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怎樣,她不能讓他這麼自生自滅。

晨曦回到軀體,拿着手機衝進了明主的臥室。

明主穿着睡衣,迷糊中看着穿着熊貓睡衣的熊貓女在他面前晃盪着手機嘰裏咕嚕了一通。

“朱明,你是明主嗎?千小惠的死那麼讓你內疚?看見了吧,千小惠的死和你半毛關係都沒有,看見了嗎?”

“叫你看手機呢,看我幹嘛?”

萬界之全能至尊 晨曦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又一次夜闖了明主的屋,而且是特理直氣壯的大聲嚷嚷…

她,在做什麼?

晨曦急忙扭過頭,試着逃走,可還沒邁出一步,後脖頸的衣領就被明主逮住了。

艾瑪,腫麼辦?她怎麼又一次做了件沒頭腦的事情,怎麼就這麼不會忍!到了明天不用她特意告訴他,他也會曉得,自己是顯得無聊,沒事找事是不是,這下好了,現場被抓還怎麼抵賴。

明主把她的身子整個兒給轉了過來,“你,那麼瞭解我?”

那語氣那氣場足以吞掉一個人,晨曦慌張地搖着頭向後退了一步。

“我這裏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晨曦又退了兩步搖了搖頭。

“你確定我是因內疚喝酒?警告你,以後千萬別瞎判斷別人的情感!”

晨曦連着退了好幾步,搖了搖頭,又急忙點了點頭…忽然發現後背已經緊貼着牆壁,無路可退,他的身體緊緊地貼了過來,貼得她氣虛紊亂。

“我早知道千小惠的死是間接性的自殺,不用你告訴我!”明主趴在她的身上喘了喘氣接着說,“晨曦,你知道我現在有多後悔嗎,我後悔爲什麼要認你爲乾妹妹!”

晨曦苦笑,是啊,你不認我多好,我還能正大光明的追求你。

“你要不是我的乾妹妹該多好,我怎麼就自找苦吃了!”

明主是不是嫌她煩了呀,認她爲妹妹,現在後悔了?別啊,要是當不了他的妹妹,以後連見他一面都難了。

“晨曦,你知道嗎,我有多希望躺在我身邊的人是你,你卻三番五次主動送上門,這一次我不會再放手…不會!”

等等,等等,這話是啥意思?他希望和她一起睡覺覺?明主你能不能再說一遍啊?

“明主,你,你剛說什麼?”晨曦紅着臉,微微低着頭斜着眼望向他處。

“我,不會放…”

哎呦,沉死了,他怎麼把整個身子都壓在她的身上了?

“明主,明主!”

呼呼~

你妹的,他怎麼又睡着了,快兩個她的重量壓在她的身上,簡直挑戰她的極限! 晨曦用食指摁了摁明主的胳膊,完全徒勞無功!

不會還要把他扶到鋪上吧?別啊!雖然腳腕已經好了很多,可畢竟是初愈,還脆弱着呢,這麼個龐然大物叫她怎麼搬過去!

明主還說她的酒風不好,他不也好不到哪兒去!下次他要再敢拿酒瘋取笑她,她就…算了,還是別提今晚的事兒了。

好沉啊,這麼站下去也不是辦法,反正早晚都要搬過去,還是現在就扶他過去好了。

這次醒來一定得提醒他減肥什麼的,可是減肥了肌肉會不會也跟着變沒啊?算了,還是別提了。

晨曦廢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把他放在了鋪上。

要不是她在他的身邊,還不知明主睡在哪裏了,原以爲明主很會照顧自己,不需要任何人,這麼看他也需要人陪伴。

晨曦脫下明主的鞋子,給他蓋好了被子,關上了燈。

可走到門口時她卻猶豫了,要不要離開?反正明主也睡着了,晚一點離開也無所謂的吧?

晨曦走到鋪邊沿着牀邊坐了下來。

她靜靜地坐在一旁就那麼癡癡地望了望明主。

微弱的燈光下,他睡覺的樣子很像一個孩子,越看越叫人愛不釋手,這樣的一個男人她能收到碗裏來嗎?

