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這小村子信仰的神仙真的存在嗎…不對,怎麼又變了?不是那個石像的影子了,好像…嗯,這個我認識!」方晴剛想說些什麼,這帝釋天的虛影直接破碎,緩緩扭曲,形成另外一道虛影,一道從外表上十分大眾化的虛影。

儀容清俊貌堂堂,兩耳垂肩目有光。

頭戴三山飛鳳帽,身穿一領淡鵝黃。

縷金靴襯盤龍襪,玉帶團花八寶妝。

腰挎彈弓新月樣,手執三尖兩刃槍。

身旁有黑犬幻影相隨,頭頂金剛降魔杵。

面容淡然無喜無悲,眉間法眼彷彿能看穿一切,看破過去現在未來與虛妄,無情又有情。

虛影高舉降魔杵,大手一揮。

降魔杵帶著天空的雷電,化作尖利長矛落到了地上——

直接穿破了大地… 雨水漸漸停了下來,天放晴的很快,好像剛剛從來沒有下過雨一樣,一切都宛如幻夢一般。

雷電撕裂了大地,將距離旱村不遠處的地面轟出一個巨大的洞來…

轟隆——

水從地底下噴涌而出,清澈地下水像噴泉一樣,從撕裂的缺口處噴涌而出。

轟炸製造的大坑形成了一個蓄水的環形地帶,水流蔓延,形成湖泊的雛形。

神跡一樣的場景讓在場的學生們一輩子都難以忘懷。

最後牛志偉還呢喃了一句道:「估計走近科學又要來一次了…這特么都是什麼跟什麼喲。」

有了水的滋潤,周圍也會逐漸長出花草樹木來,多年以後,不會有人再記得,這裡以前是乾旱可憐的惡劣地帶,也不會有人記得曾經有多少人為了喝上一點水而獻出生命。

遠遠看去,謝衍還吞著口水說道:「我的乖乖,能夠劈開那麼個打洞的肯定不是什麼雷電吧,這是隕石吧,肯定有什麼隕石從天而降把這砸了吧,跟你的名字似的…」

「隕石大概不回那麼巧合剛好偏離村子,又剛好砸開一個湖泊。」方晴感覺自己的世界觀再崩塌。

此時,學生們開始走動,看到了全村人正在祠堂周圍圍觀,老村長一臉虔誠的面對著裡邊,和最開始的虔誠不同,這一次老村長臉上的表情除了感激,還有一些別的什麼東西。

「那雷把地下水劈出來了,以後你們不用再那麼危險的去打水了…」牛志偉去打著招呼,打心底的為他們感到高興,不管是隕石還是雷電,這結果就是好的嘛,只要輻射檢驗合格了,那妥妥的可以用來喝。

一些好奇心重的孩子們甚至都跑到那小湖泊去,盡情的享受地里湧出的水,學生們想要阻止都阻止不住。

「是啊…以後我們不用再冒著生命危險去打水了,感謝…感謝…」青年嘴裡念念有詞,只是那感謝的人不是帝釋天,而是另外一個神仙的名字。

牛志偉將身子湊近去,看到祠堂內部的場景,面色一僵,滿臉不敢相信。

「這是…」

原本帝釋天的石像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另一道石像。

三目天神,手持三尖刀,身旁有神犬。

……

「這下子村民們終於能夠好好的生活下去了吧…我了個去。」李雲現在只感覺渾身酸痛,跟被楊教授來了一發深度電療似的,手中的降魔杵好像完成了最後的使命似的,隨風消散。

剛剛揮舞降魔杵的時候,有很多信息湧入了李雲的腦海里,比如說,這帝釋天在當時,並不像李雲想的那樣,想要揮舞降魔杵消滅什麼東西,而是用降魔杵打穿這地面,讓這周圍不再赤地百里。

然而事實證明,就在祂揮舞降魔杵的時候,就已經隕落了,沒有任何理由,沒有任何前因後果,單純的就是直接隕落,當場去世,只留下了最後一口氣化為石像等待能夠傾聽祂聲音的人,為祂揮舞這一擊。

