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家都選擇了了ALL IN,那麼現在就剩下了看後面的兩張牌了。

首先是第四張的公共牌被翻開,是一個紅桃8,當紅桃八出現的時候,眼鏡男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檯面上有兩條八,他手上也有兩條八,那麼他現在的牌面,是四條八。

他現在心中已經是信心十足了,四條的概率非常的小,這也意味着四條僅僅只是比同花順小而已,而同花順的概率,我們只能說呵呵了。

現在的他真恨不得自己的籌碼太少了,要是自己再有40來玩,就能把冷麪男的錢全部贏過來了,到時候他就有100萬沒有了,想到這心中又是一陣的惋惜。

衆人看到眼鏡男興奮的表情,再想想第四張的八,已經大致的猜到了眼鏡男的底牌很有可能就是一對八,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這一局眼鏡男就基本上贏定了。

看來冷麪男也不是每次都能贏嘛,本來冷麪男每次ALL IN,幾乎都是橫掃一片的,但是這次,他似乎輸給了運氣,不管牌技再怎麼好,運氣在賭牌比賽裏面依然是很重要的。

不過冷麪男和老漢臉上卻沒有什麼變化,依然是淡淡然的表情。

第五張牌下來了,是紅桃J。

這張牌下來,本來一臉欣喜的眼鏡男臉色開始有些變化了,他做夢也想不到,這最後的一張牌,竟然會是紅桃J。


雖然四條八很大,但是如果其他兩個人手上有一對J的話,輸的依然還是他。

江炎心中也是又驚又喜,驚的是自己要是不棄牌的話,還真的就是同花,喜的是,還好自己沒有跟,這三個人一定是有四條的,要是自己跟的話,估計要輸到姥姥家去了。

眼鏡男首先亮出了自己的牌,一對八,跟大多數人的想法都一樣,四條八,毫無挑剔。

現在就看剩下的兩個人,會不會有一對的J了,現在唯一能贏眼鏡男的就是一對J了,其他的牌沒有勝算,因爲牌面上根本就組不成同花順,那麼只有看一對J了。

白頭老漢看到一對八之後,搖了搖頭,把自己的牌扔進了牌堆裏面,看來他是小牌,比不過眼鏡男了,棄了牌之後,白頭老漢直接的站了起來,離開了自己的座位,看來是不打算繼續玩了。

而冷麪男依舊是殺人不償命的表情,沒有說話,只是淡淡的翻開了自己的牌:“一對J。”

冷麪男淡淡的說道。

當一對J出現在人們眼前的時候,四周一片譁然聲,這真的是太厲害了,誰也想不到,到了最後,贏的依然是這個冷麪男。

當眼鏡男看到了冷麪男的一對J之後,臉色變得蒼白了起來,眼神有些空洞洞,似乎到了現在還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事實。

人生大起大落真是有意思,江炎在心中說道,賭博就是這樣,有時候,定勝負的就是100把中的唯一一把,一把定勝負。

其實對於輸贏得到的錢,江炎倒不是喜歡,就好像有人說過:真正的高手,在乎的不是結果,而是過程,那種驚心動魄的過程。

下一把,ALL IN吧,江炎在心中對自己說道。 第二天江炎從自己的房間中醒了過來,想了一想昨晚的事情,昨天晚上的賭局,江炎從頭到尾都沒有使用過自己的異能,所以到了最後的結果,自然而然的全部輸掉了。

雖然說江炎會一些德州撲克的技巧,但是比起冷麪男那近乎於職業的水準,自然是沒有贏的可能,不過能夠堅持很久,也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本來江炎還打算留兩三千美元給自己做零花錢的,但是這錢一輸起來,就跟一個浴血奮戰的戰士殺紅了眼一樣,根本就是停不下來的,就算是江炎,也沒能免俗,輸光了全部的籌碼。

剛剛輸掉了錢的時候,江炎心中還是有些氣悶的,雖然錢不是自己的,但是這種輸錢的感覺還是很不舒服的。

其實江炎也可以使用異能能贏錢,但是這樣的話就一點挑戰性都沒有,一點意思都沒有,這就跟開了無敵打魂鬥羅一樣,本來挺好玩的遊戲,要是作了弊,就失去了原本的趣味了。

所以江炎從頭到尾,倒是一直都沒有使用自己的異能。

結束之後,時間也不晚了,江炎等人便各自的回到了自己房間睡覺了,而江炎就一覺睡到了現在。

這一天的生活倒是也沒有什麼好說,跟着兩個日本人遊玩了一天遊輪上的各種設施,雖然不是特別的有興趣,但是反正閒着也是閒着,隨便玩玩也好,就當調整自己的心情就好了。

站在甲板上,江炎看了看四周無邊無際的大海。

四周都是無邊無際的海洋,讓人不由自主的就會生出一股無力的感覺,就算江炎擁有異能,但是比起像海洋這樣的自然事物,還是會深深的感覺到一股無力的感覺的。

蔚藍的海洋一點也不平靜,但是卻不由自主的會讓人的心境變得平和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江炎接到了伊雅給她的一個信息,現在他可以更新異能的。

