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個世界的仙界好像已經不管凡間的事情,一方面是這裏的天界正在內戰,另一方面,是這裏的人們,對信仰的存在,越來越薄弱了。

他都能明顯感覺到來到這裏,那股信仰之力基本爲零。

走在熱鬧繁華的街頭,李峯一路走來,都是數不盡的風景。

那些人身的衣服都穿的怪怪的,跟自己的完全不同,還有不少人在看着自己,可能是覺得自己穿的有些怪。

李峯今天穿着一套淡綠色的長衫,頭髮沒有束起來,隨意的披散在身。這是他在天道兩年的時間裏,早習慣的事情,因爲天道沒有別人,只有自己。他終日灑脫自由慣了,所以不去想不去做什麼了。

“我長這麼大還第一次看到一個男人居然敢穿着綠色的衣服街的。”耳邊傳來了許多的竊竊私語聲,這些聲音無一例外的進入了李峯的身體裏。

綠色……

難道是什麼不好的顏色嗎?

李峯給人的氣質是那種灑脫不羈類型的,跟林寒的冷靜機智,雲瀾的溫爾雅不同,他給人的感覺是那種非常豁達的感覺,他的五官也十分的出色。

畢竟,修仙的,修爲越高,容貌越出色。

昔日的李峯再不濟,也是跟林寒、雲瀾和魔敖並稱神域四大美男的存在。

綠色的衣服,沒有多少人能夠駕馭,但是卻被李峯給駕馭的一點庸俗之氣都沒有。

大家都對着他議論紛紛,李峯意識到可能自己的打扮有誤。 逮個毒妃當寵妻 所以他走到前面的一條小衚衕裏拐了進去,這衚衕裏沒有人在,李峯從衚衕的另一頭出來之後,身的打扮變得跟這裏的人一樣相差無幾了。 “救我!求求你!救救我!我不是他老婆!我是進城來找工作!我不是他老婆啊!”李峯剛剛走出衚衕口忽然聽到了一陣求助聲,循聲望去,很快發現了前面圍了一大羣的人。那羣人紛紛對着那個女孩和他拉拉扯扯的男人指指點點的。

這個女孩面容嬌美,不施粉黛都很好看。一點不亞於他們神域大陸那些高階品的女孩。李峯忍不住多看了兩眼,這一看,也看出了這個女孩身邊的男人的端倪。

恰如同她所言那般,這個男人,跟她沒有任何的關係,相反,他還是一個人販子。

人販子這個詞彙他還是明白的,這跟神域大陸的那些人牙子一樣。沒想到這麼一個科技發達的社會,居然還有這樣的人。

這讓李峯很是驚訝,驚訝之餘,更多的是覺得憤怒。

他本身是見不到這種恃強凌弱的人,所以從人羣擠了進去,一米八六的身高往那個男人身邊一站,給了那個那人一種致命的壓力感。

那個男人愕然的擡頭看着對方,發現對方的一臉的嚴肅,冷若冰霜,“放手。”說完,李峯擡手重重的將對方給甩開了。

這一刻,幾乎所有的人都以爲李峯跟這個女孩有什麼關係。

女孩也是一臉驚恐的對了李峯,李峯的身高很高,面容很剛毅,給人一種不苟言笑的感覺。女孩膽怯的縮了縮脖子,有些不敢去面對這個男人。因爲這個男人長得太過高大威猛了,身高給了人一種很強的壓迫感。

“你什麼人!我管我老婆!管你什麼事?”果然,男人衝着李峯怒吼了一句,李峯的眉頭皺的更加深了。

因爲他聽到了這個男人的心聲,對方說,只要一口咬定這女人是自己的老婆,他們之間只是夫妻吵架,沒有任何的問題。

而女孩顯然是嚇壞了,誰都不相信。

“真的是你老婆嗎?你有什麼可以證明,她是你老婆?”李峯感覺到了女孩內心的恐懼,將女孩和男人的距離分開。因爲李峯的身高給人一種太大的壓力,加李峯身所發出來的王者之氣,根本不是這個人販子癟三能夠鎮得住的。被李峯都給嚇得有些腿腳發抖。

