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點點頭道:「其實我們都知道你說的是真的,但是這個消息實在是太突然,以至於大家都沒有做好一個心理上的準備,才會有如此失態的一面。不過想想,能讓咱們幾個都失態的事情恐怕已經不多嘍!哈哈,今天能聽到一件也算是開了眼界了嘛!」,主席特有的湖南口音又開始笑著傳入眾人的耳中。

「沒有想到啊,王軍長不但作戰勇猛,而是一個做生意的料子啊!」

「你也不看看人家的爹是幹啥的?都是虎父無犬子嘛!哈哈」

「咱們都猜過那個什麼中勝是誰開的?沒有想到啊,居然遠在天邊近在眼前!怪不得不賣小日本」

「有錢啊,聽說這中勝公司每年賺的錢都是大把大把的美金啊!真是沒有想到居然是王軍長開的店,早知道這樣的話,咱們就多弄點葯了,哈哈!」

眾人都在調侃著,王明宇很是不好意思的說道:「其實盤尼西林當初供應的時候,我原本打算聯繫組織上的,後來碰到了錢立業老師,就直接給你們弄了一批。不過當時的情況比較複雜,所以我只能先弄那麼多給你們,因為當時的生產也不太跟得上,現在嘛,我保證讓組織上不缺貨就好了!」

主席仰天而笑道:「好啊,這可是飛來橫財啊,我先要謝謝王軍長對於組織上的貢獻。這可是為組織上省下了一大筆開支啊!」

王明宇搖搖頭道:「主席,這其實是我應該做的,不過現在我要說的不是這個。共產國際對於我們的掌控已經到了一個令人髮指的地步,難道我們離開了共產國際就不行了嗎?主席擔心的兩點我至少可以解決一點,那就是共產國際對於我黨的贊助,我願意一力承擔!」

眾人現在也覺得這沒啥大不了的,一年三百萬對於王明宇來說應該還是可以承受的。畢竟人家守著這麼大一個公司呢,不過眾人還是很欽佩王明宇的魄力,現在你讓誰每年都拿出這麼多錢支持黨的建設?不是沒有人願意,而是沒有人有這個資本。沒有這個資本的話,即便你在願意最後沒有錢還不是白搭?

主席心動了,如果能夠擺脫共產國際對於中共的束縛的話,那麼他們接下來走的路豈不是更加的順暢?共產國際對於組織造成的很多不必要的傷害,現在對於組織上來說還是有著很大的陰霾。兩個最大的問題現在可以說已經解決了一個,而且是最頭疼的問題。

憑什麼王明一從共產國際學習一下回來就能領到黨?難不成就因為這是共產國際的命令嗎?顯然這個答案並不能讓主席等人心中滿意。而且黨在長期鬥爭的過程中已然證明了王明的錯誤,難不成錯誤犯下之後,去學習幾年還能繼續不斷的犯錯誤?

現在王明的錯誤在於他選擇了抗日民主統一戰線,但是放棄了黨的指揮權?這是什麼?這是出賣黨的利益,這樣的人能夠領導黨走出困境嗎?答案是顯而易見的,根本不可能,一次又一次的傷害證明了只有走自己的道路才能不斷的發展。一味的生搬硬套是行不通的。

周副主席思考了一會道:「主席,我覺得王明宇同志的提議我們還是可以考慮的,目前共產國際對於黨的領導已經超出了一個界限,這樣的情況很危險,既然我們最大的障礙已經掃清,我們還有什麼要猶豫的呢?」

朱總也道:「是啊主席,現在可是我們的最好時機啊,以前沒有王軍長的時候我還是顧慮重重,但是即便是剛剛加入組織的王軍長都能看出這麼明顯的弊端,顯然我們的隊伍已經到了一個必須要整治的階段。而且王軍長說的對,過猶不及,我們以後採取的手段我看還是要懷柔一些。犯錯誤並不可怕,我們要給同志們以信心。關於一些歷史問題,要追究但是這個度一定要掌握好…」

彭總也道:「是啊,過猶不及、過猶不及啊!我們很多同志也是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最終還是走向了另一個極端啊!我們要正視這個問題,要充分的發揮我黨民主的特性,充分的去把握這個原則,絕對不能讓歷史的慘劇再一次的降臨到我們的頭上!」

主席點點頭道:「同志們的話很是發人省醒!這些問題其實私下裡我們也交流過,今天我們是第一次擺到檯面上來說,問題很尖銳!同時問題也是擺在我們的面前,面對王明同志的一些錯誤,我們是應該正視它。好,既然我們決定要走出困境,我們必須堅持我們的道路!我們中國共-產黨人自己的道路。這樣,朱老總、恩來,我決定在年後召開一次會議,你們負責請王明同志過來,我看這個問題我們一定要說,而且要說清楚、說明白!錯誤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們沒有去面對錯誤的勇氣!」

主席心中既定之後,立刻準備採取措施,畢竟這個問題是刻不容緩的,早一日解決對於黨的打擊就要減小一分。周副主席搖搖頭道:「沒有想到王軍長第一次來救帶給我們這麼大的驚喜,大魄力之人啊!以後必定是有一番作為的!」

王明宇憨笑一下道:「周副主席誇讚了,其實這個問題我也知道比較尖銳。按說我第一天加入組織不應該指手畫腳,但是如果不及時的警醒,最後吃虧的是誰?不是別人,正是我們組織本身。我們還能夠經得起大規模的消耗了嗎?」

主席點點頭道:「明宇同志的話的確是當頭喝棒,給與我等有著醍醐灌頂之效果。現在我們的任務是維持穩定,等我們回頭在仔細的研究一下這個計劃。王明宇同志的坦誠也是對於我黨的一種信任。不過明宇同志,你雖然有錢,但是這是你的私人財產。一切都憑藉自己的意願。」

王明宇搖搖頭道:「主席,沒有國哪裡還有家?錢財不過身外之物,我們現在最主要的任務就是發展和壯大組織。我不知道目前我能拿出多少錢出來,但是我想我每年還是能拿出一部分來的。每年一千萬夠嗎?」

每年一千萬夠嗎?這個數字足以讓主席驚喜若狂,但是主席的什麼人?胸懷驚雷也是面如平靜之人。除非是實在震撼他們的,否則他們的表情永遠是那麼的波瀾不驚。再有著王明宇是中勝公司的大老闆這條爆炸性新聞之後,一切都已經不能讓主席在為止震驚了。

不過主席不震驚不代表其他人不震驚,這其中最驚喜的莫過於林師長了。林師長整天叫嚷著的就是裝備不行啊,我要大炮啊之類的話。不過這些東西又不是石頭縫裡蹦出來的,這些東西都是要用錢去買的。而當時缺這些東西的又何止他們一家?

