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武商行那我們當傻子嗎?經過上一場,讓我們以為這小孩還會贏,騙我們高額下、注,結果他到頭來直接輸掉,我們的錢就全部打水漂了。」

「真是黑心的商會,我偏不上當,就押蠻獸贏。」

「我倒是覺得,這小孩有點不一般,我出五十兩,押小鼎贏。」

「竟然還真有人上當?」

「你懂什麼,人家人傻錢多,不在乎這一點。」

高處那個房間,俞爭鳴返回之後,繼續關注云崢。


「這小傢伙不簡單啊!」俞爭鳴讚歎道。

曼妙女子不屑道:「打死個蠻獸算什麼,這種蠻獸,我吹口氣,就能殺死一大片。」

俞爭鳴搖搖頭,道:「你不知道,我檢查了蠻獸的屍體。它身上一點傷都沒有,只有心、臟爆碎了。這小傢伙的一拳,招式精妙,拳勁凝練。而且時機把握的分毫不差。早一分晚一分都達不到這種效果。就算你我能輕易殺了那蠻獸,但想要做到那種效果,除非禁錮住蠻獸。戰鬥之中,我們也根本做不到。」

女子也有些驚訝,十分難以置信。但她也沒懷疑俞爭鳴的話,說道:「可能就是湊巧而已。這種效果,就算十國皇都的那些絕世天才,都難以做到。一個偏遠小城的少年,更是不可能。他就是運氣好些而已,沒有什麼值得關注的。」

俞爭鳴笑了笑,道:「那份鎮定,可不是運氣能帶來的。我知道你不信,不過咱們拭目以待。這個少年,絕對會讓你大吃一驚的。」

斗獸場上,一隻蠻獸被放出來。這是一頭蠻獸狐,體型沒有蠻獸狼大,似乎血氣也沒有蠻獸狼強。它進入戰場后,並沒有瘋狂的吼叫,也沒有不顧一切的直接衝上去戰鬥,而是遠遠的觀察雲崢,繞著雲崢在戰場上轉圈。

「這下他完了。蠻獸狐最是狡詐,而且速度飛快。是蠻獸中最難纏的。你想象中的好戲不會出現了,你還是快派人保護他吧。」黑衣女子看到狐狸出現,搖了搖頭,斷定雲崢必敗,隨即不再關注戰鬥。

俞爭鳴也有些躑躅,沒想到是最難纏的蠻獸狐,「算了,總不能讓他死在這裡。來人,通知下面,隨時注意就他。」

場上,蠻獸狐觀察雲崢很久,終於斷定,這個人類一點威脅都沒有。它狡黠的眼睛,露出兇狠的色彩,后蹄一蹬,如開弓利箭一般竄起,化作一道火紅的影子,轉眼間來到雲崢眼前。

蠻獸狐速度飛快,眼看就要擊中雲崢,斗獸場的工作人員開始準備,隨時營救雲崢。

雲崢眼睛一眯,再次施展剛才的招式,撤步,轉身,出拳,一氣呵成。

砰!蠻獸狐狸,被一拳打飛,落地之後,也一動不動了。

斗獸場內,死一般的寧靜。

不知過了多久,忽然有人高喊,「這也太假了,還我的錢,還我的錢!」他一開口,立刻群情洶湧。大家都以為被靈武商行騙了,叫嚷著要還錢。

我有田園與星辰 ,有幾個買了雲崢贏的人,笑的嘴都裂開了。本來他們也不在乎那些錢,可是翻了十六倍,就不同。而且他們本來不報希望,結果卻贏了,相當於是得到意外之財。意外之財,最令人開心。

