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面是因為其逆天的資質,另一方面則是背後的勢力。

敦煌,那可是華夏第一世家,納蘭家族,都不敢輕易招惹的存在。

話已出口,想要解釋已經來不及了。

不再理會刻薄二人組。

敦煌聖女朝着林漠點了點頭。

「林先生,繼續吧!

不要被不相干的人,影響了心境!」22、我真不是蘿莉控

【真名溶解】

【阿瑞斯→馬爾斯】

以詭異的機械神核為中心,並非恐怖,而是給人以無比磅礴之感的氣息湧出,火星落下的弧光化作紅色的巨大魔術陣,深紅色的巨大……機器人?總之看上去像是機器人的影子從中鑽出。

面對著超現實的離奇一幕,路明

《路明非挑戰FGO》22、我真不是蘿莉控(求推薦票!求月票!) 不然的話,他只是說了一句還算是和善的話,怎麼到了衛北柯這裏,就成了他認可唐沐晴了?

天啊……

這到底都是一些什麼樣的,奇奇怪怪的道理啊。

聽着就讓人覺得莫名其妙的。

衛南中臉色看起來還有些僵硬,依稀不知道要如何開口。

唐沐晴在一邊,卻是很溫和的幫衛南中解釋著,「北柯姐姐,二叔雖然不喜歡我,但是對衛家是真心的呀。這一次,我阻止了那些人給衛家丟臉,二叔誇我一句,這也是很正常的,畢竟,我們都是為了衛家的臉面在努力着。」

唐沐晴眯着眼睛,很是認真的說着。

衛北柯輕輕的皺眉,卻覺得唐沐晴說的話也有一些道理,輕輕的點了點頭。

一邊的衛南中也是若有所思的看着衛北柯,「就這麼認可唐沐晴?」

真的……

至少現在的衛南中,還是完全想不出來。

衛北柯表情淡淡,說話的模樣確很認真,「沐晴是不可多得的好女孩,各方各面,都和北霆是互補的,我相信他們的感情,也看好沐晴。」

唐沐晴從來都不是那種軟軟的女孩子。

更多的是在女孩子身上比較少有的強勢和咄咄逼人。

衛北柯欣賞這樣的唐沐晴。

因為這樣的唐沐晴很清醒的知道,她要的是什麼。

衛南中輕輕地挑眉,看向唐沐晴的目光,也變得更加意味深長。

行的吧。

他必須要承認,唐沐晴是真的有一些本事。

比如可以得到衛北柯的欣賞,也是不容易的。

衛家年青一代的。

如果說坐鎮國內的衛北霆,是男孩子仰望的存在,那麼衛北柯,大概就是女孩子裏的衛北霆了。

衛北柯在國外的戰績,就算外面的人不清楚,至少衛家人還是清楚地。

在某些方面,衛北柯甚至不遜色於衛北霆。

然而……

衛北柯這個人雖然看起來很好相處,對誰的態度都不錯,但很少有人可以真正的得到衛北柯的認可,哪怕衛淼淼和衛北北這樣的,算得上長輩比較有話語權的年青一代,依然沒有被衛北柯真的放在眼裏。

唐沐晴可以得到衛北柯的認可。

這一點,真的很不一般。

衛南中看向唐沐晴,認真的說了一句,「也許,你在衛家,也是前途不可限量。」

「我嗎?」

指著自己的鼻子,唐沐晴還有些不敢置信。

衛南中這算是,真的公開認可她了?

衛南中冷漠的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僅限於在衛家這個層次上,我認可你身為當家主母的表現。」

「但是我個人,依然看不上你。」

唐沐晴:「……」

她怎麼聽着衛南中說的話,就開心不起來呢。

苦澀的笑了笑,然後問道:「那,我要怎麼做,才可以讓二叔認可我呢?」

衛南中,「你永遠得不到我的認可。」

唐沐晴:「……」

聽着,可太難受了。

門口進來一個人,唐沐晴記得上一次來這裏,見過對方,是跟着段霄的人。

「唐小姐,那些和衛家無關的人,我們都已經扔出去了。」

「各位來自衛家的人,我們段家肯定會當做座上賓,有任何的吩咐,都可以開口。」

唐沐晴笑着點頭,「好。」

他們都離開了,給剩下的幾個人留下了一個交談的空間。

衛南中若有所思的看着男人消失的方向,「我突然覺得,段家也沒有外面傳說中的那麼不講道理,就是不知道段家人是真的這麼好交流,還是,因為有你在。」

唐沐晴道:「我更願意相信,是段家人本來,就很好相處。」

至少。

她心中的段霄,一直都是那個好孩子。

絕對不會是那些人口中,罪惡的惡魔。

本來就很好相處?

衛南中不屑的撇了撇嘴,還是算了吧……

不論唐沐晴是怎麼看待段霄的,但至少對於他來說,接受段霄是個好孩子,也是很艱難的一件事。

看到危難中的表情,唐沐晴輕輕的笑着。

其實。

他們暫時沒有辦法相信段霄的人品,這點早就在唐沐晴的意料之中。

不過……

唐沐晴更願意相信,時間可以證明一切。

在過一陣子以後,就會開始一點點的相信,段霄是真的好相處,段家也是。

唐沐晴看了眼時間,輕輕的皺眉,「怎麼都現在了,還是一點消息也沒有?」

「唐姐姐,要不要聯繫他們一下?」

春杏的表情也很糾結,多少還是有一些擔心在。

段霄和衛北霆都不是簡單的人。

然而……

到了現在,這兩個人還沒有任何的消息,也許是遇到了什麼問題。

唐沐晴閉上眼睛,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很快,苦笑着搖了搖頭,然後說道:「還是不要了。」

唐沐晴雖然對於現在的情況不了解,但曾經在電視劇里,也看到過這樣的劇情。

也許在某些關鍵的時刻,一個電話的響起,都是很致命的。

既然說了在這裏等著,那麼他們需要做的就只是在這裏等待。

幫不上什麼忙,至少不要做負擔。

唐沐晴起身去找段家的管家,「很抱歉,提出這樣冒昧的要求。不知道可否幫我們準備幾件客房,我們想要今天暫時在這裏休息。」

既然決定了在這裏碰頭,那麼就是不能更改的。

在這方面,唐沐晴是個很固執的人。

段霄臨走之前就已經交代過了,只要是唐沐晴提出的要求,不論是不是很過分,全部都答應。

況且。

這次唐沐晴提出的要求,並沒有很過分。

當下,段管家就讓人去準備了。

唐沐晴回到大廳,說明了情況。

衛北柯和衛南中都不怎麼贊同。

衛北柯:「我們衛家又不是沒有可以休息的地方,留在這裏會被人小看。」

衛南中:「你要是等不下去,你自己一個人回去休息就好了,何必還要帶上我們。在別人的家裏休息,我還丟不起這個人!」

唐沐晴:「……」

這兩個,怎麼一個比一個難以交流。

唐沐晴看向春杏。

春杏微微點頭,「去休息可以,但我要和你在一個屋子裏,貼身保護。」 京都周宅。

老周正在窗邊逗弄他那隻寶貝紅子,就聽見周母招呼吃飯。

放下鳥籠子,走到飯桌旁,對側的電視機正好傳來《新聞聯播》的開場音樂聲。

數十年如一日,着實親切無比,一天不聽,就覺着缺點啥,吃飯都不得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