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宛如湮滅般的威壓之勢朝着龍培撲面而來,龍培尚未作出任何反應,身子一僵,神魂直接被震出了體外。隨後,肉眼可見看到一團紅色的神魂從林寒的身體裏飄出,迅速的鑽進了他的體內,而他的神魂也被對方拉入了他的身體之。

所有的時間發生在一瞬間,快到根本不給龍培任何反應過來的機會。

等到一切事情都過去,龍培的雙眼一睜,眼眸的顏色也變成了血紅色。

林寒的身子一個激靈,意識重回到體內。睜開看去,發現丹龍老祖已經成功的奪舍了龍培的身體據爲己用。

“前輩,龍培呢?”林寒看到那雙血紅的眸子知道現在龍培的身子怕是已經易主了。

“作爲我殘魂的養料,吞了。”龍培面若冰霜的開口。

在他說完之後,四周的時間又開始運作起來。

“我要跟你解除婚約。”既然龍培的身體主人已經換成了龍傲天,自然沒有再娶軒轅愛的道理。龍傲天丟下了一句話,瀟灑的轉身離開,留下一臉錯愕的軒轅愛。

【呃呃呃,其實我更新速度真算不慢了,一天四更了喂……】 “前輩,你不怕龍培的老爹把你認出來嗎?”起某人的悠閒淡然,林寒還是有些擔心對方的。開口問了一句。

“哪裏認得出來,我的身也是天人的氣息,而且這肉身是他兒子的。算是這身體的親媽過來都認不出我來。別打擾我,再給我去訂十個蛋糕來。我要把我這麼些年沒吃夠的東西都吃個夠本回來。”龍傲天的豪言壯語聽得林寒無言以對,不過依照他的修爲,自己還是放心的。

算了,總算是爲了他找了一具稱心如意的身體,總好過賴在自己身體裏較妥當。

而且自從他得到了肉身之後,古妖凰的殘魂也被他吸收到了他的體內,說是純正的天人之軀能夠更好的滋養他們原本是天人的殘魂。

“你也不怕撐到,好了,我幫你去訂蛋糕。”林寒無奈的搖搖頭,只能掏出手機幫人訂蛋糕。畢竟人家幫了自己這麼多的忙。

“對了,我要回天宮一趟,我想到去哪兒弄阿鳳的新肉身了。”龍傲天忽然想到了什麼,開口跟林寒說了一句。

“哪兒?”這說的倒是讓林寒有些好,隨手訂了十個十寸的奶油蛋糕之後,林寒一臉饒有興趣的問道。

“天族在迷荼之境豢養新娘的事情不用我說你也知道吧?龍培這個年紀應該已經有了自己的新娘,而且據我所知,他的新娘應該已經懷孕快要生產了。只要她生產完了,她的肉身會被當成廢品拋棄,而她的修爲全部都會歸那個剛剛出生的孩子所有,所以那個肉身恰好可以給阿鳳用着。”對天族的事情,龍傲天還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

只是他的話讓林寒大吃一驚,“怎麼可能!爲什麼生下孩子母親的肉身會被當成廢品拋棄掉!”這樣的做法,不是太過殘忍了嗎?

“因爲迷荼之境的鬼怪本是作爲容器在飼養的,她們的用途也只有這個。”龍傲天滿臉無辜的開口,這是數萬年來天族一直運行着的規矩。

“難道……生下孩子,來自迷荼之境的新娘會死掉嗎?”林寒忽然覺得不寒而慄,天人難道從來沒有將除了自己的以外的種族當成過人嗎?

“對啊!生下孩子便會魂飛魄散,你以爲,天人的孩子是這麼好生的?”龍傲天理所當然的開口。

如果是從凡間挑選來的女人也是一樣,除非是經過天族認可,承受過一些事情的,才能順利的生下孩子。否則的話,也是一樣,神魂俱滅。

“龍培的妻子於我有恩,前輩,請你救救她吧!”林寒忽然想到了自己在迷荼之境遇到的那個白髮少女,她良善清純的模樣在林寒的腦海裏記起的一刻,結合她即將面對的結果,林寒只覺得無心疼起來。

“啊?”龍傲天有些糾結,“沒法救啊……她生來註定是爲了生天族之子會喪命的。不可能逆天改命的,而且懷有天族的孩子,是打不掉的。”怕是早懷了吧,而且估摸着天族生孩子的速度,怕是這孩子已經快要出世了吧!

