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很快,開始有了動靜。谷外有很多道友前來,一批批的開始入谷,足足有三千多人。已經連續有五天了,那王鶯都在谷口迎接各門各派。

這些小門派都帶着自己的精英弟子來到了豢魔谷內,我一直數着,前前後後到了第十天的時候,已經足足有一百八十多個門派,入谷的人數足足有三萬多人。

這麼多人到底是來做什麼的呢?

這羣人剛到,秦川也回來了。他是晚上到的,到了的時候很疲憊,他到了後,天琴總算是恢復了女兒身,她揉着自己的胸脯和我抱怨,說這段時間太難受了。然後便回了內世界。

秦川說:“晝伏夜出,十幾天總算是帶來了百萬大軍,八十萬樹妖,二十萬靈獸。已經混跡在了這山林中,絕對不會有問題的。”

我嗯了一聲說:“很好,沒有暴漏蹤跡吧?”

“絕對沒有,這一路就沒走正常的道路,所以用了這麼長的時間!光是走密林曠野了。”

我說:“不急,可能要給我們下圈套了,我們慢慢等吧!”

次日頭中午,我們回去老孫家的時候,剛到門口就知道圈套來了。

家裏已經空無一人,有打鬥的痕跡,房屋也被點燃了,在燒着大火。

接着,那孩子的哭聲傳來了,我們循聲而去,從鹹菜缸裏找到了這個泡在鹽水裏的孩子。我們把他撈出來,秦川問道:“是誰幹的?”

孩子哭着說:“是,是豢魔谷的人抓走了我的爺爺奶奶父親母親,說他們勾結外人算計豢魔谷!”

這孩子說完哭的更厲害了,我說:“你放心,你的爺爺奶奶和父親母親,我一定會救回來的。”

隨即,我就帶着這個孩子直奔豢魔谷,進了山谷,到了廣場上,正看到這四位被捆綁在廣場中央。那老孫喊道:“公子快跑,不要管我們!”

我心說裝的真*像啊!我管你們什麼?我才懶得管你們呢。

但是我喊道:“老孫,此事因我而起,我是不會丟下你們不管的!”

接着,我看到姬老頭從一旁笑着走了出來,看到我後笑着說:“楊落,我想不到你竟然會這麼大的膽子,你們三個就想把人救走嗎?也太小看我了吧!”

我說:“手下敗將,你有什麼資格和我這麼說話?”

姬老頭呵呵笑着說:“是啊,我是手下敗將,但是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這裏是豢魔谷。你在谷口監視人家這麼久了,你安的什麼心?”

我說:“沒安什麼心,我就是來要人的。把人放了,我帶人離開,不然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王鶯此時呵呵笑着說:“楊落,你以爲自己是萬能的嗎?我告訴你,我豢魔谷可不是好欺負的,這南疆不是你的江北,這裏,我豢魔谷說了算!”

我說:“看來,你是一定要和我爲敵了!”

王鶯說:“不是我和你爲敵,是你逼我的。”

說完,她長劍一揮,頓時天雷滾滾,在豢魔谷上方出現了一層黑雲。這黑雲壓頂,讓人覺得透不過氣來。王鶯喊道:“豢魔大陣!”

頓時,從黑雲裏跳出一個個的黑影,都穿着黑色的長袍,手裏統一的是一把黑色長劍,足足三千有餘。在周圍,突然想起了陣陣戰鼓聲,還有一批人在晃動着紅色的旗子,氣氛異常的詭異。

進來的三萬多人,都是來參加佈陣的。這大陣就是爲了對付我們三個人,看來也算是煞費苦心。一股股的魔氣從豢魔谷內升起,這天空的黑雲越來越厚,裏面的閃電流動,很快,一個炸雷便劈了下來,直接劈向了秦川的腦袋!

秦川被這麼劈了一下,頭髮直接被燒焦了,他的身體也晃了下,隨後擡頭看看天空說:“媽蛋的,看來威力確實不小啊!”

我說:“幾萬人組成的大陣,這是要困死我們!”

此時我才明白這有多麼的兇險,這要是被困在裏面,沒有援兵,內有無上和姬老頭、王聖這樣的高手,我們必死無疑啊!

很快,又是一道閃電劈向了我,我試圖去吸收這閃電爲我所用,但是失敗了,這閃電帶有一種殺氣,根本無法利用,我被劈了個正,頓時覺得身體一麻,隨後才恢復了常態。我心說:“這要是單打獨鬥,必敗無疑!”

此時,王鶯喊了句:“無上,你還不出手等什麼呢?現在你報仇的時候到了!”