不過國民政府其實看到中共這邊的武器有何318軍一樣的AK的時候就曾經懷疑過,但是蔣委員長最後還是覺得這是八竿子打不著的事情。王明宇他們雖然用的是AK,但是現在世界上已經有很多的國家購買這種武器,中共出現這種武器保不準就是哪個國家援助他們的。蔣委員長難道因為一個莫須有的AK步槍就去無休止的去懷疑王明宇嗎?最後這件事情只能不了了之。

再說到林師長自從用了新槍之後,那叫一個愛不釋手。現在已經把林師長養的嘴有點叼了。以前有槍就很激動,現在一般的小破槍,林師長最多也就是看一看,已經沒有那種上級撥下多少支槍就興奮跟什麼似的那種心態了。不過要是中央軍委給他們下撥的是AK的話,保准林師長嗷嗷叫。

林師長為啥一直和王明宇套近乎呢?自然是想著王明宇能夠照顧照顧他。可惜王明宇的318軍目前基本上都使用AK步槍,存貨上回還給過來一批之後,基本就沒有存貨了。王明宇也想多弄點來,可惜日軍的海上封鎖太嚴了,這種管製品很難在像之前那麼鑽空子了。

只聽到主席哈哈大笑道:「夠了夠了,明宇同志你也不要勉強。說實話以前窮慣了,一下子讓我們過上好日子我們還有點不適應呢!不過也請你放心,這每一分錢我們都會用於黨的建設!」,看著主席興奮而堅實的目光,王明宇怎麼可能不信這位一輩子為黨的事業*碎了心的共和國領袖呢?

PS:今天就先兩更吧,明天八更,大家先來點花給散心,謝謝大家! 王明宇決定每年向中共輸出一千萬的基本活動資金,這樣中共就能徹底擺脫共產國際的束縛。只有擺脫了共產國際對於中國的影響,中國才能徹底的走一條屬於自己的社會主義道路,也只有這樣,中共才能不斷的完善自己。否則再次出現像王明這種人物的話,對於整個中共的影響那就是太大了。

其實王明宇的內心不單單是對共產國際一個問題,這也是王明宇提出這個問題的想法。王明宇、張國燾只是他們當中一個非常典型的人物。王明宇看過類似的史書,他知道黨的政風運動固然是揪出了一批人,但是同時也是讓一批人有點含冤的意味。這個時候先提個醒,到時候王明宇才能更加的堅定自己的想法,而且能夠提出想法。

王明宇不是愣頭青了,他先通過王明這個事件讓主席等人有一個比較清晰的認識,畢竟這個時候的主席等人就算是整風運動也是非常時期的非常手段。這個王明宇自然也是可以理解的,畢竟中共不像國民政府那邊佔據著主導的地位。那麼很多搖擺不定的人就像牆頭草一般,風往哪邊吹就往哪邊倒。

如果一直出現這樣的狀況的話,整風運動固然是很有必要的,整風運動的本身也是沒有任何的錯誤的,主席等人做的就是為了純潔黨。但是如果一切都按照領導人的上傳下達去做的話,那也就沒有那麼多的話說了。可問題是上面的文件和下面的實施完全是兩碼事,有些人藉機整人,而不是整風。主席等人自然不可能面面俱到,所以出現了這樣那樣的冤假錯案其實也不稀奇。

王明宇這麼做的目的就是為了以後能夠少走一點彎路,畢竟以王明為核心的一批人他們的政治主張和以主席為首的一批人的政治主張是不相符合的,因此他們會利用這些機會打擊與自己政見不和的人,這也是可以想象的到的。

王明的倒台已經是必然的事實,即便沒有王明宇,王明宇也知道1938年的年底,中共也是對於王明宇的右傾錯誤及時的糾正和批評。但是那個時候造成的影響已經無法挽回,一大批的革命之士就慘死在這次的風暴之中。

現在王明宇既然有能力讓中共擺脫共產國際的束縛,那麼主席等人自然也是樂得輕鬆點了。況且王明宇每年的活動經費可是共產國際的三倍還要多。一個是內部人員,一個是想掌握權力的共產國際?這很顯然就高下立判了。選擇對於主席等人的確不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不過還有一點就是共產國際的影響,共產國際可謂是深入人心。一旦中共想要脫離共產國際的掌控,必然要牽扯到這個問題。以現在的情況來看,王明等人很有可能會集結一批受到共產國際影響的人反撲,所以這個問題王明宇也與主席等人商量之後最終確定了一個合適的方案。那就是秘密的先控制王明,然後一步步的解除影響。

因為這個方案的可行性很大,這個大家都知道,王明因為之前的左傾冒進主義已經受到過中共高層的尖銳批評,隨後又去蘇聯深造,或者說是政治避難顯得更為合適一點。可惜目前共產國際的領導人又將王明派回來,並且現在擔任位置極其重要的中共中央長江局的書記,這很顯然可以看出共產國際顯然是沒有打算放棄中國這麼一塊大的蛋糕。

現在已經有很多人都已經看出了共產國際對於中國的影響,現在越來越多的人傾向於主席這一方。主席的影響力也是與日俱增,王明可以說已經有點日薄西山的意思了。但是臨死一擊那也是致命的,所以主席等人商定后決定溫水煮青蛙的方式,先控制源頭最後慢慢的清理。

