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我覺得這都是小事兒。不妨礙,接觸了幾天總算是發現大家都能夠和諧的相處。尤其有爸媽在,家裏面的一切活計都交給了媽媽,爸爸因爲要處理一些公司的事情。就暫時的回去了。說是想辦法將生意也遷移到這個城市來。

我琢磨着,畢竟先前的事情是衝着媽媽來的,想來爸爸若是回去的話,應該沒有太大到底麻煩,就叮囑爸爸到時候若是有什麼事情的話一定提前給我們打電話。

讓軒轅上祁找了司機將爸爸送回家。

而我和蘇溫柔還有莫瑜不能一直在別墅裏面呆着,況且還會影響雬月和軒轅上祁幹活,所以索性給莫瑜也辦理了入學的手續。

我們趕到週一的時間,一塊回了學校。

我和蘇溫柔都已經習慣了,但是顯然對於一直處於工薪階層的姐姐莫瑜來說,這一切都新鮮的很,而且在這裏,時常能夠看到一些很出名的童星,還有明星,所以這而一切讓她更加的興奮了。

“你平日裏看好莫瑜吧,我擔心她會被迷了眼睛。”剛上完一節大學英語課,蘇溫柔輕聲跟我說道。

我擡頭看了一眼,發現莫瑜正在跟班上的幾個人呆在一起,說實話,那幾個我是真的不喜歡。

爲主的是王曉,拍了幾部青春的電視劇,算是校內很出名的了,但是跟蘇溫柔這種一線明星比起來真的是大巫見小巫啊,在她得周圍也圍攏了幾個女生,做他的小跟班一樣。

不過,這幾個女人湊到一塊,那事兒多的,嘖嘖,也是沒誰了。

比如我們班裏面的誰誰分手了,誰誰懷孕了,他們肯定會第一時間知道,而且會第一時間散佈的到處都是,所以班裏面的很多女生雖然不喜歡他們,但是顯然也都不敢招惹他們。

一是怕他們的權勢,二是怕他們的毒舌,這福圈裏面的人誰還沒點私密的事情呀,如不是平日裏隱藏的好,恐怕早就被人知道了,但是這些事兒,就怕有心人給你調查個底朝天。

只是今兒個,這莫瑜怎麼會跟他們攪合到一塊。

我和蘇溫柔走上前去。

“姐姐,走了,我們去吃飯。”我上前拉着莫瑜的手。

王曉往前走了一步,王曉也不愧是沒人,那腰細胸大的身材,鵝蛋臉,大眼睛,最重要的是這些都是天生的,所以看起來十分的漂亮。

“幺!這不是大明星蘇溫柔嗎?我記得上一次我給你打招呼的時候可都是愛答不理的,這會兒在怎麼主動來找我們了?”王曉人真的很美,但是這妖冶的聲音一出,不得不讓人給她打了折扣。

我和蘇溫柔都翻了翻眼皮,不想跟她說話,拉着莫瑜就要走。

“莫瑜,你確定要跟他們走嗎?”王曉這個時候卻突然對莫瑜發話,“我會跟導演說一聲,讓你在電視劇裏面加一個角色的。”

這王曉最近確實在拍一部叫什麼曉曉的電視劇,好像是經紀公司安排的,想要把她捧紅做一線明顯的意思。

我心中頓悟,怪不得這莫瑜想要跟王曉走到一塊,原來是看中這個,但是,她不知道她的旁邊就站着一個頂級的一線明星嗎?而且軒轅上祁還是一個最大牌的經紀人,若是軒轅上祁出門,別說是一個小角色,就是女主角都不成問題。

莫瑜非科班出身,雖然這演技不怎麼樣,但是要論顏值的話,絕對不在王曉之下啊。

但是,我們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要低調,所以莫瑜一定不能去上電視,那樣的話,很快就會被人發現的。

“不行!姐姐,你知道我們現在的處境吧,你不可以跟她去拍電視劇的。”我開口勸到。

“妹妹,你是不是怕我出名啊,你要相信姐姐,只要姐姐出了名,成了的大明星,一定會對你好的。”莫瑜理解錯了我的意思,而且看她的樣子好像已經完全被王曉提出的條件給吸引住了。

若是這會兒硬要把她拉走的話,必定會起一定的爭執,況且莫瑜的性子從小就受爸媽的寵愛,性子早就變得刁蠻任性,向來是壓着我走的,現如今怎麼可能會聽我的話,我們姐弟三人中,要數姐姐莫瑜是最刁蠻任性的,弟弟最乖。

爲了讓弟弟得到更好的治療,前段時間爸媽已經把弟弟轉到了一個封閉式的醫院裏面,再過幾天就到了探望的時間,我們正準備等到探望的時候,去看看效果,若是沒有效果的話,就將弟弟接回來。

