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時辰過去,五個人硬是沒有收穫到半點有用的線索。

「混蛋,他們這麼多人,難道還能從這島上蒸發了不成?」

氣急敗壞的奧巴斯朝地面上隨手一掌揮去,一股淡淡的玄氣波動激射到了地面之上正好掀開了一顆高達數百米的大樹。

在那大樹的下面,奧巴斯敏銳的察覺到了那裡竟有著無數坑窪龜裂的土壤山石,憑藉經驗他第一時間便判斷出,這是戰鬥過的場地。

「看來穆凌他們也遇到了強大的玄獸,下去,老天總算沒辜負我的一番辛苦。」

奧巴斯臉上閃過了一抹興奮,他弟弟的仇似乎快要報了,至於森羽學院說的流活口,他根本沒有半分在意。

他在意的是穆凌破壞了他的計劃,穆凌殺了他的哥哥,所以他必須要讓穆凌死。


一行五人,順著沿途留下的足跡緩緩前進,一路上的戰鬥痕迹並不少,這也越來越讓奧巴斯感到興奮。

其實他面對的不過是一個神海境的少年罷了,但他的心臟似乎在不斷的加速跳動,雖然他不願意承認,但這個少年當時殺死奧巴龍的模樣他現在還歷歷在目。

那似乎已經不是穆凌,他可以斷定,自己在那種情況下,結果和奧巴龍也沒有什麼兩樣。

但奧巴龍是他的親兄弟,他必須要為他報仇,所以他不會去想這個問題,他所要思考的是見到穆凌之後要怎麼折磨他才能解心頭之恨。

「總算來了啊各位,你們的速度可真是不敢恭維啊!」

就在奧巴斯還在思考之時,前方几十米左右距離的地方陡然傳來一道略帶笑意的聲音。

抬頭看去,那裡一道少年的身影靜靜的佇立在那裡,他的神色是那樣的平靜,就好像是在和一個毫不起眼的普通人說話一樣。

「小雜碎,總算找到你了啊,這裡可沒有祭月族幫你,這裡也沒有你們學院的院長來幫你,如果你還有遺言的話,我允許你說完。」

奧巴斯緩緩的朝穆凌走了過去,他並不著急,他也不會在乎穆凌能玩出什麼花樣來。

事實上他之所以不會再懼怕穆凌在於他已經堅信,穆凌一定無法進入先前殺死奧巴龍的那種狀態。

否則的話,他根本用不著躲躲藏藏,那種狀態的穆凌要殺他似乎很容易。

「遺言么我還是留到以後再說吧,你現在應該關心的是自己接下來的命運!」

穆凌說完,他陡然拍了拍雙手,然後周圍的叢林之間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緊隨著,兩道龐然大物從天空一躍而起來到了奧巴斯的身前。

奧巴斯的神色也是微微一變,這兩頭玄獸竟然都達到了四級玄獸的層級,就是媲美人類神象境的強者。

「你們中間有馴獸師?」

想到這裡,奧巴斯也是徹底的陰沉了下來,馴獸師是什麼職業他同樣清楚,這兩頭玄獸雖然只是剛剛踏入四級,但也足夠棘手了。

就在此刻,另一道帶著些許笑意的聲音傳來,「馴獸師沒有,不過我手上正好有兩枚極品獸符,糟糕的是我不太會使用,只能勉強控制住兩頭剛踏入四級層次的玄獸。」

紅色的身影緩緩來到穆凌的身邊,除了唐婉婷想必也再難尋到這樣一個狂野之中卻又帶著三分嬌媚少女。


這兩枚獸符正是她一直放在儲物戒指中的寶貝,沒想到今天竟然派上了用場。

「你們真以為兩頭四級玄獸就能攔住我嗎?」

奧巴斯神色冷漠,若有若無的玄氣波動緩緩震蕩開去,很顯然,就算這是兩頭四級玄獸他也依舊沒有任何的懼怕。

穆凌不可置否的笑了笑,並沒有回答奧巴斯的話,只是靜靜的抱胸而立,他肩頭上的天凰龍更是配合著打了個哈欠。

那番模樣實在是能萌翻所有人,只是這個舉動可無法打動報仇心切的奧巴斯。

他咬牙切齒的盯著穆凌,這個時候他竟然還能若無其事的站在那裡,穆凌已經徹底激怒了他。

「你們給我抓住他們,要活的,我要親手宰了這個小雜碎。」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一紫一紅,兩個碩大的拳頭,兩道飛速的殘影,撞擊在一起。