王明的事情解決了之後,王明宇也算是大大的鬆了一口氣,此刻與主席等人的談話已經接近六個小時,他們不斷的交流著。主席等人也似乎感覺到王明宇此人對於共產主義的理解是頗為深刻的,顯然王明宇並不是一時衝動才加入進來的。有些觀念甚至可以說連主席都有點嘆為觀止。

不過王明宇自然也是裝腔作勢而已,畢竟這些理論都是這幾位總結出來的,他只不過有點提前出爐的意思,有些想法一旦眾人認為合適,很快就會形成一個統一的思想。眾人的談話在一片歡笑聲中進行著。

王明宇站起來道:「既然主席決定讓我繼續在國-軍的戰鬥序列之中,我覺得這也是合適的。畢竟現在是國共合作時期,我們不能讓國民政府那邊有任何撕毀合約的理由!不過如果組織上有什麼需要可以隨時的聯繫我。」

主席笑道:「組織上目前雖然困難,但是還是可以周轉的嘛!這一次你們在山東搞的近兩百萬的盤尼西林可以暫時讓我們周轉很長一段時間。這次你回去之後,對於日軍一定不要姑息。但是保存自己是最重要的,這一點切記!」

王明宇感動的道:「謝謝主席關心,我定當注意自己的安全。不過我還有個想法要和主席你們說一說!」

眾人頓時又來了興趣,王明宇的想法一般都是讓他們興奮的想法。眾人猜測著:「難不成又給武器了?」,林師長此刻更是兩眼放光的看著王明宇。就連主席也是滿臉期待的看著王明宇,畢竟組織上不富裕啊,眼么前這位又是一位超級大老闆,說是組織第一財神那肯定是不為過的。

王明宇看著眾人的目光,心中也是咯噔一下,這些個首長現在哪裡還有點首長的樣子啊?王明宇頓了頓道:「我的想法其實也是想了很久,我打算組建一支屬於我們自己的空軍力量!」

朱老總一聽大喜道:「你是說給我們組建一支空軍?」

彭總也道:「要是我們也有飛機,還怕老蔣翻上天去?」

主席道:「組建空軍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啊,明宇,說說你的想法!」

王明宇點點頭然後道:「我知道組建空軍的難度很大。首先就是飛機的問題,少了沒有效果,多了我估計我不一定有那個實力買得起。其次就是飛行員的問題,目前我軍應該沒有培訓過的飛行員吧?第三就是基地的建設問題,要知道飛機不但要會開,還有燃料、維修等一系列的問題,如果沒有配套的人員設施的話,那麼最終我們也是很難有所作為的。」

主席一聽眼睛一亮,人家既然都想到了這麼多的弊端的話,那麼肯定有解決的辦法了。主席笑著問道:「既然明宇同志決定要組建空軍,看來肯定是有什麼辦法了啊!」

王明宇看了看主席,心道:「不愧是主席啊,這點小心思也瞞不過這位大佬!」,王明宇嘴上道:「飛機的問題,我已經著手開始解決了,相信問題應該不是很大。飛行員的問題,我們暫時可以聘請國外的雇傭軍一類的人。比如美軍退役的飛行員,這些人不但可以執行任務還可以培訓我們的人員,在這之前我已經聘請了幾位,還需要在聘請十位左右的有經驗的飛行員和修理師等就可以。但是基地問題我一直沒有辦法解決。」

主席道:「基地的問題你不用擔心,上次你給了我們一批防空炮之後,現在延安的上空基本上安全了很多。我們的基地完全可以建在延安。只是我軍突然擁有一支空軍力量,而且我們是在脫離了共產國際的情況下擁有的。很有可能被人拿出來大做文章啊!」

周副主席道:「這個問題也好解決嘛,他們做他們的文章,最終還是要靠拳頭說話的。再說他們說什麼難道我們不會說嗎?我們就說是中國民間力量集資的。到時候最多多來點鼠輩來挖挖消息。我看老蔣要是知道了這個消息肯定氣憤為什麼那些人不把這錢給他,而是給了我們!」

王明宇點點頭道:「這件事情懷疑到我頭上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他們不可能知道中勝是我的公司。現在即便是蔣委員長也認為我的錢都是我爹給的。以後我讓我的手下王介直接和錢立業同志聯繫,由錢立業同志負責統籌這件事情,大家覺得怎麼樣?」

眾人自然沒有話說,這個對於整個中共來說都是一次具有意義的轉折,空軍的建立標誌著中共進入了一個全新的時代。至少現在中共這邊暫時沒有什麼困難可言了。但是王明宇的壓力確實陡然的增加了,每年一千萬隻是給組織上的。

王明宇的軍隊每年的吃喝拉撒和軍餉基本上都要花去很多,而且還有很多額外的費用在裡面。如果不是中勝製藥這麼個大頭在這邊的話,王明宇很有可能已經破產了。不過王明宇只是不知道自己的情況,所以才擔憂。其實他要是看到王介的報表之後,他的心裡就會放鬆起來了,因為他不知道他現在賺的錢多了去了,恐怕看到之後的王明宇會嚇一大跳。

PS:今天八更,鮮花給點給散心吧!謝謝啦! 主席等人的會晤不但引起了軍統局的注意,也是引起了黨內的某些同志的注意,但是他們千算萬算都算不到在這麼一個風雲際會的時刻,主角全然不是他們所知道的人物。歷史的車輪繼續的碾壓著,推動歷史前進的人則在不斷的辛勤的耕作著。

王明宇這一次來幾乎是圓滿的完成了最初的設想。而王明宇此次來到延安的事情則是被列入到了中共的最高機密。目前知曉的人很少,山東省委那邊更是被下達了最高的封口令。這一切都是在悄無聲息的情況下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中共這一次的收穫無疑是巨大的。第一他們得到了王明宇這樣的悍將,眾所周知王明宇的領兵打仗能力那是一等一的,並不是體現在他有多麼高明的戰術,而是他的訓練方式方法的不同。戰術基本上都是差不多的,但是日軍同樣呆板的戰術下,居然可以侵略整個中國他們靠的是什麼?自然靠的是自身的軍事素養和先進的武器。

