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萬天兵,可以調動一重天羅地網,十萬天兵,就是十重天羅地網。

姜塵手下,雖無十萬天兵,但他卻有統率十萬天兵的權力,所以,他亦是可以調動十重天羅地網。

嗡嗡嗡……

虛空之中,道道金色絲線浮現,呈網狀,遍布整個天上地下,足足有十層之多。

這就是天羅地網!

十重天羅地網,足以困住大羅金仙。小蒼山脈之中,妖魔鬼怪雖多,可姜塵不信,此地能有大羅金仙級別的高手。

早就說了,小蒼山脈乃是東勝神州出了名的窮山惡水,那大羅金仙得混的多慘,才能淪落到這裡來。

……

…………

天羅地網剛一布下,姜塵就與孫悟空、伏魔天兵兵分三路,分別朝一個山頭撲去。

布置天羅地網的時候,姜塵就已經看過了,被他們包圍的,總共就三個山頭,裡面分別有一個太乙金仙和四個金仙。

太乙金仙獨自霸佔一個山頭,四個金仙則是平分兩個山頭。剛好,姜塵可以兵分三路,他獨自對付太乙金仙,孫悟空與伏魔天兵則是分別對付兩個金仙。

姜塵的隱匿之法,莫說是在三界時代,就是在遠古洪荒時代,那也是一等一的。

所以,他這一路布置下來,山上的妖怪竟是未察覺到分毫,任他摸了上來。

有心試驗自己隱匿之法的威力,姜塵來到那妖怪的洞府前,也沒叫門,而是直接以正立無影的神通,踩著禁止走進了洞府,悄無聲息的摸到了那妖怪的身前。

那是一頭青狼,化作一道人的模樣,身穿青袍,盤坐在洞府中央,正在打坐修鍊。就看到,隨著他的呼吸,那自地下湧出的濁氣、煞氣,被他悉數吞噬煉化。

而姜塵,就站在這頭青狼的身前,正默默的打量著他。對此,青狼毫無所覺。

「嗯?濁氣?煞氣?這青狼是魔道修士?」看著青狼,姜塵不由皺起了眉頭。

這青狼的路數不對啊!

正經妖族,誰會吸收濁氣,反倒是妖族的死對頭巫族,以濁氣為食。

還有,煉煞氣入體,這非仙道的手段,而是魔門的手法。三界之中,唯有魔門,修鍊吸收的不是靈氣,而是煞氣。

所以,這頭青狼是魔道中人?

想了想,姜塵突然伸出一指,向青狼的眉心點去。

「什麼人?」

這時,許是感覺到了危險,青狼猛地睜開了雙眼,朝姜塵望去。

可是,已經晚了,姜塵的那一指,已然落在了他的眉心上。剎那之間,絕之神通爆發,將青狼的元神泯滅。

刷……

與此同時,道鑒自動浮現,對著那青狼的屍體一照,將他的一生經歷悉數映照出來。

走馬觀花一般,姜塵花了數息的功夫,將青狼的記憶大致看了一遍。

「太古魔門高手的墓室嗎?」

從青狼的記憶之中姜塵得知,就在東海的某處海域裡面,有著一個太古魔門強者的墓地。這是他偶然發現的寶地,他的一身魔道傳承,也是自那所得。

不過,青狼還活著的時候,因修為太低的緣故,只敢在墓穴外圍徘徊,不敢深入到墓穴內部。所以,這墓里深處究竟有什麼,他也不知道。

「陷阱吧!」

莫名的,姜塵這樣想到。

魔門高手一向自私自利,豈會在死後,將自己的傳承留下來,憑白贈與外人?

