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小智又怎會在意他們,只是靜靜地看著那名僧人,等待對方的回答。

若是不答應,那也只能坐噴火龍飛過去了,總不見得一直傻等著。

誰料那名僧人在打量了他一會後,突然面露驚喜:「那個,請問您是不是伊能智先生?」

「你認識我?」小智感覺有些奇怪,他可不覺得有名到能被別人認出來。

不然的話,旁邊這一圈人幹嘛要那樣惡狠狠地瞪著他?

「恩恩!」

這名年輕僧人拚命地點著腦袋,興奮地道:「雖然我不是訓練家,但我很喜歡小精靈對戰,您就是去年石英大會的冠軍吧!」

未等小智答話,僧人就直接彎下腰,懇求道:「其實我有個不情之請,您能跟我來一下嗎?」

「……麻煩嗎?」

「不麻煩!不麻煩!」僧人連忙擺手,「對於其他人可能有些困難,但對您來說只是舉手之勞罷了。」

「帶路。」小智也不啰嗦,直接答應下來。

那名僧人連忙將他請進去,自己則是走在前面領路,同時述說事情的來龍去脈。

「其實,盛放聖火的火把和舉聖火的選手都準備就緒了,問題是缺少最為關鍵的聖火。」

「沒有聖火?」

小智歪歪腦袋,突然露出一絲壞笑:「莫非是聖火熄滅了?如果是的話,那就有意思了。」

「……」

僧人的表情有些僵硬,隨即苦笑道:「還請您別開玩笑了,聖火怎麼可能熄滅,而且這裡面還有一個傳說哦。」

正待要細說,小智卻是瞄了他一眼,冷淡地道:「我不是來聽你說故事的,直接說正事。」

「呃,好的。」

雖然感到很尷尬,但就像小智說的那樣,還是先辦正事要緊,僧人解釋道:「聖火就在山頂的祠堂裡面,但最近這周圍棲息了很多野生的狃拉。」

「它們的地盤意識很強,只要有人靠近祠堂就會發動攻擊,我們已經嘗試聖火很多次了,結果只是讓更多的人受傷。」

說話間,兩人已經走到一段長長的階梯下方,可就在這時,一陣男女的慘叫聲從上方傳來。

「啊啊啊!」

「啊!太可怕了!」

小智聞聲望去,只見一男一女正從階段上狂奔下樓,臉上滿是驚慌之色,男的背後還背著一隻蚊香蛙,看樣子似乎是受傷了。

看到這兩人,僧人連忙迎上去問道:「兩位,請問事情怎麼樣了?」

聽到詢問后,原本已經稍微平靜下來的男孩,火氣再度湧上心頭,怒氣沖沖地吼道:「開什麼玩笑!那種危險的傢伙誰能夠應付啊!」

「就是嘛,我們是要參加白銀大會的耶!萬一我們的小精靈要是受傷了,那該怎麼辦啊!」

旁邊那個女孩也是幫腔,她的懷裡還抱著好幾枚精靈球,不出所料的話,應該都是被打得失去戰鬥能力了。

「別跟他說了,我們快要小精靈中心吧!」

「恩!」

說完,那一男一女就急匆匆地朝著寺院外跑去,無論僧人在後面怎麼喊都喊不住。

「唉,想要治療的話,我們寺院就可以啊。」

僧人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接著看向小智,苦笑道:「您也看到了,事情就是這樣,只能拜託您出手了。」