俞爭鳴張了張嘴,最後嘆了口氣,道:「我還是小看他了。尤姬,你也看走了眼。」

黑衣女子尤姬,黛眉緊皺,出乎她意料的結果,讓她很不高興。

「這事有些蹊蹺,我還是不信,他有這種能力。你叫人把屍體抬上來,我親自檢查。」

主持人宣布雲崢勝利,額頭上開始冒汗。這小傢伙一分沒拿,已經賺了五千多兩金子了。他要再這麼贏下去,蠻獸戰場今天就白開張了。

然而怕什麼來什麼,打死蠻獸狐的雲崢,甩了甩拳頭,道:「它們太弱了,給我換點更強的。」

「你還要挑戰?甚至要越級挑戰?」主持人眼珠子都要瞪出來。

「怎麼?不行嗎?」雲崢疑惑的問。

「你等著,我叫人問問。」主持人派人詢問,很快那人回來,在主持人耳邊耳語一番。主持人臉色變了變,隨後一臉輕鬆,對雲崢道:「行,你想怎麼挑戰都行。」既然老闆都不怕賠錢了,他也不用瞎操心。

「諸位注意啦!」主持人高喊,「我們的小英雄小鼎,還要繼續挑戰。並且,他要越級挑戰。根據規定,越級挑戰,賠率再翻一倍。再加上他是第三輪挑戰,現在他的賠率,已經達到驚人的六十倍。他給我們的驚喜,會一路延續下去嗎?大家踴躍下、注吧!發財的機會就在眼前。」

「我抗議,我對戰鬥表示懷疑,我要檢查蠻獸。」

「還有我,我也要檢查!」「我們都要檢查!」

那人真是一呼百應,足足有好幾百人要檢查蠻獸。俞爭鳴大手一揮,同意。

雲崢要挑戰的,是一頭蠻獸野豬,相當於四脈境界的武者。蠻獸野豬被關在籠子里,幾百人看著它,野豬發出怒吼,磅礴的血氣洶湧而出,衝擊圍觀眾人。

嘩!來檢查蠻獸的人,嚇得連連後退,有人被絆倒,結果一群人都趴在地上,顯得狼狽無比。

蠻獸的血氣慘烈而血腥,擁有震撼人心的效果。所以人類面對蠻獸時,沒有不害怕的。

「我決定了,我下、注五百兩,押蠻獸贏!」忽然有一個人站起來,拿出全身的銀兩下、注。

他旁邊的人叫道:「你瘋了,五百兩是你三個月的收入,要是輸了,你喝西北風去啊!」

那人道:「這隻蠻獸沒有問題,那個小娃娃絕對不可能贏。押蠻獸,穩賺不賠。我憑什麼不押!」

「你說的對,我也押蠻獸贏,七百兩!」

「我押三百兩!」「我押九百兩!」

這些人絡繹不絕的在蠻獸身上下重注,他們堅信,蠻獸必贏。

「看來,蠻獸沒問題啊。那我也押蠻獸贏,剛才輸這麼多,這次一定贏回來。」看台上的觀眾,也開始三三兩兩的押蠻獸贏。

「我覺得小鼎不錯,我押他贏。反正輸了也不多。」也有人押雲崢贏,他們曾經因為雲崢贏過錢。

蠻獸挑戰再次開始,蠻獸野豬一被放出來,就發瘋的衝擊雲崢。所謂的血氣威壓,落在雲崢身上,接觸到丹田中的小鼎后,立刻煙消雲散。雲崢根本不受影響。不久前俞爭鳴的氣勢壓迫,也是如此。

雲崢有一門拳法,已達登峰造極,所以他的眼界提高很多倍。高屋建瓴之下,蠻獸的動作,在他眼中分毫畢現,所有的動作,他都可以預判出來。

雲崢眼看著蠻獸野豬衝上來,等到蠻獸快要撞上他時,他立刻轉身,避開蠻獸。這種避讓,精確到毫釐之間。早一點,蠻獸就會改變方向,晚一點,就會被蠻獸撞上,不死也會重傷。但是雲崢就可以在巔峰時刻,巧妙避開。就像是,他和蠻獸之間,早就排練好的一樣。

避過蠻獸,雲崢轟然一拳,打在野豬腹部。野豬痛苦的嚎叫一聲,卻沒有死,轉過身繼續攻擊雲崢。 砰!砰!砰!