系統一直保持沉默,化作白龍的白沉降落在李雲的面前,臉上滿滿的都是不解。

「仙靈會人前顯聖為信眾解決問題,也就是常說的【神降】,當初這帝釋天下來的只是一次單純的神降,甚至下來的都不是本尊,而是一縷分神而已,然而有東西通過這一縷分神讓遠在命運長河外遊離的佛陀隕滅。」白沉沉吟半響后說道:「我不記得有什麼人能牛逼到讓一尊主神佛陀直接隕落當場去世,那也忒牛逼了,害怕.jpg。」

家有悍兒:我娶,你敢不嫁! 李雲知道帝釋天屬於八部天龍,諸天之主,雷神雨神兼佛教【天】眾的領袖,那麼多牛逼哄哄的頭銜頂腦袋上,這就掛掉了…

同時更讓李雲不解的是,自己身後頂著的法相,道袍內襯,長發及腰,氣質飄渺如煙,看不清的臉龐,只有額頭上的法眼還在說明剛剛是本體。

「如果沒有錯覺的話,剛剛我的法相是不是變成了別的什麼人,畫風完全不一樣…」

「是的,你剛剛的法相變得跟真君有百分之九十九的相似。」白沉挑了挑眉頭說道:「我差點以為是我的前主人帶著祂的老狗降臨了呢,這怎麼回事,那麼想要成為我的主人?告訴你光有真君的外形是不同的,真君是一個氣質內斂冷酷如冰實則悶騷無比的的奇男子,你必須能練習到用鋼鐵一樣的冷酷臉講冷笑話才能在形象上更接近真君…」

「咳咳,我並不想聽什麼男主人和男管家之間的故事,辣耳朵。」

李雲果斷阻止了白沉的叨叨逼,收回了法相,帶著這位白老濕回到了村子里,回來之後,謝衍王澤靜還有方晴的表情變得更加的敬畏,周圍的學生們還沒有緩過來,依舊沉浸在剛剛的雷神天威之中。

「道長你回來的正好,這祠堂里的石像突然變成這樣了,你知道這是咋回事嗎…」牛志偉看著李雲驚呼道,如果說之前下雨雷電的事情還能用走近科學的理論來形容的話,那麼現在的情況就真的只有玄學能夠形容了。。

對此李雲除了笑而不語一言不發沒有其他表示,就連李雲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二郎神的石像會留在這裡,然而最要命的是這石像還能連接自己…

這些村民對這石像的祈願,凝聚的願力,李雲都能聽得一清二楚,包括那個快要結婚的青年在心裡想著【其實我喜歡胸大的…】之類的願都能聽的一清二楚。

「那個叔叔,這個石像是那個神仙啊….好威風霸氣。」旁邊的小孩子看著這威風凜凜的石像滿滿的都是憧憬和崇拜。

面對這問題,牛志偉暗道這一次終於可以回答上來了,眼前這石像就算是化成灰…化成灰那是認不出,這沒化成灰而且形象那麼的明確,立刻篤定道。

「這神仙可威武了,孫悟空知道不,就是那天不怕地不怕的猴子…當年那猴子大鬧天宮,捉拿了孫悟空的主力選手就是這位,執行天界司法的天神。」

「二郎神啊…」 李雲回到道觀后還聽到一些有趣的事情,比如說那旱村開始改佛通道,拜二郎真君,就連慕名而來的走近科學劇組都覺得不可思議,當然也僅限於下雨和地下水湧出的事情,對於二郎真君的石像他們也僅僅只是覺得村民在搞鬼而已。

不過目前來看,對於振興道門又跨了一大步——走近科學不愧是裝神弄鬼第一節目組,就算認為那二郎真君石像是村民在搞鬼,也將拍攝的側重點放在這上邊。

這天降雷霆大概被歸類成自然界的奇迹,天空漂浮的虛影被認為是海市蜃樓,誰叫這是個堅信唯物主義核心價值觀的世界,李雲一點都不感到意外。

「系統兄,那二郎真君的神像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和我產生連接…」李雲擺弄著手心纏繞著的願力,都是旱村人們祈願產生,超遠程,無衰減,比自己留下的石像溝通還要更加的得心應手,甚至還能直接通過石像產生感應。