“她……她……”果然,被李峯的氣勢所威懾住,對方哆哆嗦嗦的說不出第二句話來。

“讓我來幫你說吧!這個女人,根本不是你老婆。你強行拉着她是因爲覺得她長得漂亮,把她賣掉之後,能夠賣一個好價錢,對還是不對?” 高冷萌妻:山裏漢子好種田 李峯的質問讓這個男人的臉色瞬間蒼白了許多,男人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心裏所想的事情居然被對方全部都給聽到了,頓時慌了,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說,該怎麼去做了。

“……你……”男人剛剛想要說你胡說,結果一對李峯那一雙圓睜的虎目,給嚇得瞬間說不出了半個字來。他全身再次哆嗦了起來。

該死的!這男人的氣場怎麼這麼強!

“我什麼我?你若是聰明理當知道,什麼樣的事情能夠做,什麼樣的事情不能做。做人販子,下了陰界,那是要下油鍋入刀山的!”人販子的罪惡絲毫不那些s?人犯輕,因爲他們毀掉的不僅僅是一個人的一生,更是一個家庭。這樣的人在神域大陸,人人得而誅之!

在神域大陸,那都會父母親自願買賣自己的孩子,但是絕對不能被人販子拐走的。

敢拐人的人販子,那是無形找死,一旦被人發現知道,別說死了受罪,活着更是受罪。

所以神域大路,沒有人敢做那種拐賣人口的人販子。

“你可別唬我!”那個男人扯着嗓子跟李峯說道。

兩人爭執不下的時候,忽然一道警笛的聲音響起,面前的這個男人嚇得臉色一白,轉身要逃走,可是發現自己沒辦法逃走,因爲自己的身體被一個人給拽住了,轉過頭一看,拽住自己的人,不是這個叫李峯的又是誰呢?

