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律誅殺,絕不留情!

從此刻起,這片宅院四周,便被列為,軍事禁地!

「是……!」警衛員花木蘭俏臉凝重,恭敬鞠身行禮!

秦蒼穹叮囑完畢,便撐著傘,護送任月欽上了越野車。

「下雨天,我送你回家吧。」

他轉身坐進車內,說道。

任月欽原本想說,自己回去的。

可遲疑了片刻,她還是點了點頭。

畢竟大雨天,雷陣雨,打車也不太方便。

花木蘭坐進了越野車內,啟動汽車,緩緩駛離而去……

……

暴雨幕中。

悍馬H6越野車穿過暴雨泥濘,一路飛馳在江南街頭中。

半小時后。

悍馬越野車,停在了任月欽的家門口。

任家別墅門前。

任月欽在之前,也算是大族世家的子女。

任家在江南經商,也算積累了一些財富。

所以住着別墅莊園。

可,自從兩個月前,任家被針對了以後,整個任家,幾乎一落千丈。

眼看着,就連這棟別墅,都差點要保不住了。

「秦學長,麻煩你了,送我回來。」

任月欽撐傘,下車。

扭頭,對越野車內的秦蒼穹道謝了一聲。

而後,她就這麼撐著傘,踩過泥濘的雨幕,朝着別墅門口走去。

而,就在此時。

突然,暴雨幕的後方。

「嗡!」一陣引擎轟鳴聲席捲!

一輛黑色平治轎車,猛地疾馳而來!

「嘎吱……!」平治S級轎車,一個急剎車,猛地停在了任月欽面前!

攔截住了任月欽的路。

車輪飛濺起的泥漿,濺濕了任月欽的衣衫。

薄薄的衣衫被打濕,將她的有致身軀,都給勾勒了出來。

任月欽撐著傘,美眸驚疑的抬起,疑惑不定的看着攔在眼前的這輛平治車。

前方。

平治車車門推開,一名肥頭大耳,身穿名貴阿瑪尼西裝的青年人,大搖大擺,緩緩跨出了轎車。

身後,兩名保鏢緊隨着下車,主動替那肥頭大耳的胖子,撐上了一把傘。

當看清這個胖子的面貌時。

任月欽的俏臉,微微一愣。

「朱元楓?」她獃獃看着面前這個胖青年。

朱元楓站在雨傘下,整理了一下被繃緊的西裝外套,而後,掏出一根雪茄,點燃,深吸一口。

他抬眸,看着任月欽,淡淡道。

「任大小姐,你可真是貴人事兒忙。我可在你家門口,足足等了你好幾個小時呢。」

朱元楓聲音平靜,帶着一股玩味兒。

「我說你任家……欠我集團公司的那筆錢,打算什麼時候還?這可拖了整整兩個月了吧。算上利息,都不少錢了吧?」

唰~!

聽到這番話,任月欽的俏臉,變得有些複雜難看。

「你……你和人串通,故意搗亂,毀我家族生意……違法篡改合同!你自己乾的事情,你不知道么?!」任月欽聲音冰冷,叱喝道!

兩個月前。

因為,她給宋憐星站過台。

所以,她任家的所有生意,都被針對了!

任家幾乎,一夜之間,一落千丈!

各種合約終止……

資金鏈斷裂!

任家幾乎一夜間,拖欠了各大銀行,合作方……一大筆錢!

幾欲破產。

這幾個月,,也只是苟延殘喘而已。

而,眼前這個朱元楓,曾經是任月欽的大學同學。

也算是校友。

先前,和任家一直,有合作關係。

可,自從任家出事以後。

朱元峰不僅不幫,反而還趁機,倒打一耙,落井下石!

惡意篡改合作合約,故意坑害任家。

要讓任家賠付,數十億的違約金!

這,無異於敲詐勒索!

「呵?小娘們,脾氣倒還挺硬?」朱元峰叼著雪茄,眸光淡然玩味兒,在任月欽身上掃視着,眼神赤裸裸!

「這樣吧,不還錢,也行……那你,錢債,肉償吧。」

朱元峰的嘴角,閃過一抹因黨的邪笑。

他突然伸出手,一把朝着任月欽抓了過去。

唰~!

任月欽的俏臉驟變。

她急忙往後倒退。

可朱元峰卻已經,一把抓住了她的香腕。

眼中無盡的色眯眯。

他貪戀任月欽的身子,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只是礙於任月欽的身份,也不敢動手。

而今,任家已經沒落了。

他還怕什麼?

這個女人,將是自己的!

趁機,威逼利誘,將這個女人拿下!

「你幹什麼、!放開我!」任月欽此時,俏臉煞白,用力掙扎,試圖擺脫朱元峰的咸豬手。

可這個朱元峰的手腕,力氣太大,就像老虎鉗一把,將她抓住,不讓她逃離的機會。

「呵?你還反抗?你反抗得了么?」朱元峰抓着她,嘴角帶着一抹淫蕩的邪笑。

「今晚,陪我一晚,你欠我的錢,都好商量。」

朱元峰說着,便要拉着任月欽,將她強行拉上車。 路明非覺得自己這句話好比婚禮女孩說「ido」,這兩個字將影響他的一生。

「驗證通過,選項開啟。路明非,出生日期1992年02月14日,性別男,編號ad0013,階級『s』,列入卡塞爾學院名單。資料庫訪問許可權開啟,賬戶開啟,選課表生成。我是諾瑪,卡塞爾學院秘書,很高興為您服務,您的機票、護照和簽證將在三周之內送達。歡迎,路明非。」一個沉穩的女音響起在電話中。

古德里安教授的聲音再次傳來,「明非,聲紋簽字完成,剩下的事諾瑪都會解決好,你等著郵件就行。你和奧黛麗在一起么?呆在那裏不要動,我立刻就派交通工具去接你們,還有幾個紙面的簽字需要你落筆。」

電話掛斷了,路明非對剛才發生的一切還有點懵。

「諾瑪是學院的中央電腦,是個擬人電腦,什麼事情交給她就好了,她絕對一流!」奧黛麗說。

「哦。」路明非應了一聲。

路明非並不知道什麼事情正在全世界範圍內發生,剛才的一切只是開始,大量的數據包從那台名叫「諾瑪」的超級計算機中湧出,正去向世界的不同角落,「路明非」這三個字出現在很多人的屏幕上,並被牢牢記住,數據鎖解除,地球上數千個秘密網關對「路明非」開放。

卡塞爾學院對於新學生張開了懷抱。

……

十幾天後,

奧黛麗躺倒在自己三米的的床上,剛想補個覺。

就看見自己的手機上發來一個新消息。

【正義小姐,這次任務完成的不錯。】

她怎麼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奧黛麗看了一眼發消息的人的備註:我才不是福爾摩斯和莫里亞蒂的CP粉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