就好像…這石像就是自己的法相一樣。

「原理不明,無法回答。」系統冷冷的說道。

最後李雲思索了片刻后,終於給出了一個看似靠譜的答案,沉吟道。

「大概…是我長得跟真君一樣帥氣?也對,在帥氣這方面,我覺得我不輸任何人…」

系統:「……」

系統吐槽道。

「本系統從未見過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還有請宿主注意一下接收獎勵。」

「還有獎勵?」李雲一臉意外,這獎勵來的太防不勝防。

「你成全了佛門主神帝釋天的願,由於這一股願力太過龐大,以至於宿主都沒有辦法吸收,而是具現成了【道門】的願,以八部天,釋迦護法的身份,對你,對此界道門散播的願力,之前關於獎勵一直在計算,現在獎勵已經準備完畢,宿主請注意查收,動靜可能有些龐大。」系統說道。

李雲這樂了,沒想到出去旅遊解決個乾旱還有那麼大的好事兒,有些小期待這獎勵究竟是什麼,這可是實現了真·佛陀的願望。

以前解決的事情獲得的氣運都是一丁點,這解決佛陀的事情這獲得的獎勵肯定爆表。

系統話音剛落,和獎勵就已經開始連接。

此時,在道觀外,雲端之中,隱隱有瑞祥佛光顯現,和這道門瀰漫的飄渺氤氳之息融合在一起,美不勝收,宛如佛道兩門的聖地…

「此地隱隱有佛光閃爍,是為大佛門的奇觀盛景啊,阿彌陀佛善哉善哉…」不遠處的白沉雙手合十,悲天憫人的看著天空中閃爍的佛光,雙目中隱隱有大慈悲,大自在,除了沒有光頭以外活脫脫的就是一和尚。

這白沉還cos上癮了,直接傳染給了胖頭魚柳燕璃,整個人也在阿彌陀佛善哉善哉,就連阿二都不明所以的過來阿彌陀佛,最後還傳染了給阿大…坦白來說,在場最有佛門氣質的大概就是阿大了,李雲覺得是因為丫在異世界的話職業叫【武僧】的緣故…

「阿彌…不對,師兄是道士,我是女冠,不能說阿彌陀佛的,都怪你們倆,都被傳染了。」含香輕撫胸口,暗道自己差點也中招說出阿彌陀佛來了。

李雲覺得,這道門氣運還是內斂不顯,除了飄渺入雲外沒有佛光閃爍的那麼有氣勢。

「來吧,佛門氣運,什麼獎勵都快砸來吧…」

佛光還在閃爍,點點的梵音和道觀的氣息融合在一起,化作一道道光束降落在道觀內…

…….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在象頭山山腳下,一個老和尚雙手合十,看著象頭山頂上閃爍的瑞祥之光,雙目平靜有力,望著這佛光閃爍異常的虔誠。

和朝拜的路人一起,走在象頭山山路上…

「哇!這山上有金光啊!金光啊!媽媽快來看! 快穿之情定男神 好威風啊!」其中一個小朋友驚呼著指著道觀的上方,蹦蹦跳跳的,興奮不已。

小朋友的母親一臉疑惑的看著山頂,最後笑道:「哪裡有什麼金光,昨天看天線寶寶看眼花了吧…叫你不要看那麼多的電視就是不聽。」

「真的有金光啊!還有一個三隻眼的人,一個渾身冒金光的人,一條長蛇,一條魚,還有一座大山,真的有啊媽媽我沒騙你!」 頂級婚寵:薄少,放肆愛 小朋友一臉倔強的說道。

這小朋友的母親只是摸了摸小朋友的腦袋后沒說什麼,已經覺得是小朋友產生幻覺了。

「你不信問旁邊的老爺爺!問問他看到沒!」小朋友指著老和尚問道。

還沒等小朋友的母親阻止,這孩子就一臉天真的問道:「老爺爺,你看到了嗎,這山上有金光呢!」

「抱歉,孩子小不禮貌….」小朋友母親覺得自家孩子不禮貌冒犯可能給人困擾連忙抱歉。

老和尚卻是笑笑,雙手合十笑道。

「看山便是山,看水便是水,身有慧根,心出凡塵,既能見真,小朋友天真無邪,是真是假又有什麼所謂呢?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見者是真,不見者又何嘗是假?只要他覺得是真的,這便是真的。」

