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陳波的用處已經結束了,他手下的三大高手出現在這裡就足夠了,他們想要逃跑的可能微乎其微。

「嘖嘖,正好,你動手了,就免得我動手了!差點髒了我的手!」

秦穆然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道。

「呵呵,引我們過來,是想要將我們怎麼滴?」

花和尚看了看四周,自然也是注意到了雷凱和曲天馳。

「你說呢?」

秦穆然狡黠一笑。

「想要留下我們,就要看你有沒有本事了!」

說完,花和尚身上的氣勢陡然一變,緊接著,應天正,小刀,花和尚三人背靠著背,目光卻是看向四周,時刻警惕著秦穆然,雷凱和曲天馳。

雖然他們三人身上沒有散發出氣勢,可是花和尚等人都能夠明顯的感覺到,這三個人的身手根本就不弱於他們之中的任何一個人。

「好了!別玩這些花里花哨的了!一對一吧!」

秦穆然實在看不了他們那些做作的樣子,淡淡地說道。

「哼!那就來吧!」

在小刀的眼裡,秦穆然實在是太裝逼了,小刀最看不慣的就是這種裝逼的人,能夠挑選對手,自然是挑秦穆然了。

對於自己的實力,小刀有著充分的自信。

「那我就挑那個黃毛吧!」

應天正看了眼雷凱那黃色的頭髮,頓時說道。

「尼瑪。什麼黃毛!特么的,看老子今天不錘爆你的手!一堆爛鐵玩意兒!」

雷凱原本被吐了一臉的黃疸水心中的火氣還沒有消,現在聽到應天正這麼說以後,頓時就不樂意了,正好怒火沒有地方發泄,就發泄到你這個傢伙的身上吧!

「是嗎?我會將你的心掏出來看看的!好久沒有吃人心了!」

應天正的臉上閃過一抹貪婪。

「哼!」

雷凱看了眼應天正,心裡覺得這是個變態到了極致的男人。

「那我就和他吧!」

花和尚臉上還是有些激動的,三個人裡面就曲天馳看起來最文弱,這不是給自己天大的機會嘛!能夠錘爆曲天馳,真的是太有趣了。

一時間,三人都是選擇好了對手,整個倉庫里的氛圍突然安靜了下來,空氣中瀰漫著陳波鮮血的味道,讓氣氛更加的恐怖。 接下來先不管李肅、葉黎、劉美熙還有秦風他們四人了,先來看看程陌他,看看程陌他到底怎麼了,進入門後,門也自己關上了,程陌站在原地沒動,他先觀察一下情況,但是,他始終還是要往前走的,就算他現在不走,之後。

之後他也還是要走的,程陌,他是註定要在沉默中爆發的,要不然的話,就是死亡,就看他自己了,這一章,也是專門說他了,說他在門裏的情況,門裏,現在是這樣的一個情況,中間一條較寬的路,路的兩邊都是火把,好像。

好像是掛在牆壁上面的,這火把,估計它可以燃燒很久,但這個地方應該是沒有什麼人來的,所以,它隨便燃多久都沒有關係,只要這裏沒有鬼魂就行了,要不然的話,程陌他多多少少還是會有生命危險的,鬼魂,程陌他是絕對。

他是絕對對付不了的,他又不是李肅,那麼他如何能夠對付的了,只有逃命的份啊,還估計他逃不了,因爲這裏地方不大,他跑得又不是很快,至少是沒有鬼魂快吧,那麼,只要他遇見鬼魂了,就也可以宣佈他的死亡了,就是。

就是這麼簡單,就看他有沒有選對門,但是,有沒有可能,每道門裏都有鬼魂呢,這個也不是說,沒有可能,只是現在還不知道而已,這個,要等李肅他們,他們全部都進去了之後,才能知道,五道門,凶多吉少,可任務參與者。

可任務參與者們又不得不進去,就好像現在的程陌他,他就很想出去啊,甚至是,現在他就想立刻出去,只是不能而已,要不然的話,估計他會飛快的跑出去,牆壁上的火把,沒有一絲的顫動,這說明,這道門裏,它沒有風。

