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是說,惡靈目前並不在吉爾公司之中!」

得出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唐淵的意識二話不說就從黑雀身上離開了。

大倉市警察局門口。

睜開雙眼,唐淵又在警察局附近好好的轉了一會,便轉身回去了。

推門進入房間。

看著幾人有說有笑,唐淵對著陳陽問道。

「…都說完了。」

陳陽笑著打了聲招呼,說道。

「嗯…該問的都問完了。」

向他揚了揚手中的筆記本。

「這些,我回頭整理一下,將資料發給你們。

對了,唐淵,你還有什麼想問的嗎?」

搖了搖頭,唐淵沒說什麼。

他心裡還思考著謝佳佳傳給他的那個方法。

評估著實施它的可能性,以及成功率。

這時候,李商開口說話了。

面容複雜,他語氣帶著幾分猶豫不決。

「各位警官…我希望你們能夠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能夠保護一下王珊珊。」

「王珊珊?」

夜小柯疑惑道。

「哦,是李先生的一位公司女同事,做運營的。」

陳陽連忙向她解釋。

見夜小柯明白,陳陽扭頭對著李商問。

「李先生,能說一下你的理由嗎?」

舔了一下乾裂的嘴唇,李商把目光從每個人的臉上掃過,他緩緩開口。

「我感覺…她有危險!」

危險?

唐淵目光一跳,和眾人互相的望了望,然後扭過頭向李商問道。

「什麼樣的危險?」

認真的看著唐淵的,李商一字一句的說。

「我有種強烈的預感。

主管高峰死亡之後,下一個受害者——就是她!」

答應了他的請求之後,唐淵,夜小柯,衛澤言,陳陽他們便一個個從房間里走出來了。

陳陽走在前面,唐淵,夜小柯,衛澤言三人走在後面。

夜小柯和衛澤言在唐淵的兩側,幾人正討論著一些東西。

甩了甩單馬尾,夜小柯對著唐淵問。

「剛才出去那一趟,你有發現惡靈的蹤跡嗎?」

唐淵默默的搖了搖頭。

「沒有。」

嘆了一口氣,夜小柯道。

「唉…剛才你出去那會兒,我對李商發動了通感。

可結果你知道怎麼滴?」

唐淵沒有說話,看著她。

「他乾淨的就像一張白紙,我什麼都沒有看到!」

夜小柯無奈,這還是有人第一次無視了她的能力。

「沒錯,小夜姐不甘心,以為自己能力發動的姿勢不對。

但是不管實驗幾次,都沒有成功!

當時,那李商的表情可是相當的精彩,感覺就像看著一個病人。」

衛澤言在一旁補充兩句。

「誰知道那李商的身體是這麼回事?

我的能力對你們明明都很有用的,就對他沒用!」

撓著腦袋,夜小柯百思不得其解。

「在吉爾公司發生命案的那個廁所裡面,的確被惡靈探測器檢測出大量的惡靈氣息。

這是做不得假的。

而且李商開篇說,對他自己感到恐懼這句話,也讓我格外的在意!」

「還有,昨天在吉爾公司門口消失的女子是誰?

為什麼只有李商能夠看到,其他人卻看不到。

又為什麼會用一種做夢的形式將兩者相連?

說到底,為什麼一定要做夢,或者說昏睡?

這也是一個非常奇怪的點!」

這些迷惑像是說給自己聽,又像是說給他人。

衛澤言抬頭,看向唐淵。

「剛才你出去的時候。

李商似乎篤定你沒有辦法看到那頭惡靈。」

「沒錯。」

夜小柯點頭附和一聲。

「嗯…我剛才在外面轉了一圈。

並沒有發現什麼惡靈存在過的痕迹。

所以我有以下2種推測。

第1種,這個李商在撒謊。

惡靈根本就不存在,或者說沒來!

他在誤導我們。

第2種,李商沒有撒謊。

惡靈真的就站在那裡,只不過以我的手段沒有辦法探測到它!」

沒有給兩人插口的時機,唐淵直接說出了自己的傾向。

「我認為是第2種。」

「…理由?」

衛澤言表示疑惑。

在證據不足的情況下,貿然傾向某一個選擇可不是一個好方法。

一個不小心,很可能就會將調查的方向,徹底的拐到一個死胡同中。

「唐淵,你可不要告訴我,是你靈能師的直覺啊?」

夜小柯也吐槽了一聲。

她也感覺現在就下這個判斷,太過於武斷了。

看了他們一眼,唐淵解釋。

「其實在昨天的時候,我就派了黑雀前去那個吉爾公司偵查了一下……」

「啊,你怎麼不告訴我們一聲?」

胳膊被撞了一下,夜小柯略感不滿。

苦笑,唐淵稍微解釋了一下。

「我就是想提前去了解下。」

並未真的生氣,夜小柯看著唐淵,用一種肯定的語氣說道。

「那你,應該是發現了什麼吧。」

唐淵點頭。

「嗯…當時不僅在43樓的廁所裡面。

甚至在整個43樓的走廊和房間中,都發現了惡靈留下的痕迹。

只有吉爾公司裡面除外。」

「只有吉爾公司?」

什麼意思?

心中隱隱約約有了猜測,夜小柯等待著唐淵的解答。

看著前方,唐淵回憶著昨天逆髮結羅發送來的信息,回答。

「對,那裡面相當的乾淨。

就和現在的局裡一樣,連一絲一毫的惡靈氣息都看不到!」

「剛才出去那會兒。

我又派黑雀前往吉爾公司探查一番。

在吉爾公司的內部,這一次竟然發現了大量的惡靈氣息。

這和昨天的發現結果完全不符!」。 同樣,周零看到#時運周零分手原因#的時候,心底也有一份疑惑。

在看到這個熱搜詞條的時候,周零還以為當年治療嗓子的事情被曝出來了。

等她進入到綜合動態,看到營銷號的微博文案時,眼神逐漸黯淡。

「……」離譜。

周零看完整條微博的文案,順便把評論區也逛了。

【不是吧?難道周零當年和時運分手,真的是因為時運有出軌行為?】

【博主分析的好像挺有道理的,而且時運向周零示好那麼久了,周零到現在都沒有同意複合,盲猜時運知道周零要復出,擔心自己的秘密守不住……】

【周零不會從頭到尾都是受害者吧?我都懷疑當年周零被封殺這事和時運有關/恐怖】

……

周零凝眸,皺緊了眉頭。

「……」離了個大譜。

有絕大部分在評論區帶節奏,然後就有不少路人開始同情周零,還有一部分在評論區為時運洗白的。

【博主怕不是個專業黑吧?你看到時運承認睡粉了嗎?還有,你又不是當事人,你怎麼知道他們分手就一定是因為男方出軌?】

【時運承認了嗎?你就在這瞎帶節奏,這種熱度你也蹭,活該你的商品賣不出去】

【你怎麼知道的?你好牛逼哦/微笑】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