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這人真有點本事?」看到林霖臉上浮現出的笑意,慕傾城眉頭微皺,想道。

「哈哈哈,血光之災?你還會算卦?」紅毛大笑兩聲,便向林霖走去:「那你有沒有算到你的血光之災?」

忽然,一個白色的東西從空中飄來,直直地撲在了紅毛的臉上。瞬間,所有人的臉都為之一變……

「這是什麼?」

一股莫名刺鼻的味道傳來,紅毛男人連忙將撲在自己臉上的東西取下,一瞧,瞬間整個人都不好了!

「哈哈哈!」

林霖跟慕傾城皆是忍俊不禁,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笑什麼笑!」

紅毛面色紅漲,暴跳如雷,對著身後也忍不住想笑的小弟們吼道。

「不就是擦了鼻血的紙么?」紅毛近乎嘶啞道。

小弟們聞言,連忙止住了笑意。要不然紅毛真的要暴走了!

「誰TM地這麼沒有功德心!擦了鼻血還亂扔!」紅毛將那『鼻涕紙』扔開,臭罵道。

「哈哈……」

一個小弟聞言,卻是忍不住笑了出來。

「啪!」

紅毛怒了,揚手就是一個巴掌甩在了那小弟的頭上。

「誒呦!大哥我錯了!」小弟吃痛求饒道。

「笑個屁啊!」紅毛忍著想把一個小弟生撕了的衝動,罵道!

「他笑你,連衛生紙跟姨媽巾都分不清楚啊!咯咯!」慕傾城見狀,一邊嬌笑一邊緩緩說道。

「姨媽巾!?」

紅毛聞言,再看那被自己扔到地上的東西,整個人臉色一陣紅一陣青,自己居然被這麼噁心的東西撲到了……

「咦~這位紅毛大哥,您的口味可真是與眾不同,嘖嘖,很強勢嘛!」

林霖連忙補刀,自己瞎說的血光之災,沒想到還真靈了,不過,居然是這樣靈了!

抬頭一看,林霖這才明白了,不遠處就是女生宿舍樓,估計,是從那裡飄過來的,不過,這紅毛運氣不錯,居然中大獎,來了個迎面照。嘖嘖,這得多大的好運啊!

「馬必的,小子,你完了我告訴你!」紅毛指著林霖狠狠地說道。說完,一下子朝林霖撲了過來,手中棍子高高地舉起,向林霖砸去……

「狂暴!」林霖心中自喃道,突然感覺整個人渾身充滿了使不完的力氣,青筋暴漲,全身骨骼噼里啪啦一陣痒痒。

「呀!」林霖眼神上湧現一抹瘋狂,一把抓住了那朝自己迎頭劈來的一棍,饒是那紅毛用盡全力,也難以撼動分毫!

只見,林霖一手抓住棍子,狠狠一拉,紅毛身體不受控制地向前傾,林霖一腳直直地踹在了紅毛的胸口處!

「啊!」

紅毛感覺一股巨力傾瀉在自己的胸口,整個人向後倒飛而出,直直地飛了近三四米才滾落在地上!

「這……饒命啊!」

紅毛感覺喉嚨處一甜,連忙咽了咽口水,將那股湧上來的腥味壓了下去,直接跪了下來,驚恐地看著林霖,哀求道!

「這群畜生!」紅毛轉身一看,只見自己的小弟們已經落荒而逃,面對這種一腳能把人踢飛三四米的怪物,他們毫無信心,只好連滾帶爬地逃了,就是可憐了這紅毛……

「哼!知道我男朋友的厲害了吧?還不快滾?」不等林霖回話,慕傾城倒是傲然地看著紅毛說道。

「誒,以後您就是我大哥,大嫂!小弟我先撤了!」見林霖不說話,紅毛極為識色地說道。說完,轉身撒腿就跑了!

「喂!你沒事吧?」慕傾城轉眼一看,卻看見林霖面色蒼白,當下擔憂問道。

「沒事,用力過猛了,回去休息一會就好了!」林霖擺擺手,應道。這狂暴也是有代價的啊……

「好吧,我先扶著你吧!」慕傾城不好意思地湊了上來,扶著林霖說道。

「額……」感受到從胳膊處不時傳來的柔軟,林霖尷尬地點了點頭,臉上有點發熱

「你剛剛可真帥!哈哈,一腳就把他給踹開了,真是太感謝你了!」慕傾城沒有注意到林霖的臉色,自顧自的笑著說道。那胸前的柔軟不時觸碰到林霖的胳膊,讓林霖十分尷尬,又不忍心推開人家……慕傾城一路將林霖送回了宿舍,還說幫林霖請個假。