空氣應該是有的,但風卻是沒有的,那這是,密室,切,管它呢,管它那麼多,走完這裏不就行了,程陌看了一下前面,大概這條路,有幾十米長,不過也算是不短了,而牆壁上的火把,好像也是一直到頭了的,這條路,有點。

有點陰暗,就只有牆壁上的那火把發出來的光,其它是沒有光線的,所以,程陌他走得很慢,走得很小心,走得很緊張,當然,也很害怕,不過他至少現在已經開始走了,是的,沒錯,程陌他現在已經是開始走了,儘管他走得。

儘管他走得不快,但是,只要他走,哪怕他就是再慢,那他也是可以到頭的,等等,到頭是什麼意思,是咒程陌他死嗎,應該不是,是路到頭了,到終點了,就是完了,結束了,不對啊,怎麼越說明,就越覺得,哎,還是不說明了。

看大家自己怎麼去理解了,反正程陌他是必須要走到頭的,要不然,他就無法完成任務,嗯,繼續吧,繼續走吧,慢慢走也是可以的,只是時間多一點而已,目的反正是走到終點,然後完成任務,不管結局如何,都必須得走完。

這是任務,沒辦法的,如果沒走完,那麼就永遠都得留在這裏,那下場就真的是生不如死了,幾十米的距離,對於現在的程陌來說,那就是很長很長的一個距離,彷彿是走不到終點的距離,但是,如果真的走到終點了,那麼是。

那麼是不是也證明了,自己的生命也到終點了,不知道爲什麼,程陌他此時的心裏面,突然有了這個想法,是終點,還是生命的終點,但是,如果不走到終點的話,那麼豈不是也不能完成任務,那結局不還是一樣,得死在這裏。

糾結,程陌此時的心情,是非常糾結的,但是,他也沒辦法,他現在唯一能夠做的就是,走下去,繼續走下去,除此之外,別無他法,程陌他也不想死,他也想活着再回到現實世界,哪怕是多活一天也好啊,反正他有錢嘛,可以。

可以幹嘛,有錢了不起嗎,有錢可以買到生命嗎,不,不能,買不到的,哪怕是一分鐘,都買不到,程陌他還想一天呢,開玩笑,怎麼可能,魔王要它現在死,誰敢留人到等下,李肅也不能,只要魔王它想,那麼它現在可以隨時。

可以隨時叫一隻鬼魂出來,然後將程陌他殺死,他現在死在這裏,那麼李肅都不會知道,都不會知道程陌他已經死了,只是還以爲程陌他沒死,希望他不要遇到鬼魂,但其實,程陌他已經死了,是遇到鬼魂死的,當然咯,魔王。

魔王它也沒有這麼坑,這樣的話,那程陌他很明顯就是死路一條嘛,不,不,不可能的,多多少少還是有一條生路的,就看程陌他能不能想到了,終點,終點,意味着是終點,那麼,很明顯是不能去的,但是,那個詭異恐怖的。

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它又說,是必須要去的,但這裏面又有一條生路,那麼到底會是什麼呢,會是什麼樣的一個情況呢,要如何,去了又不會死,然後又可以去,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它不可能自相矛盾的,它竟然說了可以。

可以去,那麼就一定可以去,並且,如果不去的話,任務也不能完成啊,但應該如何去呢,坐飛機去,估計程陌他是有這個錢的,但是,在這裏,錢它沒有一點點用,買不了任何東西,當然咯,最主要的是,這裏也沒有飛機賣啊。

終點,它意味着死亡,意味着結束,但卻又意味着任務的結束,任務的完成,這確實是有點矛盾了,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去的話,它是終點,然後任務參與者的生命也跟着到了終點,不去的話,又完成不了任務,完成不了。

完成不了任務的話,那麼也就是說,不能活着再回到現實世界了,原來的世界了,所以,還是去吧,必須得去啊,沒錯的,程陌他在這個時候,去應該要去的,也是真的必須要去的,要不然的話,任務世界就是他的一切了,他。

他最後絕對是會死在這裏的,現在程陌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儘快的找到生路,想到生路,然後完成第二階段的。 倉庫里的氣氛有些沉悶,大家都彼此看著,誰都沒有輕舉妄動。

