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冢,你一定要繼續嗎?呵,光看你那雙眼就知道了。比起自己的手臂,你選擇了青學的勝利嗎。』

「砰!」一個掉高球飛向跡部。跡部收回剛才的表情,目光開始鎖定,一個高跳,打出了扣殺球!

「破滅的圓舞曲。」

球準確的擊向手冢的握拍處,但所有人預料之外的是,球再次由手冢的拍網中央彈了回去。

『將拍面瞬間放低嗎?』跡部沒有因為第一段扣殺失敗而混亂,再次瞄準了右邊內角,接著二段扣殺!

「砰!」

「40-0」

『手冢領域』和『零式』……

跡部站在後場看著,不遠處網前的小球還在滾動著。他討厭這種感覺,就像和諧的樂聲中傳出的破音。對面的人還是那樣站著,彷彿他們所討論的病症並不存在般,無論發球還是回擊,還如初盤般準確強勢。

那個人是不死之身嗎!

「還有一球!還有一球!……!」

四周是青學聲援團的吶喊,在這種時刻,遠遠的蓋過了一直聲勢浩大的冰帝。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著準備發球的手冢,想著這場大賽最高水平的比賽就要結束了。

但……

「砰!」這不是網球被擊打的聲音,白色的球拍順著無力的手邊滑落,在球場碰擊出聲。

一直是青學支柱的那個人,捂著左肩,也如同被丟棄的球拍般,倒在了球場上!

「手冢!手冢!……」身穿藍白色運動服的少年們跳過護欄,奔向場中。

「比賽還沒結束。」但又被阻止了。

比賽暫停,手冢走向越前坐著的教練席。除了大石之外的正選都回到了觀眾區。越前低著頭,臉被帽檐遮擋,無法看清。

「部長,不要勉強!」桃城率先開口。

「手冢,你現在的狀態,能贏跡部的幾率很小。」 影后重生:最強逆襲系統 乾也試著用資料說服著。

手冢動著左肩,沒有回頭,一雙茶色的眸子寫滿了堅定。

「還要繼續嗎?」不二淡淡的聲音,聽不出感情。眼睛不知何時也閉上了。

手冢放下左臂,順手拿起有著『t』標誌的球拍,一言不發的走向賽場。

一直站在一邊的大石終於動力,快步擋在手冢身前。

「大石。」

「你準備怎麼完成大和部長的約定?帶領網球部進軍全國的約定……」大石說道,既然阻止不了,那就:「手冢,做到啊。」

後面的人有些驚訝,但這都已近無法阻擋手冢走向賽場的腳步。

越前起身,走過手冢身邊:「我說,可別輸了。」

「我是不會輸的」

不二跟上了越前拿包離開的身影,不再看賽場一眼。他似乎能了解,為了大家而努力。但他也許永遠不會釋然,這種毀滅的方式。

「不二前輩?」越前抬頭看著走到他身邊的前輩,眨了下貓眼。

「熱身,還需要個人吧。」不二開口說道。

「前輩,不舒服嗎?」越前點了下頭,又開口問道。

「……?」

「笑的真難看。」越前對著疑惑著看他的不二說道。

不二抿了下嘴角,還是掛上了微笑。不過,變得自然了。

隔著球網,越前看著對面的前輩,似乎太過於狼狽了?

「前輩,不用這樣引導我打對角球吧。」越前癟嘴,他好像不知不覺的被引導的只打對角球,而對面的人在拚命的追著。這是在折騰自己嗎?

「呵呵,只是想跑一跑。」不二不在意的說道,額上掛著滴滴汗水。他不想再看那場比賽,不論誰勝都不能改變一個結局,手冢的肩…。他現在更不想思考這個問題,那就讓自己疲憊到不能想吧。

「隨便你吧。」越前嘆氣,隨即打出各種角度刁鑽的球,看著對面不停奔跑的不二,沒有扣殺,截擊或者是短球。配合著不停的拉力。

直到……

「啊啊啊……!」一陣屬於冰帝的呼喊聲傳來。

不二和越前都停了下來,回頭看向賽場方向。

「看來熱身結束了,不二前輩。」越前握緊拿著拍子的手,看著有些愣神的不二。

「嗯。」不二收回視線,走向越前。「回去吧。」

、、、、、、、、、、、、、、、、、、、、、、、、、、、、、、、、、、、

「真是場不得了的比賽啊,真田副部長。」切原看著最後手冢打出的觸網球,驚嘆道。雖然說是冰帝的跡部贏了,但最後那一球太過懸了。

場中的兩人用著最後的力氣舉手相握,高高抬起。全場的吶喊聲震天響亮。而跟著越前一起走回賽場的不二,剛好看到了那沒過網的最後一球。嘴角扯了扯,還是掛著弧度。這樣也好,手冢,你已經做的很好了。