王明宇以及他的318軍本身就是戰鬥力十分強悍的。在加上合理的戰術,使得他們與日軍的交手中屢次的佔據著上風,日軍視其為眼中釘肉中刺。王明宇靠的就是他們的訓練,簡而言之平時多流汗、戰士少流血的方針。這也是中共最大的收穫。

第二就是中共擺脫了共產國際的束縛,雖然從目前來看,中共並未要與共產國際徹底劃清界限。但是不難看出,主席等人已經有意識的開始擺脫共產國際一家獨大的局面。中國畢竟是中國,共產國際畢竟主要是在蘇聯,這是兩個國家之間的事情。

共產國際的旗號很好聽,全世界的無產階級都是兄弟。但是事實上他們的做法與他們的口號顯然是不一致的,在這樣的情況下,擺脫他們已經成為了中共目前的首要任務。否則以王明等人為首的共產國際必將給還處於發展階段的中共給與致命的打擊,這樣的打擊對於中共來說還是很難承受的。

王明宇的到來實際上就是給了他們一個與共產國際劃清一定界限的契機。 從今天起當富翁 王明等人生搬硬套蘇聯的那種模式是得不到廣大的人民擁護的。國情不同決定了他們走的路線是不同的。知曉歷史的王明宇自然第一時間就解決了這個問題。更深層次的影響就是對於接下來的整風運動等也是有著巨大的影響。

第三就是他們有了充足的經費,中共的經費困難不是一天兩天了。這個大家都知道,但是中共的地盤就這麼大,哪裡會有那麼多的經費?能夠自給自足已經很讓人滿足了。共產國際每年三百萬的援助看似很多,其實對於這麼大的一個政黨來說三百萬能幹的事情真的不是很多。

共產國際會讓你這麼無限制的壯大嗎?顯然是不可能的,他們老大的地位要是保不住的話,他們憑什麼來指揮你?所以他們給了一個你餓也餓不死,缺了它又不行的這麼個數字,使得中共才這麼的顧忌共產國際帶來的影響。現在王明宇的出現可謂是解決了中共對於這方面的後顧之憂。

第四就是王明宇提出的組建中國空軍的想法,這個想法對於整個中國來說無疑是一個更進一步的前提。空軍的建立也標誌著中共能夠屹立於國民政府而不倒了,他們有了生存的資本。再者就是對於國民政府的威懾力也會大大的增強。

中國空軍一旦建立中共對於國民政府的威脅自然而然的變大了,這無形中也抬高了中共的身價。而且中國的戰鬥力會得到巨大的提升。一般的游擊作戰自然不算,正規軍之間的較量他們又會多了一道屏障,中日雙方的差距也在不斷的縮小,當然與國軍的差距也在不斷的縮小。這就是建立一支相對強大的空軍所帶來的好處。但是目前只是一個想法,即便是建立最初也只是一個雛形,想讓他們一開始就有日軍那般的戰鬥力,顯然也是不太現實的。

主席此刻還在和朱老總等人商談著,王明宇已經話別了主席等人。事情基本上就是這樣了,王明宇這次來的目的也達到了,現在他唯一要做的就是悄無聲息的離開延安。那麼他的這次任務就真的圓滿的成功了。他接下來自然而然還是要去沂蒙抗日根據地,李賢宇那個傢伙還在那逍遙快活呢。

主席在屋內說道:「這次大家能夠過來見證這一歷史性的時刻,我感覺很是高興。我相信,王明宇同志的加入,必將讓我們黨的事業更上一層樓。不過在這裡我先和大家通個氣,王明宇同志的出身、或者別的什麼以後不能被納入審核的對象。我也知道有些同志借著一些所謂的歷史遺留問題興風作浪,有殘酷迫害自己同志的嫌疑。但是在這裡我要說明一點的事情,無論以後王明宇同志有什麼事情,都必須經過我和朱老總、恩來同志的同意才能實施,你們都是王明宇同志的入黨介紹人。在這裡我也不需要多少什麼了吧?」

林師長第一個站起來沉聲道:「主席,你放心,別人我不管,這個明宇對於我們所做出的貢獻絕對可以用不可磨滅來形容。如果誰膽敢有這樣的行為,我第一個饒不了他!」

周副主席道:「另外就是和王明宇同志商談的關於王明書記的問題,這個問題比較敏感,也比較尖銳這個之前我們就知道的。所以接下來的行動我還是希望我們這邊的保密工作要做好。雖然我很相信各位,但是組織紀律性還是要強調一番的嘛,呵呵!」,眾人均是點點頭。

主席道:「目前我黨面臨著一次發展的契機,怎麼樣把握好這次契機?這個就要看我們的了。我相信如果不是王明宇同志的到來,我們的日子絕對沒有表面上的這麼好過?王明宇同志在國民政府那邊的身份我們要保密。剛才已經和李克農同志強調過了,王明宇在國民政府期間,我們的唯一聯繫人就是錢立業同志。任何從別的途徑獲得的消息都視為虛假消息。」

李克農點點頭道:「主席我明白了。您看是否需要啟動我黨的高級特工?」

主席沉思了一會點點頭道:「那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我要告訴你的是,小心小心在小心!王明宇同志的身份是絕對不能暴露的,除了現在知道的幾個外任何的人都不許在外傳。」,眾人皆是點頭。

主席對著李克農又道:「另外讓錢立業同志跟著王明宇一起去318軍吧,錢立業同志的檔案已經被封存,現在他的檔案應該並沒有被任何人記錄在案,而且錢立業在318軍那邊還掛著政治部主任的名號,我看直接由他聯繫你們更加的合適。」,李克農點點頭,然後朝著屋子外面走了過去。

眾人已經商談了近一天,連飯都沒有顧得上吃,現在眾人自然感到飢餓。事情基本上已經商量清楚了。王明宇告辭了眾人也要離開延安了。當然王明宇的這次離開只能是悄悄的離開,畢竟他才是整個延安從頭至尾作秀到現在唯一要掩護的人。

近乎所有的特工基本上都上當了,現在很多特工都在外圍盯著中共的那些高層,而王明宇一個小蝦米一般的人物,人家就是想盯也沒有辦法盯啊。要是隨便進來出去個戰士都要盯著的話,那麼這些特工還不如一頭撞死算了呢。哪裡會有這麼多的特工?