「我們到裡面戰吧!」

秦穆然看了眼小刀,淡淡地說道。

「好!」

小刀點點頭,便是緊隨著秦穆然向著倉庫裡面走了過去。

倉庫很大,六個人的戰鬥綽綽有餘。

「殺!」

不得不說,應天正是個急脾氣,尤其是剛才雷凱臉上還對著自己表現出了一絲不屑的神色,頓時他便是惱怒了。

鐵手套頓時一縮,五指鏗鏗的聲響傳來,赫然握成鐵拳,向著雷凱殺了過去。

「哼!什麼破玩意兒,你以為你是鐵浮屠啊!」

雷凱看到應天正這樣子,頓時想到了一部武俠小說里的反面人物,道。

「是不是,一會兒我會讓你親眼看著你的心臟被我挖出來的!」

應天正冷哼一聲,便是不再理會雷凱的話,直接朝著雷凱殺過去。

「轟!」

應天正不愧為鷹爪功的傳人,這一出手便是雷霆萬鈞,身形如鷹,力道能夠貫穿粗木。

「嘭!」

雷凱也不是一般的人,雖然看起來很弱,但是了解的人都知道,雷凱和曲天馳都是整個冥王殿實力僅次於秦穆然的存在。

尤其是這段時間,秦穆然找了個機會指點了他們兩個,兩個人已經隱隱要踏出一流高手之列,不如到宗師之境了,如今差的不過就是時間和戰鬥經驗。

這也是為什麼秦穆然能夠一個人碾壓這三個人,偏偏要如此大費周章的讓他們一對一。

雷凱和曲天馳想要踏入宗師之境,就必須要戰鬥,而龍鱗雖然有道將行和白羽兩個宗師之境以上的人物,可是面對著雷凱和曲天馳,道將行和白羽都不可能出全力的,所以達不到那種以戰鬥晉陞的作用。

「受死吧!」

雷凱也是握住拳頭,朝著應天正轟了過去。

「形意天下!」

雷凱所學的赫然是夏國鼎鼎大名的絕學——形意拳。

太極十年不出門,形意一年打死人!

由此可見,形意拳的威力。

雷凱一步踏出,心與意合,意與氣合,氣與力合,肩與胯合,肘與膝合,手與足合,足足六合,都在一瞬間契合。

「猛虎撲食!」

雷凱打出虎形拳,身體有如一條下山猛虎直接朝著應天正殺了過去。

老虎對老鷹,一個是山中王者,一個是天空王者,孰強孰弱,一擊之間,便能夠見分曉。

「鏗!」

雷凱的這一拳很是霸道,同樣的,他的拳頭也是撞擊在了老鷹的鐵拳套上面,擦出刺目的火星。

「嗯?」

老鷹原本以為自己這一拳足夠打爛雷凱的拳頭,可是沒有想到不光雷凱的拳頭沒有事情,反而是自己的手臂遭到了強力的打擊,手臂被反震的疼痛,忍不住倒退了幾步。

「呵呵,老小子,再來!」

雷凱眼中閃過一抹濃濃的戰意,朝著應天正再次殺了過去。

另一邊,秦穆然和小刀離開了眾人,向著倉庫最裡面而去。

「剛才你為什麼殺了陳波?」

秦穆然看著小刀問道。

「因為他話多該死!」

小刀依舊是言簡意賅。

「他是你老大!」

「那又怎麼樣!本來我就看他不爽!若不是因為缺錢,我會保護這個人渣?」

小刀不屑地說道。

「哦?你缺錢?」

秦穆然看著小刀突然來了興緻。

「關你什麼事!」

小刀瞪了秦穆然一眼,豎起手中的刀。

「我看你也不是和那兩個人同流合污的樣子,不如這樣,我們兩個打個賭,我站在這裡挨你一刀,若是你能夠將我打敗了,我就算輸了,可若是我沒事,就算我贏,你把你的故事告訴我,如何?」

