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臉的人見多了,這麼不要臉的我還是第一次見!”

姜玉靈被一個男人說成這樣,忍不住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看着蕭白的時候,眼神就很不善了。

“我說錯了嗎?”蕭白輕挑的問:“冰靈子本來就不是鬼門的,大家各憑本事去搶而已,你們技不如人搶輸了,就把氣撒在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孩子身上,是不是很不要臉?”

“你…”姜玉靈氣的說不出話來反駁。

“小姐,別跟他廢話快動手吧,再晚,景文該回來了!”身邊一個鬼門弟子提醒。

“動手!”姜玉靈一聲令下。

蕭白冷笑了一聲:“看來你們沒有把我放在眼裏啊!”

鬼門的弟子剛剛衝上來,就聞到空氣中一陣花香,他們起先沒在意,很快,四周就涌來很多的蟲子,將他們包圍起來。

“快,撒藥粉!”姜玉靈喊了一聲。

鬼門弟子都是鬼醫一脈,對於這些蟲子他們司空見慣,倒是沒有多慌亂。

蕭白輕蔑的看着他們。手裏端着一杯熱茶。

等他們把蟲子都滅了,蕭白手裏的茶也喝完了。

“蕭白,你走開,我們不爲難你!”姜玉靈有幾分狼狽的說。

蕭白正要說話,門開了,一個小小的人揉着眼睛走出來。

看見院子裏一大批人,有些疑惑:“乾爹,怎麼來了這麼多人!”

蕭白把景鈺寶寶圈進懷裏,狠狠的在他小臉上親了一下:“來找乾爹切磋醫術的!”

景鈺寶寶眼睛一亮:“我也要看!”

說完他在人羣中一掃就看見了姜玉靈。

“玉靈姐姐你也來了,你是跟我乾爹切磋醫術的嗎?”景鈺寶寶問。

姜玉靈看着小傢伙萌萌的樣子,實在是恨不起來,更別提一會兒要對他痛下殺手了。

可是她也是奉爺爺的命令,弟弟的死,讓爺爺瞬間老了很多,他把一切責任都怪在搶了冰靈子的人頭上。

其實姜玉靈再明白不過,即使那天景文和離影不出手,她也帶不走冰靈子,她在離晴和離墨面前連一隻螞蟻都不如。

可爺爺就是想不通。

“是!”

姜玉靈面對萌寶寶實在說不出狠話來,剛剛裝出來的鎮定也都沒了。

“小姐,我們快動手吧,否則老爺子那不好交待啊!”鬼門的弟子一看就知道姜玉靈心軟了。

姜玉靈猶豫了一會兒,最後才下了決心:“動手,但是不要傷害孩子!”

鬼門的人就等她這一句話,紛紛朝蕭白他們靠攏。

景鈺寶寶有些懵,轉而他明白了什麼,摟着蕭白的脖子小聲又委屈的問:“乾爹,玉靈姐姐是不是要殺了我?”

蕭白拍拍他的小腦袋:“有乾爹在,不會讓人傷害你!“

“玉靈姐姐爲什麼要殺我?是不是我做錯什麼了?“景鈺小寶寶關心的是這個問題。

“這個…”蕭白不知道怎麼跟他解釋。

姜玉靈也聽到了他的話,一時間有些失神。

是啊,她也不懂,景鈺做錯了什麼?

可是她爺爺現在病了,他的命令她不能不聽。

“景鈺,姐姐對不起你!“姜玉靈小聲說。景鈺寶寶的耳力很好,他自然聽到姜玉靈的話,他擡起頭委屈的看了姜玉靈一眼,漂亮的大眼睛裏幾乎有了眼淚,可他就是沒哭,咬着嘴脣,根本想不明白他做錯了什麼?爲什麼他喜歡的玉靈姐姐要殺了

他?

錯戀:一恨成愛 這一眼把姜玉靈的心都看軟了,她想起在青山鎮的事情,小傢伙還說要長大了娶她呢。

事後想想這個小傢伙恐怕是看出什麼了,怕自己尷尬才替自己解圍的。

“乾爹,我爸爸媽媽呢?”景鈺小寶寶對靠近的危險不在意,後知後覺的發現爸爸媽媽不見了。

蕭白有些無語:“一會兒就回來,你抱緊乾爹,乾爹這就帶你走!”