妖嬈女帝 我此時卻呵呵笑了,說:“如果覺得這麼一個陣法就把我困住了,那真的是太天真了。王鶯,我還是勸你棄暗投明,不要和這姬老頭爲伍爲好!”

“鴻鈞老祖是我的師父,我自然要維護師尊的地位和尊嚴,楊落,你不要挑撥離間了,你受死吧!”

一直到了現在,我也沒有能看到柔柔和王聖的出現。

秦川哈哈笑着說:“王鶯啊,明人不做暗事,你還是叫柔柔和王聖出來吧,大家明明白白的,不要這麼多的陰謀,很沒勁!”

簫劍笑着說:“是啊,王聖也該出來了,我們也有很久沒見過了。”

王鶯臉一紅說:“什麼柔柔,什麼王聖?你們說什麼呢?”

她是不會承認的,但是她心虛了。

秦川指着她說:“王鶯小姨,你就別裝了,我來之前就調查清楚了。”

“不可能的,柔柔和我們的關係是非常隱祕的,怎麼可能?”

此話一出,我和簫劍都笑了起來,我說道:“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

無上看着我說:“師叔,你這心理攻擊的把戲就不要用了吧!就算是你知道了是柔柔引你們來的,你不覺得有點晚了嗎?”

我說:“那不一樣,我還是要先見見柔柔才行,不然,等我殺了你們,不知道怎麼對她纔好,我要看看她對我是什麼態度。”

無上說:“師叔,不要動不動就殺殺殺的,你殺氣太重了,我不會殺你的,我只是想請你在這裏做客下去,一年,十年,一輩子,永久做客下去。畢竟殺死您,罪過太大了,我承受不起。但是請您在這裏喝茶可就不同了。”

秦川指着無上說:“你是不是沒睡醒?就憑你?”

姬老頭說:“豢魔大陣的威力我還是見識過的,雖然殺傷力不是很強,比不上太極大陣,但是騷擾能力絕對天下第一。楊落,你還是認命吧!”

我呵呵笑着說:“你們要是有本事,就和我堂堂正正打一場。”

無上搖頭道:“師叔,你別開玩笑了,和你堂堂正正打一場,你當我傻嗎?和你打,那就是找死,打不贏你的。不過,有大陣配合,可就不一樣了。”

我此時加持了內甲,五行護盾,同時,風刃在身旁形成。

巨大的電能很快就儲存了起來,既然他們能電我,我自然也可以電他們。

無上看着我說:“師叔,這基本的風刃你也能用到這般威力,我自嘆不如,但是,這樣可以令你勝利嗎?真的可以嗎?”

他說着一伸手,長劍在手,衣服和頭髮頓時就飄了起來。之後朝着我奔跑了過來,一劍揮出來,我舉劍相迎,頓時,巨大的電流就順着我的長劍放了出去,兩把劍碰到了一起,就聽先是咔嚓一聲,隨後,就是翁地一哼,無上身體也是一震,隨後猛地後退,長劍在他的手裏晃了起來。

我剛要追擊,一個雷劈下來,直接打在了我的頭頂。我這渾身一激靈,就覺得這一下直接電到了我的靈魂。這雷明顯和剛纔不一樣了。我說道:“這雷竟然能夠直接攻擊靈魂!”

無上看着我說:“師叔,想不到你的攻擊手段如此高超,我無從招架!”

姬老頭說:“無上,今天就是你廢了楊落的最好的機會,只要是你廢了他,今後化境,你在無敵手!”

無上這才提起劍衝了過來,他一劍揮出來,我還是一劍擋回去,但是當我要出第二招的時候,總是會被劈。我忍不住罵了句:“王八犢子,老子不裝逼,也會遭雷劈嗎?”

這雷再次下來,直接劈中我的靈魂,頓時我的靈魂一陣麻木和劇痛,就聽秦川喊道:“小心!”

就是這時候,無上一劍劈在了我頭頂的五行護盾上,就聽啪地一聲,護盾碎了。這護盾救了我一命!

秦川剛一動,一道雷就劈在了秦川的頭上,他頓時站立不穩,簫劍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他才站穩。他這才說:“這雷是攻擊靈魂的,老楊,你能行麼?”

我晃晃脖子說:“你說我能行麼?”

