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不是聽見了我的聲音,還是真的與我心有靈犀,墨寒的步子朝我這裏緩慢的移動了幾步。

一旁的靈櫻玦見勢不妙,忙閃身站到了墨寒面前,擋住了他前進的路。

“滾開!”墨寒更是惱怒,揮手直接一道鬼氣卷向靈櫻玦,想要將她揮開,卻不料這回靈櫻玦卻用了靈力抵抗,墨寒的鬼氣一時竟然被她撐住了。

墨寒眉頭微皺,望着靈櫻玦身後在他看起來是一無所有的地方,又若有所思的看向了靈櫻玦:“慕兒在這裏?”他問。

靈櫻玦立刻搖頭:“沒有!她被我大哥帶走了!她……”

“她就在這裏。”墨寒肯定了自己的猜測,又看向靈櫻玦的身後。雖然他還看不見我,但是我能感覺到他的視線是落在我的身上的。

“墨寒,你猜錯了!你看,這裏什麼都沒有!她怎麼會在這裏!”靈櫻玦慌慌張張的就要解釋,很明顯的心虛。

墨寒不再理她,而是對我道:“我馬上救你出來!”

好!

我心中雀躍着等待墨寒救我出去,一旁的靈北風淡淡喊了我一聲:“慕兒。”

“不許喊!”我怒道,那隻能我們家墨寒一個人喊!

“爲何?”靈北風不解。

“不許喊就是不許喊!”我剜了他一眼,同時想到他能控制魔氣,墨寒又被魔化的黑麒麟影響,我說不定能從靈北風身上挖點有用的信息,讓墨寒也反控了那隻魔化始麒麟。

“你爲什麼能控制魔氣?”我問。靈北風是聰明人,我跟他繞圈子旁敲側擊,他肯定就猜到我的心思,倒不如這樣直接問。

他側身看向我,微微笑道:“你若是願意跟我,你想要知道什麼,我都可以告訴你。”

也就是不告訴我嘍!

我剜了他一眼,靜下心來用全力調動自己體內凝滯的靈力,封閉起來的經脈終於有了一小道口子,我忙將裏面的靈力抽取出來。

在靈北風阻止之前,我將那股靈力全部打在了法陣的結界上,留下了一道痕跡。

墨寒原本盤旋在外面追查我氣息的鬼氣碰觸過這道痕跡,他的臉上閃過一道欣喜,立刻順着這個突破口將鬼氣注入。

靈北風瞧着法陣之中涌入的鬼氣,眉頭一皺,將我快速拉到了他的身邊,定住了我的身子不讓我掙扎。

墨寒的鬼氣越來越多,不斷涌入,靈北風刻意躲開了那些鬼氣,伸手指向墨寒。

墨寒的眼神忽然一變,再次變得陌生起來。他又被影響了!

我的心被緊緊揪起,拼命掙扎着想要掙脫靈北風的束縛,卻看見墨寒的眼神在一瞬之後又恢復了一貫的清明。

黑色的鬼氣爬滿了法陣的結界,墨寒因此也看清了這裏的結界,蓄勢便打破了這結界。

重生嬌妻有點辣 靈北風的身子因爲受到結界破碎的衝擊往後退了幾步,墨寒看見我,忙飛過來,卻被靈櫻玦攔住了。

“墨寒……”

“滾!”

墨寒沒有理她,靈北風卻趁着這個時候,伸手捏住了我的下巴。

我有不好的預感,只見靈北風衝墨寒露出一抹狡詐的笑容示威,捏着我的下巴居然就要低頭吻上來!

滾開啊!混蛋!

我在心裏怒吼,更加拼命的調用靈力,終於在靈北風的脣即將落下之前,衝開那股禁制,對着他的臉就是一巴掌狠狠扇了上去!

靈北風沒想到我能衝開禁制,楞了一下,正要加固對我的控制,身子被人猛然拎起朝後丟去。

我則落入了一個冰涼的懷抱。

“沒事了。”他緊緊抱着我,察覺到我在發抖,又輕撫着我的手臂安慰着我:“別怕,我在了。”

“墨寒!”我也緊緊抱住了他,我發抖不是因爲害怕,是被靈北風這個無恥之徒氣的!

“我沒事,我不怕……”

“墨寒,你別信她!我大哥對她那麼好,她當然不怕了!”靈櫻玦這個討厭的女人爲什麼還活着!

“墨寒,你就不想想,這女人和我大哥在一起呆了這麼久!孤男寡女……”

“本座的夫人,本座自然相信!”墨寒不耐煩的打斷了她。

他給我檢查過身子,發現我的經脈因爲剛剛強行突破靈北風的禁制後,有輕微的損傷,不

禁心疼起來:“別再拿自己的身子不當回事了,強行突破高階禁制,稍有不慎便是經脈盡斷。”

可是再不強衝開禁制,靈北風那個無恥的傢伙就要得逞了。

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一般,墨寒又道:“即使被那傢伙輕薄了一下也不要緊,你的身子要緊。”

我們家墨寒一定是全世界最好的鬼!