那魔門高手這麼做,定有別的目的,說不得藉此奪舍重生也不一定。

這樣的話,才符合魔門高手的設定。

所以,這魔門墓穴,姜塵去是不可能去的。不過,他倒是可以把這墓穴的消息賣給玄門高人,多少也能收穫一些好處。實在不行,他直接把這消息稟告給玉帝,也不是不行。

魔門乃是玄門死敵,對於魔門的任何消息,玄門高手都不會輕視。若姜塵把這墓穴的消息稟告給玉帝,自會有玄門高手下來查看情況。

至於姜塵能從其中得到多少的好處,全看這墓主人的實力了。墓主人的修為越高,姜塵能得到的好處也就越大。

「東海嘛?本神記下了。」揮手收起青狼的屍體,姜塵轉身離開了這裡。

待姜塵走出洞府,另外兩處的戰鬥,也隨之步入了尾聲。四個金仙,根本擋不住伏魔天兵與孫悟空。

點了點頭,姜塵吩咐道:「迅速打掃戰場,然後趕往下一地。」

說完,姜塵就不見了蹤影。

得到上清傳承也有不少年了,姜塵打算趁此機會檢驗一下自己的修鍊成果。

如何檢驗?倒也簡單。隨便找個地方布置陣法,然後看陣法威力。陣法越玄妙,威力越強,說明姜塵對上清傳承的領悟就越深。

在附近找了找,姜塵尋到一地火洶湧之地。那是一片焦土,零星的立著幾個火山,地上更是布滿了宛如蛛網一般的巨大裂縫。

地下的地火,從這些地縫裡面溢出,恐怖的高溫將四周化成了一片焦土,更是將周圍的山峰,化成了一座座火山。

姜塵來到進前,仔細打量一遍此地后,忍不住嘆了一口氣:「哎,可惜這一片寶地了。」

若只是地火洶湧,那此地就是一塊天然的寶地,無論是煉丹,還是鍊氣,亦或者修鍊火系功法,都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只是可惜,此地的地火之中,竟是蘊含了絲絲縷縷的火毒,使得這地火成了劇毒之物。

這火要是用來煉丹,難以煉成不說,就是煉成了,也只能是毒丹。而尋常人被這地火灼燒,就算沒被地火燒死,也會被火毒毒死。

此地,乃是一處險地。

7017k 他雙目閃爍著精光,顯然也激動不已。

這種方法不僅節省了大量金錢,更避免一些戰馬白白的損失。這實在是聰明無比的點子。

「咬金,你們誰想到的?是李藥師嗎?沒想到他一個堂堂的兵部尚書,居然也有這種奇思妙想?實在是我大唐難得的人才!」

「李藥師此舉,真是大功一件,朕一定要好好獎賞他!」

程咬金面色變得異常的古怪:「陛下,不是李藥師,是蜀王殿下發明的!」

李世民眼珠子一瞪:「你說什麼?是李恪?」

「是的!當時我們正在商議哪支部隊該換多少馬,蜀王殿下來找李藥師,聽到我們的爭論,他靈機一動,便說出了這個法子……」

程咬金把剛才李恪畫圖的經過,詳細的講了一遍。

李世民一聽,頓時臉色陰沉無比:「什麼?是他?」

他像吃了蒼蠅似的,表情異常難看。

他沒想到自己誇獎李靖一番,卻全然不是他的功勞。

更沒想到,這居然是一向不受寵的李恪發明出來的。頓時感覺只打臉。

「怎麼可能?他怎麼能有這麼聰明?這絕不可能!」李世民吼道。

前幾天李恪成為武狀元,自己不想承認,就已經出了一次丑。還是沒想到,這才沒過幾天,他竟然又發明了這種東西,一舉解決了千百年來的難題。

他怎麼能如此聰明?這不是讓自己再一次丟臉?

李世民有些氣急敗壞,聲嘶力竭的吼著。

程咬金和秦瓊見狀,頓時嚇得身上一抖,兩人急忙垂頭,默不作聲,再也不敢提這事。

過了一下,兩人急忙找借口退出來。

李世民仍然氣憤不已,摔碎了兩塊價值連城的玉佩。

這時突然長孫皇后推門走進來,見狀不由得一愣:「二哥,怎麼了?」

李世民勉強壓住怒火,鎮靜下來,淡淡的道:「李恪發明了馬蹄鐵,解決了換戰馬的問題……」

緊接着將馬蹄鐵的作用講述了一下。

長孫皇后雖然是一介女流,但也知道這東西的妙處,她一聽,頓時雙目光彩連連,讚歎道:「二哥,恪兒這孩子聰穎無比,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