「幫忙是沒問題啦。」小智雙手抱胸,遙望著那兩人離去的身影,「不過就這種貨色也能參加白銀大會?聯盟的水準還真是越來越低了。」

除了挑戰道館收集徽章外,還有其他的幾種辦法可以參加白銀大會,比如報考專門的小精靈學院,亦或是拉關係走後門之類的。

小智很反感這種事,他參加大會是為了磨鍊自己和小精靈的實力,實在不想把時間浪費在這種半吊子身上。

可惜他人微言輕,到時候要是真的碰上,也只能默默忍受了。

「小兄丨弟,你這話可不對哦,關鍵是重在參與嘛。」

就在這時,一個男聲從門口傳來,兩人回頭望去,只見一名棕色頭髮,身材高大的青年正緩步走來,身後還跟著一隻黑魯加。

青年的長相稱不上英俊,但他的笑容卻是很溫暖,可以說與小智完全是兩個類型。

他身後跟著的黑魯加毛色漆黑亮麗,一雙眼睛炯炯有神,暴露在外的骨甲更是潔白如玉,一看就知道實力不凡。

不過,小智看都沒看這青年一眼,只是撇頭望向僧人:「喂,我說你啊,剛才沒鎖門嗎?」

「……對不起,我去問一下。」

僧人連忙道了一聲歉,接著迎到青年面前,問道:「不好意思,請問你是?」

聞言,青年微微一笑,大大方方地道:「我的名字叫葉越,是從芳緣地區的未白鎮過來的訓練家,如果你們有困難的話,我很樂意幫忙。」.. 聽到來人的自我介紹,小智微微撇過腦袋,用眼睛餘角瞄了他一眼。

這人,就是葉越?

雖說坂木給的文件上有此人的情報,照片也是一起附在裡面,但對方並沒強到能讓小智記住的地步,因此他沒有第一時間認出來。

就在小智觀察葉越的時候,僧人則是客客氣氣地回答:「多謝您的好意,但這位叫做伊能智,我已經請他來幫忙了。」

「誒!別這麼說嘛。」葉越面露爽朗的笑容,「人多力量大,而且我剛才聽到你們的談話,是有狃拉在上面對吧?我正好想收服一隻呢。」

「這……」

僧人一臉為難地看向小智,畢竟是他先去拜託小智的,若是這會兒又讓其他人插一腳進來,難保小智會心中不快。

果然,小智滿是不耐煩地道:「你想收服狃拉就直說,何必打著幫忙的幌子。」

葉越也不生氣,只是笑呵呵地回應:「我是想收服狃拉沒錯,但我也是真心想要幫助寺院的。」

信你才有鬼了。

小智白了他一眼,懶得再搭理,徑直步向台階,緩緩地朝著山頂走去,而葉越和僧人則是緊隨其後。

「智先生,請小心一點,不單有狃拉,它還收了附近的豪力和腕力做手下。」僧人好意提醒道。

「……手下,無所謂了。」

小智隨意地揮了揮手,雖說這種情況很罕見,但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問題。

畢竟只是豪力和腕力,再強又能強到哪兒去。

「呵呵,你看起來一副遊刃有餘的樣子,該說真不愧是去年石英大會的冠軍嗎?」

「你應該也是來參加白銀大會的吧?我也是哦!希望到時候我們能有一場精彩的對決。」

葉越似乎對小智很感興趣,不停地試著和他搭話,可惜統統被對方給無視掉了。

主意是小智現在沒什麼心情,他還急著和瑟蕾娜她們匯合,哪有閑工夫去理會這個傢伙。

一路走到山頂,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個造型精緻的祠堂,裡面供奉著一座鳳王的雕像,樣子看上去栩栩如生,顯然是出自名家之手。

在雕像上方擺放著一個金色的盆,而盆中正熊熊燃燒的金黃色火焰便是白銀大會的象徵——聖火。

不過,還沒等小智三人接近,卻是有一大一小兩個身影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這兩個正是狃拉的手下,豪力和腕力,兩隻小精靈站在一起,總給人一種父子的感覺。

「皮卡丘。」

小智向著皮卡丘微微頷首示意,而皮卡丘立刻便跳下他的肩膀,二話不說朝著對方使出了一招十萬伏特。

總裁太冷漠【完結】 「皮卡——丘!!!」

一陣電光閃過之後,豪力和腕力毫無疑問地被電翻在地,這使得僧人頓時大喜。

「太好了!果然沒拜託錯人!智先生的實力真是名不虛傳。」

僧人毫不吝嗇自己的讚美之詞,就連一旁的葉越也是面露凝重之色,黑魯加更是眼神警惕地盯著皮卡丘。

只是隨意放出一招十萬伏特就打倒了兩隻小精靈,雖說對手的實力是不怎麼樣,可這隻皮卡丘施放絕招的速度卻是非比尋常。

葉越暗暗思考著,若是自己的小精靈對上這隻皮卡丘,有幾成可能躲掉對方的電擊?

