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銘副島主人呢?不會被龍軒副島主直接斬殺了吧?」

「哈哈,我就說龍軒副島主能贏吧!」

「龍軒副島主,你是最棒的!」

「龍軒副島主,我們支持你!」

……

擂台四周的弟子,紛紛大聲叫喊起來。

聽到他們的聲音,龍軒臉上不由的露出得意之色,目光不由的看向擂台下的龍菁靈。

然而,令他意外的是,在龍菁靈的臉上,並沒有發現一絲表情,反而看到了一絲嘲諷之意。

什麼情況?

龍軒疑惑,收回目光看向前方的漸漸消散的仙力波動。

一道身影漸漸的出現在他的眼中。

只見顧銘完好無損的站在原地,別說是受傷,就連身上的衣服也沒有任何一絲的損壞。

這讓龍軒不由大吃一驚。

就算是他壓低了境界,可是他的仙力醇厚度可還是九品仙君,全力一擊之下,別說小小的一品絕仙,就是九品絕仙也會能夠斬殺。

這不可能!

龍軒心底吶喊,可事實擺在眼前,不容得他不相信。

「龍軒副島主,你就這點實力嗎?」

顧銘嘲諷的看著龍軒。

然而心中卻對龍軒的實力進行了評估,從他剛才的一擊來看,就算是他恢復九品仙君境,顧銘也有與他一戰的能力。

顧銘心中很是疑惑,為什麼自己現在能夠跨越這麼大的境界呢?

他想不明白,可是卻不知道問誰,龍千兒還在小天地之中,根本無法聯繫。

想到龍千兒,顧銘便想到了秦思雨等人,想到了他的母親和親人們。

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打開小天地,再見到他們。

現在唯一希望的就是小天地內的時間能夠慢下來,只有這樣,當再一次見到他們的時候,還能看到更多的熟悉面孔。 龍軒見顧銘沒有進攻,反而出言嘲諷自己,心中更為惱火。

沒有一招將顧銘斬殺,龍軒已經丟了臉,此時他直接舉劍沖向顧銘。

顧銘看著衝上來的龍軒,嘴角不由上揚,發出一聲冷笑。

「龍吟劍法第二式,枯禪龍刀!」

一道龍吟聲響徹天地,擂台上的陣法瞬間被衝破,一條四色巨龍衝天而起。

紅青褐綠四色糾纏在一起,強大的威壓讓所有人都喘不過氣來。

龍菁靈臉色不由一變,就連她二品仙帝的境界,都無力抵抗,那種毀天滅地的力量,彷彿就要將她撕裂一般。

她都如此,做為攻擊目標的龍軒的感受比她還要強烈。

龍軒瞬間就解開了境界,恢復了九品仙君境,然而依然無法抵擋那股恐怖的實力。

就在顧銘的仙劍落下時,一道身影出現在擂台之上。

「小子,你敢!」

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強大的聲音讓顧銘頓時精神一散。

然而,就在聲音響起來的時候,顧銘的攻擊已經落下。

這一招落下之後,顧銘體內的仙力全部被吸收,再加上那道聲音,讓顧銘瞬間昏了過去。

「不好!」

那道聲音再次響起,可一切都已經晚了。四色巨龍已經向著他沖了過來。

轟!

一聲響徹天地的巨響傳變四方,擂台震碎,整座島嶼不由的劇烈顫抖起來。

巨龍消散,化做一條條小龍,迅速飛回,鑽進了顧銘的身體。

島嶼恢復了平靜,所人有都從地上站了起來。

抬頭向著破碎的擂台看去,入眼的是一團濃煙。

濃煙散盡!