聽到龍傲天的話,林寒猶如霜打的茄子,直接蔫了。

“不過肉身物盡其用已經是對她最好的祭奠了。否則她的肉身是直接被製成花肥,孕育着天宮裏的那些仙草。”隨着龍傲天的解釋,林寒的臉色越來越難看越來越難看。

低着頭,不發一語。

“咚咚。”在此時,房門響起了敲門聲。

“外賣!”伴隨着一聲清亮的嗓音,龍傲天激動的站了起來,走向了房門。

“今天的速度還是一如既往的快啊!我是喜歡你們這辦事的效率。”龍傲天喜滋滋的走到了門口,一打開發現一共五個外賣員手裏各自拎着兩個蛋糕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看到那麼多的蛋糕,龍傲天摩拳擦掌的躍躍欲試的衝他們打了一個手勢,讓他們進來。

“一天十個蛋糕,這都已經多少天了,你們家的人也吃不膩啊……”這怕是自己碰到過最葩的外賣了,每天訂十個奶油蛋糕,而且還都是在同一時間。正是因爲如此,所以那個店家早已準備好了蛋糕,才能在這麼快的時間內打包給送過來。

聽到外賣小哥的話,龍傲天咧嘴一笑,“吃不膩,這麼好吃的東西,怎麼能膩呢?”說完,他喜滋滋的將這些外賣小哥送出了門。

轉過頭一看,發現林寒已經起身打算離開了。

“你去哪兒?”龍傲天開口問了一句。

“我需要冷靜。”龍傲天所說的話帶給他的衝擊太大了,大到讓他無法接受。

林寒說完,徑直離開了龍傲天的家門。

纔剛剛關他家的房門,看到一顆腦袋鬼鬼祟祟的觀察着這裏的情況。

“小愛,你怎麼在這兒?”林寒眼底充滿了疑惑。

“我還要問你怎麼在這兒呢?什麼時候跟龍培的關係這麼好了?”軒轅愛還納悶呢!本以爲怎麼都擺脫不掉的人,沒想到自動門去跟他們家談解除婚約的事情,激動的軒轅愛差點跳球來。

不過更加讓她困惑的是,林寒幾乎每天都往龍培家跑,這讓軒轅愛有些好了。

“那是因爲,他已經不是他了。”林寒神神祕祕的湊到了軒轅愛的耳邊說了一句。

軒轅愛大吃一驚,“那他是誰!”不是龍培,還能有誰?

“小愛,你想不想恢復自己前世的記憶?”林寒看到軒轅愛如此,不由想起了那日冥王跟自己說過的話。

“前世的記憶?人真的有前世今生嗎?如果真的有,我還挺想知道,我前世是什麼樣的。”每個人都會對這種事情很好吧!自然軒轅愛也不例外。 “現在,閉眼睛,靜靜的去感受一下自己腦海深處,不要去抵抗我的幫助。 身子放鬆……”林寒和軒轅愛盤腿對立而坐,依照神農教會給自己恢復記憶的心法口訣靜靜的在心裏運行,順便開口提醒軒轅愛將身體放輕鬆,只有這樣,才能更好的融入到恢復記憶的情境去。

伴隨着一團白粉色的氣體逐漸鑽入軒轅愛的身體裏,軒轅愛的身體竟然難以抑制的顫抖起來。

本身她的意識倒是對這件事沒有多大的反抗,但是林寒明顯的發現所運轉的口訣輸送到她的腦海裏便遇到了一個瓶頸,像是被一個物件徹底的阻擋在了她的腦海之外。他試圖用靈力去擊破這個阻擋自己輸送的記憶的物件,可當自己的靈力觸碰到那樣東西的一剎那,猛地一個反彈,哇的一下,一大口的鮮血從林寒的嘴裏噴了出來。