我做這一切都是奔着爲自己家人好的心思,但是現在莫瑜纔剛來就出現這種幺蛾子。

我看了一眼蘇溫柔,她好像是想要安慰我,但是卻沒有說出口,我頓時感覺有種前所未有的無力感朝我襲來。

長嘆了一口氣對蘇溫柔道,“那我們先走吧,生死有命,有些東西實在是在我們的控制之外的。”

蘇溫柔輕輕點了點頭,看了一眼王曉,然後挽着我的胳膊往前走去。

走出教室,蘇溫柔從開口說道,“跟我鬥,雖然我的性子是好,但是也算得上是娛樂圈的老人了,還跟我鬥,我讓你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蘇溫柔,趕緊的說道,“溫柔,你沒事兒吧。”

蘇溫柔搖搖頭道,“都是娛樂圈的小把戲,沒有什麼可擔心,雖然莫瑜我們掌控不了,但是至少暫時的我們卻可以阻止他去拍戲。”

她的話一出口,我便知道她的打算,雖然這樣做回跟那王曉結怨,但是,目前來說也沒有別的辦法了,要怪就怪那王曉自己找上門來吧。

回到家之後,媽媽問起莫瑜還沒有回來的事情,我也沒有什麼可隱瞞的,況且這種事情肯定是要早讓媽媽知道的好,萬一以後出現什麼事情,也好讓媽媽有些準備。

話這樣說,並非是我和姐姐之間的感情不夠,而是事情發展到這一步,也只能這樣了。

媽媽聽完我的話之後,沉默了一會兒,沒有說話,良久之後,才說道,“莫瑜從小在我的身邊慣了,都被我慣壞了,給你添麻煩了,瑤瑤。”

看着媽媽的神情有些不太對,我連忙的搖頭道,“媽媽,這是說的什麼話,我們都是一家人,我還指望着以後能夠相互扶持呢。”

晚間吃飯的時候,蘇溫柔跟軒轅上祁提了王曉拍電視劇的事情,軒轅上祁聽後,也沒有多問,拿起手機離開餐桌,打了兩個電話。

回到餐桌的時候,告訴我們都已經處理好了。

不由的把我看得目瞪口呆的。

這一段時間我們都在忙着對付老祖和天軌組織,都快忘了這軒轅上祁和蘇溫柔還都是娛樂圈裏面的一把手呢。

“謝謝你溫柔。”我開口道。

“謝什麼,快些吃飯吧。”蘇溫柔說罷低頭開始吃飯。

我們都沒有給莫瑜打電話,外面的天色已經晚了,媽媽明顯表現出了擔心,晚間吃飯的額時候,也沒有吃多少。

我看了看時間,也有些着急了,都快十二點了,莫瑜竟然還沒有回來。

“雬月!”

我將雬月叫到身邊,將今天的事情跟他說了一下,雬月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媽媽,張口說道,“既然擔心,那就想辦法去找她,你們試試她的電話能不能接,知道她在哪裏的話,我嗯就去接她。”

我點點頭,怕莫瑜不接我的電話,就讓媽媽給莫瑜打。

但是奇怪的是,莫瑜也沒有接媽媽的電話。

媽媽連打了好幾個都是一樣,我們開始擔心了,現在外面這社會這麼亂,而且像王曉那樣的人,不知道都會帶去什麼樣的朋友呢,若是莫瑜現在還跟王曉在一塊的話,恐怕……

我心頭一驚,頓時慌了起來。

“怎麼辦?雬月,我們必須要趕緊找到她才行啊。”我說道。

“這恐怕難了!”雬月一邊沉思一邊搖了搖頭。

“不就是跟王曉在一塊嗎?我們直接去找王曉好了。”這時,軒轅上祁在一旁說道。 我們都擡頭向他看出,也對!既然軒轅上祁神通這麼廣大。雖然我們不一定能夠打聽一個不知名的莫瑜。但是王曉是名人啊,肯定有人知道啊。

軒轅上祁說罷。又打了幾個電話,只是連續打了四個電話還是沒有找到王曉的消息,別說是我們了,就連軒轅上祁自己的眉頭都皺了起來。

蘇溫柔在旁邊靜靜的看着。

就在第五通電話的時候,打完電話。軒轅上祁這才鬆了眉頭,放下電話。就對我們說了一個地址,不過地址聽起來陌生的很。不過軒轅上祁自己看樣子是知道這個地方的。

“你們跟我走吧。”說着,他挽着蘇溫柔的胳膊道,“你也去吧,順便給王曉那女人個下馬威。老虎不發威她還當是病貓呢。”

說罷,我們四人按照軒轅上祁指的路,到了一個荒郊野嶺裏面。

這地方?