此時好像天地都爲之變色,萬里晴空也變得烏雲密佈,空中捲起狂暴的火分子,不安分的跳耀着,顯示它特有的靈性。

對擊爆發出該有的氣勢,空中略過一絲寒意,秋風捲起殘葉,殘葉在空中飄啊飄,飄到兩人身邊化爲火雨。

是的,兩人都是火繫念氣,牛蠻得益於家族和自身的天賦已經將亞火系威嚴修煉至火系威嚴,而藍海則是最爲稀有的王系威嚴,超強的實力加上屬性火爆的火系,頓時將整個比賽場糟蹋的面目全非。

此時的比武場已經變成了災後待建區的模樣,但二人仍然在不停的戰鬥着,這一戰二人都打的津津有味,打的酣暢淋漓,同爲力量型,同爲火系,同爲天才,不同的命運讓二人走向不同的道路,如今卻巧合的成爲對手,這僅僅是巧合麼?

命運讓兩個少年聚集,極高的相似點讓兩個少年惺惺相惜,他們越打越狠,越打越慘烈,但二人都知道這,纔是對他最大的尊敬。

沒有掩飾,沒有面具,只有一往無前的戰鬥,只有不留遺憾的戰鬥。

這場比賽已經不再具有它單純的目的了,同樣讓藍海找到了他人生的第十個重要夥伴。

牛蠻,這個承載着狂戰士一族的天才少年,從今天起成爲神之右手藍海的左膀右臂,從此發光發熱,成爲大陸風雲一時的人物。

戰鬥還在繼續,比武臺已經消失,但獨孤傲並沒有阻止二人,因爲這樣的戰鬥是很少見的,所以他親自上前爲二人設置結界。

咚!咚!咚!

每一下都像重錘錘在別人的心中,每一下都會讓大地顫抖,每一下都讓林詩薇的手捏緊了一分,林詩薇知道這一戰對藍海的重要,所以她乖巧的坐在臺下凝視着這個自己深愛的男人。

咚!咚!咚!

每一下同樣敲擊在藍海的心中,多久沒有這麼痛快的戰鬥了,多久沒有這樣不計後果的發泄了,一直以來自己都在隱藏自己的身份,一直以來自己都戴着面具生活,他,累了。

是的,年僅十三歲的藍海累了,將近八年,自己像一隻老鼠般躲躲藏藏,像一隻螞蟻般見不得光,若不是紫魂的開導,恐怕自己早就心裏扭曲了,但好在有紫魂,不過如今,這場戰鬥終於讓藍海心中那扭成一團的結慢慢解開。

我,就是藍海。

我,就是藍月天的兒子。

我就是上古家族藍家的後代。

我,就是我。

從今天起,沒有紫魂,只有藍海,我不會在躲躲藏藏,不會再以鼠蟻的姿態現世,因爲,

我,是,藍,海。

“啊啊啊啊!!”藍海發狂的一拳接着一拳,一拳快過一拳,一拳猛過一拳。

“來得好!!”對面牛蠻同樣痛快的喊着。

夾雜着瘋狂的狂喊,二人相視而笑。

沒人能看懂他們笑什麼,在別人看來這只不過是兩個瘋子的瘋言瘋語罷了。

忽然,牛蠻狂化了,就這麼順其自然的狂化了,沒有預兆,沒有憤怒。

狂化是狂戰士天生具有的力量,但無奈現在的牛家狂戰士血液太過稀薄,已經很久沒有人用出狂化,但今天,這個奇蹟重現了,在牛蠻身上,因爲藍海。

幾乎在同一時間,藍海也變化了。


禁術·無意識狂暴。

吼!