更新異能?這個詞語江炎還是第一次從伊雅的嘴巴里面聽到,難道這又是一種新的異能,江炎匆匆的追問伊雅。

等到伊雅解釋清楚了之後,江炎這才明白這個更新異能是什麼意思,因爲江炎上一次已經通過來認證的任務,讓他成爲了異能器的正式用戶,而這一次雖然也是執行任務,但是兩個人任務的性質不一樣。

上一次江炎做任務,得到的獎勵是異能器對於他的使用權的確認,這一次的任務,同樣也是任務,自然也會有獎勵了,不一樣的是這一次的任務並不是完成了任務纔可以獲得,現在江炎就可以選擇自己的獎勵了。

但是要是江炎不能夠完成這一次的任務的話,不光是這一次獲得的獎勵會失去,他的異能也會被封鎖一段時間,直到他能夠成功完成下一次的任務爲之,原本的異能纔會出現,但是獎勵異能就再也沒有機會獲得了。

竟然還可以提前的預支獎勵,江炎心想這樣的設定還真是人性化,不知道是誰設定的,江炎在心中暗暗的問候了一下他全家,當然,是真正的問候。

“主人,這一次的獎勵,是異能升級,你可以選擇一個你原來就有的異能,進行升級。”伊雅甜甜的說道。

所謂升級一個異能,就是在不改變異能原有的本質的情況下,提高的威力,或者增加可以使用的載體,提高作用範圍等等作用。

可別小看了這個異能升級,有的時候,一個進化過後的異能,在某些情況下的作用甚至超過了兩個異能,所以進化異能還是很有作用的,更何況這一次江炎還可以自由的選擇自己需要進化的異能。

本來江炎還想問一問自己現在的這些異能,進化之後會變成什麼樣子,但是不管江炎怎麼去問,伊雅都不肯透露哪怕一絲一毫的關於進化異能的事情。

看來只能自己選了,江炎在心中想道,既然伊雅不肯透露關於進化異能的細節,那麼江炎也只有自己選了。

江炎現在所擁有的異能也算不少,但是要說到需要進化的異能的話,江炎心中倒是有一個很好的選擇。

江炎雖然異能很多,但是又一個異能讓江炎用起來有些不習慣,那便是全知眼,全知眼這個異能,雖然可以知道很多東西,但是有些不足的地方就是每一次使用都要寫字才行。

就好像昨晚德州撲克的時候,要是可以不寫字,直接就在自己的腦海裏形成答案的話,那麼這個異能的作用和實用性都會提高了不少。

而江炎其他的異能的話,雖然進化之後也會變得很厲害,但是現在這些異能已經夠用了,至少現在的功用能夠滿足江炎的需求了,除了這個全知眼,有一些的侷限。

在心中仔細的想了想之後,江炎終於下定了自己的決定。

“我選擇進化全知眼。”江炎按捺不住自己心中的激動,對着自己心中的伊雅說道。

伊雅聽到之後,先是一頓沉默,然後對江炎說道:“異能進化成功。”

聽到這幾個字,江炎心中又驚又喜,喜的是這次全知眼總算進化了,驚的是怕這個進化之後的結果不是自己所需要的那個結果。”

“主人,這一次的全知眼異能進化爲全能眼,效果和以前的全知眼一樣,不過這一次使用全能眼異能,不需要在紙張上寫好問題了,只需要你心中的一個意念,自動就可以得到你所需要的答案。”這時伊雅說道。

太好了,聽到了伊雅說的話以後,江炎心中一陣興奮,這次升級的結果果然是跟自己心中所想的是一樣的,而且異能還換了一個名字,叫做全能眼,現在這個異能更加的方便了,江炎可以隨時隨地的使用這個異能。

因爲異能得到了升級,下午的時候江炎的表情也有些開心,山田和惠令奈兩個人倒是有些累了,要回各自的房間休息一下,江炎的話,感覺甲板上更舒服,就沒有回去。

在甲板上找了一個架牀,整個人躺在了上面,開始享受起溫柔的海風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身旁的架牀上似乎也坐下了一個人,江炎微微的睜開自己的雙眼,映入江炎眼簾是一個絕色的大美女,而且這個女的江炎似乎覺得很熟悉的樣子,自己似乎是見過她的。

