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一半吧。”張掌櫃揮揮手,卻也是承認了是有此事。

而紂女王更是來了興趣,看着張掌櫃問道:“可否也告訴我等,好讓咱也能分享一下老先生的喜悅之情。”

“是——”剛準備興致勃勃地開口之時,張掌櫃又閉上了嘴,眼神不屑道。“老夫爲什麼非要將這些事給你聽?”

明明自己這麼禮貌的詢問,換來的卻是這個回答,紂女王生氣了。

“老東西,寡——”

身旁的佳人卻是再度拉住衝動的君上,使了個眼色,看着面前依然滿不在乎的張掌櫃,比干也是很有素養從口袋掏出了一塊玄靈石,遞給張掌櫃:“老先生,我家主人就是一副對什麼都感興趣的性格,看在這的份上,您就稍微講講吧?”

“一塊就想收買我?”張掌櫃接過對方送來的玄靈石並且放入懷中,但是卻是不屑之色。

比干又好脾氣的掏出了一塊。

這下,張掌櫃纔是滿意地點點頭,雖說將自己的不開心的事告訴別人讓別人開心一下的這種舉動,自己以前是無論如何也不幹的,可是現在沒有了飯碗的他,看到能夠拿錢的方法,也顧不得了。

接着與在翠霞客棧講給東家一模一樣的內容,張掌櫃再次重複一遍,給面前的這兩位明顯就是大家閨秀的少女再次惟妙惟肖地說了一遍,並且又附上了一段後來回到翠霞後被尤東家趕出去的故事。

……

……………

Wшw_ ⓣⓣⓚⓐⓝ_ ℃O

“哈哈哈哈哈哈!!!太逗了,有趣!有趣!太有趣啦!太有意思啦!”

仔仔細細地聽完整個張掌櫃過程,像是好久沒有真正笑過一次一樣,卻是開口肆無忌憚在街上便哈哈大笑起來,完全顧不得周圍的路人投過來的那些視線。

一旁的病美人雖然沒有像紂女王一樣肆無忌憚,卻也是白色的衣袖遮住了下半臉,看樣子也是被逗樂了。

我就知道……

張掌櫃悲哀的嘆了一口氣,雖然早就料到會有這種反應,但是當真正看到的時候則又是另外一回事。

爲什麼,明明對老夫來說是如此悲傷的一件事情,爲什麼除了東家可以理解,其他人的反應都是愉悅呢?

事情也說完了,明顯被眼前兩位少女弄得感覺傷自尊的張掌櫃卻是又匆匆說了聲告辭,便準備離開這個傷心之地。

可是紂女王卻是好心地拉住了他,不等他說話,便將自己的身上所有值錢的東西都掏了出來,全部塞給了張掌櫃,雖然臉上依舊是一副沒過勁頭的笑容,但是在給予這些財務給對方的時候,沒有半點心疼。

“壽兒~”比干看到紂女王的這一舉動,卻是出言準備阻止道。

“值得啦,值得啊。寡——我好久沒有聽到這麼有趣的事情啦,就衝着能讓我開心一回,多少錢都給,老先生,你不是平白無故地被萊雲坑了很多錢麼?這些就當做是我獎勵給你的吧,應該也夠你賠償的那些了!”

“走吧,小姑,趁着還不晚,咱們立刻去萊雲那家客棧看看去!太有趣了,太有趣了!”

彷彿是迫不及待一樣,掏光了全身的值錢物之後,紂女王立拉着比干朝着張掌櫃指的方向奔去。

“慢點,慢點。”病美人皺着眉無奈地說道。

……

…………

而依然雙手捧着一大堆的財物並且呆在原地的張掌櫃這時纔回過神來。

不知是今天第幾次了,再一次地流下了淚水,

這一次,是感人的淚水,是激動的淚水。

“這個世界,還是有好人的啊……”

張掌櫃喃喃地說道。 ………………

……………………

紂女王一行人匆匆來到萊雲客棧門前之時,卻是發現了本來就看上去便是十分豪華的建築,此刻更是因爲源源不斷,絡繹不絕的人流量,顯得更是熱鬧萬分。

“不錯麼,小姑,咱們進去見識一下。” 路易的奇幻冒險 看了這個確實如同剛剛那張掌櫃所說的無誤的地方,紂女王也不顧其他,拉着身邊比干的衣袖就走了上前。

門口正招呼進來的客人的卻是一位打扮相當異於常人的男子,一身直接拖到膝蓋的白色外套,熱情似火地吆喝着來來往往的客人,而且紂女王與身旁的病美人也是察覺到男子招呼客人的方式很是“不同”。