“撒手!”男人急的嘶吼。

“不撒。”李峯從容的回答,似乎對方的掙扎對他而言一點作用都沒有一般,輕輕鬆鬆,悍然未動。

一直到一大羣的警察衝了進來,將正在爭執的那個人給壓住了。

“是誰報的警?”爲首的那個警察開口問了一句。

“是我,警察同志,是我報的警。”剛纔那個女孩從人羣走出,哭着對警察說道。

“這個人,是個人販子,他想要抓我去賣了。是這個男人救了我。”女孩指着那個跪地的男人,再指了指李峯,開口解釋了一番。

“你們三個都跟我們回一趟警局做筆錄。”警察看了一下李峯和那個賊眉鼠眼的男人。

乾脆一起,帶到了警察局去。

三人一通了解下來,女孩想到了許許多多的事情。尤其她想到了一件事情,那件事情是,她好像連累了這個幫助自己的男人。

坐在警車,那個人販子一直灰頭土臉的,那個男人則剛正不阿的坐着,身的氣場坐在他身邊的警察都要足。

女孩因爲驚嚇過度還在抽泣,看得人好不心疼。

“別哭了。”李峯實在看不下去了,取出了一條手絹,放到了對方的手。

女孩微微一愣,從沒有想過,這年頭居然還有人用手絹。

連忙伸手將手絹接了過來,她慌忙跟對方說了感謝。

李峯只是衝着女孩笑了笑,目光平和的目視前方,再沒有說一句話了。

女孩的手裏緊緊的抓着這塊手帕,忽然感覺這顆不安的心漸漸的變得安心了許多。

這手帕的材質很軟很軟,軟的好似雲朵一般,沒有重量沒有感覺。

女孩打量了一下這塊手帕的材質,才發現這材質好的有些過分了,實在太好了。

她忍不住動手多捏了捏。

真的好軟好軟~

女孩歡喜不已,心裏對李峯的好感更加增添的幾分不說,還偷偷的瞄了李峯一眼,發現李峯沒有在看自己,不由還有些小失望。

李峯素日裏最不懂的是女兒家的心思,所以也沒太在意。 到了警局之後李峯和那個女孩還有人販子分別被帶到了不同的審訊室裏,在審訊室裏,警察分別問了他們許多的問題。李峯這纔算是高明白了,原來所謂警局,跟神域大陸的衙門差不多。不過在神域大陸,這衙門管一些市井小民,像像他們那樣的大家族,是無法干涉的,因爲在他們那樣的大家族,有着自身的執法人員,根本不用依靠那種國家勢力之類的。神域大陸的國家勢力都多的可怕,因爲整個神域大陸也大到不可思議了。

最後警察問李峯是否帶了身份證時,李峯搖了搖頭,“沒帶。”

然後警察又問他還記不記得自己親人的手機號碼,可以叫自己的親人過來領他回去。

李峯迴答,不用,我是家裏的老祖宗。

名門公子 這樣的回答讓警察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心裏有些想罵爹。

來警局還敢狂成這樣的,除了李峯怕是沒有別人了。

居然還敢自稱是老祖宗,之後又陸陸續續問了李峯一些問題,李峯的回答依舊是讓警察雲裏霧裏的。感覺李峯此人應該是從山裏頭剛剛回來的那種,還是從那種特落後的山剛剛回來的那種。

警察問不出一個所以然,那個人販子也懼怕警察的調查全部都招罪了,這意味着事情跟李峯也並沒有多大的關係了。警察只能放李峯離開,李峯從警局出來時並沒有看到那個女孩在等着自己,所以直接打算走了過去。結果被人一把拉住了。

“等等。”那個女孩開口喊了李峯一句。

“怎麼?”李峯停下腳步,看了這個女孩一眼。

女孩手裏拿出那片手絹,“能不能給我留一個手機號碼?等到我回去洗了,將這東西還給你。”單單從材質來看,這不是什麼便宜的東西,所以對方打算回去洗乾淨了還給他。

“不用了,這東西我很多,不必麻煩,而且,我沒有手機。”李峯迴答了一聲,擡腿離開了原地。

一直到他的視線消失,他都沒有回過頭,好似所有的事情,與他無關一般。

女孩站在警察局的門口,一直目李峯,直到離開。

因爲無事可做,更因爲在這個地方也無家可歸,李峯生出了一個想法,那是徒步走遍此地的大陸。以腳下的這座城市作爲起點,然後將這座城市作爲終點,如果還是覺得這個世界除了科技發達並沒有什麼別的好處時,回神域大陸去。

打定了這個主意,李峯開始了長達將近兩三年的全球徒步旅行之旅。不過他這徒步,絕對是別人開車還要牛是幾分,沒過多久,他刷刷的一下已經抵達了自己想去的下一個城市。連日帶夜的觀察着四周那些人的生活跟風土人情。

發現這竟然還是一個多元化的世界,有的人心其實還是有信仰的,有的人心則毫無信仰。總而言之,是一個很妙的世界。

碰一些外頭好玩的那種大型節日,他可能還會去一起參加一下。

畢竟像他這樣活的太久活的太明白的人是這一點不太好,能夠讓他有興趣的事情太少了。因爲長相原因,甚至於許多的人都以爲李峯是那種十分有魅力的東方男人,但是這男人的五官的立體的將有一些西方的男人都給壓了下去,總而言之,是很有魅力的存在。

那種對他拋出喜歡之意的各種女生也是多不勝數,但是李峯不知爲何,內心深處沒有一點點的波瀾,甚至看着她們在自己面前賣弄的模樣忽然開始惦記起了東方女性的內斂含蓄了。所以李峯繞了一圈,終究還是回到了華大地。在這裏已經足足過去了兩三年的時間,李峯身的衣服每天都會自動更換一套,但是忽然兩年的路途下來,想給自己一個安定的家了。