李世民臉色頓時又有些難看起來。

長孫皇后頓時醒悟,不由得一笑。

「二哥,難道是因為他是楊妃所生,有前朝血脈的緣故?」

「觀音婢,你這不是明知故問!」李世民有些不快。

長孫皇后嫣然一笑。

「二哥,我有一句話不知道該不該說?」

「觀音婢,我們結髮夫妻,還有什麼不能說的?」

「二哥,我想說的是,難道我們大唐真的是如此孱弱不堪嗎?連聽到一個『楊』字,都膽戰心驚嗎……」

李世民臉色一黑,長孫皇后絲毫不給他留情面,他臉上有些掛不住。

這也就是恩愛多年的長孫皇后如此直言,倘若換了一個人,不被打死,至少也要扒層皮。

「觀音婢,你不明白這些事……」

李世民不住的搖頭嘆氣。

「但臣妾有一點,卻是再明白不過了?」

「什麼?」

「恪兒如此聰明絕頂,這些對大唐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發明創造,你都不想用!他立了大功,你卻不重用,難道你不怕心中有怨恨嗎?」

「既然你怕他有朝一日有不軌之心,那你又何必讓他安排在軍營中,顯露才華?不如直接就讓他當一個閑散皇子算了!沒有一點名聲、地位,簡簡單單度過這一生,也就罷了!」

李世民輕哼了一聲。

「他一個八歲的小娃娃,有一點兒雕蟲小技,難道還能夠飛出我的手掌心?我只要一個不高興,他隨時都可以貶成庶人……」

長孫皇后「撲哧」一聲笑。

「既然如此,二哥又何必對他視若仇敵?」

李世民不由得啞口無言。

晚上,長安城內燈火通明。

李恪在街上緩緩的行走着。這幾天在軍營實在無聊,今晚便進城來閑逛一下。

「哥哥!」這時突然只聽身後有人叫他。

李恪轉頭一看,只見他弟弟李愔,正站在不遠處望着他,一臉的喜色。

李愔身旁跟着幾個太監侍衛,看來他也是出宮來玩耍。

李恪走到他身前:「娘親知道你出來嗎?」

「知道的!哥哥你在軍營怎麼樣?」

「很好的!那晚上回宮來住嗎?」

「還不確定!如果沒事,就回宮住一晚!」

李愔突然拉着李恪的袖子,和他走到一旁,離那些太監、侍衛遠些,他小聲說道:「今天你發明的那個馬蹄鐵什麼的,父皇得知,氣得暴跳如雷……」

李恪有些奇怪。

「你怎麼知道?」

李愔得意的說道:「宮中的宮女、太監們都聽到父皇的怒吼聲了,大家都傳播開來,只有父皇還以為無人知曉,我聽幾個太監的議論,就已經明白事情的真相了……」

接着他將聽到的事情講述了一遍,竟然差不多百分之九十完全接近真相。

李恪一聽,面色一沉。

這李世民實在不知好歹,防兒簡直像防賊。自己發明出馬蹄鐵,為大唐節省了多少銀兩,他縱然不用獎賞,至少也不用把自己當成仇敵啊。

「小愔,這些事情你千萬不能對任何人說起,尤其不能對父皇說!」

李愔點頭道:「放心吧,我才不傻呢!」

「別貪玩,玩一會兒就回去吧!」

李恪和他又說了幾句話,囑咐了一下,兩人分開。

李恪轉到另一條路上,剛走了幾步,只覺得身後有人跟蹤。

他回過頭,只見三四個衣服普通的男子,裝作尋常路人一樣,跟在他身後。

那幾個人見他發現,急忙快步走過來,躬身一禮,恭恭敬敬的說道:「屬下參見殿下!小的都是魏公公手下!魏公公和雨公公此時正在褚大人府上,商議事情,不知是否要稟告三位大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