頓了頓,墨寒的眼中涌現出殺意,又道:“我會殺了他!”

“把他碎屍萬段!”我補充道。

墨寒頷首:“好!”

我聽得感動,一旁的靈櫻玦卻早已經氣瘋了:“墨寒!這種女人,她一進九州就和大哥勾搭上了,她……”

墨寒給我治癒着經脈,不理會靈櫻玦。靈北風則趁機偷襲墨寒,卻半路被二二截胡了。

兩人纏鬥在一起,墨寒沒一會兒給我治好傷,衝在二二面前揮劍對上了靈北風。

二二見着他盛怒的模樣,悄悄打量了眼我,卻瞧着了靈南天,打算先弄死他。

靈櫻玦又被剩下了,自然是對上了我。

我也恢復了,這回一定弄死她!

兩人交手了些許,我突然察覺到腳下的情況不對勁,想要後退。靈櫻玦卻再次笑了,轉身對靈北風道:“大哥,八通烈火焚魂陣!”

“把她弄出去!” 一夕錯情:冥王的新娘 靈北風怒斥。

靈櫻玦有些不滿靈北風的話,陽奉陰違,加快了陣法的運行。

“賤人!算你倒黴!這陣法我大哥原本是爲墨寒準備的……今天本小姐就給你個機會替墨寒死了!” 太古第一武神 她說着還看向墨寒,一臉求表揚的表情。

墨寒丟下靈北風想要衝入法陣之中,卻被其中的詭異的火焰逼退。

陰火以墨寒的藍焰最強,墨寒無法進入其中,二二便以爲是陽火,也要衝過來,卻一樣被擋在了外面。

“這是什麼火!”他不可置信的望着法陣中的火焰,不相信這世間的陽火,還有他收拾不了的。

“慕兒!”墨寒眉頭緊皺,已經開始要破壞陣法了,我卻攔住了他。

“墨寒我沒事!”我示意他安心。

這些火焰,說來奇怪,非但沒有讓我覺得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覺,還讓我感覺非常的親切。

“慕兒,出來!”靈北風沉聲道。

我剜了眼他:“你不許喊我慕兒!”

“好,我不喊,你出來。”他又道。

我有點遲疑。

火紅色的火焰平鋪在我腳下,不能傷到我,對我還帶着一種討好的謙卑與尊敬。

二二見狀,忽然明白了什麼,詫異道:“難道是涅槃火?”

靈北風的臉上閃過一道不快,沒有反駁,顯然是默認了。

二二嘲諷的冷笑一聲:“居然想着用普通盤鳳的涅槃火對付慕紫瞳!不知道她是凰傲晴的心頭血麼!簡直是找死!”

靈北風剜了他一眼,看向靈櫻玦的眼神恨不得弄死她。

墨寒打量着我腳下的涅槃火,想了想,還是衝我招了招手:“慕兒,出來吧。”

我這纔出來。

他牽起我的手,將我帶到二二身邊:“幫我保護她一會兒。”

我和二二不明所以,只見墨寒又朝着靈櫻玦走去了。

“墨寒……”靈櫻玦顯然沒意識到墨寒會主動去找她,詫異了一下,隨即臉上都笑開了花。

然而,墨寒在離她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就停下了。

“慕兒,閉眼。”他揹着我道。

我猜到他要做什麼了,乖乖照做。

靈櫻玦還沒明白過是怎麼回事,就被墨寒一道鬼氣捲入了那陣法之中。瞬間,火紅色的火焰便吞噬了她。法陣之中,只留下了她淒厲的愛好和打滾的人形。

以牙還牙。

靈櫻玦想要我死在裏面,如今,墨寒就讓她自己嚐嚐那涅槃火的滋味!

“櫻玦——”

靈南天衝上前去想要救靈櫻玦出來,被靈北風拉住了。

“別不自量力找死!”他冷聲訓了一句,又咬牙看向墨寒:“冷墨寒,你還真是夠狠!”

“若非慕兒是凰傲晴的心頭血所化,現在在裏面遭受涅槃火焰折磨的就是她了!”墨寒越說越生氣,揮劍再次朝着靈北風打去。

靈南天卻趁機衝入了那法陣之中,將靈櫻玦着火了的身子從裏面丟了出去,他自己卻被涅槃火吞噬裏。

那些火紅色的火焰只能在法陣之中存活,一出來,火就滅了。

靈櫻玦已經被燒的血肉模糊了。

靈南天被困在法陣中的火焰之中,靈力與魔氣相繼一道道揮散,最終消失不見,那些火焰也暗了下去。

墨寒與靈北風的戰況也到了白熱化的階段。

眼看靈北風節節敗退,墨寒就要勝利之時,我聽到黑暗深處原來了一聲洪亮的咆哮聲。

墨寒的動作一頓,靈北風趁機往後一閃,躲開了墨寒那已經逼到他心口的劍。

我見二二臉色不妙,低聲問道:“那是什麼聲音?不像是我們之前見過的怪物……”

“是麒麟咆哮。”二二冷聲道,又問我:“你沒聽過冷墨寒的黑麒麟咆哮起來的聲音麼?”