晨曦伸出食指輕輕地碰了下他的鼻樑。

明主動了動,沒一會兒又恢復了平靜的呼吸。

時間一秒一秒流逝,晨曦卻覺得時間走得太快,抓不住時間的她很是焦急,可再捨不得也得回自己的屋子裏了,天亮了就不好解釋了。

晨曦不捨的起身,輕輕關上了門。

打開手機一看,一夜間發生了驚天動地的變化。

整個娛樂圈的新聞全部被千小惠的消息刷屏,從被醜化的形象,一下上升到天使國民女星的地位,小劉的幹活兒速度也夠快的!

今晚千小惠要是知道這消息該多高興?千小惠的亡靈沒剩兩天了,今天必須快快傳達好消息。

送走千小惠,收工,這樣她也能一心投入與高考,這次她的對手是惡婆娘,不能大意,更不能輸!

晨曦拿着書本直接去了書房,一整天都把自己關在了書房。

到了夜裏,晨曦早早地飄出了身體,她只想快點結束千小惠的事情。

可在別墅附近找了半天也沒找到她,晨曦只好閉上雙目尋靈。

月河河邊,千小惠怎麼去哪兒了?

晨曦這纔想起來,今晚在月河河畔舉辦千小惠追悼會活動的事情,千小惠不會是去看看大家怎麼送她的吧。

晨曦向着月河方向飄了過去,途中遇到了淹死的亡靈,耽誤了一會兒。

等她飄到月河河畔時正好趕上了粉絲放蓮花燈的場景,一盞盞蓮花燈飄在水上很是壯觀,千小惠看到了肯定高興死了。

“靈女,你怎麼來了,來的正好,我正高興地不知道和誰分享這種喜悅呢…”

千小惠紅着眼睛向她飄了過來。

“靈女,你看見了嗎,看見了嗎,我不是壞女人了,大家好喜歡我,還有人爲我流淚,靈女,謝謝你,謝謝你…”

一滴眼淚從千小惠的眼眸流了下來,晨曦反射性的低下頭看項鍊。 晨曦用她的雙目看的清清楚楚,千小惠亡靈的眼淚滴在了第六個三角形中。

她屏住了呼吸靜等奇觀,可等了好幾秒鐘,項鍊僅僅亮着微弱的餘光,沒起任何變化。

六滴眼淚都收集了,不是說能解開封印的嗎,怎麼沒反應?不會吧,貓頭鷹和靈蟲不會是騙她的吧。

晨曦擡起頭對着千小惠亡靈不自然的笑了笑,人家特誠懇的謝她,她這在幹嘛,也未免太失禮了吧。

“不謝,不用謝我,應該的,應該…”

話還沒說完,驀然間,脖子上的項鍊強烈地震動了起來,晨曦急忙低下頭查看。

那六角星項鍊周圍逐漸地泛起了紫藍色小點,那小點越來越亮,越來越白,白的讓人睜不開眼…晨曦感到她的靈魂正在不斷地升高,升高,升高,好像來到了雲端,身邊只有白白的白雲和白白的天空,什麼也沒有。

這裏是哪裏?這到底是怎麼了?

啊!!晨曦感到靈魂猛地急速下降,不斷地下降,她拼命的喊。

猛然,眼前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到,什麼也聽不到…

這裏是哪裏?她是誰?

“晨曦,晨曦,怎麼叫不醒呢?孟晨曦!”朱明拍了拍晨曦的臉,不知道爲什麼怎麼也叫不醒,這都這點了她怎麼還不醒過來,叫也叫了,晃也晃了,怎麼就醒不過來呢,難道昨夜睡得晚,太困了?

雪兒隱約聽到了聲響,這聲音怎麼那麼像冥主的音色,晨曦?誰是晨曦?

她微微睜開了眼又合上,眼皮好沉,好模糊,這裏是哪裏?她不是要來人間報恩的嗎?難道這裏是人間?

“晨曦,你醒了,終於醒了,你怎麼回事!” 相婿出山 朱明鬆開晨曦的胳膊,向後坐了坐。

她又一次睜開了眼睛,這下視覺清晰了很多,終於看清東西了,咦?這張臉是…冥主?他怎麼在這裏?難道她還沒來到人間?