「接下來,青學對冰帝,進行後補的單打比賽。」裁判聲響起,這場2勝2負1平的比賽,將開始最後的對決。

「我去了,不二前輩。」越前回頭看著不二,金黃色的貓眼閃動,嘴角勾起大大的弧度。壓了下帽檐,大步走向賽場。

不二笑了笑,目送著越前站上賽場。

「能別看其他地方嗎?球,要來了。」

一上來就是外旋嗎?看著正在照常挑釁的越前,青學所有的人都抿嘴而笑。果然,不囂張,就不像越前了。

「40-0」

越前第四次打出外旋發球,但這次卻被回擊了。不二挑眉,居然打假的。

「game1-0交換場地」

「零式?」球拍向上抬起30度,反手削球。手冢的『零式』又再次出現。

「不過球拍抬起的弧度是很難控制的,下次就未必可以了。」乾推著反光的眼鏡,不客氣的吐槽。

「切。」越前走過時,扛著球拍撇嘴。

對手的演武式網球在第二局也開始發揮正常,但越前還是一貫囂張的將球拍換到左手,引起一片驚呼。不二無奈,站在菊丸旁邊和大家一起看著比賽。

「抽擊球b!」越前的絕招再次亮瞎全場。不過,不二很是擔心,按那個滑行,衣服真的不要緊?

「這也許就是他的最佳狀態吶。」不二笑著說道,看著似乎準備用『抽擊球b』打完整場的越前。心下暗嘆:『要真是那樣的話……』

「game青學越前6-2」

「比賽結束3勝2負1平青學獲勝。」

這場盛宴終於落下了帷幕。

「走了,赤也。」真田壓了下帽子,叫著切原,柳跟在最後,握著手中的手機。

上面有著剛收到簡訊:

我們已經全部準備好了

——幸村

熱門推薦:

「手冢桑打出掉高球了。」切原開口道,身邊的柳和真田正在探討去年的青年選拔賽。

「那個要來了,破滅的圓舞曲。」真田篤定的說,和柳一起將視線轉向大步上網的跡部。

「砰!」

「真田副部長,沒有打那個扣殺啊。」 歡喜農門:王爺,種地啦 切原睜大眼,看著跡部放的小球,嘟囔道。

我真不是大魔王 「……」真田沉默。

、、、、、、、、、、、、、、、、、、、、、、、、、、、、、、、、、、、、、、、、、、

『這場比賽不妙。』不二瞬間張開雙眼,盯著場上不斷膠著的兩人,不斷被擊打的黃色小球,卻沒有一人得分。

「好像變成了一場很長的比賽nya。」菊丸皺眉,不論是跡部還是手冢都沒有主動進攻,在後場僵持著。

「跡部,故意在拖長這場比賽。」不二看著又再次被跡部擊回的球開口。

「誒?」大石回頭看向不二。

「為什麼?不二前輩?」桃城問道,視線在手冢和跡部身上徘徊。看著跡部皺了皺眉。

不二沒有回答,只是看著大石。剩下人的視線也不由的轉向大石。

「手冢的手肘是好了。」大石抿嘴,看著比賽中的手冢開口:「但長時間的比賽,對他的左肩來說,是致命的。」

桃城和海堂驚呼出聲,菊丸的貓眼暗朔。不二像是已經了解般,沒有任何改變,只是眼裡有著無人看懂的深溺。

「不能速戰速決嗎?」桃城問道,場上的比賽牽挂著每個人的心。

「跡部,不是能那樣解決的對手。」不二右手抱住左臂,手指暗自收緊。睜開的藍眸沒有離開過賽場:「不論是他還是手冢,都是全國級的。」

、、、、、、、、、、、、、、、、、、、、、、、、、、、、、、、、、

跡部的眼一直沒有放過一絲破綻,對面的人越想要快速解決,就會越有漏洞。而這場比賽的主旋律已經在他腦海里編織。

慢慢的將對手拉入膠著的拉力之中,在長時間的賽程中浸透,腐蝕。再如同雕塑般由一點爆發,全部崩裂。而在這漫長的時間中享受到的美妙旋律,在心裡交織回蕩。

「砰!」手冢再次全力將球擊回,不論球速,力量,角度都沒有一絲鬆懈,一如開場般乾淨利落。

跡部挑眉,瞳孔縮緊。看向手冢的眼裡有著不可置信。

『選擇了持久戰……手冢。』

不二覺得自己的左臂被抓的有些疼,但右手卻無法放開。四個指尖刺在左手手心,不是很長的指甲卻印出了不淺的痕迹。嘴角抿著,沒有一絲弧度。

『手冢,你一定要繼續嗎?呵,光看你那雙眼就知道了。比起自己的手臂,你選擇了青學的勝利嗎。』

「砰!」一個掉高球飛向跡部。跡部收回剛才的表情,目光開始鎖定,一個高跳,打出了扣殺球!