還真沒……

墨寒的黑麒麟和白焰的小黑,在我面前都特別的乖。

咆哮聲不斷加劇,墨寒的動作連連被打斷,我漸漸意識到不妙,忙問二二:“是不是始麒麟?魔化的始麒麟!”

“不然呢?”二二反問,已經在我們面前劃下了一道結界,防止墨寒再次被控制來攻擊我。

藉着法陣之中殘留着涅槃火,我看到墨寒的身後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影子。

墨寒是鬼,不會有影子的!

那黑影逐漸凝聚出一隻麒麟的模樣,墨寒注意到,想要強行將麒麟壓下去,卻趁機被靈北風偷襲了一掌。

墨寒的身形一晃,那麒麟掙脫了束縛,從地上的影子中掙脫而出。

伴隨着一聲震耳欲聾的咆哮,一隻閃着詭異黑紅色光芒的黑麒麟拔地而起,驀然出現在我們面前。

我一直以爲墨寒的黑麒麟已經夠大了,卻沒想到,眼前這隻黑麒麟比墨寒的黑麒麟還要大上好幾倍。

“帶慕兒走!”墨寒瞥了眼那黑麒麟立刻道。

二二抓着我的手臂要帶我離開,我

卻預感到了什麼,掙脫開了他:“我不走!”

只見黑麒麟的身影虛化起來,將墨寒包裹住了。我揮出劍勢砍斷了那一道包裹了墨寒的黑霧,黑霧消失,墨寒的身影卻也不見了。

我的心一沉。

“墨寒!”我衝上前去,已經感受不到墨寒的氣息了。

二二和我一起上前,兩人四下找了一圈,都沒找到墨寒的蹤跡。

我不由得看先了那隻黑麒麟:“墨寒呢!”

雙眼閃着紅光的黑麒麟輕蔑的看了我一眼,擡腳便要踏向我,二二帶着我及時閃開了。

“墨寒呢?”我問他,他疑惑的搖了搖頭。

我推開他,提劍衝向了那黑麒麟。

“慕紫瞳回來!”二二在我身後追來,卻意外的沒追上我。

“把墨寒還給我!”長劍刺入黑麒麟的背,我就像是刺入了一攤棉花。

正詫異着,麒麟背上散出一團黑霧包裹住了我,我的眼前頓時一片黑暗。

二二的氣息漸漸消失,連靈北風的氣息都找不到了。

“墨寒?墨寒!墨寒你在哪裏!”我大聲喊了幾句,可是這裏太空曠了,連點回應都沒有。

掌心有溫熱的感覺傳來,是水鏡所在的位置。也許水鏡可以幫到我!

我試圖將靈力注入其中,手掌溫熱處發出銀白色的光芒,我恍然察覺到我所在的世界變了。

頭頂是滾滾翻涌的岩漿,身旁,則遍佈了想要佔據我身體的魔氣。

這裏是什麼地方?

我好奇又謹慎的打量着這裏,往前走了幾步,忽然瞧見墨寒站在不遠處。

“墨寒!”我無比欣喜的跑上前去想要抱住墨寒,卻不料撲了個空。

我一愣,他像是發現了什麼一般往前走去,竟然穿過了我的身子!

墨寒看不見我……

我還在發愣,頭頂忽然飄來一道黑影。我擡頭,居然在那滾滾岩漿之中,看到了一條龍影遊過。

那似乎是祖龍的身影……

那這裏難道是玄蛇的試煉之地?

我心存疑惑,跟上墨寒的身影走了上去。

墨寒將這裏打量了一遍後,就往前走去了。我跟在他身邊,細細觀察着他的修爲,果然還是進入試煉之地時的程度。

上次我不能陪他進來,這一次,我倒要好好看看墨寒在這裏究竟經歷了什麼。

還有,墨寒的心魔是什麼……

正想着,我居然看見墨寒的身前,出現了另一個我。

不是跟我長得像的誰,的的確確就是我!

“慕兒……”墨寒略帶遲疑的望着那個“我”,眼神疑惑。

可我卻清楚的知道那是幻影!

幻影走上前來,伸手抱住了墨寒。

墨寒的身影微微僵了僵,沒有回抱住她,卻也沒有推開她。

“對不起,我不聽話跟進來了。”幻影道。

墨寒的喉結動了動,低聲道:“沒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