林寒的身子也隨之一軟,差點沒有直接昏死過去。

聽到怪的聲響,軒轅愛連忙睜開了眼睛,定眼一看,才發現林寒暈厥過去了。

嫁入豪門:老婆,乖乖的! “林寒!”軒轅愛連忙前將林寒給扶了起來,“怎麼了?”不過是恢復記憶,怎麼看起來好像很難。

“我沒事……”林寒虛弱的睜開雙眼,發現自己躺在軒轅愛的懷裏,眼底閃過一抹溫暖的神色。狼狽的從她的懷裏離開,重新坐穩之後,他又說道:“咱們再試試。”如果這次再不行,只能找別人來幫助了。

想到這兒,林寒和軒轅愛重新調整好了位置,林寒根據剛纔的動作又做了一遍。可是結果還是一樣,不過這一次被靈力反噬的後果更加嚴重,他不斷的哇哇吐掉了好幾口鮮血。金色的血液灑了一地,將軒轅愛給嚇得不輕。

“不要了!我不要恢復記憶了!”見林寒如此,軒轅愛被嚇得不輕,哭着說自己不要再恢復記憶了。

“對不起……”爲什麼辦不到?冥王不是說這是很輕鬆的事情嗎?

“不要跟我說對不起,林寒,只要你好好的讓我怎樣,我都願意。”軒轅愛被嚇的不清,淚珠掛在眼眶搖搖欲墜,滿眼心疼的看着林寒。

“……”林寒沒有開口再多說什麼,而是伸出手,靜靜的撫摸着軒轅愛的臉頰。將那些控制不住的淚珠從她的臉頰揩去。

“我去問問別人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軒轅愛的記憶被封絕對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不然依照一般凡人的記憶,自己應該很好破解纔對。難道,是龍培乾的?

想到這兒林寒有些不淡定了,思來想去,他想到了一個人,興許那個人能夠幫自己的忙。

思及此,林寒迅速的起身打算離開家門去找一趟龍傲天。

“你要去哪兒?”見林寒拖着羸弱的身體還要出去,軒轅愛的眼底充滿了擔心。

“我去問問別人,到底是怎麼回事。”林寒說完要離開。

“算了!林寒,我不勉強你一定要幫我做到這件事情。真的。”軒轅愛忽然開始有些後悔,真的要這樣做嗎?恢復了記憶之後,她軒轅愛還是軒轅愛嗎?還是,會變成另外一個人。

“你……不想恢復記憶了?”林寒身子一震,有些不敢相信。

“不了……我覺得我現在這樣挺好,至少,我能夠跟你在一起。”軒轅愛微微一笑,眼底的淚光閃爍,看的林寒的心狠狠的抽疼着。

他停下了腳步,重新回到了房子裏,將房門帶,林寒走向了軒轅愛,“是啊,已經在一起了,又何須計較前世的記憶呢。”恢復了前世的記憶,他們依舊相愛,這本質不變,其實沒必要這麼較真的。

“林寒,我喜歡你。”不是我愛你,而是我喜歡你,但是這四個字對林寒而言已經足夠了。

他一臉感動的緊抱住軒轅愛,力道之大,讓軒轅愛都覺得被他抱得有些太緊近乎窒息的感覺。

但是軒轅愛沒有反抗,而是乖乖的任由林寒將自己抱着。

——分界線——

“你是說,你嘗試過給小愛恢復記憶,但是失敗了,像是被什麼阻擋了一樣?”從林寒的嘴裏聽到這個消息林池還是挺震驚的。

畢竟林寒現在的修爲在冥界來說不算低了,但是他卻連爲普通人恢復前世的記憶都做不到,這簡直是連鬼王都不如啊!

難道林寒的修爲摻了水分?不對啊!他的感知力一直很好,林寒身的修爲沒有錯。那到底是哪兒出了問題呢?