我狐疑的看了兩眼。

不過。往裏走了兩步,竟然看到有燈光正從一個山洞裏面亮出來。

“那裏有光?”我說道。

他們沒有說話。而是跟着軒轅上祁的步子一起朝着按個山洞裏面走去。

走進了之後,我才發現,山洞裏面不僅有光。還有吵鬧聲。只是那吵鬧聲,好像被什麼東西給掩蓋着一樣,聽得有些模糊和變音。

軒轅上祁好像對着地方很熟悉一樣,走進山洞之後,那裏有一扇門,他敲了敲門,過了好一會兒,才聽見開門的時候,那門一被打開,立即從裏面傳出了一陣震天響的音樂,把我震得直接就捂住了耳朵。

開門的是一個年輕的小夥,染着非主流的七彩頭髮,耳朵上的面盯着亮閃閃的耳釘,山洞裏面也不斷的有七彩的燈光,一閃一閃的射了出來。

他看到軒轅上祁之後,先是點頭哈腰了一陣,然後才說道,“軒轅大哥,可把你給盼來了,我們老大正在裏面等你呢,你快點進去吧。”

軒轅上祁沒有說話,他徑直走進去,我們跟在他的身後也進去了。

進去之後纔算是知道,這山洞裏面竟然是一個裝修十分的奢華的酒吧,裏面震天響的音樂,還有很多人正在舞池裏面跳着勁舞,穿的衣服也是千奇百怪,還有的只遮住了三點。

我不由得有些個目瞪口呆。

在門口站着一個光頭男人,看到軒轅上祁之後,互相拍了拍肩膀,他附在軒轅上祁的耳邊低語了幾聲。

便帶着我們朝裏走去。

這山洞裏面很大,越過十分嘈雜的酒吧舞池之後,有一扇大鐵門,當我們走到的時候,就有人上前將大門打開。

關上門之後,總算這聲音幾乎已經聽不到了。

光頭男人帶着我們一直走到了一個房間的裏面,對軒轅上祁說道,“都在裏面,要我幫忙嗎?”

軒轅上祁搖搖頭說道,“不用,你去忙你的,這裏的事情我們自己解決就行了。”

那光頭男人點點頭,也沒有走,而是閃到一邊的黑暗處。

都是道上混的,估計也是不想開罪人吧。

我感激的朝着光頭男人點了點頭,他衝我擺擺手。

包間的門沒有鎖,但是門非常的沉,軒轅上祁使上幾人力這纔給推開的。

門一開,裏面震天響的隱約,又響了起來。

只是這一開門,雬月一下子擋住了我的眼睛。

我沒有看清,但是在雬月擋住我的眼睛之前,我看到了裏面的一點情形,好像有幾個男女正赤身果體在房間裏面糾纏。

想到這裏,我頓時老臉一陣騷紅。

雬月緊緊的擋住我的眼睛,軒轅上祁,直接將蘇溫柔攔在了外面,讓光頭男人幫忙看着,他這才進了屋。

他不知道是動了哪裏,一下子把裏面震天響的音樂給關上了。

妖情 房間裏面的燈光本來是那種七彩的到處亂刪的晃晃的燈光,這會兒我頓時覺得自己的眼前一亮,應該是他們打開了燈吧。

“我艹!”

屋子裏面靜悄悄的,忽然這會兒聽到一個人男人罵孃的聲音。

過了幾秒鐘,才聽見屋子裏面的吵叫的聲音。

雬月這纔將我的眼睛打開。

軒轅上祁已經跟人打了起來,我和雬月則偷偷到了人羣的背後,站在這裏才最容易找到莫瑜吧。

擡頭一看,我還是老臉一紅,大體看了一眼,房間裏面一共有五男五女,男人現在都在準備穿衣服,已經有兩個穿好了的,上前跟軒轅上祁打了起來。

軒轅上祁看樣子並不像動用法力,直接用力量跟這些人對抗。

擡起頭看了一眼,爲首的女人應該是王曉,她正半躺在地上,用手勾着一個男人的一角,身子不斷的扭動着,發出一陣一陣的嬌喘聲。

她的身子完全的暴露着,手還不斷的在自己的身體上磨蹭着,我只看了一眼便不敢再看了。

擡頭看了一眼雬月,他好像絲毫不爲眼前的景象所迷惑。

“在那!”他突然開口道。

我順着他指的方向看過去,發現在一個角落裏面,竟然蹲着一男一女。

他們正好被沙發擋住,若不是雬月提醒我,我根本就看不到。

“姐姐”

