你兄弟二人,沒有經過長老團的同意,將其送給外族之人,若非是老夫將此事暫時壓下,你二人還有命在!」

這長袍老者,聲音略顯陰沉,話語中透著一股無形的威嚴之勢。

廳堂之內,此刻那些劫境族人,在聽聞此言后,頓時眼中有微光閃過,能夠進入宋閣的,那都是在族內身份不凡之輩,自然知曉封雨鼎的重要。

「太爺,封雨鼎,家主有處理之權,晚輩身為宋家之主,無論如何處理,都沒有違背家規吧。」宋曉峰不甘示弱,隨之抬手開口道。

此言一出,前方老者,頓時身形一陣,眼中閃過一道威芒。

「你還知道家規!」

「東部三宗老祖,已經給老夫傳音,交出這小輩之後,此事便於我宋家無關,你們兄弟二人之舉,是想要看到宋家千年基業,毀於一旦嗎?」

長袍老者大喝一聲,周身氣勢隨之一凝。

那堪比仙境之威,此刻橫掃全場,前方宋曉峰,宋義二人,均是身形一顫,忍不住向後退了兩步。

在這股氣勢之下,這位宋家的太爺的話語,那幾乎等同與族規。

說罷,此人隨之轉頭,目光落在了一旁葉飛身上。

「小輩,交出封雨鼎,滾出宋城。」長袍老者低喝一聲,聲音中透著不容拒絕之意。

話音落下,他周身磅礴的靈力,隨之已然籠罩了葉飛。

「太爺,葉先生是晚輩請來的,您……」一旁宋義,此時忍不住開口,他想要移動身形,但此刻在那老者的威壓之力,體內的靈力幾乎被封。

「閉嘴!」

「封雨鼎之事,老夫一會在找你算賬。」

長袍老者低喝一聲,此刻廳堂之內,威壓之力隨之更為強勢了幾分。

在這股力量之下,宋家兄弟二人,均是並非定住了身形,無法移動半步。

這位長袍長老,乃是宋家長老團首座,在家族內輩分極高,一身堪比仙境之力,更是威震一方,有著仙境之下第一人自稱宋朝陽。

「小輩,老夫的話,你沒聽清楚嗎?」宋朝陽聲音越發低沉,若不是東部三宗想要此人,以他的性子,怕是早就已經出手。

此刻廳堂內,葉飛見此情景,不禁淡笑一聲。

掃了一眼堂內后,他也是很快明白過來,只是那封雨鼎既已到手,自然不可能交出。

「宋義,一件仙寶,葉某幫你斬了此人。」葉飛目光沉靜,此刻上前一步,低聲開口說道。

他的身形,並未受到鎮壓,此刻聲音傳遍整個廳堂。

此言一出,四周眾人,不禁均是面色一怔。

「小輩,大膽!」

「我宋家府邸,誰給你勇氣,在此口出狂言。」

「今日,你便是你的死期……」

廳堂之內,葉飛的話語,已然引起了眾怒,四周的宋家劫境強者,眼前均是泛起憤怒之色,一道道劫境之力,隨之橫掃全場。

場內氣氛,瞬間降到冰點。

唯有一旁的古靈月,深知葉飛的性子,臉上的表情,並沒有多大變化,彷彿早就猜到了一般。

前方宋義聞言,連忙開口道:「葉先生,我宋家太爺,長年呆在宋城之內,冒犯之處還請見諒,此事只是個誤會。」

重生之青絡公 對於葉飛的戰力,宋義顯然也是有著極大的信心,只是眼前這位太爺,若是就這般隕落,對於宋家來說,那無疑是極大的打擊。

「宵小之輩,勇氣可嘉。」

「殺老夫,你還沒那資格,東部三宗雖然有過交代,留下你的性命,但老夫出手將你廢去,想必那三位老友,應該不會有什麼意見。」

廳堂之內,宋朝陽聲音低沉,眼中此刻泛起了寒芒。

他何等身份,此刻又是在宋家府邸,若是不出手將眼前廢去,今後怕是無顏在面對族中小輩。

「封。」

宋朝陽幾乎沒有猶豫,此刻體內的力量爆發,那堪比仙境的力量,瞬間凝聚成型,四周空氣為之一凝,空谷的封定之力,直指前方葉飛而去。 閣樓堂內,除了前方葉飛之外,宋家族人身形都是不禁一震,在這股氣勢之下,仙境之下連體內靈力的凝聚,那都是極為困難。

「住手!」

「我宋家待客之道,即是家主請來之人,長老團無權干涉。」

忽然間,閣樓堂外,一聲低喝傳來。

四周空氣為之一顫,恐怖仙境之力橫掃,瞬間震碎了閣樓堂內的狂暴之力,那出手的宋朝陽,都是不禁身形向後退了兩步,臉上的神情略顯難看。

「仙境巔峰……」

閣樓堂內,葉飛轉頭望向堂外,眼中有微光閃過。

只是這話音落下,那股恐怖的氣勢,隨之也是很快消失無蹤,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老祖!」

