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母娘連忙擦了擦她的眼睛,還以為是她的眼睛出現了問題。

她認識眼前這個身穿黑色斗篷,胸口上有神龍殿徽章的男人,他就是能掌控一切,也能主宰一切事物的神龍殿使者大人,神龍殿殿主有什麼命令都是他來傳達的。

丈母娘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怎麼想也沒有想到,大名鼎鼎的神龍殿使者居然會拜訪她們家,而且還是在大早上,要是傳出去的話,豈不是倍有面子。。 下午的黃昏,赤紅的火燒雲,點綴了整個天空。

漫無目的的喪屍,一瘸一拐,尋找著「食物」,轟鳴的卡車聲音打破這種平靜。

「湯來了哦!」秦軒端著湯放到桌子上,湯的香味瞬間充滿了整個廚房。

吉爾拿勺子舀了一勺,說:「好香呀!」

秦軒摘下圍裙,坐到位子上回答道:「那肯定,也不看看誰做的。」

吉爾白了秦軒一眼,就拿起碗喝起了湯,旁邊坐着的愛麗絲也不好意思,地下頭扒拉碗的米飯了。

「我吃飽了。」秦軒伸了個懶腰,起身回卧室躺着了,他實在是太累了。

吉爾和愛麗絲一起收拾餐桌。

晚上二十二點,秦軒睜開了眼睛,看見穿着絲質透明睡衣的吉爾,咽了一下口水,自從愛麗絲來到后,秦軒已經兩天沒吃過肉了,現在看見吉爾穿成這樣,他有些把持不住了!

他嘗試搖著吉爾的胳膊,把她叫醒。

在睡眠中的吉爾感覺到了外部的推力,揉了一下眼,看見秦軒,問道:「怎麼了,軒?」

秦軒手足無措道:「吉爾,今天晚上的月亮真圓啊。」抬頭看着露天的窗戶,試圖緩解尷尬。

吉爾感覺秦軒莫名其妙的,也跟着抬頭看了一眼天空點頭道:「嗯,是挺圓的。」

秦軒見有戲,繼續試探道:「想做點什麼呢?」

當秦軒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吉爾領會到了,邪邪笑道:「哦,不想,現在就想睡覺。」說完,扭過身子繼續「睡覺」了。

秦軒一看,不管了,今天一定要吃到肉,直接一個餓虎撲食撲向了假睡的吉爾。

「你幹嘛!」吉爾問道。

撲在吉爾身上的秦軒,很飢餓道:「還能幹什麼!小妞就從了大爺吧!」

「救命啊!」吉爾很配合秦軒。

聽到吉爾這一聲救命,秦軒直接化身惡狼了。

接下來就是小紅帽大戰大灰狼的故事了。

「啊嗚!」隨着一聲狼叫,小紅帽不及大灰狼被吃的什麼都不剩了。

第二天早上

秦軒神清氣爽吃着早飯,吉爾低着頭喝着牛奶,一句話也不說,愛麗絲抬頭看了一眼吉爾,尷尬吃着飯。

「主人,我們已經到了保護傘公司的研究所了,是否進攻?」紅后的出現打破這一尷尬的局面。

秦軒狼吞虎咽完后道:「紅后,使用榴彈炸開一個通道。」

「好的,主人。」

收到命令的機械人,填裝起了步槍榴彈,隨着機械人陸續組裝起榴彈,紅后的下一步命令也下達了。

」砰砰砰!「機械人將榴彈打出,不明的喪屍聽到聲音,抬頭看了一眼,榴彈剛好落在他們的中心。

一聲爆炸聲音,好幾個喪屍被炸飛上了天,當他們落下來的時候,居然找不到一塊完整的屍體。

秦軒通過屏幕看到這一幕,差點把剛吃的早飯吐出來,秦軒還是沒忍住捂住嘴,沖向了廁所,吉爾在收拾東西,躲過一劫,愛麗絲雖然沒有秦軒那麼大反應,但是還有點反胃。

秦軒從廁所出來后,雙手扶著牆走,明顯吐的虛脫了,等坐回了位置上,猛的喝了一口水,才把那感覺壓下去了。

」紅后,外圍的喪屍群清理完畢了嗎?「秦軒問道。

「是的,外圍的喪屍群進過轟炸已經完全乾凈了,機械人正在處理善後工作。」

秦軒點了點頭,扭過頭對着愛麗絲道:「現在可以下去了,要一起嗎?」

愛麗絲嘴角抽搐著,那老娘當初那麼辛苦是為了什麼?

當秦軒踏出車廂的第一步的時候,就聞到類似於焦臭味,那味道,簡直了!

這是秦軒及極樂空間地球聞到過最難聞的空氣。

來到研究所裏面的時候,秦軒才算是見過了什麼叫千人坑!

那個坑裏面都是「愛麗絲」,愛麗絲看到了坑的時候,自己夢中的事情,才算是解開了! 董秘書搖頭:「不知道。」

Boss的事情他可不敢亂猜。

雲念念問不出別的什麼東西,就低垂著頭,腦子紛亂不知道在想什麼。

前邊那輛車上,沈嘉曜正在教育陸細辛,跟她解釋什麼是夫妻一體。

「辛辛,剛才你在拍賣會上給我出氣做的很好,但是之前卻有些不盡如人意。」

陸細辛抬了下眸,認真看著沈嘉曜。

沈嘉曜有理有據地擺出陸細辛的不對之處,還有一二三條:「辛辛,我們是一夥的,是自己人,你怎麼能眼睜睜看著夜斯年欺負我呢?我都傷心了。」

沈嘉曜的表情好憂傷,好委屈,抓著陸細辛的手放在胸|口,委屈巴巴:「得揉揉。」

前邊開車的司機李師傅:嘔——

好想吐!