說着,我翅膀伸了出來,騰空而起,直奔那烏雲。我知道,要破這大陣,必須到烏雲之上。在上面,一定有人在操控的。但是當我飛起來十幾丈的時候,三道雷一起朝着我劈了過來。要不是我領悟了電屬性,估計這一下就把我的靈魂給劈出來了。這三道雷直接劈在我的頭頂,我就覺得靈魂在軀殼內晃動了幾下,頭暈噁心的感覺頓時就來了,那個難受勁難以表述。

但是隨後,很快就恢復了,我的身體正在下墜,我翅膀一振,再次衝了上去。

秦川喊道:“老楊,加油!”

當我再次飛起來的時候,五道閃電一起朝着我劈了下來,這次劈在了我的頭頂,但是感覺卻比剛纔還輕了。我突然想起了在花水灣被鬼王煉魂時候的情景,這似乎是異曲同工。當初我熬過去了,給靈魂打下了很堅實的根基。沒想到到了化境的此時,開始受益了。

這五道閃電又把我劈了下來,我短暫地失去了知覺,恢復後,繼續震動翅膀朝着黑雲撲去。只要是我穿透黑雲,大陣便破了。接着,一道道的閃電不停地朝着我壓了下來。

我看到天空已經被點亮了! 這樣的閃電攻擊不是致命的,但是這騷擾的效果可見一斑。如果不破了這大陣,根本沒辦法和無上抗衡。

但此時我改變主意了,閃電的攻擊在持續進行着,我從開始的不適應,慢慢地成了一種習慣性地抗衡。當閃電來襲的時候,我的靈魂便會無比興奮起來,去迎接這一次次的歷練。

很快,靈魂變得無比堅韌,對這閃電來襲不是覺得恐怖,而是覺得根本停不下來的意思。

我已經衝到了雲層下面三十米的地方,這閃電越來越強烈,但是我突然不想衝過去了,而是緩緩落了下來。當我落在地上看着無上的時候,無上已經看傻了。

這閃電還是不停地劈我,這一次次的閃電攻擊打在我的頭上,肩膀上,我一伸胳膊,還會打在我的胳膊上。但是我此時卻笑了:“無上,我們可以繼續了。”

無上不得不朝着身後大喊道:“父親,這是怎麼回事?”

父親?我一下就懵了。看過去,就見王聖這才走了出來,他一出來便皺着眉。看着我沉思着不說話。

我一聽到是笑了,說:“原來,你們是一家人啊!我就說麼,你無上不是第一批造出來的人,你也該有父母的,但是我竟然忽略了你有父母這個事實,看來,你爹王聖不簡單啊!”

此時,我再次梳理了一下關係,這無上是王聖的兒子,那他是姓王的。柔柔是王聖的外孫女,王鶯是王聖的女兒。姬老頭和王聖應該就是臭味相投便稱知己了吧!

這王聖這次要無上和姬老頭動手殺我,是不想將這個罪名揹負,他揹負不起,沒錯,這個罪名無上也揹負不起,能揹負起的只有姬老頭。但是姬老頭又沒有這個能力。之後,一定是他們商量,將我擒住軟禁起來。

秦川罵道:“一家人,沒有一個好鳥,全殺了算了。”

王聖一指罵道:“你這個晚輩,怎麼可以這麼說話?想當年,我和你爹也是有交情的。”

秦川罵道:“老匹夫,不要信口雌黃,我哪裏有爹?”

“你雖然是頑石所化,但你能否認,如果沒有父*血,哪裏會有你今日成就?”王聖哼了一聲說:“陸壓老弟,我們又見面了。”

我說:“不要在這裏攀交情了,說吧,打算怎麼處置我呢?”

王鶯此時看着我大罵道:“你這個僞君子,當年爲何那般對我?”

我一聽就知道壞了,這王鶯和昔日的陸壓是有說不清理還亂的關係的。 絕對甜寵:天才寶貝呆萌妻 我說:“王鶯宗主,我想你誤會了,我不是陸壓,我已經轉世無數次了,我叫楊落!”

“你化成灰我都認識你。不要和我假裝不知道,不記得,你對我做過什麼,我至今歷歷在目。你既然當年不喜歡我,就不要招惹我,你把我弄得春心蕩漾的,褲子都脫了,你卻轉身說對我沒那意思。你還算個男人嗎?” 故園烽煙舊時影 她說着大眼淚就下來了,長劍一指我說:“我要關你一輩子,關你十輩子,要你陪着我,一直就陪着我!”

秦川一聽咳嗽了幾聲,然後說:“老楊,這纔是真麻煩啊!看來以後我要叫你小姨夫了。”

我不得不罵道:“滾犢子!”

簫劍這時候擋在我的身前說:“王鶯妹子,我想你確實誤會了,楊落已經記不起那一世的任何事情,他和陸壓完全是兩個人,你冤有頭債有主,不要胡亂找人報仇的好!”