秦穆然看著小刀,臉上帶著笑意說道。

「大言不慚!硬抗我一刀?恐怕你就沒命聽下去了!」

小刀不屑地說道。

「你管我你能不能硬抗,你就說打不打這個賭吧!」

秦穆然直接岔開道。

「打!我倒要看看你哪裡來的自信!」

小刀冷哼一聲,便是握緊了手中的刀。

「那就好,來吧!」

秦穆然站在原地,目光緊緊地盯著小刀,那樣子,沒有一絲的懼怕。

「哼!受死吧!」

「刀界天下!」

小刀手中的刀驟然晃動,發出嗡嗡的聲響,而小刀則是蘊含全身的力量,朝著秦穆然,以一記力劈華山的姿勢朝著秦穆然劈了過去。

這一刀,力道十足,幾乎是小刀能夠爆發出來的最強招式。

一刀劈下,驟然,虛空中爆發出一刀強烈的刀芒,一刀碩大的無形刀影驟然出現,向著秦穆然籠罩而去。

不過眨眼的功夫,便是到了秦穆然的身邊,刀芒鎖定秦穆然,在秦穆然的四周形成了一道圓形的屏障,裡面,縱橫交錯的刀氣帶著冷冽的殺意,朝著秦穆然殺去。

「哼!護!」

秦穆然那體內,《元龍訣》的古武心法驟然爆發運轉,丹田之中的內勁順著經脈湧向全身各處,自從踏入暗勁中期以後,秦穆然便是發現了一種可能!

那就是調動丹田之中的勁氣,能不能將他逼出體內,釋放到體外,這樣不就可以形成一道空氣屏障了嗎?

試驗了幾次,秦穆然覺得這個方法還是可行的,否則的話,難道他真的會傻不愣登地長在哪裡被小刀劈?

「轟!」

秦穆然身軀一震,驟然,在他的體外,形成一道肉眼看不見的勁氣護盾,這種護盾與氣場不一樣,防護能力也不可同日而語。

縱橫交錯的刀氣收割攻伐,向著秦穆然肆無忌憚,攜帶著無上的凶威碾壓而去。

「鏗!鏗!鏗!」

就在小刀覺得自己必勝的時候,身軀卻是愣住了,因為他永遠也忘不掉這一幕!

自己得意的刀氣竟然都沒有將秦穆然劈開,反而是連秦穆然身體兩米都靠近不了,就已經被控制住了。

「這怎麼可能!」

小刀瞪大了眼睛,完全不相信這種事情會發生,當即便是揮舞著手中的青銅古刀朝著秦穆然再次斬了過去。

「我說過,只給你一刀的機會,你犯規了!」

秦穆然眼睛驟然一眯,身上的殺意瀰漫開來,同時在原地留下一道虛影,小刀還沒有看到秦穆然到哪裡去了,心中便是猛然一緊,緊接著,只感覺面前一道狂風呼嘯而過,下一秒,自己的肚子硬生生挨了一拳,自己猶如斷線的風箏,整個人倒飛出去,落在了地上,手中的青銅古刀自然是飛入到了秦穆然的手中。

「噗嗤!」

小刀只感覺自己的喉嚨一甜,體內的氣血壓制不住,一口逆血吐了出來,全身的氣息都散了下去。

難以置信的目光緊緊地盯著秦穆然,秦穆然剛才展現出來的能力已經超過了小刀的認知,這還是人嗎?

從來沒有感覺到害怕的小刀終於害怕了。

其實,無論多麼膽大的人,在遇到未知的東西的時候,心裡還是恐懼的!

秦穆然強大的實力深深的震撼了小刀,已經在他的心裡留下了不可抹滅的痕迹!