老和尚的話十分的平靜,小朋友懵懵懂懂,小朋友的母親也思考著這個問題,最後猛的醒過來后,發現老和尚已經繼續順著山路走去。

雙手持著佛珠,眉目平靜,宛如朝聖一般朝著道觀走去,這畫風看的少婦感覺是奇奇怪怪的,和尚和道觀再一般人眼裡可是水火不容的呢。

「媽媽,他說的是什麼意思啊,到底有沒金光啊,我真的看到了哦…」小朋友委屈的說道,還在糾結著看沒看到金光呢。

思索著老和尚說的話后,這位母親對小朋友笑道。

「嗯,我看到了哦,金光閃閃的…超漂亮,路燈上還站著個金閃閃呢…」

「哈哈,我就知道有金光閃閃!好漂亮啊…」一聽到自己沒看錯,小朋友立刻開開心心的跳起來,走起路來更是歡快了許多。

看著這場景,這位母親大概理解了剛剛老和尚說的話,自己看沒看到有什麼所謂呢,反正孩子開心就好了啦…

……

……

佛光還在閃爍,最後天空開始扭曲,裂開了一個大口,和白沉降臨的時候一模一樣,專屬的萬界快遞員開著小車車來到道觀里。

然而和想象中的小車車不同,這一次降臨的是一條雙目中隱隱有睿智光芒的大黑狗,叼著一個灰色的麻布袋子出現在了道觀的上空,時間好像靜止了一樣。

真仙降臨的時候特有的時間靜止,這一條大黑狗的身份不言而喻,是證得道果,存在於命運之外的真仙。

大黑狗一臉懶洋洋的,眼前無視著李雲,身下形成了一道金色的階梯,慢慢的叼著碩大的麻布袋子從這金色的階梯上走下來,行動緩慢渡步前行,舉手投足中充滿著貴族狗狗的優雅。

這大黑狗李雲認識,在梧桐木的記憶里,就是這大黑狗陪著老頭子看自己的,這小破眼神就算是化成灰李雲也認得。

「狗兄,你是不是認識我…」

大黑狗沒有說話,更沒有看李雲,最後自顧自的將嘴巴里叼著的大麻布袋子放到了李雲的面前…

啪嗒一聲這大麻布袋子掉到了地上,發出一陣沉沉的聲音來,最後這大黑狗將東西送來后,直接就化為一片虛無,回到了天上的裂隙里,不帶走一片雲彩…

時間開始繼續流動,風兒又開始吹了起來,還有些喧囂。

直到最後這快遞員大黑狗都沒搭理李雲,自己做著自己的事情,或者說直接無視了李雲的存在。

「話說…這狗你認識嗎?是不是二郎神的那條…」李雲終於問出了自己的問題,天界的大黑狗無論如何都會聯想到哮天犬身上。

「看起來像真君的神犬,不過這是不可能的,真君的神犬不會委屈自己將時間浪費在偷窺以外的事情,更不會讓自己成為萬界快遞員…這是一份有毒的工作,幾乎每一任的快遞員都會承受同樣的詛咒,比如要想生活過得去,就得頭上有點綠…」系統淡然道。

李雲覺得這快遞員的工作簡直有毒,還沒多久,上上一個在車底唱歌,上一個估計也難逃被綠的命運。

仔細看了看這快遞黑狗留下的大麻布袋子…坦白說這真的是大麻布袋子,李雲自己後院都有,用來裝糧食的還有一些雜物的。

無論從哪種角度來看,都不像是用來裝天材地寶的玩意。

「話說系統兄,這…是麻布袋子么?」

「對,就是普通的麻布袋子,純手工,無污染,沒有任何添加劑和對人體有害物質,手工業的奇迹產物。」系統說道。

李雲挺好奇什麼樣的獎勵要用平平無奇的袋子裝著的,雙手拍上去居然還有塵土飛揚…這真的是灰塵,跟倉庫里好久沒動過的袋子似的。

「咳咳…」李雲乾咳兩聲,提起了袋子。

別說這麻布袋子還挺沉,綁著袋子的還是一條紅色的小麻繩,打開這麻布袋子后,一口銹跡斑斑的銅鐘顯現在眼前。

和普通的鐘沒有任何區別,區別就在於,這口鐘看起來和某東西很像,非常的像,像到李雲都覺得有些奇怪的地步…

要說區別的話,只能是這一口銹跡斑斑的大鐘從上到下都瀰漫著一股廉價的氣息,和那金光閃閃的玩意完全不是一個廠家裡出產的。

「這一口鐘…根本就是同一口啊。」李雲眯著雙眼盯梢著這大鐘,身後靈海鼓動。

話不多說,召喚出身後的法相,幾乎在召喚出來的那一剎那,籠罩在法相身上的東皇鐘的【神】就飄飛了出去,直接湧入了這銹跡斑斑的銅鐘內。

精,氣,神融合三位合一。

一股價值五十塊的氣息從鐘的身上逸散而出,蒼老廉價的氣質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反而有一種莫名的吸引力。