“嗯!”景鈺小寶寶今天很傷心,情緒顯然不佳,緊緊的圈住蕭白的脖子,頭埋在他肩膀裏,一言不發了。

蕭白看了看靠近的這些人,大家都是鬼醫一門,蕭白可是祖宗,這些小菜鳥…

蕭白只要動動手指就能弄死他們,可他沒有,在孩子面前,他不想做的太血腥。

只能跑了!

蕭白抱起景鈺,笑了一下,衆人都沒看清楚什麼,他就不見了,再回頭,一個白色的身影已經消失在遠門外了。

姜玉靈鬆了一口氣。

“大小姐,追不追?”

姜玉靈搖頭拿出了大小姐的派頭:“蕭白是什麼人你們不知道?就憑我們能追的上嗎?”

衆人一想也是。

何況對一個小孩子下手,這麼掉價的事情…

好吧,如果不是姜老爺子的命令,他們纔不幹。

“現在怎麼辦?”

姜玉靈想了想:“我們在島上在找找,實在找不到就回去!”衆人也鬆了一口氣。 蕭白知道景文往哪個方向去了,儘管是鬼仙,有時候他那男鬼的氣息怎麼藏都藏不住,何況,現在的景文根本沒打算藏。

蕭白抱着景鈺寶寶走了一個多小時,總算是在海島北邊森林的邊緣處找到了景文。

景文看着斷裂的幾顆樹發呆。

“爸爸!”景鈺寶寶受了委屈,邁着小腿就朝景文撲過去。

蕭白有點失落,這到底不是親生的…

景文回頭看到他們,一把把景鈺寶寶抱在懷裏,溫柔的問:“怎麼跑到這了?”

景鈺寶寶皺着眉,忍着沒哭出來,最後說:“我想你和媽媽了,就讓乾爹到我出來找你們!”

蕭白看着小鬼頭說謊,一時間心裏有些異樣,他是爲了保護姜玉靈吧。

倒是個正派的好孩子。

正愣神,就見景文盯着自己,蕭白明白,景鈺寶寶的小謊言,在他成精的老爹面前,簡直…

他攤攤手。

景文就明白了。

“我媽媽呢?”景鈺寶寶四處看了看。

“她…”景文很淡定。

淡定的蕭白一個哆嗦,心裏有種不好的預感。

“我們去找媽媽好不好?”景文忽然說。

果然是…

蕭白心一沉。

想起離影昨天說的話,他早該意識到不對的。

“爲什麼要去找媽媽?”景鈺寶寶有些無語:“我們之前是找爸爸,現在又要找媽媽,你們大人一點都不靠譜。”

景鈺拍了拍他的頭:“媽媽和我們玩遊戲呢,躲起來了,看我們能不能找得到。”

景鈺寶寶還是不高興:“爸爸,你這是騙小孩子的吧!我又不傻!”

景文一愣。

這個小鬼爲什麼時而孩子氣,時而又這麼不像小孩子。

“就算是吧!”

景文淡淡的說。

蕭白越發狐疑了,離影失蹤了,景文這個態度,太不正常了。

他怎麼了?他想幹什麼?

離影毫無疑問,一定是神宮的人來了,才能走的這麼悄無聲息。

可是景文有必要這麼淡定嗎?

“我們先回去!”景文抱着景鈺寶寶就往家裏走。

蕭白跟着他,看着他的背影,一時間心裏像打翻了調味罐,五味雜陳的。

回到房子,兩個鬼門的人在留守,看到景文他們,匆匆去找大部隊報信去了。

景文看都沒看他們,回到房間一通亂翻,終於在枕頭下翻到一張紙條,是離影寫的,只有幾個子:“景文,照顧好鈺兒,他不能沒有你。等我回來!”

景文反覆看了幾遍,把紙條收好,把景鈺寶寶抱出來,打了水,給大花臉景鈺洗乾淨。換了身新衣服,又進了廚房做早飯…

景鈺寶寶也察覺到事情有些奇怪,他很乖巧的等在餐桌旁。

同樣坐在他身邊的蕭白卻是有些膽顫心驚,他見過景文緊張的樣子,從前離影有一點閃失,他就擔心的不行,如今她失蹤了,他居然沒發瘋,還做了這麼多正常卻怎麼看都詭異的事情。

景文他…

到底想幹什麼?