不過這些特工也知道,人家幾個人談話,周圍十米之內基本上都是真空地帶,想要偷聽人家談話那無疑是難於上青天。即便是首長的警衛員也休想聽到屋子裡面的任何談話。本身談話的聲音就不是很大,他們又離了院子那麼遠的距離,怎麼可能知道談話的內容?何況大家雖然看著外面卻也是互相監督的。

王明宇此刻正在前往錢立業屋子的路上,可惜王明宇去的時候錢立業已經被快馬加鞭的李克農喊走了。王明宇自然是不可能不跟錢立業打個招呼就走的,畢竟錢立業可是他的引路人啊。過了大約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錢立業急匆匆的從另一個小巷子裡面進入了自己的屋子。

看著屋子內的王明宇先是一愣,隨後驚喜道:「明宇,你還沒有走?」

王明宇笑道:「那是啊,不和錢老師打個招呼,我怎麼好意思就這麼走了呢?」

錢立業點點頭笑道:「剛才外面似乎有人跟蹤我,不過被我甩掉了。現在我們就走!」

王明宇倒是愣住道:「去哪裡?」

錢立業一拍腦袋道:「這是主席給我下的命令,讓我跟著你,路上說!」

王明宇笑著點點頭道:「恩,那就路上說!」,說完王明宇和錢立業兩人悄悄的離開了這裡,踏上了新的征途,當然還是有著兩個山東省委的兄弟護送他們回去,這是來之前就說好了的…PS:弟兄們支持支持散心吧,謝謝啦! 王明宇和錢立業等人一路喬裝而行,從延安到山東他們一路至少要走半個月以上的時間,所以他們經過的危險區域就自然而然的多了起來。經過了幾個日軍比較危險的封鎖區之後,王明宇等人悄然抵達了山東境內。

而此時的山東境內卻是一片雞飛狗跳。日軍從今年一月初已經開始向徐州地區不斷增兵,一月中旬之時徐州會戰已然打響。目前整個日軍都在圍繞著徐州作戰。整個山東、整個華北都在不斷的調兵遣將。在臨沂,日軍幾乎已經顧及不到遠在沂蒙山區的一小撮抗日武裝力量,整個日軍所有的重心都放在了徐州會戰上面。

此刻的臨沂就是一個南北的小型中轉站,由於臨沂太靠近徐州,所以日軍對於臨沂城可謂是三步一崗。五步一哨。戒備極其的森嚴,這個時候的日軍可不能在這個物資和人力中轉的地方出一點問題。這也使得他們無暇去管前一段時間偷襲他們的支那軍人。

王明宇知道這次徐州會戰的真正目的就是爭奪津浦鐵路、隴海鐵路的控制權,日軍的南北交通重心已然放在了江蘇境內。臨沂只是一個小站,日軍把守的兵力並不是很多,可是日軍的絕大多數從華北運送的物資啊什麼的都必須從臨沂走。因此臨沂方面也無奈的放任了沂蒙抗日根據地的發展,相比起這些小地方無足輕重的發展,他們更加在意的是整個徐州會戰的成功。

走了半天路的錢立業一屁股坐在了旁邊的草叢上,喝了一口水朝著王明宇問道:「明宇啊,這小日本到處調兵遣將是為啥啊?難不成又和國軍幹上了?」,一路上的趕路的他們,哪裡會知道及時的這麼多消息?如果不是王明宇熟知歷史的話,也不可能知道徐州會戰此刻正在悄然打響。

王明宇假裝思索了一下道:「看來是日軍是向徐州進軍了,日軍的胃口是越來越大了啊!」

錢立業愣神了一會:「天吶,這距離南京保衛戰剛剛結束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日軍就開始發動對徐州的會戰了?他們的準備有這麼充分?」,錢立業萬萬沒有想到日軍的動作竟然會這麼的快,事實上日軍其實早在之前就已經有了這方面的初步打算,只不過當時都是暗中進行。現在南京會戰一結束,他們自然而然就開始調動兵力朝著他們的下一個目標進軍了。

王明宇癟了癟嘴道:「恩,我想日軍的準備還是比較充分的。國-軍方面估計已經開始做出戰略調整了。你也知道徐州還是華北和華中交界的地方,日軍調動兵力其實比在淞滬會戰的時候更加的遊刃有餘。所以這次日軍對於徐州一帶也會是勢在必得。」

實際上日軍的馬上就要更換他們的華中派遣軍司令官了,南京的作戰不利導致松井石根大將的壓力陡增。現在日軍大本營的壓力更大,朝香宮鳩彥王的死對於整個日軍的士氣是一次沉重的打擊,其實對於松井石根大將來說這次被調整還是頗為冤枉的。

不過王明宇只是知道松井石根大將被調整,接下來是畑俊六大將接任華中派遣軍的司令官。歷史上松井石根大將是因為南京大屠殺的慘案最終導致國際輿論的壓力才被迫被調整,可是這一次松井石根大將的原因卻是換成了朝香宮鳩彥王的死。可以說是冥冥中自有註定,松井石根大將註定了會有此一劫,看來似乎這種東西並不會隨著歷史的改變而改變。

畑俊六大將也是接下來王明宇要交手的最主要的人物之一。不過相比於畑俊六,王明宇卻更加的想和華北方面軍的司令官岡村寧次過過招,這個老小子可謂是深諳中國文化,差不多整個華北都被在他的掌控之中了,他的奴化政策幾乎就要成功的把華北變成了日軍的地盤,可見此人的耐心十足,而且運用之妙存乎一心。