大學請假不是難事,甚至曠課都可以,林霖倒也不在意。

告別了慕傾城,林霖回到宿舍,那三個宅男並不在宿舍,應該都上課去了,林霖上了床,微眯了一會,便將那三國遊戲眼睛戴上了……

周遭景物一陣變化,林霖又回到了三國之中。

「林霖?」

暗月看到樹后的林霖,立刻喊道。

老公惹上桃花劫 「艾薇?」林霖應道。在遊戲更新時,時間是靜止地,所以遊戲中還是那天,暗月也沒找自己多長時間。

「嘿嘿!」林霖連忙摸了摸口袋,感受到入手處的冰涼物體后,咧嘴一笑。

「林霖,你笑什麼?」暗月見狀,不解問道。

「沒什麼,艾薇,為了防止那些山賊再去禍害其他人,我們去消滅他們好么?」 寵婚虐愛 林霖搖搖頭,緩緩說道。

看來,自己的手機居然是可以帶進遊戲的!這可是個天大的秘密!現在也不能跟暗月說。

既然,手機拿進來了,領主令牌也能拿進來了,那麼自己的領地就選在那個小山寨吧!

林霖對於這一帶地區還是很了解,這裡地處偏高,又臨近水源,建造領地倒是十分理想。

經過自己想出來的猥瑣打法,配合暗月高超的箭術,在接近黃昏時,終於把山寨裡面的六十多個山賊給端掉了!

「叮咚!恭喜你攻佔一座山寨,獲得聲望1000,經驗值5000,成功升級到十級!」

「叮咚!攻佔一座山寨,獲得鐵刀四十三把,皮甲一副,鐵槍兩把!」

霸寵萌妻,閃婚狠纏綿! 自己跟暗月踏進空無一人的山寨時,系統聲也響了起來。經過兩人的努力,把那些屍體也處理了! 龍靜更是哭著嗓子喊道:

「王兄,你放了我兒子,我讓楊嘯保證不殺你,我,我把大龍帝王的位置也給你,可好?」

說著,龍靜看著楊嘯,焦急地說道:

「楊嘯,你快答應傲天,你保證不殺他,你快說啊!」

此刻,在龍靜的心中,兒子自然是最重要的,什麼帝位權力金錢,所有一切都可以統統不要。

楊嘯看著龍傲天,鄭重地說道:

「龍傲天,只要你放了龍嘯,我和你的仇恨可以一筆勾銷,不再追究,當然,你可以找我報仇,我隨時恭候你,

但是,你如果敢動龍嘯,我在此向所有人發誓,無論你逃到天涯海角,我必定追殺你,而且,你的妻兒也別指望能夠逃過我的報復。」

龍傲天陰森森地笑道:

「楊嘯,你想多了,我的妻兒你大可以去殺,嘿嘿,不過今天,如果你不自廢雙手,我就殺死你兒子,和你同歸於盡,

我即便拼著一死,背著無情無義六親不認十惡不赦的罪名,我也要讓你看到自己的兒子死在你眼前,讓你終生痛苦,

哈哈…我要讓你知道,你即便能夠打敗大龍帝王,又能怎樣?你連自己的兒子都救不了,

哈哈哈……」

此刻的龍傲天,已經傷心病狂,猶如入魔了一般。

全場的人都是驚駭地看著龍傲天,沒有想到他如此喪盡天良,拿自己外甥的性命來威脅楊嘯。

楊嘯此刻和龍傲天相距百米左右,雖然他有把握殺死龍傲天,但是,卻無法保證兒子龍嘯不被傷害。

龍傲天突然大叫道:

「楊嘯,我現在倒數十聲,如果你不自斷雙手,我就殺了你兒子,1,2,」

龍傲天完全瘋狂了,開始將壓力施加到極點,不榮楊嘯有絲毫的考慮。

他要拿自己的命賭一把,賭楊嘯為了救自己的兒子而選擇妥協。

如果楊嘯不救自己的兒子,那麼,他將殺死龍嘯,也算狠狠地報復了楊嘯一下,即便他死了,他相信妹妹龍靜終生都不會在理會楊嘯。

如果楊嘯為了救兒子,真的自斷了雙手,那麼無疑於自廢武功,等著受死。

即便楊嘯是皇級境界的超凡強者,沒有了雙手,是無法戰勝龍傲天的,龍傲天當場就可以殺了楊嘯。

「3,4…」

艱難的抉擇在一起擺在了楊嘯面前。

前一次是在愛人和復仇之前選擇,結果他選擇了復仇,殺死了大龍帝王,他知道,他將從此失去龍靜,即便龍靜還愛著他,也不可能和自己的殺父仇人在一起共度終生。

現在,龍傲天又讓楊嘯在保兒子和保自己之間選擇。

雖然楊嘯今天才和兒子相認,可是,對兒子的愛卻一點都不少,這畢竟是他和龍靜的兒子,是他的親骨肉,看著兒子在眼前死去,他如何安心?