可惜的是,他越想心裡越是沒底,覺得根本就躲不掉。

小智卻是沒那麼多心思,打倒豪力和腕力后,繼續帶著皮卡丘往祠堂走去,他感應得到那隻狃拉就在附近,估計一會兒就會自己跑出來的。

然而,也不知是怎麼了,一直等小智來到祠堂前面,那隻狃拉都沒有現身,但也沒有離開,只是在遠處默默觀察著他。

小智猜想,可能是狃拉覺得自己打不過皮卡丘,但又不甘心就這樣離去,因此陷入了糾結中。

這對他來說都無妨,只要能取出聖火就行了,但葉越卻是有些傷腦筋,他還想收服狃拉呢。

西涼董魔王 狃拉是一種很狡猾的小精靈,要是對方不肯主動現身,很難追查到它們的蹤跡。

「狃拉的事以後再想辦法,現在先取聖火吧。」小智轉身對著僧人說道。

「啊,好的。」

僧人連忙走上前來,拿著火炬想要取出聖火,可誰料就在此時異變突起,金盆中的火焰竟是毫無徵兆地猛然躥高了。

見此情形,葉越和僧人都是驚呆了,尤其是那名僧人,別看他年紀輕,卻是自幼在鳳王院長大,時刻都在供奉著聖火。

可像今天這樣的情況,還是他生平第一次見到。

「恩?」

小智眉頭微微一皺,別人或許不了解,但他卻是知道,眼前此景定是那隻雜毛鳥搞的鬼。

聖火之所以百年不滅,自然是靠著裡面那生命能量的功勞,而之前也曾提到過,即使離開體內,這些特殊的能量依然會受到原本主人的控制。

甚至可以這樣說,這團聖火就相當於鳳王的分身,它的一絲意識蘊含在裡面。

還沒等他想明白,火焰竟是化作一隻火鳳,隨即就好似活物一般,徑直朝他撲去。

這是……幹什麼?

小智無論如何都想不通鳳王的用意,雖然這被稱為聖火,但絕對是受不了他的,想必對方也應該明白這一點。

就在他打算凝聚水分子撲滅這團火焰時,一道信息突然傳到他的腦海中:「(人類已經沒有資格擁有我的火焰了,就算是便宜你了吧。)」

未等他回過神來,火鳳便直接鑽入他的胸腔內,不過本該有的灼熱卻並未出現,只有一絲絲暖流在體內涌動,頓時覺得渾身上下無比暢快。.. 在聖火融入體內后,小智能明顯感覺到,自己身體里的生命能量好似活了一般,能任由他控制了。

