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然呢?”姜焱也有些錯愕。

在他認爲,白要一塊地皮,對國家來說,應該已經算是大事兒了。

可沒想到,蘇柔在聽到自己的要求時,臉上的表情是如此的古怪。就好像,他說的事情,根本就是無足輕重的事情一般。

其實,這都是因爲,姜焱並沒有接觸過國家發展的層面所致。

在蘇柔看來,不管姜焱要地皮是爲了建校,還是辦公司,建工廠,都是對國家發展有着極大好處的事情。

如此算來,國家應該反而沾了姜焱的便宜。因爲,姜焱只是要地皮,卻並沒有要資金。也就是說,姜焱打算自己掏錢建校,建工廠。

算來算去,要兩塊地皮,還真不算什麼大事。

“好的,這件事情我馬上就彙報上去。你……還有其他什麼要求嗎?”

說着,蘇柔的俏臉居然紅了起來。

在她的心裏,其實是有些期待的。如果姜焱要求她留下來,給他做個二奶什麼的,她也不會反對的。

畢竟,類似姜焱這樣的強者,如果身邊只有一個女人的話,也太寒酸了點。

就算國家有那一夫一妻制的法律,她也會不顧一切的,跟着姜焱。

“沒了,就這些。”

怎料,姜焱只是聳了聳肩,丟出了這麼一句。

“好吧,那我就告辭了。回去以後,我會第一時間上報的。”

蘇柔有些失望的點了點頭,勉強一笑後,起身離開了。 蘇柔前腳剛走,白嬌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這幾天,白嬌一直在網上幫姜焱關注着各省市的狀況。終於在今天的時候,讓她看到了一個非常理想的地方。

“喂,哥。我找到了一個較爲理想的地方,那是臨江省的鹿安市。那裏,最近正在展開有關開發區的地皮拍賣,以及招商引資事宜。我看了一下,那裏不但交通便利,而且還可以通過水路運輸。其港口的規模,足以達到你的要求了。”


白嬌有些興奮的,將自己蒐集到的內容,如實的說了出來。

“嗯,聽上去不錯。那裏有機場,或者高鐵站嗎?”姜焱暗自點了點頭,又提出了一個問題。

“有,那裏有京城直達的飛機,以及高鐵車站。並且,考慮到哥哥打算去那裏發展,我也幫你看了一下那邊的房地產。就在鹿安市的開發區,有個很是不錯的別墅區。我覺得,你大可以在那裏購房。”

“喲呵,小丫頭不錯嘛,考慮事情越來越周到了!”

姜焱不由得讚了一句,當即拍板道:“就這麼定了,明天我就帶着你嫂子,一起去實地考察一下。如果沒有問題的話,就決定選那裏了。”

“OK,那,你是打算坐飛機去,還是……”

白嬌的意思,她和姜焱都清楚。如果坐飛機的話,飛機票她就可以幫姜焱搞定。但如果不是坐飛機的話,那就是姜焱用能力,直接飛過去了。

“暫時不用飛機,等咱媽和你們要過去的時候,在坐飛機。”

“好的,那我就先掛了。最近,我和小克正在研究一款新的機器人。一旦研發成功,就等着工廠成立,並批量生產了。到時候……”

到時候怎樣,她並沒有說,也不用說。

掛斷了電話,姜焱就走向了客廳,與正在看電視的老媽,以及於靜,提起了此事。

“好啊,你現在已經成家了,也是時候該立業了!”

對於此事,老媽自然是舉雙手贊成。

自從於靜勸老媽也吃了一根棒棒糖以後,老媽的身體是一天比一天好。對此,老媽自己認爲是因爲兒子回來了,還結了婚。這人逢喜事精神爽,身體自然也就好了起來。

⊕ttκΛ n⊕¢O

這也就讓於靜暗鬆了口氣,老媽明顯是忘記了,自己吃棒棒糖,昏睡了三天的事情。

轉過天來,姜焱安撫了一陣斷風之後,帶着於靜就出了家門。

“閉上眼睛,我帶你飛過去。”

“恩。”於靜乖巧的閉上雙眼,依偎在了姜焱的懷裏。

姜焱微微一笑,攬住她的纖腰,就帶着於靜‘咻’的一下消失了。

“咦!你果然又來了!”

這次在進入魔境的時候,還沒等姜焱離開,一道驚喜的聲音便傳入了他的耳朵。

停止傳送,姜焱看向了聲音發出的方向。

三頂灰色的帳篷外,安戈洛正站在前方看着自己。在她的身後,還有兩個中年人以及一位老者。

“他們是誰?”聽到聲音,於靜也睜開了雙眸。

“和宋方明一樣,都是魔法師。”簡單的解釋了一句,姜焱看向了安戈洛問道:“你帶着人等在這裏,是特意等我?”