非人類的吼聲從兩個少年嘴中發出,狂化後的牛蠻更大,身高接近三米,而使用無意識狂暴的藍海更加礦長,直接由原來的一米七成長爲三米,生生拔了一半。

這是一場猛獸的戰爭,一場不屬於人類的戰鬥,狂化後的牛蠻和藍海實力太過強大,二人你一拳我一掌,就這麼直接的打鬥,沒有絲毫閃避。

不久二人身上出現了血道,狂化後的牛蠻好像同樣沒有意識,雙眼變得血紅,手臂長滿了長毛,相對於藍海只提高了身高來說,牛蠻的狂化好像更加趨向於野獸,狂化後的牛蠻實力暴漲十倍,防禦同樣提高十倍。

而發動禁術的藍海實力同樣提高極快,防禦更是高的嚇人,不過發動無意識狂暴的時候藍海沒有意識,否則就可以更好的運用這股力量了。

後來,他們慢了下來,好像沒了力氣,又好像覺得痛了,實力幾乎相同的二人終於有了停下來的樣子。

此時的觀衆早已經變得麻木,如果牛蠻的狂化刺激了他們的五感,那藍海的無意識狂暴則加深了這種感覺,後面簡單蠻狠的戰鬥則完全激發了觀衆心底的熱血,一直到現在終於麻木了。

而藍海和牛蠻也麻木了,揮着早沒了力氣的雙手,滿眼疲憊的盯着對方,在這恐怖的身軀之上卻有一雙不帶任何黑暗恨意的清澈的眼睛。

終於,牛蠻的狂化結束了,第一次進入狂化的牛蠻堅持了一炷香的時間,而此時藍海的無意識狂暴同樣到了時間,恢復本身的二人就這麼站在原地,微笑着,眼閉着。

待裁判檢查後驚訝的發現,二人的意識早已模糊,後半段完全靠意志戰鬥,卻任然對自己對手充滿敬意,那敬意在暈倒後都體現在臉上,身上。

最終裁判判的二人平局,以九點五分的成績並列第四。

就在裁判吹響哨鈴的一瞬間,現場響起驚天的掌聲。

他們,倒下了。

看臺上的皇帝同樣被兩位英雄少年的壯舉所感動,微笑的看着兩位不省人事的少年。

林詩薇和神武第一時間出現在哎場地扶住即將倒下了藍海,牛蠻的同伴同樣將牛蠻扶下場。

藍海慢慢推開身邊的林詩薇和神武,慢慢的漂浮起來。

所有人包括準備前往恢復室的牛蠻都停止的行動,將目光聚集在藍海身上。


“各位,不好意思,一直隱瞞自己的身份,紫魂,並不是我的名字,我的名字,叫做藍海!!!”

“藍海!上古藍家之子,搜魂社口中的孽子,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等着搜魂社那幫混蛋來報仇,哈哈哈哈!!”藍海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將這番話喊了出來,之後的事情自己沒有記憶,因爲他已經昏倒了。

神武連忙接住掉下來的藍海,和林詩薇快速前往恢復室。

同樣又是巧合,二人再次出現在同一個恢復室,此時二人已經醒來,看到此情此情,不禁再次大笑起來。

“啊啊啊~~哎呦,嘶!”

很明顯二人的大笑扯着傷口,不禁吃痛起來,看的林詩薇粉嫩的拳頭直往藍海身上落。

坐到恢復室後。

藍海:“……”

牛蠻:“……”

“兄弟!”

“兄弟!”

“哈哈哈……”

“哈哈哈……”

笑聲蔓延在整個恢復室。 奧巴斯話音落下,他竟然率先朝兩頭四級玄獸攻擊而去,與此同時,五名神海境的強者也是在此刻沒有絲毫猶豫。

繞過三者的戰鬥直接來到了穆凌的身前,五個神海境的強者,雖然他們都帶著或多或少的傷勢,但五人帶來的壓力已經足以讓任何一個神海境初期的高手為之膽寒。

「是該鬆鬆筋骨了啊,四名神海境中期,一名神海境後期,就來看看現在的我有多強吧。」

穆凌的臉上閃過了一絲笑意,金鱗瓊鯨體內的好東西幾乎完全被天凰龍吸收,不過就算僅剩的那點東西也讓穆凌休克了不知道多少次。

如果是完全讓他自己吸收,現在他估計已經成為了歷史,而經歷了那種非人的折磨和痛苦之後,換來的是又一次新生。

每一次突破都會讓穆凌興奮不已,他沒有顯赫的家室,他沒有雄厚的背景,他所擁有的只是黑石城的那個小家庭。

也許他的老爹曾經是雄霸四方的至強者,可他卻走了,他走的很乾脆,穆凌知道一定是有原因的。

所以他忍住眼淚看著穆驚天離開黑石城,而他身後那座能夠撐起九天的靠山也跟隨著離開了。

他能夠依靠的只有自己,他有無數的目標想要去完成,這一切都需要建立在有實力的基礎上,因此每一次突破他都會興奮許久,離目標又更近了一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