他攤開手掌,眼神微微一凝,隨即一團小小的火焰從他手心裡冒了出來。

「哈啊……這隻雜毛鳥,還是那麼較真啊。」

小智自是明白鳳王的意思,無非是因為超夢的事情,使它再次對人類感到失望,以至於連這當年無意間落下的火焰都要回收。

只是礙於自己不方便在世人面前現身,索性決定給小智,但這可不是因為它大方。

事實上,鳳王早就知道小智體內融合了生命能量,這團聖火就算給他也只不過是錦上添花,並不會帶來實質上的改變。

然而,有一點卻是被鳳王給遺漏了,那就是小智體內雖然有生命能量,但卻是無法像鳳王那樣,將其轉化為神聖火焰。

這團聖火就等於是一個轉化器,使得小智能充分運用自己體內的生命能量。

鳳王的火焰有兩種類型,除了能焚燒萬物外,還能夠拯救蒼生。

在鳳王院留下的聖火顯然是后一種,因此小智生成的火焰也只能治傷,而不能傷人。

不過,對小智來說這正好符合他的心意,想殺人的話,直接淹死對方就得了,既安靜又省時省力。

可若是用火燒的話,對方會發出慘叫聲先不提,光是那股難聞的味道就讓人有些受不了了。

就在小智試驗他的新能力時,葉越的聲音從背後響起:「「你沒事吧!剛才究竟發生什麼了?」

「沒什麼。」小智快速將火焰散去,轉過身子,淡淡地道,「好了,現在可以去取聖火了,想來那隻狃拉已經不敢出來。」

「可是……」

葉越的臉上滿是困惑,一旁的僧人同樣如此,剛剛那一幕他們都是親眼看到的,怎麼可能會沒什麼。

不過看小智的樣子,顯然是不會多做解釋,因此即使兩人滿腹好奇,但也只能強行壓在心底。

雖然聖火內的生命能量已經消失,但一時半會是不會熄滅的,至少能維持到白銀大會結束。

「讓各位久等了!聖火出來了!」

至強創世 伴隨著僧人的喊聲,寺院的大門緩緩打開,眾人期盼已久的聖火接力儀式終於可以開始了。

小智沒有跟隨參加的意願,直接朝著白銀鎮的方向趕去,葉越則是留在寺院內,繼續尋找狃拉的蹤跡。

兩人自此分道揚鑣,但就像葉越之前說的那樣,他們很快便會在白銀大會上碰頭。

到時候,自是一場龍爭虎鬥。

……

還未進入白銀鎮,那座據稱可容納上千人的巨型小精靈中心就映入了小智和皮卡丘的眼球。

這座小精靈中心同時還是選手村,只要是前來參賽的選手和他的家屬同伴都能免費住宿,而且裝修得十分豪華,和酒店幾乎沒有任何區別。

「皮卡皮!」

小智剛步入中心,皮卡丘突然指著旁邊叫了一聲,接著便躍下他的肩膀,一蹦一跳地跑了過去。

順著那個方向一看,原來是花子和瑟蕾娜,兩人坐在大廳的沙發上,正聊得很起勁。

「皮卡!」

皮卡丘直接跳進花子的懷裡,而花子先是嚇了一跳,但在看清皮卡丘的樣子后,立刻喜出望外。

只要有皮卡丘在的地方,小智定然會出現,花子站起身子朝周圍看了一圈,很快便找到了小智的身影。

「小智,你終於來了啊,人家瑟蕾娜可是等你好久了。」

被花子這麼一打趣,瑟蕾娜頓時臉色微紅:「沒、沒有啊,我們也沒等多久啊。」

「哼哼,是嗎?」花子呵呵一笑,「你等心上人是覺得沒什麼,可我是快無聊死了呢。」

「花子阿姨!你別亂說啦!」

瑟蕾娜羞得滿臉通紅,可花子卻是越說越覺得有趣,最後還是小智看不過去,出聲制止了她。

「老媽,注意適可而止,玩笑就開到這裡吧。」

「……唉,你這小子真是一點長進都沒有。」花子恨鐵不成鋼地搖著頭。

小智也不理她,對著瑟蕾娜招呼道:「怎麼樣,最近過得好嗎?我媽給你添了不少麻煩吧。」

「沒這麼回事。」瑟蕾娜連忙搖頭,「我還要謝謝花子阿姨很照顧我,教了我很多事呢。」

恩?她能教你什麼事?

小智心中莫名,但並沒有問出口,只是說道:「你們在這裡休息一會,我先去前台登記一下。」

「好,慢慢來。」瑟蕾娜乖巧地應了一聲。

小智朝她點點頭,隨即往前台的方向走去,好在這個時間點登記的人並不多,因此很快便輪到了。

他從包里拿出徽章盒子和圖鑑,遞給了前台的喬伊,對方接過後用機器掃描了一下。

「徽章齊全,確認是訓練家本人。」

喬伊在電腦上查看了一番,確認完畢后,微笑著將兩樣東西還了回來:「好了,小智選手,已經登記完畢,這是你的房間鑰匙,選考賽將在明天十點舉行,祝願你有好的表現。」

影帝又被女大佬踹了 「謝謝。」

向喬伊道謝之後,小智拿回東西的同時,順手在旁邊拿了一本白銀大會的介紹書翻看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