強!實在是太強了! 好了,接下來繼續看文,程陌他,看他那樣子,他現在也沒有想到生路,當然,這也不能怪他,因爲,他畢竟還是新人嘛,還是第一次進入任務世界嘛,所以,不過,他如果死了,那麼他也就是死了,這個也是怪不得別人,畢竟。

畢竟李肅他現在沒在這裏,要不然的話,李肅他應該能想到生路了,但是,遺憾的是,第一:李肅他沒有在這裏,第二:李肅他不能說話,但李肅他可以提醒程陌嘛,哎,一句話,還是因爲李肅他沒有在這裏,所以,程陌你。

程陌你就只能好自爲之了,命是你自己的,能不能活,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李肅他暫時幫不了你,不過等下,李肅他自己也要進入門裏面去了,還有葉黎、秦風以及劉美熙三人,大家都得進入各自的門裏了,只是程陌你稍微。

你稍微先進了一點點而已,到時候,大家都自身難保了,各自看各自的造化吧,這個任務世界,其實說起來也真的是神奇,在這裏,再有脾氣的人,好像都能讓他變得沒有脾氣,然後乖乖的聽話,當然咯,你也可以選擇不聽話。

當然,你接下來要爲你的不聽話付出代價,最嚴重的,那麼可能就是直接被抹殺了,要不然的話,就好像是之前的劉堅那樣,讓你感到疼痛,但又不會讓你馬上死去,只會讓你生不如死,但那樣的話,你也許還有活下去的希望。

如果是直接被抹殺掉的話,那麼就是真的死了,沒有一點點活下去的機會,還有就是,任務世界裏的危險和恐怖,會讓你慢慢的變得不敢大聲說話和害怕,甚至是,非常緊張,以及只想快點離開,然後就大腦發熱,根本冷靜不下來。

但如果是冷靜不下來的話,那麼找生路就非常困難了,基本上可以說是,找不到生路的,但李肅他,他就是每次都很冷靜,所以,他才能經常找出生路,然後活下去,要不然的話,即使是他有道法,那又怎樣,還不是會被玩死。

在任務世界裏,要想活下去,就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找出生路,然後完成任務,只有這樣,才能活着回到原來的世界,李肅他也不是神,但他爲什麼每次都能找出生路,而程陌你就不行呢,所以,程陌你要相信自己,你是可以。

你是可以的,加油,爲你點贊,此時,程陌他已經走出去了十米左右,目前來看,還是沒有任何的危險,鬼魂和大蟒蛇以及妖精之類的存在,都還沒有看到,相信應該是沒有的,但,接下來還有幾十米,不知道這幾十米,到底。

到底是不是會和之前的那十米一樣呢,也是風平浪靜,風平不平,浪靜不靜,這個只知道是的,風,它確實是平的,因爲,都沒什麼風嘛,浪,它也是靜了,一樣,都沒看到有什麼浪,當然,這只是抽象說法,比喻來着,其實。

其實,它並不是這樣的,程陌他如果會死的話,那麼即使是最後的一秒鐘,他也還是會死去,如果他不會死的話,那麼,他就不會死,但是,看他那樣子,估計他是死了,他現在是,又緊張得要命,又走得很慢,好像是生怕。

生怕有鬼突然出來了一樣,但其實,這裏又是沒有鬼的,如果有鬼的話,那程陌他是必死無疑,所以,魔王它設定的死路並不是鬼魂,也不是大蟒蛇,更不是妖精,而是,當然咯,現在肯定是不能說的,所以,大家別想多了啊。

以爲現在就要說了呢,現在,那還是有點早,大家可以自己先猜猜看,看到時候自己猜的生路,是不是和魔王它設定的一樣,如果是一模一樣的話,那麼恭喜你,你的智慧很高,你很適合進入到任務世界裏,不知道有沒有想要。

想要進入任務世界的想法,不如進來一起玩玩,反正你智慧高嘛,玩一玩又有什麼關係呢,你說是吧,當然,這個事情也是不能冒險的,也不能勉強,願意就進,不願意的話,那就還是繼續看文好了,看看程陌他到底最後會不會。

會不會死,還是能活到第三階段,當然,第三階段好像也是一個人的任務,就第一階段,是所有任務參與者在一起,這個第二階段,是很容易死人的,因爲,當一個任務參與者,他心裏很害怕的時候,他是不會想那麼多的,他就。

他就只會去想如何如何害怕的了,生路什麼的,他是不會去考慮這麼多了,當然,有的新人任務參與者,他們甚至是,都不知道有生路這件事情,他們就只知道,自己不能死,自己要活着離開任務世界,離開這個鬼地方,然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