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情況下,重點大學能要下來七八百萬到一千萬就頂天了。

可是現在王城居然給秦巖承諾要下來三千萬,這已經超乎了他們的想象。

很多老師恨不能變成秦巖,馬上接受王城的邀請。

在別人看來,三千萬也許是一個非常巨大的數目,但是在秦巖看來,三千萬根本不值一提。

秦巖搖了搖頭,再次婉拒爲了王城:“王校長,對不起,我實在是對數學沒有興趣。”

王校長以爲他開出的條件還不夠優厚,立即再次加碼:“這樣吧,只要你來我們學校,我免費送你一套教師住宅,只要你不走,這套住宅你可以一直住下去。”

聽到王城的話,會場的老師們再次譁然。 帝都可是全國最頂尖的城市,這裏的房價貴的嚇死人,很多老百姓即便是工作一百年,也不一定能買得起一套一百平米的房子。

而且這還是在房價不漲的情況下。

夏雪尼搖了搖頭,自言自語的說:“王校長真是可愛,居然用這麼點蠅頭小利去誘惑秦巖,秦巖可是狐狸精美容公司和古墓醫藥集團的幕後董事長,怎麼可能會爲了幾千萬而答應他。”

聽到夏雪尼的話,張楠和麻衣薰愣住了。

什麼?秦巖是狐狸精美容公司和古墓醫藥公司的董事?這不可能吧?

這兩家公司可是咱們國內的巨無霸公司,而且在國際上那也是聲名遠播。

張楠驚訝無比地問:“夏老師,你說什麼?秦巖是狐狸精美容公司和古墓醫藥公司的董事長?”

“是的!我們家能有今天,可全是齊天的功勞!”夏雪尼點了點頭。

“不會吧?”張楠睜大了難以置信的眼睛。

麻衣薰也萬萬沒有想到秦巖居然還有這樣的背景。

“我沒有騙你們。”夏雪尼非常認真的說。

張楠和麻衣薰對視了一眼,同時在心中大聲嘶吼起來: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難怪秦巖看不上帝都大學開出的條件。如果我們是秦巖,我們也看不上。

旁邊的人聽到了夏雪尼和張楠他們的話,同樣難以置信。

其中一個老師好奇地問:“夏老師,你怎麼知道?”

不等夏雪尼說話,張楠對這位老師說:“因爲我們夏老師就是古墓醫藥公司的夏柏明總經理的千金。”

夏雪尼和耿瑤瑤的身份在學校裏面大家都知道。

這位老師睜大了眼睛,他沒有想到秦巖這麼厲害,立即就像獲得了天下奇聞一樣,將秦巖的身份告訴了身邊人。

不一會的功夫,會場裏面所有的人都知道了秦巖的身份。

ωwш ⊕тт κan ⊕¢ O

大家怎麼也想不明白秦巖居然還是這樣的商界巨無霸。

緊接着,秦巖的身份也傳到了王城的耳朵裏。

王城苦笑起來,對秦巖敬佩無比的說:“秦先生,難怪你看不上我們學校這點薪資,原來你是古墓醫藥公司和狐狸精美容公司的董事長,失敬!”

得知秦巖的身份後,王城對秦巖的稱呼立即變了,由同學變成了先生。

他覺得他現在面對的不是一個學生,而是一個世界級的企業家。

現在古墓醫藥公司和狐狸精美容公司在全國都是出了名的大企業,一般人都知道這兩家公司,可以說已經達到了家喻戶曉的地步。

“王校長,您客氣了!其實我也沒有想到這兩家公司能發展的這麼好,如果真要說功勞,還是我的耿伯伯和夏伯伯功勞的最大。對了,王校長,如果沒有什麼事情的話,我就下去了。”

秦巖不願意一直站在主席臺上。

“好的。”王城點了點頭,心中十分惋惜。

當秦巖走下臺時,會場內無數雙眼睛都向秦巖望去。

他們此刻看秦巖的眼神都變了,以前覺得秦巖是個天才,現在卻將秦巖當成了商業領袖。

很快,頒獎大會結束了,秦巖和夏雪尼他們向會場外走去。

其中一個老師走到秦巖身邊,熱情的和秦巖打招呼:

“秦先生,我想請你幫個忙。我們學校有非常多的貧困生,你能不能設立一個獎學金幫助他們完成大學的學業?”

秦巖點了點頭:“當然沒有問題,咱們加個微信吧!”