陸細辛點頭,認真吸取教訓,她覺得很抱歉:「對不起啊,我沒想那麼多,我以為你自己會解決呢。」

陸細辛在反思自己,反思她是不是太冷淡疏離,太有距離感了。

這樣不好。

「我自己當然可以解決,不過,這和你幫我並不衝突。」沈嘉曜比劃著,「我們是一個整體啊,是一個家庭,wearefamily,一家人之間就是應該互幫互助的。」

說到這,沈嘉曜開始誇讚陸細辛:「你看,你後面就做得很好,給我出氣,夜斯年臉都氣抽了,要獎勵一下。」

說著低頭,在陸細辛臉蛋上啾了一口。

陸細辛抿了抿唇,心底雀躍。

她勾了勾沈嘉曜的手,語氣認真:「嘉曜,以後我哪裡做的不好的地方,你一定要告訴我好不好?」

陸細辛現在對自己實在是沒信心,她長這麼大,一直真誠用心對待每一個人。

無論是陸母還是白芷林景天他們,她都全心全意付出,為他們著想,但是結果,卻是他們每個人都不滿意。

這讓陸細辛很是無力。

沈嘉曜攬住陸細辛拍拍她的頭,語氣低沉溫和,如潺潺流水:「辛辛沒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你只是太內斂了。明明付出了十分,表現出來的卻只有一分,這樣太吃虧了。

這怎麼能行呢?你做過的事情,你要說出來,表現出來,讓別人知道才行。

我了解你,今天我被夜斯年欺負了,面上你看著是無動於衷的模樣,但是背後,你肯定會給我出氣的,提醒夜斯年做事注意分寸。

你確實為我做了事情,但是卻是背後做的,我根本不知道呀,就會誤會你。

當然了,我了解辛辛,知道辛辛心腸最軟,對人最是真誠,不會誤會你。可是別人不知道啊,所以那些人就會誤會你。」

說到這,沈嘉曜還舉了個例子:「就比如那個白芷,你幾乎是用盡一切對她好,她想要的,你都悄悄送來,一次一次給她機會,但她卻不知道,反而覺得你在炫耀,覺得你想要搶她的東西。

這就是只做事不表功的危害了。」

陸細辛垂著眸,若有所思。

見陸細辛蹙著眉心,情緒不是很高的樣子,沈嘉曜又開始心疼了,後悔自己的說得太多。

此刻的沈嘉曜就跟操心的老母親一般,既要教育孩子,但是又擔心自己說的多了,孩子傷心。

他碰了碰陸細辛的頭,語氣溫柔的如三月春風:「我知道,我的辛辛是天底下最最好的人,那些人不懂你,是他們心胸狹窄,我們不要傷心,以後都不理他們了,好不好?」

「好。」陸細辛點頭,燦然一笑。 發展過程,一直持續了三分鐘。

三分鐘之後,夏娃的頭頂長著一頭漆黑如墨的頭髮!

夏娃感受到頭頂上的不對勁,便用手使勁的摸自己頭上的頭髮。

不僅非常茂密,還長得很長!

「太好了,我夏娃竟然有不禿頂的一天!」

夏娃說完之後,便直接放聲大笑起來。

對他來說,沒什麼事情是比不禿頂更重要的。

嗯,這次轉讓道館真值!

「夏娃老爺子,你的頭髮竟然全部變成黑色的了!」

艾莉嘉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眼前剛剛發生的這一幕,可比精靈對戰更具備魔幻色彩!

「哦,是真的么?那我這就去找個鏡子去看看!」

夏娃說完之後,便直接撒腿就跑,周圍能夠清楚聽到他那放浪不羈的笑聲。

「夏娃老爺子,你的鴨嘴火龍還沒收回呢…」

還沒等艾莉嘉這句話說完,夏娃就早已不見人影。

她的內心可是焦急極了,不快點把鴨嘴火龍送到神奇寶貝中心去,鴨嘴火龍可能就會有生命危險!

她就在那焦急的原地轉圈起來,非常的焦急。

一旁的羅格,嘴角卻露出了一絲絲微笑。

他將自己的右手舉起,直直對着鴨嘴火龍的方向。

一道道金色的光芒,不斷的從羅格右手上傳遞出來,朝着鴨嘴火龍釋放過去。

「羅格,你可不能亂來呀,不能讓鴨嘴火龍受到的傷害更加大呀!」

艾莉嘉就此變得焦急起來。

面對鴨嘴火龍生死存亡問題,艾莉嘉對於羅格的信任度降低了少許。

「哦,沒想到你竟然還有不相信我的時候?放心吧,我現在是在治療鴨嘴火龍的傷勢。」

羅格回頭望向艾莉嘉,嘴角微微一笑,很傾城。

看到羅格的笑顏,艾莉嘉的臉頓時紅了,小心肝也不住的亂跳。

羅格沒有選擇去理會艾莉嘉,反而轉身望向了鴨嘴火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