四道身影出現。

一邊一名老者,龍華仙府的老祖抱著昏迷不醒的顧銘,臉色陰沉。

而另一方,龍軒的師傅越鴻峰滿身傷痕的抱著同樣渾身鮮血的龍軒。

「老祖?」

龍菁靈不由的驚呼出聲,急忙跪下,「見過老祖!」

龍華島的弟子們,雖然及少有人見過老祖,可是他們全部聽說過。

見龍菁靈跪下后,他們也紛紛跪下,「見過老祖!」

老祖龍炎淡淡的瞥了他們一眼,目光看向越鴻峰。

「越鴻峰,帶著龍軒走吧,如果讓我知道你對我這位後人動手,別怪老夫滅了你!」龍炎的聲音很低,可在場的所有人都聽的非常清楚。

越鴻峰冰冷的目光看著龍炎,陰冷的說道:「龍炎,難道這擂台的規矩你不知道嗎?」

「是我不知道還是你不知道?龍軒想要斬殺顧銘,如果顧銘沒有實力的話,那麼他早就死在龍軒的手中了。我想那時,你還會站出來跟我說這一番話嗎?」龍炎聲音冰冷,凌厲的目光看著越鴻峰。

「哼!龍炎,這件事我跟你沒完,不要以為你的境界比我高,我就會怕你。」越鴻峰冷哼。

龍炎並沒有搭理他,而是抬頭看了一眼虛空,「左征王爺既然來了,那就下來呆一會吧!」

越鴻峰一聽,頓時身體不由劇烈的顫抖起來,驚恐的目光向虛空看去。

「哈哈……」

一聲大笑傳來,只見一個身穿蟒袍的老者出現在眾人面前。

龍菁靈心中更加震驚,沒想到左征王爺竟然親臨。

「見過王爺!」

頓時所有人大聲叫道。

左征點了點頭,微笑的說道:「都起來吧!」

「謝王爺!」

龍華島的弟子們迅速站了起來,恭敬的站在下方。

「屬下越鴻峰見過王爺!」越鴻峰微微躬身。

左征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同時掃了一眼他懷中的龍軒,不由的冷哼:「身為內府管事,難道你忘記規矩了嗎?」

「屬下不敢!」

越鴻峰一聽,直接跪下。

「最好是這樣!」

左征說著,兩道仙力分別打入了龍軒和顧銘的身體。

龍軒和顧銘同時睜開了眼睛。

顧銘只是脫力而昏迷,身上並不半點傷害,而龍軒雖然醒了過來,可是他渾身是傷,十分的虛弱。

「顧銘,我要殺了你!」

龍軒並沒到左征,更沒有去看龍炎,他睜開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看向顧銘。

「我要跟你再戰!」

龍軒說著,扔出一塊黑色令牌。

生死令!

看到生死令后,龍菁靈的臉色立刻變色。

而左征和龍炎兩人臉色卻是十分的平靜。

只是越鴻峰的臉色大變。

全場中的每一個弟子的臉也變了顏色,全都露出了驚駭之色。

「哼,真是大手筆呀!」

龍炎冷哼。

這時,龍軒才看見龍炎,身體不由的顫抖,讓他本就蒼白的臉更加蒼白。

「龍軒,你竟然把我的話當成了耳旁風,就在半個時辰前,我就警告過你,可是你卻不聽?」

龍炎的聲音同樣很低,但是每一個字進入龍軒的耳中,都會讓龍軒感覺到極度的冰冷。

聽了龍炎的話,越鴻峰皺起眉頭,扭頭看向龍軒。

他沒想到竟然還有這樣的事。

「龍炎,算了,小輩的事,就讓他們小輩自己解決吧!這件事,是顧銘和龍軒兩個人之間的事情,我不希望任何人插手,你們明白嗎?」

左征淡淡的開口,目光落在了越鴻峰的身上。

越鴻峰知道,左征王爺的話,是說給他聽的。

從王爺的語氣中,越鴻峰聽的出來,王爺很在乎顧銘,這讓越鴻峰心中充滿了疑惑。

不過一想到剛才顧銘的恐怖攻擊,就連他這個五品仙帝都身受重傷,這樣的人又怎麼不值得王爺重視呢!

「是,王爺,屬下知道了!」越鴻峰說道。

而顧銘站在一旁,心中的震驚程度是非常大的。

他沒想到龍華仙府的老祖會再次出現,而且就連左征王爺也來了。

不過,更令他疑惑的是,龍軒扔出的那塊黑色令牌是什麼!