“嗯,哥你有什麼辦法嗎?”林寒一籌莫展,他一方面是想要軒轅愛恢復記憶,一方面又不想。

想的是她回憶起他們之間曾經點點滴滴的美好,不想的是,那些她因他而傷的事情,他不想她再經歷一遍那樣的痛苦。

“你改天帶她來我這裏,我幫她試試,如果我也不行,那絕對是她的身份並不像我們所見的那麼簡單。又或是,天族的龍培搞的鬼。”若是天族祕法所致,他怕也是無能爲力的。

“嗯,我跟她說說。”林寒點點頭,林池答應出手了,應該是沒有多少問題的。

“對了哥,霓兒嫂子呢?”林寒這才發現自己有好一段時間沒有看到霓兒嫂子了,不知道霓兒嫂子去了哪兒。

“……”林池沒有回答,只是聽到這個名字,臉色瞬間不好了。

“對不起,我不該問的。”林寒意識到自己問錯了話,連忙伸手捂住了嘴,不敢再多說一句。

“無礙,女人而已。沒了再找一個是了。” 傅先生,你被挖牆腳了! 林池不知過了多久才反應過來,咬緊牙關蹦出了這麼一句話。

給林寒一種林池又變回以前模樣的錯覺,“哥……是不是因爲我的事情,所以你答應了九天玄女的要求。繼而惹惱了霓兒嫂子?若真的是這樣,我立馬去跟霓兒嫂子解釋清楚。”林寒總覺得這件事情跟自己有關,提出要去找霓兒嫂子。

“你哪兒都別去,我的身邊不需要那麼不懂事的女人。”林池厲喝一聲,打斷了林寒的想法。

不乖巧聽話的女人,留在身邊,也是無作用的。 好不容易說服了軒轅愛讓林池試試看是否能夠恢復她的記憶,沒想到林池也失敗了。林寒失望之餘,有種越戰越勇的感覺,最後打算去找龍傲天幫幫忙。沒曾想卻得知龍傲天已經迴天族的消息。

這讓林寒糾結了,天界一天,人間一年,而且天界跟人間的時間是不可逆轉的,不能跟在冥界一樣,可以扭轉時間。他也完全不知道猴年馬月龍傲天會從天界回來,難道要在這裏一直等下去嗎?

顯然這是林寒不願意的,他尋思着有什麼辦法可以去一趟天界,讓龍傲天下來幫幫自己的忙。

不過天說的容易,做起來實在太難。

包括冥王在內,沒有得到天族的人許可是不能踏足天界的。這也意味着,軒轅愛的記憶,怕是恢復不了了。

想到這兒,林寒免不了一陣失望,軒轅愛看了於心不忍,便勸他不要失望。

雖然記憶沒有恢復,但是伴隨着日積月累的相處,他們之間的關係倒是越發的和諧穩定了。當林寒以爲自己可以跟軒轅愛無憂無慮的擁有一段美好的感情繼續一直幸福的生活下去時,卻收到了冥王的消息,冥王讓自己去冥界找他一趟,說是有事情。

林寒雖然捨不得跟軒轅愛分開,但是大局爲重,他還是選擇過去了。

“什麼?去天界?”當得知冥王告訴自己的消息時,林寒的臉色驚詫到了極點,“天界不是誰都能去的不是嗎?”這天界若是個人都能去,那天的神仙不會那麼多了。

“讓你去自然是有道理的,冥界的資源已經不足夠你突破鬼仙修爲晉升鬼神了。而且你的天人體質不能浪費了,去天界找機遇是最適合的機會了。而丹龍前輩已經幫我們在天族打通好了關係,你走捷徑去,到了天界,丹龍前輩會罩着你的。”冥王的一番解釋讓林寒的臉色變幻莫測。

“怎麼?人人都希望能夠成爲神一樣的存在,你怎麼看起來一臉的不願意?”冥王挑眉,天界,不是人人都希望的事情嗎?怎麼到了林寒的身,一點都不願意的感覺。

“可是天一天,人間一年。修煉還是極爲耗時的事情,我怕……”我怕等我回來,軒轅愛已經成了一堆白骨,再入了輪迴。

“你怕楠兒會忘了你?”冥王何等的精明,一眼看出了林寒背後的遲疑是因爲柳楠兒。

“我跟我哥都恢復不了她前世的記憶,我是有打算天族去問問龍傲天,是否是因爲她的身被人設下了什麼天族祕法所以恢復不了前世的記憶。可我沒有打算去天族修煉。”修煉之路漫長且艱辛,他倒是不怕辛苦不怕累,但是怕跟軒轅愛分開。