“大爺們,過來瞧一瞧麼,小店最近可是剛進了一批‘新貨’喔,保證各位滿意而來,舒爽而歸喔。就算不嘗也不所謂,坐坐也歡迎。”

男子一邊說着,一邊臉上帶着一副“你懂的”的諂媚笑容,而後就看見店裏飛出一位穿着如同火焰一般的紅裙馬尾少女,一頓修長而又有力的飛踢了,接着強行把趴在地上的男子又拉進了客棧。

“看來這兩個就是老頭說的其中兩個了。”對照着張掌櫃的描述,紂女王也是一眼就清楚了這兩個就是坑了張掌櫃的其中兩個,不過看樣子——

好像也不算太壞麼?

頓時,嘴角多了分弧度,臉上也是興致滿滿,腳步再次踏出,拉着身邊的也是頗爲感興趣的小姑比干走了進去。

……

…………

此時的嶽策,非常不爽。

真的,很不爽!

爲什麼自己好心好意地幫助根本就是與自己沒有什麼關係的陸氏父女招攬客人的時候,總是會有人將自己的好心看成是故意,並且暴力地進行“辣手摧草”的活動。

“你那算是幫忙了,客人會誤解這家客棧的本質的!”哪吒氣紅着臉的說道。

而此時因爲一下子多了那麼多的客人也是忙的抽不出手來的陸月兒,見嶽策一副氣鼓鼓的樣子,也是稍微停了手上的活,對着哪吒好言勸道:“嶽公子也是因爲想要幫忙月兒的客棧,纔會放下身段,做起了小二,哪吒妹妹,還是不要怪罪爲好。”

“看看人家,再看看你,唉~”嶽策的眼神充滿了敢怒不敢言。

“切,你就知道欺負本姑娘不會說話是吧!小心本姑娘扁你喔!”說不過嶽策,哪吒只能用暴力解決。

太一擡頭看了一眼正在打鬧的兩人,搖搖頭,又滿頭苦讀起前天夜裏嶽策交給她的那本“廚藝大全”,自從在嶽策稱讚過太一的廚藝之後,這位御姐便迷上了這項職業。

可是就在這麼一個“祥和”的時候,卻是跑堂中的一個小二卻是滿頭大汗地從大廳跑了過來,看到嶽策旁的陸月兒,卻是眼前一亮,匆忙走到陸月兒的面前,訴說道:“不好了,少掌櫃,,大廳那邊有位客人在鬧事,非說讓少掌櫃去一趟。”

後者一聽,卻是臉色不變,先是對着嶽策三人歉意道:“嶽公子,月兒先行離開一趟,你們三人在此隨意。”

說完,便在小二的帶領下,去了大廳。

嶽策看着遠去的倩影,則是有點疑惑地問着旁邊的哪吒:“不可能啊,剛剛纔一下子人多了起來,怎麼會這麼快就出了問題啊?”

而哪吒則是摸了摸身後的馬尾長辮,似乎再擠進腦汁想着什麼,皺着眉,道

“……本姑娘怎麼覺得有種微妙的既視感呢?”

……

下一刻,哪吒與嶽策彷彿心有靈犀,左手狠狠地一錘右手,兩人互相指着指着對方,恍然大悟地異口同聲道:

“當初咱們就是這樣地坑張掌櫃的!”

“快去看一下吧,很有可能是翠霞客棧的那邊人過來鬧事了。”嶽策匆忙起身,整理一下衣服,臉色也是相當微妙,“真想不到,那位尤東家會使出‘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的方法,不是說你們這個世界的男子‘無才便是德’麼?都讀上三十六計了!”

而哪吒也是跟着嶽策一起起身,也是不甘地說道“本姑娘怎麼知道地那麼清楚,可能也有例外啊,你想想,本姑娘不是也不怎麼喜歡讀書麼?”

好吧……

這個例子很有說服力。

一邊急走向大廳,一邊暗歎哪吒的以自我論證的方法很有說服力,很快地,便來到了萊雲的大廳,剛走進,便聽到了一道聽上去就非常欠揍並且還是女子的聲音。

“告訴你們,灑家可是烏爾可別斯坦部落的大皇女,要是今日不能滿足灑家的要求,衝着危害兩國外交關係的份上,你們這家店也就別想開了!”

“今日灑家過來就是爲了吃飯,第一你這裏的飯菜難吃,第二我要點的菜你們這裏沒有,小娘皮你說吧,這事該怎麼結局解決?”