“明主,水來了。”一個奇怪打扮的人把水杯遞給了明主。

朱明扶着晨曦坐了起來,把水杯放到了她的手裏。

等等,那個奇怪裝扮的人叫他冥主,那意思是還在冥府了?可冥府的屋子什麼時候變成這樣了?還有冥府有那樣的僕人嗎?

“晨曦,喝啊,怎麼不喝了?太熱了?”

晨曦?冥主在叫她晨曦?晨曦是誰?

天啊,冥主的頭髮怎麼變成這樣了?長長的白髮呢,去哪兒了?

等等,哪裏搞錯了?肯定哪裏錯了!哪兒錯了呢?

咚咚咚。

“進來。”冥主拿過水杯吹了吹。

“冥主,上午十點有懂事會議,再不出發時間就來不及了。”

“好,我知道了。”冥主把杯子重新放到了她的手裏。

“晨曦,我得走了,你要是再不舒服立即給我打電話。”

雪兒慢慢整理新詞彙,集團會議?出發?打電話?哦~明白了,原來她已經來到人間了,可這冥主怎麼會在這裏?她見冥主起身,急忙握住了他的胳膊。

“冥主,你怎麼在這裏?”

朱明愣了愣重新坐到了晨曦的旁邊,他總覺得今日的晨曦有些不正常,難道是壓力太大了? “晨曦,你還好嗎?”

原來她這一世的名字叫晨曦,可這冥主不一直叫她雪兒的嗎,怎麼來到人間就換稱呼了?

她要來人間報恩,冥主來人間做什麼?

“冥主,你怎麼來這兒了?”

朱明一頭霧水,這兒是他家,他不在這兒在哪裏?晨曦不會生病了吧?朱明對王祕揮了揮手,叫他去樓下等他。

“問你呢?”雪兒緊追着問道。

“這兒是我家,你說我爲什麼在這裏!”朱明皺起了眉心!

“你家?等等,你是誰?”

晨曦是怎麼了?她真病了?

“晨曦,你別嚇唬我,你連我都不認識了?我是明主啊。”朱明帶着憂心望着晨曦。

冥主?冥主,你到底在搞什麼鬼?

朱明見晨曦一直盯着他,疑惑地補充道“朱氏集團朱明,也叫明主,私下是你的契約夫,對外是我的乾妹妹,你不會什麼都不記得了吧?”

她苦笑着下了牀。

“貓頭鷹,你在哪兒?快出來,要事找你。”她對着空氣喊道。

朱明扶着牀邊緩緩地站了起來,晨曦不對勁兒,很不對勁兒,她不會得了幻想症?

“靈女,終於恢復記憶了!”貓頭鷹現身着歡快地答道。

“說說,冥主這是怎麼了?”她用眼神指了指冥主。

“他不放心你,跟着你來到人間了。”貓頭鷹含着笑答道。

“晨曦,什麼怎麼回事?”朱明瞪着眼睛邁着步伐反問。

“只是他和你一樣也被封印了,所以目前什麼也不知道,只能等到解封。”

“他添什麼亂,我就…”她看到冥主的表情越來越怪異,換了話語,“不說了,等沒人時再說。”

“誰添亂了?怎麼不說了?現在就沒其他人!”朱明走到晨曦旁邊扶住了晨曦。

她推開他的手焦急的問道,“現在是那年那月那日?”

朱明疑惑着報了日期,只見晨曦在空中亂筆畫,朱明更加爲她擔心了。

她閉上眼睛,右手一甩出去,眼前出現了孟晨曦的出生到現在的整個記憶畫面,晨曦一個一個翻閱,迅速放在了腦海裏。

真沒想到冥主還真說話算話了,果真讓她投胎到了恩人的肚子裏,也幫她阻止了恩人的厄運。

既然他現在不知道她是他的愛妻雪兒,那她還是少嚇唬他好了。

“明主,你不是開會嗎,去吧。”晨曦收回畫面望着明主笑了笑。

“會議不重要,我覺得咱得去醫院看看。”

“去醫院幹嘛?”