東皇鍾,成——

……

在後山訓練著阿大,並且用200延遲玩著王者農藥坑隊友的白沉心有所感,化作一縷白煙,回到了道觀內,看到了道觀大門門口,掛著的那一口熟悉的銅鐘。

「居然是鍾…維持天庭基石的鐘,化作了這道觀的鐘…還掛在大門上,我了個去,這怎麼可能。」白沉呢喃著看向這外表價值五十塊錢的銅鐘,心中滿滿的都是震驚。

眼前的東皇鍾看起來異常廉價,然而即使十分的廉價,白沉也能看得出來這內斂的鋒芒,是自己熟悉的那塊大鐘。

李雲來到白沉面前說道:「東皇鐘的精氣神合為一體,就變成這樣了,直接掛到大門上…防不勝防。」

得虧有隱身術,讓香客們察覺不到有異常的情況,不然這大變活鐘的都不知道怎麼跟人解釋,只能最後再慢慢解除存在感限制,讓鍾看起來像是直接掛上的一樣。

「我了個去…你知道東皇鍾在天庭是維持什麼的么?讓祂直接掛在門前…祂是將你這門認定為了曾經維持的地方啊,理論上來說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白沉一臉認真的看著李雲說道。

「維持什麼的?」李雲知道這看起來十分廉價的神器其實是維持天庭某建築的基石。

這時候白沉的氣質產生了變化,變得鋒銳內斂,沉穩異常,雙目剛毅而堅定,放下了形影不離的手機——其實是因為掛機被舉報然後禁賽十五分鐘才不得不放下的,白沉又又又一次坑了隊友。

總而言之,現在李雲感覺站在眼前的不是一個沉迷於氪金遊戲的二逼,而是一個守護者,守護某個地方的忠誠衛士。

李雲知道,原本白沉就是個看門老大爺,只是被暫時派遣到了這地球協助自己而已…

「怎麼感覺你在淘汰我呢…」白沉眯著雙眼望向李雲。

「哪有,這只是你的錯覺而已。」李雲眼神認真,沒有半點撒謊的意思。

白沉嘖了一聲后,望著東皇鍾繼續說道。

「東皇鍾,作為能量最強,能夠開天闢地的神器,維持的是連接天庭,能夠容納百萬天兵天將通過的空間之門…」

「南天門。」 ……

南天門,傳說中天庭連接東土大唐的正門,道門天庭傳說中,由四大天王鎮守卻屢屢被人突破的地方,這個每一次被鬧總是第一個遭殃的地方…

關於這天界大門的傳說,李雲早就耳熟能詳。

此時,這東皇鍾和李雲建立了一絲聯繫,只要一聲令下,這帶著毀天滅地能量的神器就會來到李雲的身邊…

「你可以御使東皇鍾,但你絕對利用不了祂,就算是已經超脫的大能想要強行使用東皇鍾也是不可能的,這是有完整意識的神器,能被掌握,能被毀滅,但絕對不會被強行利用…既來之則安之,就讓祂在那裡掛著吧。」系統說道。

此時,那耀目的佛光已經消失不見,只有屬於道觀的飄渺氣質,在東皇鐘的加持下,甚至還能隱隱看到有仙山雲霧繚繞,是真真切切的謫仙聖地。

直播之極限巨星 咚咚——

這鐘

就在李雲想要跟這鐘姐交流一下的時候,胖頭魚柳燕璃過來說道:「老李,有個人找你,說是什麼寺廟的和尚…」



李雲一聽有和尚來找自己,雖然感覺有些奇怪,不過還是出門迎接,映入眼帘的的果然是一個老和尚,從形貌上來看,更像是苦行僧一類的僧人。

「阿彌陀佛…」

老和尚一臉平靜的看著李雲,雙手合十,十足的禮貌平靜。 別怕,總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