對於這種利國利民的事情,秦巖是非常樂意做的。

而且保市師範大學就設立了兩個這樣的獎學金。

不過它們是用古墓醫藥公司和狐狸精美容公司的名號設立的,沒有用秦巖的名字,這也是爲了保護秦巖的隱私。

聽說秦巖願意設立獎學金,幫助那些學校的貧困生。

其他學校的老師紛紛走上前邀請秦巖在他們學校設立獎學金。

秦巖毫不猶豫地答應了其他學校老師的邀請。

看到秦巖這麼闊綽,眨眼間就幫助這些學校設立了獎學金,張楠和麻衣薰驚呆了。

一所學校即便一年給三十萬,那十所學校一年就是三百萬,一百所學校就是三千萬。

而秦巖居然真的答應了上百所學校的邀請。

三千萬對於他們來說可是天文數字!

不一會兒,秦巖將所有人的微信全加上了。

就在秦巖他們準備離開會場的時候,主席臺上突然響起了一陣驚呼聲:

“王校長,你怎麼了?王校長!”

秦巖和其他人紛紛轉過頭向主席臺上望去。

只見一幫工作人員圍在一起,神情焦急地看着王城。

其中一個工作人員抱着王城掐住了他的人中。

王城臉色煞白,眼睛翻白,好像急性病發作了。

“趕快給急救中心打電話!”掐人中的工作人員對另外一個工作人員說。

“別打了!來不及了!”秦巖突然大聲說。

他雖然不懂得王城得了什麼急性病,但是他能看到王城的肉身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耗魂力。

一旦王城的魂力被消耗完,王城就一命嗚呼了。

“我懂一些醫術,讓我來吧!” 上門相公:嫡女捧上天 秦巖推開衆人,快步走上主席臺。

所有的人都愣住了,詫異無比地看着秦巖:什麼?秦巖居然還懂醫術?這不可能吧?

大家都不相信秦巖懂醫術。

學醫和學數學是兩碼事,學醫需要臨牀試驗。

“這位老師,你把王校長交給我!”秦巖對抱着王城的工作人員說。

“秦巖,你學過醫嗎?”工作人員首先問。

“這……我沒有學過現代醫學,但是我學過我們國家的古醫術!”爲了救王城,秦巖胡說八道起來。

他如果說自己沒有學過,工作人員肯定不會讓秦巖出手。

“秦巖,對不起,爲了王校長的安危,我不能將他交給你!萬一你治死了他,這可是要犯罪的!而且我們也擔不起這個責任!”

工作人員搖了搖頭,不相信秦巖能醫好王城。

秦巖看了一眼王城身上的魂力,他發現再不救王城,王城馬上就要掛掉了。

不管了!救人要緊!

想到這裏,秦巖一把推開了工作人員。 “秦巖,你幹什麼?”工作人員被秦巖激怒了,一步躥上前,一把抓住秦巖的胳膊想將他拉開。

原來這位所謂的工作人員根本不是普通的工作人員,而是王城校長的保鏢。

王城校長名義上是校長,其實是一名偉大的物理學家,而且還是國家的科學院院士,他不但在國內赫赫有名,而且在國際上也威望極高。

國家爲了王城的安全,從特種部隊給他配了三個保鏢。

其中這名工作人員就是三人中的領頭人,他叫韓通。

韓通使出兩分力想將秦巖拉開,可是他發現秦巖就像磐石一樣,他根本拉不動。

嗯?這是怎麼回事?

韓通楞了一下又使出了七分力,他發現他還是拉不動秦巖。

剛纔使出兩分力的時候,韓通以爲秦巖太重,所以並沒有太在意。

可是他現在使出了七分力,就是三百多斤的大胖子他也能拉動,甚至是能舉起來。

但是他此刻竟然依舊拉不動秦巖,這讓韓通驚訝無比。

這是什麼情況?我怎麼拉不動他?嗎的,我就不信邪了。

隨後韓通又使出了十分力,然而他還是沒有拉動秦巖。

他發現秦巖此刻就像一座巍峨的大山一樣矗立在他面前。

怎麼會這樣?莫非秦巖也會功夫?

韓通在心中驚駭的想,除此之外,他想不到任何可能。

如果秦巖也會功夫,那他的功夫豈不是比我還要厲害。

韓通在特種部隊可是王牌指導員,能獲得這一殊榮的在全國也不到一萬人。

“小孟,小劉,你們過來!”韓通將他的兩個助手叫過來,對他們使了個眼色。

小孟和小劉一臉蒙圈的看着韓通,不知道韓通要幹什麼。

“愣着幹什麼啊,和我一起把秦巖拉開。”韓通此刻也顧不上臉面,立即對小孟和小劉下命令。

小孟和小劉詫異無比的睜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爲自己聽錯了。

他們根本沒有想到韓通會讓他們一起拉秦巖。

要知道在部隊的時候,他們親眼看到過韓通腰上繫着麻繩,將一輛重達二十多噸的卡車拉的走起來。

但是現在韓通居然拉不動秦巖,這絕對令人難以置信。

看到小孟和小劉還是一副驚訝無比的樣子,韓通大聲咆哮起來:“沒聽到我的話嗎?和我一起拉。”

