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們現在還要去偷偷地溜過去嗎?」

趙雲清搖頭,充滿疑惑地說:「他們要說的內容,我們已經知道了,何必又去聽呢?我們倆先留在這裡,看皇叔的下一步行動會是怎麼樣?」


「嗯……」

沒多久,那幾個侍衛就出來了。

而趙美廷也出來了,望了一下四周,急匆匆地到了那個關押殺手的石頭後面去了。

馨寧他們當然緊緊跟著,心裡特別奇怪,搞不清楚這王爺葫蘆里賣著什麼葯。

馨寧本想也跟著王爺去裡面的,但是被趙雲清阻止住了。

「皇叔應該是有私事要處理吧,我們這樣跟過去,也不太好的。要不然,我們先等等看吧。說不定,他一會兒就會出來啦。」

果然才一柱香時間,趙美廷就笑呵呵地出來了,隨後還出來一個蒙面人,咻地一下飛出了王府。

「馨寧,你先跟著王爺回去。我去看看,那個黑衣人到底是誰?又有何目的呢?」

馨寧答應著,隱約地覺得事情越來越複雜,這王爺身後到底有什麼秘密呢? 馨寧答應著,隱約地覺得事情越來越複雜,這王爺身後到底有什麼秘密呢?

趙雲清跟出了王府,而馨寧就偷偷地跟著王爺。

王爺突然停了下來,正好看到馨寧,卻沒半點慌張和吃驚的表情。

「馨寧,我早就知道你和元佐在跟我了。你說你倆沒事,幹嘛玩跟蹤呢?他是不是跟我那個黑衣人了?」

馨寧點頭,很難為情地說:「我們就是想知道,您到底有什麼好辦法救出濃意呀。我可是知道了,宰相別苑裡根本沒人走動,那就是說濃意不在裡面了。」

趙美廷一時被馨寧說著,不知道怎麼回答了。

「反正,本王答應過你的事,一定會辦到的。元佐那小子,好奇心真強,過不了多久,肯定會無功而返的。其實那個黑衣人就是我派去打探消息的,你們為什麼非得插一腳呢?」

「對不起,王爺!」馨寧低著頭。

趙美廷倒再也提不起脾氣了:「馨寧,本王沒怪你,我先送你回去吧!」

「可是……趙大哥怎麼辦呢?」

趙美廷欲拉著馨寧的手,卻放棄了,自己這是在想什麼呢,馨寧這丫頭肯定不會同意的。

「你怎麼心心念念的是元佐呀?他嘛……沒問題的,相信用不了多久就會回來的。走吧,我送你回房。」他眼中帶著笑,一副打趣馨寧的模樣,他不想讓自己太過於尷尬。

馨寧本來就已經睡飽了,如今又待在房中,只怕是太無聊啦。

「王爺,房中太無趣,還是去外面走走吧。」馨寧想在王爺面前任性一回吧,因為她現在真的好擔心趙大哥,怕他會出什麼事。她的心慌得很,老有種不祥的預感。

她說完,就想走,卻被趙美廷拉住了。

「馨寧,如果你想去王府外面透氣的話,本王可以陪你!」

「不要了吧……」馨寧如今可不敢與王爺單獨相處,老感覺怪怪的。

「要不然你就乖乖待在王府吧,別老想跟在元佐屁股後面跑啦,他又不香。」

馨寧被趙美廷突然這一玩笑嚇到了,堂堂北宋王爺也如此無節操,想來他也是醉了。

趙美廷也感到自己有了幾分失言,忙解釋:「本王其實是擔心你一個人出去會有危險,正因為蔣云云已經被趕了出去,所以才更有可能會懷恨在心,再想辦法對付你的。」

馨寧想想也是的,自己今日表現那般絕情,恐怕那個女人也不會善罷甘休吧。

「好,那就回房休息吧!」

趙美廷內心失望了,想不到馨寧寧願自己回房,也不想與自己單獨出去一趟。

雖然他心中如此想,但表現得卻無漏洞,依然臉上掛起了慈祥的笑容,不想讓馨寧看出什麼別的感情。

「行!正好本王還有其他事情要處理,你自己先回去吧。」

「是,王爺,馨寧先走啦。」她終於嘆了一口氣,可以輕鬆一點了。

馨寧對自己的感情很果斷,自己不喜歡的男人,她是不會給別人任何機會的。

她想:王爺,還請你別怪馨寧無情。我心中既然沒有你,就不想讓你再白白付出了。

她如釋重負地回到了房間,一個人無聊地發著呆,希望趙雲清能快點回來,更想濃意能平安地出現。

正好此時,歐陽沐雪敲響了馨寧的門。

