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當然,貪狼戰神也不過是在華夏境內比較出名罷了,天策戰神……那可是個怪物!」

海外不少強者都是和秦風交手過的,知道秦風的真正實力,其實早就超越了宗師五重。

所以,看到秦君臨被吊打,他們倒也不意外,反而是心領神會的笑了起來。

甚至在不少人看來,貪狼戰神敢去找天策戰神的麻煩,完全是自取其辱!

……

而這一邊,秦天問安排的屬下,也是迅速聯繫到了論壇所在的網站負責人。

一頓強烈譴責,隨後便要求對方立即關閉論壇,中止這場戰鬥的畫面轉播。

負責人聽完笑了起來,開什麼玩笑,這場突如其來的戰鬥,給他們帶來了這麼大的流量,怎麼可能關閉!

「非常抱歉,我們無法答應您的要求!」

負責人想都不想便拒絕道。

下屬停了頓時大怒,冷冷道:「你知道我們是什麼人嗎?我們是秦家的人,你敢得罪我們,就等著倒霉吧!」

「到時候不僅是你所在的網站會關閉,我們還會親自找上你本人,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負責人卻是個硬骨頭,聽到這話先是嚇了一跳,然而緊接著,便是一股怒火從心頭竄了起來。

他生平最痛恨的就是這種仗勢欺人的傢伙。

於是,毫不猶豫將對方的話給錄了下來,隨後在網上進行轉播。

說是秦家威脅他們網站關閉論壇,禁制轉播這場戰鬥的畫面!

這一下,又在網上掀起了軒然巨震。

不少人都能看得出來,這秦家是覺得秦君臨的表現太丟人了,所以想要及時止損,阻止他們進行戰鬥畫面的播放!

然而可能嗎?

顯然是不可能的!

即便這個網站關閉掉了,其他站也可以開啟,秦家就算再強,也不可能封殺整個網路吧!

而且,通過直播畫面,不少勢力已經知道了戰鬥地點位於綠水山莊,現在根本不需要通過論壇進行觀看,而是直接利用衛星觀測來查探整個戰鬥過程。

秦家這一舉動,非但沒有達到目的,反而把自己的臉面車丟丟的乾乾淨淨!

現在的網路時代,信息極其發達,短短一會兒的功夫,秦家的所作所為就被傳播了出去,並且在網上被人瘋狂傳揚。

這一下,不僅是秦君臨,就連整個秦閥,也隨之顏面大損,簡直都要沒臉見人了!

秦天問在自己的書房裡,也是看到了熱搜上忽然多出了一條訊息,居然是關於秦家的。

秦家威脅XX網站關閉直播畫面!

可笑的秦家,居然還會害怕丟人?

貪狼戰神就是個廢物!

各種帖子還有誅心的言論,全部都在網上出現了。

秦天問差點氣得當場吐血。

下屬過來的時候,彙報完消息,秦天問當即就是一巴掌拍了出去,狠狠摔在對方臉上。

「廢物,你們這一群廢物,要你們何用?」

「連這點小事都做不好,給我滾出去!」

然而不管秦天問怎麼憤怒,依舊改變不了秦君臨面臨弱勢的局面。

沒錯,初次交手,秦君臨就被秦風死死壓制,徹底落入了下風。

本來得意無比的秦家眾人臉上,紛紛露出了絕望之色。

看完這一記交手之後,他們對自家大人已經徹底沒有了信心。

甚至害怕秦風在斬殺秦君臨之後,會將他們一起抹殺,有人甚至想要從碧水擅闖逃出去!

而上官婉儀和林允兒則是激動的抱在了一起,喜極而泣。

「太好了,秦風贏了!」

「不愧是風兒,我就知道他一定能行的!」

兩女並不知道秦風服用了禁藥的事情,不過,看到秦風大展神威,一上來就死死壓制住了秦君臨,都是忍不住心中狂喜。

「可惡,我今天一定會殺了你!」

秦君臨感覺無比的羞辱,惡狠狠的朝著秦風說道。

秦風輕蔑一笑,「秦君臨,就這點本事么?那你再練十年,也不夠資格和我較量!」

「啊啊啊啊!」

秦君臨徹底暴怒了。

他雙眼變成了恐怖的血紅色,一絲絲黑氣在眼中瀰漫開來。

只聽他口中忽然爆喝出三個字,「魔龍斬!」

怒吼之聲在天地之間回蕩,似乎感受到了秦君臨無窮無盡的憤怒,上蒼也是做出了回應。

轟隆!

翻滾的烏雲之中,一聲轟鳴巨響,天地隨之變色。

一股無盡的威壓,從天穹盡頭浮現出來,壓迫在碧水山莊上空。

而與此同時,秦君臨也是將手中戰刀高高舉起,似乎在醞釀著什麼。

有秦家的武者也在觀看這場戰鬥,聽到秦君臨喊出那句話,頓時臉色大變。

魔龍斬,這是天羅刀中記載的禁術,也是威力最強的一記殺招!

這一招一旦施展出來,就有毀天滅地的威能,可以輕鬆滅殺超越自身好幾個境界的敵人!

然而,損耗極其巨大!

需要很長時間的醞釀,同時,對自身身體會造成巨大而且不可修復的損害!