小孟和小劉趕快點了點頭,同時抓住秦巖的胳膊往開拉秦巖。

只是他們驚訝的發現,秦巖依舊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他們三個人對視了一眼,從各自的眼神中看到了難以置信的驚駭。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秦巖這樣厲害,他們三個人居然都拉不動秦巖。

與此同時,其他的工作人員也看出了端倪,他們沒有想到韓通他們三人居然拉不動秦巖。

一般情況下,一個人拉另外一個人,只要體重差別不是特別大,絕對可以將另外一人拉開。

因爲拉人不像抱人,抱人需要非常大的力氣,拉人只需要一些力氣就可以了。

就在這時,秦巖已經檢查完了王城身上的魂力波動,他發現王城是因爲心臟衰竭而導致的魂力減少。

秦巖想也不想立即拿出一顆養魂丸和一顆凝魄丸,向王城的嘴裏面塞去。

看到秦巖的動作,韓通三人嚇壞了。

“秦巖,你幹什麼?你可不要胡來。如果你把王校長吃壞了,我告訴你,你絕對吃不了兜着走。別以爲你是商界領袖就了不起。”韓通指着秦巖破口大罵起來。

如果王城死了,韓通也脫不了干係。

秦巖沒有理會韓通,依舊我行我素的將藥丸塞進了王城的嘴裏。

“快去拿水來!”秦巖轉過頭對其他工作人員說。

沒有一個人聽秦巖的話,他們都怕自己受牽連。

至於韓通三人更不會將水交給秦巖。

爲了阻止秦巖,韓通大吼一聲,飛起一腳向秦巖踢去。

眼看韓通這一腳就要踢到秦巖的太陽穴上,秦巖伸出手擋在了太陽穴邊。

“砰”的一聲,韓通一腳踢在了秦巖的手上。

秦巖紋絲不動,而且手也沒有任何問題,但是韓通卻覺得自己的腳就像骨折了一樣,一股鑽心的疼痛頓時傳遍了他的全身。

韓通哎呦一聲大叫起來,然後抱住腳蹲在了地上。

怎麼會這樣?難道秦巖的手是鋼板不成?

韓通心中翻起了滔天駭浪。

看到這一幕,周邊的人十分驚訝,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秦巖能擋得住韓通這一腳。

其實最驚訝的是小孟和小劉,他們倆深知韓通的厲害。

韓通剛纔那一腳如果踢在碗口粗的樹上,樹都能被他踢斷,可是卻沒有踢動秦巖。

這是怎麼了?秦巖怎麼會這麼厲害?

小孟和小劉露出了震驚無比的神色,他們萬萬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沒有人給秦巖拿水,秦巖準備念動咒語隔空取物。

但是後來一想,他如果這樣做,絕對會驚世駭俗。

算了,就讓王城校長用我的口水將藥丸嚥下吧!希望王城校長不要嫌棄我噁心,我這可是在救他的命。

想到這裏,秦巖撐開王城的嘴將一口口水吐進了王城的嘴裏面。

緊接着,秦巖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分別在王城的脖子以及胸口上點了幾下。

兩顆藥丸順着王城的食道進入了胃裏。

藥丸剛剛進入胃中就迅速化開,兩股強大的魂力在瞬間蔓延到王城的全身上下。

王城忍不住舒服的輕哼了一聲,然後睜大了雙眼。

原本王城的眼神黯淡無光,就像死魚眼一樣,但是此時此刻,王城的眼中卻在瞬間爆射出兩道精光。

看到這一幕,人們都十分驚訝。

“王校長,你好點了嗎?”秦巖將王城扶起來,笑眯眯的問。

“秦巖,你給我吃的是什麼藥?我怎麼突然精神百倍,就感覺又回到了年輕時的樣子。”王城精神抖擻的說。

看到王城不但會說話了,居然還站了起來,所有的人都驚呆了。

他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這怎麼可能?剛纔王城別說能站起來了,就是連話也說不出。可是他現在居然活蹦亂跳的。秦巖到底給他吃了什麼藥?讓他在瞬間居然好了。 其中最驚訝的就是張楠和麻衣薰了。

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秦巖不但是數學天才和優秀的企業領袖,居然還是一個絕世神醫。

這風馬牛不相及的三種身份同時放在秦巖的身上實在是令人難以相信。

不過他們之中最淡定的就是夏雪尼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