避讓,出拳!再避讓,再出拳!

三拳之後,蠻獸倒地,再也沒有爬起來。

雲崢的真氣,經過小鼎的精鍊,是最精純的真氣。他打出來的拳勁,凝聚在一起,穿透力強悍。打中蠻獸之後,拳勁在蠻獸體內炸開,造成非常嚴重的傷害。

僅僅是三拳,相當於貫通四脈的蠻獸野豬,喪命在雲崢拳下。越級挑戰,雲崢輕易完成。


所有的人,簡直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他們張大著嘴巴,完美的詮釋了什麼叫目瞪口呆。

「喂,我贏了!」雲崢揉了揉拳頭,對主持人說道。蠻獸的皮肉堅硬,反震的雲崢手腕有些疼。

「啊!噢,好,好的。」主持人有些語無倫次,他反應過來后,大聲的宣佈道:「越級挑戰,小鼎獲勝。目前,他連勝三場,平了蠻獸戰場的連勝紀錄。」

「不!」一個人悲憤的闖進角斗場,是一個押蠻獸贏的人,他們為了防止靈武商行對蠻獸做手腳,一直全程監視著戰鬥。

「我不服!他怎麼可能越級挑戰成功,還那麼簡單輕鬆!一定有黑幕,你們還我的錢。」

主持人忽然衝上去,一腳將這個人踢飛。然後叫道:「工作人員,把他扔出去。」立刻有人架起暈倒的這人,扔出角斗場。

「戰鬥全過程你們都在觀看,有沒有黑幕,你們最清楚。不光你們賠錢了,我們靈武商行賠的錢更多。但是小鼎是光明正大的戰勝蠻獸,我們就算賠光了,也不會賴賬!你們,難道想要賴賬嗎?」主持人對那檢查蠻獸的幾百人說著,釋放出自己的氣勢。

那些人一驚,沒想到這個主持人,竟然是武者三重,鍛氣境的武者。他們這才悔悟,跟靈武商行這個龐然大物作對,簡直是找死。

「我們願賭服輸!」

「小鼎沒有作弊,我澄清,沒有黑幕,他真的很強。」

這些人紛紛開口,為靈武商行和雲崢澄清。頓時有人歡喜有人憂,多少人因為雲崢,差點傾家蕩產。

「這個少年,簡直天才,實在太強了!」

「聽你這麼一說,我才意識到。一般人對付同級別蠻獸,都是三五人組隊一起。能夠獨戰而勝,都是牛人。他不光戰勝了,還一招制敵,更是越級挑戰成功。這何止是天才,簡直是變態。」

觀眾們又開始紛紛感嘆雲崢的天賦。

「我又低估了他!沒想到,他竟然這麼強!不過,有如此天賦的人,早就應該在黑石城大放光彩才是,怎麼我卻從來沒有聽說過他。難道,是四大家族雪藏了他?」小屋內的俞爭鳴不禁感嘆起來。

妖嬈尤姬說道:「戰鬥力強點而已,沒什麼大驚小怪。像他這樣的年紀,十國皇都一些小有名氣的天才,都達到鍛氣境界了。他修鍊速度太慢,比廢物都不如。而且那戰鬥太過妖異,不像是他自己的實力,很可能是藉助外物。」

俞爭鳴看了她一眼,道:「我們繼續看吧,他會讓你服氣的。」

雲崢心裡喜滋滋的,在盤算自己贏了多少錢。仔細算下來,自己現在贏了六十多萬兩黃金。一枚蘊氣石價值十萬金,相當於六枚蘊氣石。再換成廢石,能換六百枚。相當於三百枚蘊氣石。這可是一筆驚人的財富啊。想想雲崢都要笑出來。