毫不講理的語氣,帶着股天老大地老二我老三的口氣。

雖然只看到那道身影是背對着自己,但嶽策還未見其人,便覺得冷汗不止。

連灑家都出來了,這傢伙比我更狠!

哪吒也聽到了,因爲覺得這是嶽策原創的,不好說什麼,所以連忙問嶽策:“你自己說吧,怎麼解決?”

“我怎麼知道她會加以改進的啊,不過也不是沒法,如果她是翠霞派過來來的救兵,只要證明她不是什麼皇女就可以了。”雖然是有點無恥厚臉皮,但是嶽策知道這也是自己的一個優點。

看到正面朝着自己的站立着陸月兒,好像也是因爲明白其中曲折,認爲面前的這兩位是翠霞找來的,也是一下子愣住了一樣。

嶽策見此也不想其他,當機立斷,快步地走上前去,伸出兩隻手,在那兩道背對着自己的一金一紫的身影的各自肩膀處狠狠一拍,

同時嶽策的臉上也是“強笑不已”:“兩位正是好風趣啊,我可是從來沒有聽說過有什麼什麼斯坦的部落了呢,而且這一看便是鬧事吧?”

背對着嶽策的兩位似乎因爲肩膀受到的一擊,彷彿驚愣住一般,身穿白衣的還好,只是連連咳嗽了兩聲,而那身穿金袍的一位,卻是因爲嶽策的這一招,卻是渾身顫抖,但也是瞬間平靜了下來,轉過頭來,臉色卻是平靜,只是看着嶽策,聲音中儘量壓下難以起伏的激動。

“那你猜,我是不是鬧事的呢?”

“噗!”

面前這位女子轉過來的同時,嶽策含在嘴裏的一口水,沒忍住,直接噴在了面前女子的臉上。

殺手媽咪:天才寶貝腹黑爹 而女子被嶽策嘴裏的不知名的液體噴到臉上,卻連擦都沒有擦帶哦,臉上也是沒有半點的怒火,只是表情更加激動。

“第一次有一位能讓寡人動怒的傢伙,終於出現了啊!”

很危險啊!很危險啊!這人說了很危險的話啊!。

雖然不久前只見過一次,但是這道金色的身影,那臉上永遠都是一副“無趣”的表情,那一雙總是半閉不睜的樣子,不就是那個在女媧宮題了一首“好溼”的紂女王麼!

而這位女王剛剛說的話,感覺很不妙啊!雖然臉上完全就是一副讓人害怕的笑容吧!

就在嶽策猶豫該不該跪地祈求隆恩浩蕩的時候,身後,哪吒傳來一道急促的聲音。

“嶽策,小心!”

“嗯?”

嶽策轉過身,一道銀白色像是暗器的東西正向着自己,以着一股常人難以想象的速度不知是向着自己還是身後的紂女王襲來。

不好,來不及躲了。嶽策知道自己此時的境界根本無法是自己能夠快速躲開,更別說身後還有一位高高在上的女皇了!

雖然替身後的紂女王擋下可能會觸發什麼單線劇情,但是很明顯,覺得能不受傷還是不受傷的嶽策,還是無奈地閉上了眼睛。

電光火石之刻,

嶽策輕輕地念了一個字

“封”

一瞬間,便接住了看上去像是根銀色長針的暗器,雖然不確定是否有毒,但是一入手時,卻是發現那根銀針卻是變成了一根如同琴絃一樣的絲線。

嶽策皺眉:“這是——”

……

…………

離萊雲客棧不遠的一個角落裏。

三道身影正在那議論紛紛。

“二妹,你剛剛是在幹什麼,難道忘了娘娘交給我們的任務了麼!”

“娘娘不是要求我們讓紂女王搞姬搞到吐,以此斷送商朝的氣運麼。所以剛剛看到很紂女王和一男人接觸!我纔想出這麼一個一石二鳥之計啊,既可以讓女王不與男的相處,還可以直接要了紂女王的命啊。”

“笨蛋,女王身邊那麼多高手,而且娘娘也說了,紂女王自己的修爲就比咱們幾個高很多,要是被發現了怎麼辦!你還想回到那塊暗無天日的古墓裏了嗎!”

“不要啊,大姐,二姐,小雉不想再回去了,小雉想吃肉。”

“放心吧,大姐會想出辦法的。” 萊雲客棧內。

在那道銀色暗器飛過來的一瞬間,動用了封神榜的“冰封時間”,嶽策也只是在堪堪之時地接住。

在嶽策如同解決了一項人生大事般的事後模樣,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

這是什麼?