王明宇知道咬人的狗不叫,這個岡村寧次就屬於典型的這種人。不過目前來看,王明宇暫時還沒有與岡村寧次過招的機會,因為他的下一步動向直指武漢會戰。這可是王明宇第一次以高姿態正面進入會戰,因為他覺得時機已經成熟了。

現在整個318軍正在簡單而有序的訓練著,訓練的效果自然不必說,有吳培林那幫子人在那,想不好都不太可能。現在王明宇手握重兵,自然想要給日軍以沉重的打擊。武漢會戰的確可以提供給王明宇一個有效的平台,一個很好的打擊日軍的平台。但是這一切還要看到時候的戰績,現在說什麼都是虛的,只有真正發生了,那才是變成現實,然後逐漸的變成歷史。

318軍的戰鬥力王明宇目前還是不太敢肯定,只能保守的估計著。而且新兵訓練雖然比較好,但是最大的弊端也是顯現出來的,那就是沒有任何的實戰經驗。而從正面戰場剛剛退下的幾千將士相對於龐大的新兵基數來說,顯得有點微不足道了。看來只有在戰火中歷練他們了。

不過現在王明宇已經投身中共,打擊日寇那是必然的。但現在王明宇還是準備招兵買馬,以備不時之需。所以王明宇現在正想著如何開闢一個新的後備部隊訓練所。這次王明宇打算儘快的結束這次北上之行,回到連雲港繼續招兵買馬。只不過現在戰火燃燒在整個江蘇境內,目前招兵買馬的時機也不算太好。

錢立業看著說完話的王明宇陷入了沉思,顯然沒有打斷他的意思,現在整個山東境內的氣氛也是略顯凝重。江蘇那邊戰火紛飛,山東這邊自然是積極的調兵遣將。幾人一路還是不停的趕路,越是接近臨沂,盤查也越來越嚴重。

不過好在中共在這邊暗地裡的勢力也是不小,王明宇等人才順利的得以脫身。原本王明宇一個人的話確實也不怎麼在乎,但是現在有錢立業在這,那一切的情況就是不同了。錢立業原來的身份可是上海市委副書記啊。現在錢立業的身份變了,變成了中共山東省委副書記,不過那是暗地裡的。明面上的則是318軍的政治處主任。當然王明宇此刻自然要照顧到錢立業的安全問題,即便從個人感情上來講,那也是必須要這麼做的,否則自己老婆那一關就過不了。

當然他們的目標是沂蒙山區,不需要去臨沂。否則的話還真不知道怎麼過臨沂。現在是戰時,臨沂幾乎就相當于軍事管制那種,自從日軍損失了一萬支盤尼西林之後,鈴木隆行瘋狂的搜尋了一陣之後就放棄了,到現在這個事情鈴木隆行還壓著不報呢。

不過此刻日軍也沒有辦法顧及到這藥品是否是在還是不在了。等徐州會戰一結束,鈴木隆行決定就謊報稱在運往前線的過程中不慎遺失了。至於怎麼遺失的那就都怪到支那軍的頭上吧,鈴木隆行的首要任務就是保住自己的烏紗帽。

現在的臨沂基本上每天都有來來往往的士兵在不斷的向前線運輸,各種彈藥物資那可謂是一有盡有,日軍已經封鎖了城門,就是為了防止出現任何的意外情況。實在是鈴木隆行被王明宇他們那一下給搞怕了。如果王明宇等人要是從臨沂城走的話,不知道要等多長時間這個臨沂縣城才開放呢。

日軍現在最主要的運輸手段就是火車,這一陣孤狼他們也都是在研究小日本的這個火車。不過令他們無奈的是他們沒有足夠的炸藥,也不知道日軍的火車幾點通行。日軍在這一帶的巡邏又夠嚴密,所以孤狼等人屢次都是找不準機會。

最後還是李賢宇幫助孤狼等人想了一個主意,那就是每天記錄日軍的動向、巡邏時間等情況。最後綜合分析得出了一些結論,然後看看有沒有機會去偷襲一下日軍。閑著半個多月的李賢宇其實也有點按耐不住寂寞了。不過李賢宇認為目前根本不適合動手,因為日軍是要支援徐州會戰。為了保障這條道路的暢通,日軍可是下足了本錢的。這個時候要動手的話,顯然就等於給日軍送戰績去的。

孤狼等人那是鬱悶不已,好容易人家(王明宇)給指條道,孤狼等人意氣風發準備去搞它小鬼子一搞。可是現在李二愣居然說不能弄小鬼子,李二愣大家還是信服的,畢竟人家實力強,所以眾人只有悶聲等待著機會。

實際上如果他們是好手,經常干這個的話,日軍的那種防守對於他們來說其實也是小意思。可惜的是孤狼等人對於火車到現在也是一竅不通,所以李賢宇才認為他們並不合適現在就干,至少也要摸清楚火車的原理啊什麼的,你在動吧?否則最後吃虧倒霉的還是自己,別最後啥也沒得到,倒是把人給搭進去了。那就真的得不償失了。

沂蒙抗日根據地現在最主要的任務不是去打擊敵人,而是發展自己。經過近兩個月的努力,總算也是初具規模,目前總共擁有人數近八百人。長短槍基本上也能保持兩人一把,至少訓練起來是沒有什麼問題。主要是現在沒有什麼機會去打擊一下日寇,所以這槍方面還是原來王明宇在的時候的那些槍。不過人數卻是收了一些貧苦老百姓。 此次錢立業帶著的另外一個任務就是宣布沂蒙抗日根據地改編成沂蒙山獨立團。這可是有著正規編製的獨立團啊,可見主席對於沂蒙抗日根據地做出的貢獻是欣喜到了一個什麼樣的程度。沂蒙山獨立團其實很大程度上還是因為認識了王明宇的緣故,所以他們才能在建立初期就獲得了如此的殊榮。

此刻沂蒙山抗日根據地的人誰會知道這個消息?主席等人直介面頭傳達的,不過中央軍委那邊自然是備案的。這一次錢立業就是作為新任山東省委副書記直接趕過來宣布的。宣布完之後,由他直接向中央彙報完之後,中央才通知全黨全軍,這也算是給沂蒙抗日根據地的一些小特權吧。