「女兒,你一個人在房間無不無聊呀,娘親陪你來玩啦!」

馨寧突然聽到歐陽沐雪的聲音,像是聽到了親人的呼喚,蹭地一下跑到門口,打開了門。

「娘……」馨寧當初也是為了滿足她的願意,才如此稱呼她的。好久沒這樣叫過了,也覺得很不好意思了。

「王妃,你怎麼來了,那個卜語霜姐姐沒有陪著你嗎?」

歐陽沐雪嘟起了小嘴,故作傷心地說:「女兒,你大病一場,就與娘親如此疏遠了嗎?不要叫我王妃,我不想聽,不想聽!」

歐陽沐雪捂著耳朵,一副很不情願的表情。

馨寧看著她,倒像一個小孩子,需要自己來哄,來照顧。

她想自己已經認識了兩個瘋一般的女子,希望她們都能好起來,做一個正常的人。

「既然娘親不喜歡聽的話,馨寧就不那樣叫啦。快快進屋吧,我們一起玩!」

她先讓歐陽沐雪進了屋,自己要走進門的同時,眼睛不經意地瞟過不遠處,卻發現了有人正在監視著自己。

那個人看起來好面熟,似乎是其他三位側妃的丫鬟,具體是哪一位,馨寧就不得而知啦。

馨寧只是匆匆地收起了自己的餘光,沒讓丫鬟發現自己已經發現了她。

她神色正常地關上了門,然後靜靜地貼著門,聽著外面的動靜。

果不其然,外面很快有了極輕極輕的腳步聲,如果不尖起耳朵聽,還發覺不了呢。

馨寧透過門縫看到了,那個丫鬟正躡手躡腳地朝自己的門走來,看來真的是有問題的。

她也輕輕地來到往裡走,來到歐陽沐雪的身邊。

「女兒,你在幹嘛呢?」

馨寧小聲地說:「噓!娘親,現在我們來玩個遊戲好不好?誰先說話,就算誰輸了,開始!」

歐陽沐雪很乖地捂著嘴巴,她可不想輸給自己的女兒。

馨寧已經看到了門外有個模糊的身影,知道那個正蹲在門口,偷聽著自己自己房裡的動靜呢。

馨寧在內心琢磨著,今日剛趕走蔣云云,又來了這些側妃的監視,難道她們還不放心自己?如今究竟是抓住那個丫鬟,還是保持冷靜,探尋她們這些人的目的呢?

她回想之前的情景,似乎那三個側妃在故意挑動自己與蔣云云的關係。

她想蔣云云一直說是遭到了文佩佩陷害,難不成這一切都是真的?

馨寧不想自己被人當猴子一樣耍了,這次一定得查個清清楚楚,讓那些壞人都在自己面前顯形。

所以馨寧不能當眾揭穿那個丫鬟,就讓她好好聽聽吧。

「娘親,我認輸了,我們現在停止遊戲!」

「好哇,好哇!娘親,好厲害吧!」歐陽沐雪高興地跳了起來。

馨寧也拉著歐陽沐雪的手,一起跳著,故意說得很大聲:「娘親,這次馨寧不走了,就待在王府陪你玩一輩子,好不好?」

歐陽沐雪詫異地看著馨寧,說:「女兒,你本來就應該待在王府嘛。只是你長大了,始終要嫁人的,又怎麼能陪娘親一輩子呢。」

馨寧想著她也沒全瘋嘛,這嫁人還是知道的。


她笑嘻嘻地說:「娘親,女兒就算嫁人啦,也可以待在王府呀。您說是不是?」

馨寧心底在想,想必這些人都已經知道了王爺對自己格外的在乎,如果自己留在這裡,只怕是對她們很大的威脅。所以這個消息一旦被那丫鬟知道,肯定會急著告訴她的主子的。到時自己再悄悄地跟過去,就會知道到底是誰在背後搞鬼啦。


「嗯,還是女兒聰明。我們來玩猜拳,好不好?」

「好!」馨寧表面答應著她,可是眼睛一直注視著門口,直到看到那個身影離開了,她才悄悄對歐陽沐雪說:「娘親,咱們不玩猜拳,玩躲貓貓,行不行呀?你先閉上眼睛,我先躲,待一柱香后再來找我哦。」

歐陽沐雪很乖,對馨寧的話言聽計從。

「好!」歐陽沐雪充滿期待地閉上眼睛。

馨寧也顧不得這麼多了,現在情況緊急,只好先欺騙下她了。

她輕輕地打開了門,看見了那個丫鬟正往外走呢。

她就一直遠遠地跟著丫鬟,不敢太近了,很小心翼翼的。

沒過多久,那個丫鬟就停在了,她走進了一個亭子內。

馨寧覺得很眼熟,像是之前自己被蛇咬的地方。這裡草叢很多,自己正好隱藏在其中。

她看到亭內正坐著三位側妃,看面相真是一個比一個陰險,要不然怎麼能活到現在呢?