“看病!”

“你哪兒不舒服了?是不是昨夜喝多了胃口難受了?”晨曦連着問道。

孟晨曦所經歷的沒一件事兒都已經記在了她的腦海裏和心裏,她當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明主略顯吃驚的向後退了兩步,這到底怎麼回事?這丫頭是在逗他玩嗎?現在這說的句句正常…

“明主,我很好,你去忙你的,我剛做夢,沒睡醒,對,沒睡醒。”晨曦用食指卷着頭髮說了說。

朱明沉默不語了,他走到了門口,不放心的回頭再看了眼晨曦,確定真的沒什麼事兒才合上了門。

今天的董事會至關重要,他必須出席,晨曦應該沒什麼事兒吧。 晨曦見冥主離去,一下跳到了梳妝檯前,她望着鏡中的自己伸手摸了摸臉。首發地址、反着念 ↘網文中奇比↙

冥主真有辦法,人間的自己跟她長得一模一樣,完全就是一個人。

這冥主也真是,她來人間報恩,他跟過來做什麼?他有那麼閒嗎?冥主不是剛穩定冥界嗎,主位還沒坐穩就這麼離開冥府真的沒問題嗎?

冥主爲什麼要來人間啊?他不會是爲了她來到人間的吧?有這麼不放心?

話說他不是失憶了嗎,怎麼還把她綁在了他的身邊?失憶的他還惦記着她,她是不是得感動一番,可怎麼感覺一點也感動不起來,反而覺得好討厭。

冥主要是沒跟過來,她一人在人間又能報恩,又能好好玩一玩,還能談個戀愛什麼的,幾十年的人生,活的多自在!

他這跟過來了,叫她還怎麼談戀愛去,雖然他失憶了,但他仍然是她的夫君冥主啊,她要是找了其他男人不就名副其實的婚外情了,uu~受不了了。

明明可以理直氣壯的找個男人談談情的,這下好了,徹底沒希望了,不,壓根兒想都不用想了。

人間幾十年不就冥界的幾十天而已嗎,冥主竟然幾十天都等不了,真是的!在冥界擡頭見低頭見的,來個小別多好,不都說小別勝新婚嗎。

非得跟着她來到人間玩捉迷藏,還把她困在了他的身邊,氣死她了。

晨曦揮了揮手手重新查閱孟晨曦的生活,她發現自己失去記憶和能力的情況下竟然沒丟下本我,過得還不賴,就是犯了些不該犯的錯誤,比如下咒。

咒不能隨便下,下了咒就要付出相應的代價,她這無意間好像下了好幾個咒,後面的後果真叫人憂心。

來人間就來人間嗎,失什麼憶,弄出了這麼多事端,叫她怎麼輕鬆過日子。

話說沒有能力的她頭腦好像也跟着不好使了,爲了學習吃了不少虧,爲了考貝京還打了個賭,這記憶裏叫上官嘉怡的女人怎麼那麼像一個人,一個她在前世遇到的一個人。

“冥主,走了?”貓頭鷹現身,晨曦收起了記憶影像。

“他可是走了,剛剛他還以爲我生病了呢,哈哈,等他恢復記憶了肯定自己都覺得好笑。”

ωwш.тт kan.℃o

晨曦想到冥主的表情不知不覺的笑了。

“冥主的封印只有你能解開,還請靈女儘快想辦法解封印。”

晨曦低下頭,用手掌掃了下項鍊,她這才發現,項鍊中的中間那個六角形尚未甦醒過來,問題在於這裏了,可這中間的六角形只認愛情的眼淚,不會是她對明主產生的充滿愛的眼淚才能甦醒他吧? 位面挖礦指南 女總裁的超級保鏢 這…

晨曦擡頭望向貓頭鷹,“不會是愛情之淚吧?”

貓頭鷹嚴肅的點了點頭,“嗯,有些事情冥主也決定不了,他說寧願爲了你賭一次。”

“好端端的折騰什麼!”晨曦無力的坐到了椅子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