嶽策立刻趕到疑惑,因爲剛剛自己接住的時候,那種觸感明顯是一根如同銀針一樣的硬狀物,可是可是當自己注意到的時候,卻又發現這暗器又變成了一根軟綿綿如同琴絃一樣的細絲躺在了自己的手心裏。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武功的最高境界“飛花落葉”麼?嶽策一邊腹誹一邊小心翼翼地將這細絲揣入了大衣的口袋之中。

回首看了一眼哪吒,怒道:“爲什麼每一次你都只會說,而不幫我解決道危機啊!我那也是有副作用的啊!”

“……”哪吒心虛地眼睛朝上打量着天花板。

本姑娘提醒你已經算是大慈大悲的事情了,而且那玩意如果注意到的話,也絕對傷不了人。

而一旁的陸月兒,雖然也聽到了哪吒的剛剛一聲急呼,但是由於只是凡人體質的原因,並沒有能夠看出嶽策動用“冰封時間”後的身影,更是沒有看見直射向嶽策的那根銀針,倒是被嶽策剛剛的那番“妖嬈”接暗器的身姿弄的有些疑惑,不禁輕啓玉脣,問道:

“嶽公子,剛剛是發生了什麼麼?”

嶽策連忙搖手:“哈哈,沒什麼,沒什麼。”

要是說暗中有人準備惡意傷人的話,恐怕萊雲的剛剛熱鬧起來的名聲又會低落下去,索性也不讓陸月兒知道,看了一眼哪吒,示意不要多嘴,便忙打哈哈的將此事略過。

而紂女王明顯剛剛是察覺到了危機,剛準備攔下的時候,卻發現面前這青年卻是一副風清雲淡的模樣,並且擡手間便解決了一切。

也不去想到底是誰要刺殺自己,到是對眼前這位讓人不懂到底是在想什麼的男子來了興趣。

“客人,沒什麼事吧?”嶽策在紂女王的面前揮揮手,示意。

“不得無禮。”一旁的比干見有人如此無禮地對待君王,而且加上面前男子剛剛粗魯地對待自己,也是不喜,放下手中的茶杯,轉身怒問。

“小姑,無妨……”紂女王依然是盯着嶽策,不過對於

嶽策也是看着面前的這位白衣少女,默默無語。

朝歌城唯一認(偷)識(窺過)的兩個,居然都到了。

緣分啊……

不過,嶽策看着面前的這兩位都是居高顯位其中一位還是女皇,一點也沒有沒有想要道出身份的意思,正好……

嶽策眼珠一轉,計上心頭。

這紂女王的性格可能還不算太糟糕,也對,剛剛自己噴她一臉都沒有生氣。

如此,當即卻是走到了陸月兒的旁邊,換成一副諂媚而又討好的表情,對着紂女王她們說道:“原來是皇女陛下,小店今日還真是蓬蓽生輝,剛剛招待不週的還請海涵,對了,不知道兩位對本店有何不滿?”

眼中帶着趣味地看着先入爲主的嶽策,紂女王臉上露出一道“溫和”的笑容,對着面前的嶽策吐出了幾句話。

“你算個什麼東西,憑什麼資格跟灑家說話。你家主人還沒開口,你就敢吠叫了麼?”

……

好吧,我收回剛剛的話。哪吒,給我把比較鈍的刀,大爺我要跟她玩命。

跟明明就是女皇卻又裝成不知道哪個部落的幾皇女,而且還跟我玩過家家的遊戲。

嶽策:“……”

“對了,聽說你們這店裏剛剛也來了一位跟灑家一樣身份的王子,不知在何處。你可以讓他來跟身份高貴的灑家對話,其他人,有多遠……”而這時,紂女王又裝出一副“左找右找”的樣子,一邊找還一邊跟“嶽策”問道。

嶽策:“……”

嶽策很確定,這傢伙是故意的,絕對是故意的!

因爲普通人絕對不會在找人的情況下,還做出掀起旁邊人的裙子並將頭完全伸進去詢問裏面“王子在麼?”舉動。

不好辦啊?

看來厚臉學在這裏用不過去啊。

嶽策曾今的班長也曾陰森森地告訴過嶽策,

腹黑是一切厚黑的“剋星”。

外說一句,那班長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腹黑抖s。

想到此,嶽策臉上的笑容也是無比的難看,卻是並沒有後退,繼續厚臉說道:“真不好意思呢,公主殿下,剛剛那位王子剛走,要不您現在就出去追他,可能還會遇到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