丫鬟匆匆地來到她們三人身邊,慌張地說起在馨寧屋外聽到的話。

文佩佩驚訝地說:「你說什麼,韓馨寧竟然打算不走了?」

她還氣急敗壞地站了起來,來回地走動著:「兩位姐姐,你們說這女人究竟想留在王府幹什麼呢?她身邊不是有了一個侍衛情郎嘛,幹嘛還要留在這裡與我們爭搶王爺呢?」

那個老一點的史側妃淡定地說:「我說佩妹妹呀,你能不能先沉住氣呢。我們好不容易趕走一個蔣云云,已經算是勝利了。如今這個韓馨寧,應該不會留在王府的。說不定她與歐陽沐雪,只是開開玩笑而已。你說誰會與一個瘋子說實話呢?」

另外的林側妃沉思了一會兒,也讓文佩佩冷靜下來。

「我們之前做了那麼多努力,雖然沒有把韓馨寧弄死、弄毀容,至少把之前最大的強敵蔣云云給弄出去了呀。我看史姐姐說得沒錯,韓馨寧一個小小的宮女,就算想留在王府,也是不可能的。她肯定是有什麼任務,一旦完成,就會回皇宮的。」

文佩佩經過兩位的疏導才放心地坐了下來,她回想著:「自從我們知道韓馨寧來到王府後,便派人這個亭子周圍埋伏,一發現她,便放了毒蛇。想不到,最後蔣云云竟然也出現在這裡,還狠狠地踢了幾腳韓馨寧。所以我們才將計就計,來利用蔣云云,大膽地實施我們的完美計劃。」 文佩佩經過兩位的疏導才放心地坐了下來,她回想著:「自從我們知道韓馨寧來到王府後,便派人這個亭子周圍埋伏,一發現她,便放了毒蛇。想不到,最後蔣云云竟然也出現在這裡,還狠狠地踢了幾腳韓馨寧。所以我們才將計就計,來利用蔣云云,大膽地實施我們的完美計劃。」

馨寧恨得牙痒痒,真被自己猜中了,原來蔣云云和自己一起被這三個女人設計了。她有那麼一瞬間,真想衝上去,湊她們個落花流水。可是她掂量著自己現在勢單力薄,只怕被發現了她們秘密,還會被滅口。

她選擇了暗兵不動,豎著耳朵聽著她們的對話。

此時,那個林側妃也眉飛色舞地說了起來:「蔣云云居然要挾徐管家,拖延他拿藥箱的時間,這是在王爺身邊動手,豈不是很蠢嗎?」

「誰說不是呢?她第二天居然還找我們來商量,讓我們一起去那韓馨寧的房間。更有趣的是,她竟然自己說出了偷看王爺為韓馨寧吸毒的事情。之前她倒是很機靈,沒想到,韓馨寧一來,她就亂了慌張啦。最終,被我們趕出局了。」文佩佩臉都笑開了花。

馨寧看著那個老的史側妃一直笑而不說,心底在猜測,這些主意一定是她想出來的。若不是她身邊這兩位妹妹還有用,馨寧想她一定會一併解決她們的。

只要有女人在的地方,就有明爭暗鬥,特別是在古代,馨寧徹底明白了這點。

「只是你倆找的殺手太差勁,竟然沒動那韓馨寧一根汗毛,還被王爺抓住啦。幸虧姐姐我早就把一切設計在了蔣云云頭上,要不然我們三人此時能悠閑在此喝茶、品點心嗎?」史側妃終於開口了。

「是……是……都怪妹妹太大意了!」文佩佩抱歉地說:「關鍵是那麼短時間找個殺手,難度太小,妹妹我又沒門道。最後還是身邊的這個丫鬟找到的人,說是她哥哥認識的一些江湖之人。我哪知道他們如此不堪呢?」

「罷了,罷了。如今總算把那個獨佔王爺寵愛四年的蔣云云踢出去了,我也寬心許多了。至於這個韓馨寧嘛,看她以後的情況,暫時我估計她不會留在王府。所以她並不能成為我們的勁敵,靜觀其變吧。你們最好叫宮裡那個內應多觀察下王爺的情況,知道嗎?」

林側妃笑著答應著:「姐姐,這點放心,妹妹在太醫院的內應,一定不會讓姐姐失望的。之前也是她故意在歐陽沐雪面前煽動,才使得她失控,在東宮大打出手,打得韓馨寧個半死呢。」

馨寧想不到這麼久之前的事情,也是她們的所為。她真是恨不得扒了她們的皮,抽她們的筋,把她們碎屍萬段。她想自己這是不是太邪惡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