不過沂蒙山獨立團目前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團長。目前政委已經確認由羅玉敏同志擔任,級別也是相當的,可惜的是團長一職目前還在空缺之中。原本主席的意思是否從中央直接調任一個過去?後來想想還是算了,讓地方自己解決吧。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目前夠資格擔任團長的還真是沒有。當然王明宇和李賢宇除外,不過他們兩個最終還是要回到318軍的。錢立業一路上自然是要問這個團長怎麼辦?王明宇的回答更是絕了:「你負責的是給他們編製,主席不是也跟你說了嘛,這個事情由地方的同志自己來弄,這個意思就是交給他們自己來!到時候大夥決定吧…」

錢立業翻了翻白眼的看了王明宇一眼:「要是人家選你你留下不?」

王明宇搖搖頭道:「我怎麼可能留下,李賢宇這小子倒是可以考慮考慮!我跟你說,我現在正在有打算準備擴軍,沂蒙這個地方好啊,蘇魯地區的交界處,地理位置沒得說。最重要的是這邊兵員相對比較充足,弄好了這也是一支不弱的力量啊。」,其實這原本是王明宇剛剛想起的事情,現在一說倒是覺得李賢宇這個小子留在這裡的話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錢立業也是眼睛一亮道:「你的意思讓李賢宇留下?這樣可就太好了,要是這小子留下的話,那我可就能放心的把沂蒙山獨立團交給他們了。否則我還真有點不放心,這畢竟是正規軍編製,咱們可兒戲不得啊!」

王明宇笑道:「我說有啥用?現在李賢宇在那邊只是我給他起的個諢名叫李二愣子,你到時候千萬別叫錯了。如果一旦他留下來的話那麼他以後只能叫這個名字,除非哪一天我宣布起義,否則他的身份絕對是不能曝光的。不過我也不知道這小子現在的想法。」,因為李賢宇喜歡的羅玉敏就在這邊,要是李賢宇跟著自己去318軍,可能也是捨不得羅玉敏。

錢立業畢竟也是做過很長時間的地下工作的,一下子就明白了其中的關鍵道:「這個問題其實也好辦,李賢宇稍微喬裝打扮一下。整個光頭什麼的,誰也想不到此人就是李賢宇。而且李賢宇到318軍之後據我所知一直不顯山不露水的,這個任務倒也合適他。還有你不是說他喜歡那個沂蒙縣委的羅玉敏書記嗎?我看這個可以利用一下嘛,沒準這小子還顛顛的答應了呢!」

王明宇笑著道:「其實李賢宇什麼都合適,就是要看這小子自己的意願了。不過我尋思他應該會答應的,畢竟男女搭配辦事不累嘛,這小子和羅玉敏同志的關係估計我去了那麼多天之後應該也確定下來了!不過到時候我們兩個也只能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了,否則這小子肯定一個勁的跟著我們回318軍去!」,王明宇是太了解李賢宇了,只愛美人這種事絕對不是他李賢宇能幹出來的事,李賢宇的第一條件絕對是回318軍。

錢立業點點頭道:「那就這麼辦,要是李賢宇這小子能夠當獨立團的團長那我也放心了,否則的話誰放心放剛收編的一幫土匪當團長?還有那個年輕的女書記,我怕沒有你們在場她鎮不住場面啊!」,錢立業的擔心也是正確的,孤狼等人一開始的確是沖著王明宇和李賢宇去的。不過只要錢立業把錢蒙山獨立團往出一擺的話,保准孤狼等人乖乖的聽話。

王明宇微微笑道:「我告訴你啊,這小子鬼精著呢,我放他到這邊來我也安心。不過招兵買馬的事情也實在太過無趣了一點,我尋思給他布置點任務,讓他也有個盼頭。否者這個小子指不定哪天自己就去惹是生非去了。」,王明宇可是非常了解李賢宇的,這人時間一長就耐不住寂寞了,所以一定要給他點許可權,但是又不能太過了。否則這小子能上了天去。

錢立業點點頭,然後笑著問道:「明宇你準備在沂蒙山獨立團招多少人?」

王明宇略微思索了一下道:「能招多少招多少唄!」

錢立業搖搖頭苦笑道:「能招多少招多少?你咋就這麼財大氣粗呢?」,實際上錢立業自從上回撤退的時候去了連雲港之後,他就被震到了。沒有想到王明宇真正的主力在這呢。黑壓壓的一片人,直接把錢立業看傻了。現在王明宇又這麼說,錢立業也只能無奈的苦笑了。

王明宇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我自己能不能養得起了,實在不行,賣點盤尼西林給小日本吧!賺誰的錢不是錢?不過我有空問問王介,不知道底細我這就是有點底氣不足啊!」,王明宇從一開始想要建立空軍的時候就這麼想過。

兩人互相看了看,又開始繼續趕路…李賢宇還不知道因為錢立業和王明宇兩人的對方就把他這個人留在了沂蒙山獨立團,要是李賢宇知道的話恐怕早就一溜煙的跑掉了。留在這地方帶著一幫民兵?吃飽了撐的啊?老子在318團還有一個正規軍的團呢。不過要是李賢宇知道王明宇給他的一些特權的話,在加上羅玉敏這小子保准就點頭同意了,王明宇為了李賢宇也算是煞費苦心了。

當然王明宇的打算不可謂不好,因為李賢宇在這方面絕對沒有任何的問題。而且這樣他和羅玉敏也不用分開了,也算是成全了這一對小鴛鴦。最重要的就是一旦王明宇等人去參加武漢會戰,到時候回來的時候部隊不知道還能剩下多少了? 我從末世開始無敵 這個時候在這邊繼續儲備部隊,對於王明宇來說也是留著後手的。

錢立業和王明宇兩人很快的抵達了沂蒙山區。這個時候的沂蒙山區已經是傍晚時分,山東省委的兩位同志早在進入臨沂範圍內的時候就告辭了。否者也不會出現錢立業和王明宇兩人這麼痛快的談話了,不然他們身上的秘密豈不是全都暴露了嗎?