“那你更應該去天族了!而且去了天族又不是不能下來,得到了解決恢復楠兒記憶的方法再下來一趟不好了嗎?況且你也不用太擔心,只要軒轅愛一死,柳楠兒的記憶會恢復。所以你也沒有必要急着恢復她的記憶。反正人死後都要回歸陰曹地府的,到時我幫你好好的照顧她是了。”依照冥王跟楠兒的感情,林寒相信冥王一定能夠做到對自己的承諾。畢竟楠兒還是她的義妹,但是他的心裏是捨不得放不下啊……

“讓我再考慮考慮吧……”這件事情,應該是要跟她商量的。

他不能在撩撥了人家的心湖之後不負責任的離開,那樣的作爲跟人渣有什麼區別?

“行吧,反正天的時間已經訂好了,十天後,十天後,你來冥界找我,我帶你去通往天界的通道。”那通道可是丹龍前輩費了不少的修爲打開的,除了林寒,誰都不能進入。可見丹龍前輩對林寒的重視一點都不亞於自己。

畢竟,林寒的身承載了太多他們冥界和丹龍一族的復仇的希望了。他這輩子,註定無法當一個普通人。

十天……只有十天的時間來跟軒轅愛做道別了嗎?

這個數字讓林寒的內心五味雜陳,他該怎麼跟軒轅愛解釋,自己要離開去天修煉的事情。

若是說了,她是否會無法原諒自己……

林寒的腦海裏預想了許多種的結果,可發現不管是那種結果都是他無法接受的。

下決心不再胡思亂想,他快速的離開冥界,回到了人間。

只有十天了……他要做的是,讓軒轅愛徹底的忘掉自己。

只有遺忘,纔不會痛苦。趁着他們之間的感情還沒有到了泥足深陷的地步,讓她抽身吧……

“林寒!”纔剛剛回到自己的家裏,一道熟悉的身影破門而入,林寒大吃一驚。

“妖妖,你怎麼來了?”自己剛從冥界回來,她怎麼過來了?

“我聽林池哥哥說,你要去天界,是真的嗎?”白妖妖淚眼婆娑,天界,那對妖魔鬼而言都是遙不可及的地方,去了那裏,代表天各一方。畢竟天族的時間跟他們的每一族的時間都不相同。在天族,你會發現,時間變成了一個莫須有的存在。

自己剛剛從冥界得到消息回來白妖妖從林池那裏打聽到了消息,看來這件事情是他們幾個人早商量好的。

“嗯……我要去。”林寒點點頭,滿是無奈的開口。

“不要走好不好!”白妖妖聽到林寒的話,淚如雨下,“我可以允許你不喜歡我,不跟我在一起。但是你不要走,你離我那麼遠,我怕等你歸來,我已經不是我了。亦或是,我已經不在這世了。林寒,哪怕只讓我遠遠的看着你,這個願望,你都不能滿足我嗎?”白妖妖的話近乎哀求,看着她梨花帶淚的臉頰,林寒心泛起了一絲苦澀。

白妖妖尚且如此想,那軒轅愛知道了,會原諒自己嗎?

“對不起,我身揹負着別人重許多的使命,我唯一能夠答應你的是我一定會好好努力,爭取早一點回來。”林寒長嘆一口氣,這不僅是對白妖妖的承諾,還是對軒轅愛的承諾。 “你混蛋!”白妖妖最後丟下了這三個字,轉身跑掉了。

連白妖妖的反應尚且如此,他要怎麼去面對軒轅愛呢?

林寒苦思冥想了許久,最終決定找一個合適的機會去告訴她。當晚他將軒轅愛給約了出來,名義是帶她去夜遊遊樂園。

因爲他曾經聽軒轅愛說過,她最大的夢想是能夠去一趟遊樂園,可無奈的是自己之前的身體一直都不好。去了遊樂園有許多的設備項目不能玩只能乾巴巴的看着。但是現在完全不同了,她身體好了,什麼項目都可以玩了。不過她卻找不到可以陪她一起去遊樂場的那個人。

正是因爲想到這個,林寒才決定帶她去遊樂園玩一下。

儘管晚的遊樂園已經關閉,不過這對別人來說是頭疼的問題,但是對林寒來說,絕對是沒有任何的問題的。因爲他不是一般人,他有辦法讓那些器械運作起來。

“都關門了吧!”成功的將軒轅愛約出來之後,一對小情侶這麼站在緊閉的遊樂園門口。軒轅愛有些無言以對,都關門了還來遊樂園做什麼?