“是的。”安戈洛激動的點了點頭,急忙側過身,指着鬚髮皆白的老者介紹道:“這位是我們賴恩特魔法協會的會長,本·傑森。”

轉而又指着另一箇中年黑人介紹道:“這位是塔薩魔法協會的會長,卡·特洛爾。另外,這位是貴國的接引者袁海明。”

最後介紹的,是另一個國字臉的中國男人。

袁海明充滿敬畏的看着姜焱,恭敬的點了點頭。

安戈洛手機上的視頻錄像,他們全都已經看過了。對於姜焱的強大,自然也是極爲的敬畏。

賴恩特魔法協會的會長本·傑森踏前一步,施了一個宮廷禮儀之後,恭敬的說道:“姜焱先生,您的強大,我們都已經見識過了,只是我還有一個疑問。視頻中,您所使用的魔法,很像貴國上古修仙者所用的御劍術。那麼,您到底是修仙者,還是魔法師呢?”

“嚴格來說,我的確是個魔法師。”姜焱淡淡一笑道:“只不過,我所使用的魔法形式,是借鑑了修仙者的御劍術而已。不用不知道,用了以後才發現,其威力的確大了許多。”

“原來如此。”本·傑森聞言眯起了眼睛,若有所思的閉上了嘴。

另一半,卡·特洛爾也走上前來說道:“既然您是魔法師,那麼是不是可以現在魔法協會內,留下您的魔法印記?以免您下次進入魔境的時候,引起誤會。”

“有何不可?”姜焱大方的一揮手,一道七彩印記便射了出去,飛到了袁海明的面前停了下來。

袁海明錯愕的看着這個七彩印記,竟愣在了原地。

“七彩印記!”安戈洛驚呼起來,完全忘了自己的身份,在衆人面前,根本就是微不足道。

“海明,海明?”

卡·特洛爾最先恢復過來,喊了袁海明幾句。

“哦……對、對不起會長……”

袁海明嚥了口口水,急忙從懷裏掏出了一個小本本,翻開之後,朝着印記一招,印記便沒如其中,刻印了下來。

同時,姜焱的身上閃過了一道灰色的光芒,這是魔境真正認可了姜焱的現象。

“好了,還有事兒嗎?我還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忙。”


完成之後,姜焱看向了卡·特洛爾。

很明顯,從袁海明的態度,姜焱可以看出,中國區域內的魔法師,應該是歸屬於塔薩魔法協會管理。

如此強大的姜焱,卡·特洛爾哪敢指使他?人家沒有想要搶奪自己會長位置的想法,已經算是他的幸運了。

不過,卡·特洛爾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連忙謹慎說道:“沒有了,只是,半年之後的魔法會議,希望您可以參加。”

“半年之後?那就入冬了!好的,到時候派人聯繫我吧!”

姜焱點了點頭,轉身攬着於靜的腰,消失在了原地。

看到他離開了,卡·特洛爾等人才算是鬆了口氣。

姜焱的強大,帶給他們的壓力太大了。在姜焱的面前,他們連大氣都不敢喘。

這種無形的壓力,雖然壓的他們感覺難受。但心裏,卻是極爲開心的。

“能有這樣的強者出現,真的是我們魔法師的希望啊!”

“是啊,有了他,我就不信,獵魔者還敢猖狂!”

本·傑明也緩過了神來,贊同的點着頭。

在他們的眼前,似乎出現了魔法師再度輝煌的時代。

只是他們也很清楚另一點,不管是否再次步入輝煌,與普通人之間,還是要保持良好發展爲妙。


沒辦法,上一代的魔法師們,已經見證了想要征服世界的悲劇。

也正是上一代的魔法師之戰,才造就了獵魔者的誕生。

這些打着爲了人類,爲了維護和平而存在的傢伙,大肆追殺魔法師。導致曾經的輝煌,一落再落。到了現在,所有魔法師,幾乎全都縮在了魔境之內,不敢出去。

其導致的直接下場就是,外面的人類科技,都已經極爲發達了。而魔境之內,卻仍處在中世紀時代。

不管是建築物,還是交通工具,都還是一些古老的存在。

如果沒有魔法的支撐,這些古老的存在,估計早就消散不見了。

現在,他們似乎看到了希望。外界的高樓大廈,是否可以在魔境之內拔地而起,將會是所有人的期待。

……

姜焱和於靜出現在了臨江省、鹿安市的鹿安市公園之內。

小湖邊,綠柳下,行人並不多。

也許瞬移對於靜有些影響,她的腿有些發軟。姜焱便扶着她,在小湖邊的椅子坐下稍事休息。

“老公,接下來,咱們先幹什麼去?”於靜的臉色,顯得有些蒼白。

姜焱心疼的取出一瓶脈動,打開蓋子,喂她喝水道:“戶口本,身份證什麼的,我都帶着呢。咱們先去鹿安市的市**,找招商辦的人瞭解一下,去看看將要招標的地皮情況,再做決定。”

喝了幾口水,於靜的臉色好了許多,身體的力量也恢復了一些。

又休息了十分鐘後,姜焱便拉着她的手,漫步走出了公園,打車前往了市**。

wωw. ттkan. C ○

“二位是來參加投標的嗎?”

當招商辦的人,聽姜焱說是來準備投標的,頓時來了精神。然後有招商辦主任親自出馬,接待他們。

“是的,我們希望先去看看地皮,以及周邊的情況,然後在做最後決定。”


姜焱點了點頭,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好的,好的。那個小劉啊,來,快過來。”

招商辦主人招了招手,一個短髮的年輕女孩便跑了過來。

“宋主任,您找我?”

“對,你帶着這二位,去開發區的招標地看看情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