「破滅的圓舞曲。」

球準確的擊向手冢的握拍處,但所有人預料之外的是,球再次由手冢的拍網中央彈了回去。

『將拍面瞬間放低嗎?』跡部沒有因為第一段扣殺失敗而混亂,再次瞄準了右邊內角,接著二段扣殺!

「砰!」

「40-0」

『手冢領域』和『零式』……

跡部站在後場看著,不遠處網前的小球還在滾動著。他討厭這種感覺,就像和諧的樂聲中傳出的破音。對面的人還是那樣站著,彷彿他們所討論的病症並不存在般,無論發球還是回擊,還如初盤般準確強勢。

那個人是不死之身嗎!

「還有一球!還有一球!……!」

四周是青學聲援團的吶喊,在這種時刻,遠遠的蓋過了一直聲勢浩大的冰帝。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著準備發球的手冢,想著這場大賽最高水平的比賽就要結束了。

但……

「砰!」這不是網球被擊打的聲音,白色的球拍順著無力的手邊滑落,在球場碰擊出聲。

極品透視神眼 一直是青學支柱的那個人,捂著左肩,也如同被丟棄的球拍般,倒在了球場上!

「手冢!手冢!……」身穿藍白色運動服的少年們跳過護欄,奔向場中。

「比賽還沒結束。」但又被阻止了。

比賽暫停,手冢走向越前坐著的教練席。除了大石之外的正選都回到了觀眾區。越前低著頭,臉被帽檐遮擋,無法看清。

「部長,不要勉強!」桃城率先開口。

「手冢,你現在的狀態,能贏跡部的幾率很小。」乾也試著用資料說服著。

手冢動著左肩,沒有回頭,一雙茶色的眸子寫滿了堅定。

「還要繼續嗎?」不二淡淡的聲音,聽不出感情。眼睛不知何時也閉上了。

手冢放下左臂,順手拿起有著『t』標誌的球拍,一言不發的走向賽場。

一直站在一邊的大石終於動力,快步擋在手冢身前。

「大石。」

「你準備怎麼完成大和部長的約定?帶領網球部進軍全國的約定……」大石說道,既然阻止不了,那就:「手冢,做到啊。」

後面的人有些驚訝,但這都已近無法阻擋手冢走向賽場的腳步。

越前起身,走過手冢身邊:「我說,可別輸了。」

「我是不會輸的」

不二跟上了越前拿包離開的身影,不再看賽場一眼。他似乎能了解,為了大家而努力。但他也許永遠不會釋然,這種毀滅的方式。

「不二前輩?」越前抬頭看著走到他身邊的前輩,眨了下貓眼。

「熱身,還需要個人吧。」不二開口說道。

「前輩,不舒服嗎?」越前點了下頭,又開口問道。

「……?」

「笑的真難看。」越前對著疑惑著看他的不二說道。

不二抿了下嘴角,還是掛上了微笑。不過,變得自然了。

隔著球網,越前看著對面的前輩,似乎太過於狼狽了?

「前輩,不用這樣引導我打對角球吧。」越前癟嘴,他好像不知不覺的被引導的只打對角球,而對面的人在拚命的追著。這是在折騰自己嗎?

「呵呵,只是想跑一跑。」不二不在意的說道,額上掛著滴滴汗水。他不想再看那場比賽,不論誰勝都不能改變一個結局,手冢的肩…。他現在更不想思考這個問題,那就讓自己疲憊到不能想吧。

「隨便你吧。」越前嘆氣,隨即打出各種角度刁鑽的球,看著對面不停奔跑的不二,沒有扣殺,截擊或者是短球。配合著不停的拉力。

直到……

「啊啊啊……!」一陣屬於冰帝的呼喊聲傳來。

不二和越前都停了下來,回頭看向賽場方向。

「看來熱身結束了,不二前輩。」越前握緊拿著拍子的手,看著有些愣神的不二。

「嗯。」不二收回視線,走向越前。「回去吧。」

、、、、、、、、、、、、、、、、、、、、、、、、、、、、、、、、、、、

「真是場不得了的比賽啊,真田副部長。」切原看著最後手冢打出的觸網球,驚嘆道。雖然說是冰帝的跡部贏了,但最後那一球太過懸了。

場中的兩人用著最後的力氣舉手相握,高高抬起。全場的吶喊聲震天響亮。而跟著越前一起走回賽場的不二,剛好看到了那沒過網的最後一球。嘴角扯了扯,還是掛著弧度。這樣也好,手冢,你已經做的很好了。

「接下來,青學對冰帝,進行後補的單打比賽。」裁判聲響起,這場2勝2負1平的比賽,將開始最後的對決。

「我去了,不二前輩。」越前回頭看著不二,金黃色的貓眼閃動,嘴角勾起大大的弧度。壓了下帽檐,大步走向賽場。

不二笑了笑,目送著越前站上賽場。

「能別看其他地方嗎?球,要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