仔細想想,這個女的不正是昨天晚上打德州撲克,在那個白頭老漢身旁的那個美女嘛,怪不得自己會覺得熟悉。

美女似乎也是來享受海風的,她倒是沒有注意江炎,那天賭錢的人有七個,江炎是最不起眼的,就算美女要注意,也會注意冷麪男纔是,江炎的話,鬼才理他是誰。

美女身上穿的是一身淡藍色的沙灘休閒裝,眼睛上帶着一個墨鏡,看起來很享受的樣子。

江炎倒也不打算搭話,反正自己休息自己的,誰也別打擾誰就行了。

但事情往往都是事與願違的。 所以說其實這個世界是非常奇妙的,有些事情,如果有些事情註定會跟你扯上一些關係的話,是無論如何都躲不過的,那句話怎麼說來着,對了,躺着也中槍大概就是指這個意思了。


江炎躺在架牀上,心裏面盤算着這一次的任務該怎麼去完成,畢竟日本雖然算不是特別的大,但是要是自己一個個去找的話,別說一個月了,恐怕一年江炎都不一定能夠找到自己任務要自己找的那個人。

所以這件事情的話,硬來自然是不行的,那麼就需要想一些辦法了,但是江炎在日本那邊一點的關係都沒有,所以這件事情還是比較棘手的,一時半會,江炎倒是也想不出什麼好的法子。

就在這個時候,江炎感覺到了有人走到了自己的身邊,原本是閉上眼睛一直閉目養神的江炎不禁睜開了自己的眼睛。

出現在江炎眼前的是一個表情看起來似笑非笑的看起來差不多二十多歲的男子,站在江炎的跟前,盯着江炎看了看。

突然被一個陌生的男人這樣盯着自己,江炎不由得菊花一緊。

“兄弟,我跟你商量個事。”男子說話的語氣似乎帶有種不可商量的感覺,這讓江炎有些不舒服,這種感覺感覺讓江炎想到了一個人,那就是B大中的富二代——程飛,兩個人說話的語氣,從一定程度上來說的話,還是有一定的相似度的。

所以光從這個男子這第一句說話的語氣,就讓江炎有種很不舒服的感覺。

“我給你100美元,這個位置你讓給我。”男子笑了笑對着江炎說道,同時眼光還偷偷的往江炎旁邊躺着的那個身穿淡藍色沙灘休閒服的美女。

瞬間江炎就明白了這個男子的意圖,因爲江炎旁邊的那個美女實在最靠角落的位置,所以如果想躺在她的旁邊的話,就只有江炎的這個位置可以選擇了,而這個男子的意圖無非就是想靠近這個美女,然後製造點什麼事情發生。

但是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又有點說不通,因爲男子此時此刻說話的聲音雖然不大不小,但是已經足夠傳到不遠處那個淡藍色沙灘裝的美女耳朵裏面,就好像是故意說給美女聽的一樣,所以男子這樣做真的好嗎?

江炎雖然不是很有錢的,但是其實身上帶着那麼多異能的江炎其實並不是很看重錢這種東西,如果江炎真的很需要錢的話,靠着異能器裏面的異能的話,弄一些錢來用的話還是並不困難的。

而江炎所以之前都沒有這樣做,只是因爲江炎覺得還沒有這樣做的必要,畢竟江炎最初的想法,就是不想讓異能器太過於改變自己的生活,江炎是一個很簡單的人,江炎其實想過的只是普通人的日子,有飯吃,有房子住,有個喜歡的人,就差不多可以滿足了。

而且江炎跟前的這個男子,說話的語氣卻是讓人有些心煩,江炎正準備說話拒絕男子的時候,江炎身旁的那個美女卻搶在江炎的前面說話了。

“不要把位置給他,我給你500美元。”美女說話的語氣當中帶着十分冷漠的態度,那種冷冷的說話的語氣,讓江炎想起了第一次見面時候的張馨彤,兩者這種冰冷的語氣還是有一些相似之處的,但是眼前的這個美女,無疑顯得更加成熟一些。


“喲,子琳小姐很大方啊,一出手就是500美元,果然不愧是B市房地產大王的女兒,果然十分的霸氣,不過既然如此,我王宇倫自然也不能就這麼輕易的放棄,那麼我出,2000美元。”王宇倫看都不看江炎一眼,眼睛確實盯着江炎身旁的那個美女,其中充斥着的原始慾望,江炎一覽無餘。