一大一小兩個人各懷心思,度日如年的等了一會兒,景文的早餐就做好了,他的手藝不錯,蕭白想起昨天他們一家人還圍在一起吃飯的樣子,一時間有些失神。

他不是個感情氾濫的人,可是畢竟也是有感情的!

“快吃吧!”景文解下圍裙,像個平常的居家男人一樣。

景鈺寶寶有些不解的看了看景文,卻什麼都沒說,小腦袋裏也不知道想什麼,甚至連媽媽在哪他都沒問,只顧吃自己碗裏的飯。

蕭白也沒說話,兩個男人一個小男孩算是吃完了飯。

“景鈺,去收拾下疾風的東西!”景文拍拍景鈺寶寶的頭。

景鈺寶寶點點頭,很乖巧的跑到疾風身邊,其實沒有什麼可收拾的。

小寶寶知道大人要談話故意把他支開了,他摸了摸疾風的頭。

“疾風,你說我媽媽哪去了?”

疾風感受到小主人的不安,蹭了蹭景鈺寶寶的臉。景鈺寶寶卻一直回頭看着屋裏,深怕自己一個沒注意,景文丟下他走了。

屋子裏,蕭白和景文面對面對着。

“你有什麼打算?”蕭白問。

這句話他曾經也問過離影,蕭白忍不住想,他們一家人還真是命運多舛啊。

“去找她!”景文淡淡的說。

和蕭白料想的一樣。

“我以爲你會發狂呢!”蕭白忍不住說。

景文看了看院子裏不時看他的景鈺寶寶,就知道小傢伙怕他丟下自己跑了。

他艱難的扯了扯嘴角。

“我除了是個丈夫,還是個父親不是嗎?”

蕭白一怔!

的確,自從有了景鈺,無論是景文還是離影都似乎變了好多。

“離影應該是被神宮的人帶走了,你找不到連接點就去不了神界,更別提去了神界救人了。”

景文不做聲,半晌他才說:“我有辦法!“

蕭白一怔!

心說,你一隻鬼你有什麼辦法?他的目光落到景文的胸口,難道是冥玉?

隨即他又覺得不可能,連接點要特定的鑰匙才能打開,比如陰陽地,就需要那幅陰兵畫,神界的大門鑰匙誰知道是什麼?

而且…

蕭白有些擔心。

景文是鬼仙不假,他的實力很強,可是在神界,他這種實力又算得了什麼?

蕭白不喜歡景文,正如景文不喜歡他,可是他做不到看着他去送死,畢竟他是景鈺的父親。

“你有什麼辦法?景鈺怎麼辦?”蕭白問。

景文慈愛的看了眼院子裏的小寶寶,那是他的心頭肉…

“我會帶着他!”

蕭白連忙搖頭:“不行,你帶着他,是要他和你一起送死嗎?如果景鈺出了事,離影不會原諒你!”

景文看了蕭白一眼。

蕭白繼續說:“我知道我攔不住你,可是離影之所以跟着神宮的人不就是爲了你們的安全,你這樣帶着景鈺找上門,離影的心血就白費了…”

景文依舊抿着嘴脣看着他,良久他才說:“誰說我要去神界?”

情迷僱傭兵:暴戾首席冷豔妻 蕭白一怔!

“你不去神界救離影?”

“蘇蘇要救,可不是我一個人去!”景文悠悠的說。

蕭白完全懵了,他是什麼意思?就在這時,一羣人突然跑進院子,氣勢洶洶的把景鈺寶寶圍在了中間… 景文沉了沉眼睛,站起來。

“別在孩子面前殺人!”蕭白提醒。

景文出了門,看見鬼門的人把景鈺團團圍住,景鈺寶寶呆萌萌的站在人羣中間靠着疾風,顯然沒意識到怎麼了?

不過他不傻,很快,他就感覺到這些人似乎對他不懷好意。

景鈺寶寶沒出息的朝景文那看過去,委屈的不行,小腦袋還不明白爲什麼這些大人要這麼看着自己,自己明明是個很招人喜歡的小寶寶!

鬼門的人順着景鈺的視線也看了過去,一眼就看到了景文。

衆人臉色一變,男鬼回來了,這下可遭了!

“爸爸!”景鈺寶寶叫了一聲,就想往景文那邊跑。

“鈺兒,別動!”景文說。

景鈺寶寶停下腳步,靠着疾風,有些膽怯。

第一次面對這麼多大人。

“留兩個人抓小鬼,剩下的去對付景文。”

其中一個領頭人下了命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