所以他動用了自己的一些效能力,在華大地的帝都大城市裏,擁有了一套自己的房子。

也去享受了一下別人口的住豪宅的感覺。

其實之前在神域大陸的李家,他的家已經是那種超級豪宅級別的。可實在太大了,大到他一人住有些寂寞了。甚至好幾次,妹妹從妹夫那裏過來,總是讓他早日找個女主人,可李峯對感情的事情尤爲不心。

被誆了天道之後,更是得知自己竟然被林寒女兒的外貌所迷惑曾經跟魔敖做出了爲老不尊的事情。更是這種感情的事情排斥的厲害。

感覺這女人,是一個禍水,那個叫瑤兒的是,林寒的女兒也絕對的是個禍水。聽說那禍水好像還嫁給了雲瀾。這讓李峯有些不明白了,雲瀾不是已經有漣漪這麼一個賢惠的妻子了嗎?怎麼會娶了寶兒呢?百思不得其解之下,他雖好,但是人家的隱私方面的事情,他無意打聽,所以乾脆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怎麼樣?藍衣?這套房子你喜歡嗎?”李峯從沒有注意過隔壁住着什麼人。

直到有一天,他從外面剛剛回來,看到了一男一女兩個身影。

女的氣質很好,身材高挑,凹凸有致,面容嬌美。男的有些配不這個女人了,因爲身高不高,長相還有些猥瑣。

看到這麼一組組合,李峯下意識的說了三個字,“糟蹋了。”然後搖搖頭要回到自己的屋子裏去。

然而,聲音有些大,大道讓人想要忽略都有些難,甚至於那個男人嘴角忍不住的抽搐幾下,氣的想要罵人。但是能夠將房子住在這裏的人,非富即貴啊!

那個被叫藍衣的女孩也皺了皺眉,看了說話的那個男人一眼,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了一跳。

怎麼是他!

因爲這個男人長得太有特色了,有特色到讓人過目不忘。

自從他救了自己開始,藍衣對他產生了別樣的情愫,到處都去打聽他的下落,甚至不惜一切,去讓自己變成了一個模特。

因爲極佳的身高外貌和獨特的氣質,藍衣一經出道風靡了全國。 藍衣一直都以爲,這樣的自己應該是被人銘記的。但是這個男人沒心沒肺的三個字完全展露出了她在這個男人心目的地位,完全沒有一點點的印象。

眼瞅着那個男人離開,進了隔壁的房間,藍衣這才知道,自己跟他,竟然成了鄰居!

這一認知讓她莫名其妙的激動了許多,但是在時尚圈沉沉浮浮多少年的藍衣早已練了自己的對外冷若冰霜,對內熱情似火的性格。

“你先回去吧!我自己挑的房子,自然是滿意的。”藍衣說完,直接打發了身邊的這個男人離開。

這個男人只是自己的助理,專門負責幫她處理一些生活的瑣事。找這套房子雖然是她授意的,但是看在對方居然能夠將自己帶到那個男人的身邊,這讓藍衣很高興。

那條手絹,她整整留了兩三年。

他消失在自己的世界裏多久,她留了多久,現在好像,終於可以還給他了。

藍衣迫不及待的將助理送走之後,進了自己的房子好好的觀察了一番,結果她發現,自己這個房子的陽臺,跟隔壁房子的陽臺,只有一牆之隔,這牆還是欄杆式的,完全可以看到隔壁的陽臺的動靜。

在藍衣出現在陽臺的時候,藍衣看到了對方正坐在陽臺的吊椅,手裏拿着一本書在看。那本書很厚,厚道讓藍衣覺得,如果給自己看的話,可能睡過去。

沒想到,這個男人還是一個如此有涵養的男人。

從外表來看,真的一點都看不出來。

藍衣甚至以爲,這個男人背後的身後可能是任何一種,唯獨沒有想過,他身後居然還跟學沾邊。

感覺到一道探究的視線,李峯從書擡頭,看向了視線的來源。

隔着鐵欄杆,李峯看到剛纔在門口看到那個女人。

“你好。”禮貌性的將書收好,李峯跟對方打了一聲招呼。

對方微微一愣,隨即反應過來,連忙做出了回答。

“你好。”