王鶯指着簫劍前輩身後的我說:“你接着裝,接着演,我看你能演到什麼時候。我心中堵着這口氣這麼久了,總算是看到你又來了。當我知道你回來了的時候,我得多興奮啊!我一定要抓住你,讓你知道當年戲弄我的後果。我是很卑微,但是我也有自尊,我不是讓你玩弄的玩偶!”

這還怎麼說?這已經沒辦法說什麼了。

柔柔這時候抱着孩子出來了,指着秦川罵道:“畜生,我要親手扒了你的皮!”

秦川一笑說:“希望你有這個機會!”他又嘿嘿笑着對我說:“小姨夫,看來我倆是同病相憐了啊!”

“你能閉嘴嗎?”我轉過頭瞪了他一眼。心說真倒黴啊,怎麼會有這風流債沒還呢?

閃電還在擊打我,但是此時,我基本就免疫了。無上也發現了,喊了句:“父親,閃電對楊落無效,要換攻擊模式!”

王聖手裏有一面黑色的小旗子,他小旗子舉起來,這旗子見風就長,變成了一杆三米長的大旗,王聖手裏揮動。喊道:“魔魂絕殺陣!”

那三千黑衣長劍的魔此時都放下了手裏的紅色大旗,舉着長劍涌了過來,之後很詭異地在空中飄來飄去。簫劍說道:“沒有本體,是魂魄!”

我說:“魂魄會有攻擊力嗎?這幾乎不可能。”

“但是這是錘鍊過的魂魄,攻擊力不容小覷。還是對靈魂發動攻擊的老辦法!”簫劍前輩說。

這些魔魂很快將我們圍在了中間,接着一個個的衝了過來,我揮劍一砍,頓時就散了一個,化作了一股黑煙,但是隨後這黑煙一竄,在一旁又還原了。

秦川和簫劍前輩那邊也是同樣,根本就沒有攻擊的有效辦法。

這些魔魂不停地攻擊,我們三個背靠背,悠閒自得地反擊着。簫劍笑着說:“看來,可以趁機練一下劍法了。我們和他們耗着,我就不信,這陣法可以無限期地維持下去。”

我說:“可惜,我們也不能無限期地維持下去啊!”

秦川笑着說:“要是這麼打的話,三百年是沒問題的。”

這些魔魂的攻擊力不是很強,速度還是不錯。但是正如秦川所說,這種攻擊是沒有效果的,最多就是將我們三個圍困了起來,他們可以這樣無限期打下去嗎?

王聖再次揮動大旗了,這次,這些魔魂開始合體了,三千黑衣魔魂頓時合體成了一千五。之後這一千五再次合體,最後,就這樣無限期地合體下去,只剩下了十五人。

這下,這攻擊力讓我們大吃一驚。並且,已經凝聚出了本體,其中三個同時對我發動了攻擊,我舉劍相迎,就聽鐺地一聲,這下,我把這三個魔魂的劍震得嗡嗡響,同時我自己的劍也震顫了起來。我知道,這是他們太強了。

秦川和簫劍前輩那邊也遭到了攻擊,只是這一劍,秦川和簫劍前輩便堅持不住了,簫劍喊道:“快突圍,我們無法和一個大陣抗衡!”

王聖哈哈笑着說:“哪裏還有突圍的機會!”

無上笑道:“師叔,你還是投降吧!”

這十五個魔魂再一次發動了攻擊,我根本沒有一點機會突圍,只能用太極劍抗衡。這一次是五把劍一起壓了下來。我用巧勁將力道卸了,就算是這樣,胳膊也被震得很疼。

同時,我發現,秦川被砍倒在地,簫劍前輩的長劍被挑飛了,脖子上架滿了長劍。

這兩位直接就被拽走了。在這偌大的廣場上,我成了一個孤零零的人。

現在,成了我一對十五的局面。這十五人將我圍得嚴嚴實實!他們剛要動手,突然一個白色的身影出現在了我的面前,柏芷妹子以本體出現了,她猛地一聲大吼,頓時一股能量噴涌出去,我面前的四個魔魂被這能量撲了個正,頓時身體燃燒了起來,其他的魔魂開始後退,但是柏芷妹子這一吼結束後,這身前的那四個魔魂,又開始慢慢復原了。

柏芷化作人形,靠在我的後背上說:“真的很強!我殺不死他們。”