而且搞半天兩個人是認識的,江炎一陣鬱悶,不過兩個人的關係應該並不好,應該是敵對的樣子,那就很明顯就是這個男子是特意過來挑釁的了,看來這個男子還真跟程飛一樣,特別喜歡在別人面前竄來竄去的在那顯示自己的存在感。

估計又是一個富二代,江炎瞬間就在王宇倫的腦門上扣上了這麼一個帽子。

“我出5000美元,王宇倫你果然讓人討厭,我說過很多次了,我是絕對不可能喜歡你這樣的人的,我爸也是絕對不可能把我嫁給你這樣的人,你早點死心吧,你這樣一直糾纏我有什麼意思。”美女一陣厭惡的看着王宇倫說道。

要是有個美女用這樣的語氣對江炎說話的話,估計江炎早就羞愧的無地自容自己怪怪的跑到哪個牆邊去面壁思過去了,但是不得不說,眼前的這個叫做王宇倫的富二代,臉皮的厚度果然是猶如銅牆鐵壁一般。

“子琳小姐不要生氣嘛,你看我又沒有做什麼特別的事情,我只是嘛覺得這個位置的風水特別適合我,所以嘛,自然是很想要這個位置,完全沒有別的意思,子琳小姐千萬不要誤會,那麼我出8000美元。”王宇倫似乎把剛纔說的話當做是在誇獎他一樣,反而越發的得意了起來。

臉皮厚的人江炎確實是見過不少,像是舒景就算是厚臉皮的代表人物,但是臉皮厚的像眼前的這個王宇倫一樣的話,就真的是聞所聞爲,見所未見。

“我出10000美元,麻煩你趕緊走,我不想看到你。”江炎身旁的美女似乎有些生氣了,一對柔美的眸子此時火辣辣的盯着王宇倫。

“好吧,既然子琳小姐如此的喜歡這個位置,那麼我就讓給子琳小姐你好了,不過子琳小姐,你可要記得付錢哦。”王宇倫一邊說道,一邊嘻嘻哈哈的就離開了,只剩下一陣無語的江炎還有險些進入暴走狀態的美女。

一時之間,江炎和那個美女之間,兩個人誰都沒有說話,兩個人之間的氣氛顯得有些尷尬。

“一會我會叫人把錢給你的,你放心好了,我不會賴賬的,你放心好了。”美女冷冰冰的對江炎說道,顯然拜王宇倫所賜,到現在她的心情依然不是很好。

“其實可以不用給的…..”江炎說道。

“不用說了,我呂子琳說話從來沒有食言過,無論如何你都要收下。”美女毫不猶豫的說道,絲毫不給江炎任何迴旋的餘地。

難道自己就這麼轉了一萬美元?這賺錢怎麼那麼容易啊,江炎此時的心中一陣苦笑不得,這是不是應該叫做,躺着也賺錢。 “大哥,沒有從那個人身上拿到我們要的東西,不過我們已經逼問出了,那個東西在他的女兒身上。”一個男子對着劉強說道。

“他的女兒在哪裏。”劉強回答道。

“我們一直有人監視他女兒的,現在還是遊輪中。”男子回答道。

“帶幾個人,把她女兒抓過來,注意不要弄出太大的動靜。”劉強淡淡的說道。

男子聽後應了一聲,反身離開了這個房間。

……...

江炎聽到了有人在敲自己房間打門,就從牀上爬了起來,走到了自己的大門邊上,打開了大門,站在自己打門外的不是別人,正是那個單純的日本女孩,小野惠令奈。

“等我一下,我馬上出來。”江炎說了一聲,便關上了大門。

惠令奈是來叫江炎一起來吃晚飯的,三個人約好了下午一起吃晚飯的,而江炎在甲板上休息了一會之後,最後還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裏面打了一個盹,當然回到房間的時候,他的手中還多了1萬美元的支票。

江炎關上了門之後,簡單的洗了個臉,然後換了一身衣服,最後打開了房門走了出去。

房門外自然是小野惠令奈和山田本易兩個人,江炎對這兩個的印象都還不錯,尤其是山田本易,一看就是個富二代,但是待人和處事上面,比之前江炎看到的那個叫做程嘯天的不知道強了多少倍。

江炎出來了之後,三人就開始往他們的目的地,遊輪上的餐廳走去。

到了餐廳,人還是比較多的,但是這畢竟是一艘豪華遊輪,位置倒也並不擁擠,所以雖然人多,但也不影響三人找一個空出來的桌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