喊罷,我趕緊的上前,準備將姐姐救下。

可是到了跟前卻着實下不去手了,那在前面蹲着的男人已經差不多吧自己身上的衣服給脫乾淨了,正在試圖將姐姐的身上的衣服也拖下去,而且現在眼看就也要脫乾淨了。

雬月上前一腳將男人踢飛,然後將一件衣服蓋在了莫瑜的身上。

我趕緊的藉着遮擋的衣服把莫瑜的衣服給她穿上。

不過,她好像是被下藥了一樣,身子熱的厲害。

將衣服穿好之後,我將莫瑜背在自己的身上。

然後朝着雬月和軒轅上祁打招呼。

其實本來來的時候,我們還打算好好的收拾他們一番,但是眼睛的這番景象實在是讓人不敢多留,況且那些女人好像都已經被下藥了,根本不管我們是誰,索性救了人就走吧。

從房間裏面出來,關上門之後,那光頭男人才從暗處走了出來,蘇溫柔正跟在他的身後,軒轅上祁從懷中摸出一個玉來,遞於光頭男人道,“偶爾撿到的,看你有麼有興趣。”

那男人也沒看,接過來道,“既然軒轅先生要給,我也不推辭了,不然倒顯得生分了,只是以後有什麼事情,儘管打招呼。”

“最近有沒有什麼新貨?”

我們一邊朝外面走着,軒轅上祁一邊問道。

本來就是隨口一問,因爲我們馬上就要出了酒吧了。

不過,這會兒,那光頭男人好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一樣,“你別說,我這裏還真有一個。”

本來我們對他的東西也不感興趣,剛要推辭,卻聽那光頭男人道,“是一個黑色的珠子,那玩意兒邪門的很,反正我是不太想沾染這種東西,正在待價而沽呢。”

黑色的珠子?

我們大家都猛的一驚,軒轅上祁道,“那我我們就去看看。”

光頭男人,一聽軒轅上祁要去看,心中十分的高興,就帶着我們朝另一個方向走去。

這是在出口的一側,沿着這個方向走又看到了一扇大鐵門,看來是這酒吧裏面還是經營着各種各樣東西啊。

而且在這荒郊野嶺的多半也是不需要去管那些政府官員的事情吧,道算得上是一個很好的想法。

天價小妻子 光頭男人帶着我們進了裏面之後,走進一個房間。

這裏面很安靜,而且有種陰涼的感覺,跟剛纔其他的房間完全不一樣。

可能是爲了保護一些珍藏的東西吧。

進入房間打開燈之後,光頭男人拿過來一個黑色的匣子,從裏面打開之後,發現裏面儼然放着一個黑色的珠子。

我心中大驚!

沒錯,這就是我們屢屢看到的那個黑色的珠子,然而還有一點不同那就是這個黑色的珠子明顯比我們先前看到那幾個黑霧更甚。

“你們知道這個珠子,我可是聽說,若是向他許願的話,準的很,不過我反正是還沒有向他許願,這年頭好些東西都是邪門的很。我看着此物像是黑魔法的東西,所以更加的不想碰而來。”

“這東西你從哪來的?”我問道。

“就是你們今天見到的那夥人,他們爲首的一個男子叫做傑克,是他把這顆黑珠子給我的。”光頭男人說道。

我和雬月幾人面面相覷。

“我們不如現在先把黑珠子拿走吧。”雬月說道。

我們幾人聽了點點頭。

“他這珠子放在這裏,想要賣多少錢。”軒轅上祁問道。

光頭男人伸出了兩個手指,我一看有些發矇,這個東西一般人恐怕不識得他,但是若是真的有人懂得如何向他求願話,而他可以幫人實現願望,也算得上是價值連城了,但是這傑克知道他的用途,卻並沒有向他求願,而是轉手賣給了他人,難道他也知道這黑珠子的不好之處。

這兩個手指到底是什麼意思。

“二十萬!”光頭男人又接着說道。

軒轅上祁點點頭,“好!珠子我先拿着,等到了家,我往你的賬戶裏面轉二十五塊錢。” 我們將黑色的琉璃珠和姐姐莫瑜一併帶回了別墅。

到了家的時候,莫瑜的身上還是滾燙滾燙的一片。而且小臉緋紅。嘴中吐氣如絲,不時的發出一陣悶哼的聲音。

修羅女帝:廢材三小姐 媽媽一看就知道發生了什麼。她的眼神一暗,沒有說什麼從我的手中接過了莫瑜,帶着她進了房間。

雬月和軒轅上祁正在研究琉璃珠的事情,所以沒有時間管我們。

蘇溫柔指了指我母親的房間說道,“阿姨。不會有什麼事情吧,我剛纔看她的臉色不太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