冬天入夜很快,這個時候才下午四點多鐘,天色已經有點發黑了。沂蒙山區從遠處看去還是那麼的一片朦朧,山與山之間的間隔看似很小,實則距離非常的長。冬天的沂蒙山山上略顯突兀,到處是紛飛的落葉,顯然秋季過去的時間還不是很長。

王明宇到了這裡基本上就是輕車熟路了,沂蒙山抗日根據地的人也是認識王明宇,對於王明宇當日擊敗大當家孤狼的事情自然更是親眼所見,所以看到王明宇突然出現屁顛顛的就跑過來噓寒問暖。最後在王明宇的要求下才帶著王明宇和錢立業二人去了建好的沂蒙山抗日根據地的指揮部,也是沂蒙縣委的辦公地點。

王明宇和錢立業一路漫步走著,王明宇不時的和認識的人打著招呼,一路也看著整個地方的變化。不得不說李賢宇這小子治兵還是小有一套的,現在基本上整個沂蒙山抗日根據地的戰士們已經有了一種軍人的氣質,顯然是李賢宇平時肯定是帶著他們訓練的。

不過王明宇略微有些不滿的就是,訓練了一個多月的成績似乎沒有黃博雄在連雲港訓練新兵的那種效果,當然王明宇也覺得因為這畢竟不是當成正規軍訓練的,可能李賢宇這個小子壓根就沒有太過在意這些事情吧。不過這次王明宇也是有點冤枉李賢宇了,自從王明宇走後,他們和日軍幾經周旋,經過了半個月的時間才把這幫鬼子給弄服了,也有可能是小日本不願意跟著他們瞎跑的緣故。

反正不管怎麼說,李賢宇他們還是耗費了一定的時間,真正的訓練時間很少,估摸著也就半個月的時間而已。而且平時這幫人還要新建家園和防禦工事,所以能有這樣的小雛形已經算是不錯的。整個根據地的建設落在王明宇的眼裡感覺和之前走的時候變化還是挺大的。

王明宇一路走著看著那些新加入的人在不斷的訓練著,也點點頭。剛才從山下走來的時候,王明宇明顯也感覺到了哨卡增加了不少,而且明哨暗哨也是錯落有致,至少李賢宇這一段時間還是很有功勞的,把根據地的防禦建設的還是很不錯的。

PS:給一朵花吧,阿門! 跟著他旁邊的錢立業第一次也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覺。畢竟錢立業是第一次來,而且好的根據地他也是見過的,這個根據地除了地理位置頗佳之外,目前跟已經建設成形的根據地還是沒有辦法相比的。所以錢立業只是習慣性的打量一番,就跟著王明宇進入了根據地最核心的位置,就是過鐵索橋的時候,錢立業有點哆嗦。

王明宇兩人終於走到了他們以前開會的地方。一眼望去,只見此刻正坐在那邊商議著什麼的李賢宇和羅玉敏二人,王明宇故意的笑了笑道:「哎呦,走錯了!」

李賢宇一聽皺眉一下之後覺得不對,這聲音咋就這麼耳熟呢?抬頭一看大吼道:「大哥,你咋回來了?咦,老錢你咋又出現了呢?哈」

王明宇和錢立業被李賢宇這麼熱情的舉動嚇一跳,緊接著兩人均是給了他一個白眼,王明宇對著羅玉敏道:「羅書記一段時間不見,現在怎麼一見面就臉紅了?」,王明宇不以為意的開著他們的玩笑。

羅玉敏臉色更紅,輕聲的猝了一口道:「你們啊,一見面就沒正行,這位是?都來了也不介紹一下呢?」,羅玉敏看了看錢立業,然後又看了看王明宇。

王明宇朝著羅玉敏看了一眼,遞給了羅玉敏一個眼神,羅玉敏把旁邊的兩個站崗的叫去了外面。然後關上門窗道:「怎麼了?這位是?」

王明宇無奈的聳聳肩道:「這位其實沒什麼,不過他的身份暫時還需要保密。當然是對外保密,他是新任山東省委副書記錢立業同志,原來是上海市委的副書記。應該算是你的領導吧,呵呵」

羅玉敏一聽一驚,立刻立正敬禮道:「首長好!」

錢立業笑著擺擺手道:「呵呵,不要喊我首長,要不你和明宇一樣,喊我錢老師好了!我喜歡這個稱呼,我的身份需要保密,所以現在暫時還不能對外宣傳。」

羅玉敏點點頭道:「請首長…請錢老師放心!」

李賢宇打斷了羅玉敏道:「行了,這都什麼跟什麼啊,老錢,你咋回來了?這是要跟著我們一起去318軍?還是就呆在山東了?」,李賢宇和錢立業是老熟人,什麼身份對於李賢宇來說根本不是什麼問題。

錢立業笑著點點頭道:「恩,我是和明宇一起去318軍,不過你去不了了!」,說完錢立業搖搖頭假裝嘆了口氣!這是之前王明玉和錢立業商量好的,他們兩個人一個人唱紅臉一個人唱白臉。顯然錢立業為人相對忠厚老實些,自然義無反顧的承擔了白臉的角色。不過這個話題自然還是由他先引出來。

李賢宇一蹦三尺高大聲的叫嚷道:「為啥?大哥,你這啥意思?上回延安我就沒去,這回不會都不帶我回去了吧!我可是一直期盼著和兄弟們一起打鬼子呢啊?你不會真把我留在這當個土八路吧?」,看李賢宇的樣子,此刻好像王明宇只要說不帶就跟王明宇玩命一般。只不過一旁的羅玉敏看著李賢宇臉色明顯的不對,一看就是要秋後算賬的樣子。

王明宇沉著臉道:「到底你是大哥還是我是大哥?我留你下來自然也是有我的道理!你現在這麼大聲的嚷嚷像什麼?市井潑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