“不礙事,你跟我來。”只要是她想做的事情,他會盡可能的陪她去做,哪怕他們現在還能暫時在一起,他都願意去完成積壓在她心裏多年沒有完成的夢想。

話音落下,林寒伸手圈住了軒轅愛的纖腰,帶着她輕輕的一躍,進入了遊樂園裏。

“哇塞!我男朋友果然不簡單哦。”軒轅愛興奮的滿臉通紅,擡起手輕輕的摸了摸林寒的臉頰,笑眯眯的樣子看起來十分乖巧可愛。

婚色撩人 “承蒙誇獎,你要先玩哪個?”四下無人的遊樂園,纔是軒轅愛想要去的地方。

軒轅愛覺得,今晚的遊玩在未來一定會成爲她內心深處最美好的回憶。

“過山車!我最想先玩過山車!”軒轅愛一挑挑了一個最刺激的,林寒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下。

如果是以前,他最不喜歡的是太刺激的東西。不過現在不一樣了,他現在動輒是在天飛來飛去的,這一些事情,對他來說只是小意思。

“好!我們過去。”摟着軒轅愛的腰縱身一躍,林寒帶着軒轅愛飛到了過山車的旁邊的站臺,帶着軒轅愛坐在了第一排的位置,繫了安全帶之後,在保證了兩人足夠的安全之後。林寒打了一個響指,過山車的設備開始if運作起來。

軒轅愛雙目璀璨,激動的緊抱住護具的雙臂,感受着夜風撲面而來的感覺。

正當她沉浸在刺激的情緒無法自拔時,忽然一道溫熱的觸感覆了她的手背,轉過頭一看,發現是林寒正一臉溫柔的衝着自己微笑着。

這樣的笑容,在軒轅愛的眼底定格了。她發現自己心跳加速,有種快要窒息的感覺。

“妖孽,你知不知道自己已經出名了?”軒轅愛咕噥了一句,帥的一點都不自覺怕說的是林寒這種人了。

他不知道他的舉手投足都能撩撥她的心情。

“出名?什麼意……啊!”林寒話音未落,過山車已經駛到了軌道的最頂端,伴隨着一陣猛烈的俯衝,林寒和軒轅愛同時尖叫了出來。

接下來的速度有些快的讓兩個人無法自由自在的聊天了。好不容易等到一圈結束,結束這種非人的折磨之後,兩人的表情都有些略顯蒼白的走下了過山車的設備。林寒再打了一個響指,過山車設備的燈光熄滅了。

“哇!還真的很刺激,我嗓子都快喊啞了。”像一個孩子一般,軒轅愛興奮的描訴着自己此時此刻的心情。

“還要玩什麼?”既然來了,當然要玩個夠本才行。

“摩天輪!我還想坐摩天輪!”軒轅愛一眼看了遊樂園最大的那個遊樂設備。

哪有情侶到遊樂園來不玩摩天輪的,軒轅愛的腦海裏忽然想起了同學口相傳的傳說。

傳說相愛的戀人如果在摩天輪升到最高點時親吻相擁,那兩個人的感情便會一直長長久久。

“好。”林寒很不自覺的聽到了軒轅愛的心聲,俊臉一紅,開始有些期待起了摩天輪之旅。

帶着軒轅愛跳了摩天輪的平臺之後,林寒打開了其一個小包廂的門,跟軒轅愛一起進入了這個包廂。

又是一聲響指過後,摩天輪開始緩緩的動了起來,速度很慢,本來摩天輪這個速度是給人觀光遊樂園四周的風景的。

伴隨着包廂的高度在節節攀升,軒轅愛的心裏七八下的,滿腦子想的都是什麼時候親吻林寒來的妥當一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