「此人,何等身份,居然在驚動了我宋家老祖?」

「……」

堂內四周眾人,此刻臉上都是露出震驚之色,心中可謂震撼不已。

閣樓堂內,宋朝陽面色變化不定,沉默片刻之後,他身上的氣勢,隨之慢慢收斂,抬頭狠瞪了前方葉飛一眼后,隨之拂袖而去。

「晚輩,恭送太爺。」

閣樓堂內,宋家兄弟二人,此時臉上露出笑容,隨之抬頭開口。

在這宋城之內,能夠壓倒宋太爺的氣勢,那便只有那位,一直盤踞祖地的宋佳老祖,如今有老祖的支持,宋家之內應該在無人敢反對此事。

「諸位族人,今日起,葉先生便是我宋家供奉,此事宋義早已與大哥商議。」閣樓堂內,宋義見情景,隨之順勢抬手開口道。

此言一出,堂內眾人,已然在無人敢有半句反駁之言。

閣樓堂內,宋家族人隨之紛紛退去,前方宋家兄弟二人,此時連忙上前,隨之向著葉飛抬手抱拳。

「葉先生,讓您見笑了。」

「這樣的事情,今後絕對不會再發生。」宋曉峰此刻抬手開口,臉上的笑容不變。

再其一旁,宋義同時抬手,臉上的笑容溫和。

葉飛聞言,隨之輕輕點頭,一個半步仙境的武修,他本沒有在意,整個宋城之內,唯一能夠入他之眼的,唯有那位宋家老祖。

「無妨,本就有約在先,葉某隻等你們十天。」葉飛擺了擺手,隨之低聲開口道。

這封雨鼎到手,三月之後進入仙人冢,他還需提前準備一番,不想在宋城浪費過多的時間。

「葉先生放心。」

「不出七天,我兄弟二人,定會召集族中強者,宋城內的傳送主陣,可瞬間前往血魔海。」前方宋義隨之上前一步抬手開口。

一番交談之下,隨之不在多言。

宋家府邸內,在宋義的安排之下,葉飛與古靈月二人,便是暫時住在了府內。

時間,在悄然中流逝,轉眼三天過去……

宋家族內,不少遊歷在外的劫境強者,在家主的命令之下,均是相繼召回,對於這一次的血魔海復仇,宋家兄弟二人顯然是極為重視。

而這些天,葉飛倒是顯得有些無所事事,自從三天前,那位宋家老祖的氣息曇花一現之後,這位仙境巔峰的強者,彷彿消失了一般,再沒有傳出半點動靜。

在這期間,他也詢問過宋義,但對於老祖的行蹤,宋家族人並不知曉在何處,就連宋家祖地的位置,宋義等人也不太清楚。

若非是極為重要之事,這位鎮守宋家的強者,不會輕易出現。

宋家府邸,葉飛此時身處庭院內,他周身氣息內斂,隨之緩緩抬起頭來,望向遠處的半空,其眼中有藍芒閃動。

「連我的洞察之眼,都無法確定宋家祖地藏於何處。」

庭院內,葉飛收回目光,不禁低喃道。

「三大世家老祖,集家族氣運於一身,在這宋城內,他們的戰力堪比古境,你尋找不到的。」後方不遠處,只見一道人影臨近。

那是一位身穿白色連衣,相貌不凡的女子,正是古靈月無疑。

她在說完之後,隨之臉上的笑容不變,緩步向著葉飛走來。

「若離開宋城呢?」

庭院內,葉飛轉過頭來,眼中有精光閃過。

「仙境巔峰。」

「可以稱得上古境之下第一人,就算在遠古仙界,那三位老祖的名氣也不算小。」古靈月輕聲開口,直言回應道。

神域仙境的強者,本身不再少數,若非是沒有帝境大能,那神域仙宮的整體實力,絕對不輸於仙族。

「他們三人,都曾進入過仙人冢。」葉飛稍有沉吟,隨之再次開口道。

再其一旁,古靈月微微點頭。

唯有從仙人冢內,成功走出的武修強者,才有資格踏入仙境,而想要在遠古仙界,眾多古族,甚至有不朽界主強者仙人冢內脫穎而出,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仙人冢么……還有三個月。」庭院內,葉飛低喃一聲,眼中露出堅決之色。

他如今的戰力,已然可以媲美仙境巔峰,一旦擁有了仙根,踏入古境只是時間問題,身上外域界主的傳承,同時能夠讓他以最快的速度,達到不朽界主的程度。

這些力量,如今只有一個阻礙,那便是仙根。

就在二人交談之時,此刻宋城半空,護城大陣忽然一顫,似乎是受到了什麼攻擊一般。

「砰,轟隆。」

「轟!」

震耳的爆響,回蕩在城內,使得城內宋家之人,均是下意識抬頭望向半空。

「報!」

「南城外,東部三宗強者聚集,欲要闖進宋城。」

「守城族人,皆已身亡!」

宋家府邸,一位有著丹境的小輩族人,此刻一臉焦急之色,消息隨即很快傳遍了整個宋家。

不多時,府邸前院內,宋家家主宋曉峰,二叔宋義等強者,同時很快凝聚,在聽到消息之後,眾人臉上均是露出憤怒之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