「我要繼續挑戰,還是越級挑戰。把所有的錢押我贏!」

雲崢一句話,差點嚇得主持人趴在地上。主持人抬頭看了看俞爭鳴,俞爭鳴點點頭,示意同意。主持人擦擦汗,說道:「妖孽般的小鼎,還要繼續挑戰。依然是越級挑戰。現在,他的賠率達到了一百二十倍……呃,你們看著下、注吧!」主持人都不再煽動觀眾情緒了,說出賠率時,他的心都在顫抖,如果觀眾們都押雲崢贏的話,靈武商行這次就賠大發了。

「已經連戰三場了,他還有真氣?」

「你們沒看到嘛,小鼎只出手了五次!」


「好,我押小鼎贏!」

戰鬥開始,三拳!又是三拳,蠻獸倒地死亡。

「奶奶的,這次賺大發了!」

「小鼎,繼續戰鬥,我們看好你。」

觀眾們激動的都要跳下來,高賠率之下,他們賺了盆滿缽滿。看著雲崢,都覺得他是財神轉世。

「不要讓他繼續戰鬥了,他有問題,我們要查查他。」尤姬望著下面的雲崢,眉頭緊皺,很是不喜。

俞爭鳴呵呵一笑,道:「讓他打吧,我想看看他的極限在哪裡。我們靈武商行別的沒有,就是錢多。這點錢,不算什麼。」

「這是你的地盤,你說了算。不過,等他戰鬥完了,我一定要檢查他。如果發現他搞鬼,絕不輕饒他。」尤姬冷漠的說著。

接下來,雲崢又進行了好幾場戰鬥。直到他連勝九場,斗獸場的氣氛,被徹底點暴了。所有人站起來,拚命喊著雲崢的名字。

「小鼎」這兩個字,響徹雲霄。

靈武商行賠了好幾千萬,主持人的臉色一片慘白。每當雲崢提出挑戰,他的心就在抽搐。

「再來!越級挑戰,押我自己贏。」雲崢興奮的臉都紅了,他越戰越勇,恨不得大戰七天七夜。

主持人腿一軟,差點跪倒,他來到雲崢面前,說道:「小鼎啊,我們這裡的四脈蠻獸,已經被你殺光了。你就歇歇吧,下次再來戰鬥。」

雲崢一愣,殺光了嗎?「那就越兩級挑戰,放五脈的蠻獸。四脈的太弱了。」

主持人一個哆嗦,差點給雲崢跪下。越兩級挑戰,賠率要翻兩倍。在加上雲崢連勝九場,賠率只怕會翻到幾千以上。到時候他再押自己贏,那蠻獸戰場把自己買了,也賠不起他啊。雖然主持人覺得雲崢贏不了,可萬一要是贏了呢?

「小鼎啊,你已經贏了很多錢了。」

雲崢忽然醒悟,自己有些得意忘形了。現在總共贏了多少,他自己都不知道。只怕再贏下去,就得罪靈武商行了。到時候靈武商行翻臉,錢沒了不說,還可能有生命危險。

「好,我不挑戰了。」雲崢也是果斷,立刻停止挑戰。

這句話對主持人來說,不啻於天籟之音。他立刻大聲宣布,「因為蠻獸都被小鼎殺光,今天的蠻獸挑戰,就此結束。大家去兌換賭資吧,咱們下月再見!」

「誒,靈武商行輸怕了。」

「不要結束,小鼎,繼續戰鬥,把靈武商行贏趴下!」

「小鼎,不要走啊,我們支持你!」

主持人不管觀眾如何,對雲崢道:「小鼎跟我來,我們會長要見你。」

雲崢無不應允,跟著主持人離開斗獸場,來到那個奢華房間的門前。

「你自己進去吧,會長就在裡面。」主持人說完,轉身離開。

雲崢敲了敲門,聽見裡面說「進來」,就推門走進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