左征沒有去理會越鴻峰,而是看向了龍軒。

「既然你拿出了生死令,那麼就按照我訂下的規矩辦。如果弟子間有恩怨的話,一定要分出生死,那麼就進行生死戰。」

「不過,我想你應該知道生死令的使用等級條件吧?向低境界的挑戰,一個小境界更需要一塊生死令。」

「而你與顧銘之間相差的可不是幾個小境界而是一個大境界!因此你沒有權利使用生死令,我也不會同意你使用生死令!」 左征說到這裡,停了下來,向前走了兩步。

手一揮,那塊生死令便出現在他的手中。

「由於你們之間的境界相差太大,又有著生死大仇,那麼就按照生死令的另一個規定來辦!」

「相差一個小境界能夠延長十年時間,相差一個大境界延長百年時間,你與顧銘相差一個大境界,十七個小境界,所以,一共是二百七十年。」

「你們的戰鬥,我同意了,二百七十年後,你們進行生死戰!不管那時你們雙方的境界如何,生死聽從天命!你們可同意?」

「屬下同意!」龍軒急忙恭敬的回答。

顧銘微微點頭,躬身說道:「弟子同意。」

聽了左征的話,顧銘心中竊喜,只要資源足夠,不要說是二百七十年,只要給他一年時間,顧銘就能夠將龍軒斬殺。

關鍵問題是斬殺龍軒后的問題,現在有了生死令,又有左征在場,就算是殺了龍軒,誰也不會說出什麼來!

一個說屬下,一個卻說弟子。

然而左征聽了顧銘的話,微微點頭,臉上露出了笑容。

「既然你們都同意了,那就這麼辦!鴻峰,龍軒是你的弟子,你帶走吧。我的脾氣你是知道的,不要逼我親自動手!」

「是!屬下知道!」

左征的警告之意,越鴻峰怎麼會不知道。

可是二百七十年後,龍軒真的能夠打敗那個叫顧銘的嗎?

越鴻峰心中也沒有底,但是龍軒已經提出了生死令,又有王爺做主,他想反對都不可能了。

唯一能做的就是讓龍軒在這二百七十年內,盡量的提升境界。

越鴻峰帶著受傷的龍軒徑直離開。

龍軒的臉上露出狠辣之色。

而龍菁靈此時卻是無比的愧疚,本想讓顧銘充當一下自己的擋箭牌,卻不想事情發展到了這種地步。

對於顧銘,她的內心更加愧疚!

「龍炎,走吧,隨我喝兩杯去!」左征看向龍炎,微笑的說道。

龍炎點了點頭,扭頭看向顧銘,「好好修鍊吧!等你達到仙帝那天,我會告訴你一些事情!」

說著,龍炎扔給顧銘一枚仙戒后,跟著左征一起離開。

當顧銘看到仙戒之中的無數的修鍊資源時,臉上不由的浮現出驚喜之色。

可是這心中卻是十分的疑惑。

他想不明白龍炎為什麼會對他這麼好?

「顧銘副島主,你跟我過來一下!」

龍菁靈看向顧銘,然後徑直的離開這裡。

而顧銘聽了龍菁靈的話后,疑惑的目光看了過去,跨開步子跟了上去。

所過之處,所有弟子紛紛躬身施禮。

原因無他,只因顧銘的實力已經征服了他們。

此時的龍仁眼中剩下的只有恐懼之色。

先不說顧銘的實力,僅僅龍炎站在他的身後,那也不是他再敢動的了。

就連龍軒都載了,他又算什麼呢!

此時,他心裡非常後悔,後悔當初聽從龍軒的命令找顧銘的麻煩。

看到島主和副島主都離開之後,龍華島的弟子們也相繼離開,不過所有人都是內心澎湃,十分的激動。

特別是十三分支的龍玉山等人,臉上的激動之色無法掩飾。

龍華島的大殿之中,龍菁靈坐在島主的坐位上,看著坐在下方的顧銘,臉上的神色十分的古怪。

在內心之中,龍菁靈對顧銘十分的感激,畢竟顧銘為她擋下了這個巨大的麻煩。

不過想到龍軒使用生死令,這讓她心中生出了愧疚。

顧銘的安危,龍菁靈暫時並不擔心,有老祖和左征王爺在,沒有人敢對顧銘下黑手,更不敢再去針對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