龍傲天狂叫道:

「楊嘯,你不是說,除了報仇,你可以為龍靜做任何事情,包括付出你的生命嗎?

現在是兌現你的諾言的時刻了,為了你兒子犧牲一雙手,你敢嗎?

哈哈…5,6,7…」

現在的氣氛凝固到了極點,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一股窒息的味道。

這樣的骨肉相殘,讓所有人都是內心顫抖不已。

遠處的基因商店二長老長嘆一聲,說道:

「龍傲天,何苦這樣苦苦相逼呢?你殺了楊嘯幾十億同胞族人,楊嘯找你們大龍帝國報仇,也在情理之中,

現在,你拿你外甥的性命來報復楊嘯,對你自己有何嘗不是一種傷害,你外甥畢竟也是你們龍氏王族的族人不是?

龍傲天,老夫一向不干涉別人的家事紛爭,今天,我破例一次,

我做個保人,你放了龍嘯,我保證楊嘯不再追殺你,如何?」

龍傲天冷笑一聲,說道:

「呵呵,二長老,我父親被楊嘯殺的時候,您為什麼不出來勸阻楊嘯?為什麼不做保人呢?

這個時候出來做好人,假慈悲,有意思嗎你?

我們大龍帝王的事情,不用你們操心,你也少管閑事。」

二長老聽了,雖然內心有氣,不過也只能無可奈何地嘆息一聲,搖搖頭。

龍傲天又再次對楊嘯吼道:

「楊嘯,留給你的時間不多了,我再數最後三聲,三聲數完,如果你不自斷雙手,我就殺死你兒子,

1,2,」

「大哥,不要傷害我兒子!」

龍靜肝腸寸斷地叫著。

「慢!」

楊嘯大喝一聲,向前走了兩步。

全場的人都愣愣地看著楊嘯,不知道他會如何抉擇。

龍靜也站在一旁,看著楊嘯,她不知道該期待楊嘯做什麼,她雖然恨楊嘯,可是,也不希望看到楊嘯自斷雙手,

可是,兒子龍嘯怎麼辦?

對於楊嘯和龍靜,此刻真是無比的煎熬和痛苦。

楊嘯扭頭看著龍靜,

「靜兒,我楊嘯這輩子都欠你的,也欠兒子的,我剛才說過,除了不能放棄復仇,我可以為你做任何事情,包括付出我的生命。」

「楊嘯!」

龍靜滿臉淚水看著楊嘯,哽咽著說不出話來。

楊嘯凄慘一笑,

「我知道,你我今生有緣無份,緣分捉弄人,沒有想到數年前和你相遇,居然會是今天這樣的悲慘結局。」

「楊嘯!」

龍靜的心已經碎了。

父親,愛人,兒子,還有她的帝國,在同一時間讓她陷入左右為難艱難選擇的煎熬之中。

她想要父王安康,想要愛人的陪伴,想要兒子的笑聲,想要帝國的強大。

可是,命運偏偏讓選擇其一,就要毀掉別的。

這絕對是人世間最痛苦的事情。

如果可以拿她自己的生命換取所有這一切的話,她會毫不猶豫。

楊嘯右手拿著青銅神劍,放在了自己的左手上。

「楊嘯,不要?」

龍靜身體一軟,癱坐在地上。

侍女小蘭趕緊扶著公主。

楊嘯一步步走向龍傲天。

完顏何大聲喊道:

「楊兄,不要啊,你自斷雙手,龍傲天一定會殺你的,你別衝動啊!」

楊嘯充耳不聞,緩慢而堅定地走向龍傲天。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處,呼吸都幾乎停滯了,愣愣地看著楊嘯。

距離龍傲天四五十米距離,龍傲天大叫道:

「停,楊嘯,你再向前一步,我就殺你兒子。」

龍傲天的劍已經抵在了龍嘯脖子的皮膚上了,一絲鮮血慢慢滲透出來。

楊嘯站定,對龍嘯說道:

「兒子,父親從來沒有好好照顧你,但是現在,父親決定為你做一點事情,盡一點父親的責任。」

龍嘯此刻已經停止了叫喊,看著楊嘯,

「爸爸,你,你是要自斷雙臂救我嗎?」

楊嘯點點頭,

「兒子,以後你跟著媽媽,要聽媽媽的話,你是男子漢,長大了要照顧媽媽,懂嗎?」

龍嘯點點頭,說道:

「爸爸,我,我不希望你自斷雙手,」

然後,龍嘯有對龍傲天說道:

「大舅,你放過我爸爸,好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