我此時手裏已經抓住了信號筒,只要我發射出信號,立即大軍就會壓上來。一切問題都會迎刃而解,來一個大逆轉。不過,我此時想知道,柔柔到底要怎麼對待秦川的。

雖然柏芷不能殺死這魔魂,但是這魔魂似乎是遇到了剋星,也不敢發動攻擊了,僵持了起來。

無上喊道:“師叔,你還是投降吧!你沒有贏的機會。這魔魂的厲害我還是知道的,沒有人能戰勝他們。”

我左手裏已經握住了一個超級冰火曼陀羅,經過剛纔的雷電的煉魂,我的魂力突飛猛進,這是意外的收穫嗎?此時,我能將這冰火曼陀羅的威力控制在以前的兩倍水平。同時,我有一種感覺,我要晉級了。

這種感覺是那麼的強烈,就像是在射出體液之前的那種興奮。這是很清晰的感覺,晉級之前的興奮令我的心情大好。我哈哈笑着說:“無上,你是不是高興的太早了?”

此時,柔柔已經手握長劍站在了秦川的面前,我要看清楚,這柔柔到底要怎麼對待秦川,這個她孩子的親爹。

柔柔嗷地一聲大哭了起來,王聖用腳踩着秦川的後背,他破口大罵道:“這個畜生,千刀萬剮都不解恨!柔柔,殺了他!”

柔柔舉着長劍,雙手顫抖着。秦川歪着頭喘息着,看着柔柔說:“心狠手辣的老孃們兒,我沒有看錯你,你就是一心想要殺我。”

只要柔柔這一劍敢往下砍,我立即出長刀攔下。我就知道,這個女人是真的該死了。

但是柔柔這一劍並沒有砍下去,她喊道:“秦川,你這個混蛋,你知道錯了嗎?”

秦川很犟,這件事要是放在納蘭英雄身上,他早就妥協了。但是此時放在了他的身上,他梗梗着脖子喊道:“要殺便殺,我何罪之有?”

“你不僅混蛋,還是個廢物。我這就砍死你!”

秦川罵道:“騷比,老子不遠萬里來這裏救你,明知道可能是陷阱,但還是來了,你就是這麼對老子的,不過這也不錯,免得老楊總埋怨我對你不好。”

秦川大喊道:“老楊,這下你明白了吧,她不是你想的那樣。”

我說:“怎麼說也是你有錯在先,你死的不冤!”

秦川喊道:“但是我死的很蠢!”

柔柔的手在抖,突然,那孩子哇地一聲在一旁哭了起來,柔柔頓時就轉過頭去,手裏的長劍一扔,轉身去抱孩子去了,說道:“外公,先把這混蛋關起來吧,我要好好折磨死他!”

秦川罵道:“騷比,給老子來個痛快的,等老子轉世後照樣還幹你到懷孕!”

無上罵道:“該死!柔柔,這秦川殺不得,他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存在,是殺不死的,最好的辦法就是關起來,永不釋放!”

柔柔說:“如此也好!便宜他了。”

但是我看得出,柔柔心軟了。她的眼睛紅紅的,尤其是看那哭泣的孩子的時候,母愛的仁慈表露無遺!

我的手再次摸向了信號筒,還沒拽出來,我聽到納蘭英雄爽朗的笑聲了。

他牛逼哄哄,一邊走一邊鼓掌,喊了句:“姬老頭,你跑這裏來了也不說一聲,有好戲也不加我一個。”

姬老頭吃了一驚,喊道:“納蘭狗,你怎麼來了?”

納蘭英雄看着我說:“楊兄,你這信號到現在也不發,我着急了,過來看看。這秦川都要死了,你都不求援,你在搞什麼鬼!”

秦川哈哈笑着說:“納蘭狗,你不覺得這很好玩嗎?一切盡在掌握,就是要看看這羣人的嘴臉啊!”

王聖此時喊了句:“快,給我殺了這些人,遲了就來不及了。”

我哼了一聲說:“已經來不及了!”

我把曼陀羅釋放了出去,直奔雲端。到了雲層下後,我默唸道:“爆!”

就聽轟隆一聲炸響,雲層直接被炸散了,一個個的屍體從空中落了下來。緊接着,這圍着我的那十五個魔魂嗖地一下就都鑽進了王聖的大旗裏,緊接着,陽光灑了下來。周圍亮了起來。

我隨即拿出信號筒,朝着天空放了出去,緊接着,轟隆隆的聲音從四周傳了過來。

王聖猛地朝我躍了過來,長劍一指喊道:“擒賊先擒王!先殺了你。”

我笑着說:“也許沒那麼容易,老匹夫,是你來找死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