打完招呼,李峯繼續低頭看書。

倒是藍衣有些沒忍住,沒想到兩三年過去了,她已經從那個幼稚無知的小女生變成了如今這幅樣子,而這個男人卻沒有絲毫的改變。

逍遙影視 “我叫藍衣。”藍衣知道打擾人家不太對,但是藍衣不相信,不相信對方對自己一點印象都沒有。

所以她主動開口喊出了自己的名字。

然而,並沒有任何的效果,這男人好似沒有聽到一般,繼續翻閱書籍,感覺身外之事跟自己無關一般。

“我叫藍衣!”藍衣加重了聲音,順帶拍了拍鐵欄杆。

終於,稍微大聲一些的動靜將對方分給驚擾了,李峯擡頭,一臉困惑的看着對方。

那表情似乎在說,然後呢?

這讓藍衣有些囧了,“我叫藍衣,兩三年前,你還記不得記得,你在街頭救的那個小女生?”那年的藍衣剛剛滿十六歲,在家人的帶領下,第一次來到這做叫帝都的大城市。

其實從一開始,家人給她做了規劃,那是成爲一名模特。

因爲藍衣的外貌身高和氣質都是卓然的。

“是你啊……”李峯聽到藍衣的話,很是意外,因爲他無法將當年的那個黃毛丫頭跟面前的這個渾身散發着成**人魅力的女人聯繫起來。

不過才兩三年的功夫,這變化竟然可以這麼大!

“是我。”沒想到對方居然還記得自己,藍衣顯得很激動。連忙點了點頭,開口回答道。

“長大了許多,變漂亮了。”李峯是一個直爽的人,所以毫不客氣得的誇獎了一句。這一句誇獎,讓藍衣直接紅了臉。

像一個被小時候被自己的老師點名誇獎的小孩一般,心裏歡欣雀躍不已。

“你一點都沒有變呢。”藍衣癡癡的看着李峯的一舉一動,發現李峯這個男人,表面看着冷峻剛毅。實則應該是那種心思很細膩的男人。

因爲他的穿衣風格之類的,都是偏向成熟內斂風的。

“嗯。”李峯能夠察覺到對方對自己心頭的喜歡。

不過有些吃驚對了,這難道是有一些學作品裏的一見鍾情。因爲自己救了這個女孩,所以這個女孩,對自己一見鍾情了?

李峯有些詫異,更加讓他詫異的是,他聽到女孩在想,到底要怎麼將那條帕子還給自己。

那條帕子,兩三年前自己丟掉了,又何需她還給自己呢?

但是她對這件事情好像非常的執着,李峯忽然有了一股不忍心,不忍心去破壞她的執着。

“對了!剛纔那個人,他不是我的男朋友,我還沒有男朋友。”藍衣忽然想到了什麼,連忙開口李峯解釋了一句。

李峯將書徹底的放在了一旁,起身走向了她。

因爲感覺這樣說話,她會很吃力,還需要喊話。

“你跟我解釋這個做什麼?”李峯走到這個女孩的跟前,才發現這個女孩真的很不錯,身高很高。將近一米八的身高了。

自己只是她高出了半個頭。

在這個世界,能夠像面前這個女孩這麼高的女生並不多。

“因爲我……”藍衣哪裏能說的出口,因爲你救了我,所以我喜歡你?

還惦記了你三年的時間,這種話說出來人家會怎麼想她?

藍衣根本不敢往下去想,低着頭像一個做錯了事情了孩子一般。

“不說也沒事的。”李峯其實早知道了她的心意。

意外的是,如果是面前的這個女孩的話,他好像並不排斥她對自己的喜歡。

這或許是冥冥註定的緣分。

他很喜歡這個地方的一句話,佛說–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換的今生的擦肩而過。

他們之間卻能夠這麼有緣,這不是冥冥之註定好的,又是什麼呢?

李峯心裏如此的想着,對藍衣的笑容不由和善了許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