秦天問的神色,也是變得複雜起來。

他不止一次,囑咐過自己的兒子,除非到了生死關頭,遇到了自己無法戰勝的敵人,否則絕對不能輕易動用這一招!

在以往的戰場上,秦君臨從來沒有動用過魔龍斬!

然而這一次,僅僅是和秦風戰鬥了不到十分鐘,就被迫施展出了自己最後的底牌。

。 這時候主持人從台上走過來,徑直來到秦舒面前。

和他一起來的還有拍賣場的兩名安保人員。

「秦小姐,我帶您去辦理交易手續。」

主持人說着,伸出手朝秦舒示意。

另外兩名安保人員也是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生怕她跑了似的。

秦舒垂在身側的手掌不禁緊握起來,下意識地朝燕老爺看了一眼。

後者氣定神閑地看着她,溝壑縱橫的老臉上帶着耐人尋味的神色。

要說他跟潘中裕沒半點關係,秦舒才不相信。

現在,他是故意要當着這麼多人的面,讓她下不來台。

畢竟那一億的報價雖然是從胖子嘴裏喊出來的,卻是按的她的手錶。

這一點,秦舒沒有辦法否認。

記住網址et

只是,一個億……

秦舒眼中思緒閃過,轉而恢復了以往的淡定。

她微微一笑,轉頭對身旁的胖子說道:「不是說你給錢么,走,一起去!」

說完,把極力想縮在椅子裏的胖子拉了起來。

要坑也不能只坑自己一個!

胖子還想縮回椅子裏,但對上秦舒提醒的眼神,又只好勉強地站起來。

他坐着的時候是圓滾滾的一團,站起來則徹底變成一座山,又高又壯,連頭上的燈光都被他擋住了,坐在他周圍的人全部籠罩在了他的影子裏。

這體型實在是太引人注目,全場的目光幾乎都下意識落在了他身上。

有人認出了胖男人的身份,驚訝之餘,朝燕老爺看去,詢問道:「燕老,那好像是令公子啊?」

燕老爺臉上的神色不變,眼底卻騰起一絲惱火。

從聽到那小子叫出一個億的時候,他就知道他在了,只是並不想讓太多人注意到他,便一直沒有拆穿。

但現在,秦舒卻把他扯了出來……

燕老爺目光暗了暗,緊繃着的唇角微動,從牙縫裏蹦出了一聲:「燕江!」

胖男人高大如山的身影頓時縮了縮,出於本能地躲在秦舒身後,然後小心翼翼地歪出腦袋看向燕老爺,怯弱地喊道:「爸……」

這一聲,也印證了他跟燕老爺的關係。

周圍頓時議論不已:「想不到果然是燕小少爺啊,他什麼時候來這兒的?」

「聽聲音的話,看來剛才叫價的應該是他了。」

「秦舒怎麼會跟這燕小少爺在一起,他倆什麼關係啊?」

隨着周圍的猜測,燕老爺面色越來越不好看了。

而秦舒也有些詫異。

雖然她猜到這個胖子身份可能不簡單,但絲毫沒想到,他竟然會是燕老爺的兒子。

這下可就有意思了。

秦舒的思緒轉得飛快,面對周遭的猜測,她當即揚聲說道:「其實我拍這件玉器是因為胖……噢燕小少爺,沒帶表不能參加競拍,便借用了我的電子錶。所以這件玉器,算是我們一起拍下的。」

秦舒差點兒脫口就喊成了胖子,好在及時切換過來。

她說完,特意向他確認:「是這樣吧,大江?」

聽到秦舒喊自己大江,躲在她身後的燕江愣了一下,隨即臉上露出一抹憨厚的笑容,眯成一道細縫的眼睛裏也有暖意劃過。 ………………………………

「哐當~~~」

夜深人靜的聖女修道院裏,突兀的出現一聲悶響。

待在卧室打遊戲的徐浪耳朵動了動,按下暫停鍵,扭頭望向發出聲音的方位。

放下遊戲柄,徐浪起身打開了房門。

走廊上,愛麗絲躺在地上,胸口有十幾個洞正在噗呲噗呲的飆血,血濺了徐浪一臉。

徐浪擦了擦臉上的血,一臉平靜的說:「你又被捅成篩子了。」

愛麗絲雙眼含淚的點頭:「嗯~~~」

徐浪走到她身邊,蹲下身伸手摸進睡衣里,手指順着傷口探了進去,憑手感查看內部傷勢。

挺深,挺滑,挺熱,應該是內臟受損,內出血了。

愛麗絲疼的直皺眉,一把抓住徐浪的手臂,虛弱的顫聲說:「大佬,別摸了,再摸要死人了。」

徐浪收回手,在愛麗絲的睡衣上擦了擦血,平靜的說:「沒事,區區致命傷不要慌。」

愛麗絲:「……」

徐浪在商城裏購買了繃帶、止疼葯。

這種常規性的特殊消耗品對於玩家來說是常備物品,效果非常好,內外傷都可兼治,價格相對便宜。

不能說起死回生,但是經過治療,讓一個重傷患者半小時內恢復正常行動能力,卻並非什麼難事。

其中價值1000金幣的醫療箱,可以在10秒內讓玩家從重傷垂死的邊緣回復到正常狀態。

另外還有價值1000金幣的腎上腺素,可以讓玩家快速回復傷勢,增強50%的移動速度。

這兩種醫療物品,單價過高,基本沒有玩家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