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沒有解釋太多。

預感到這是重生以來遭遇的最強對手,說完他揮手張開諸天星辰圖,道:「你先進去躲一躲,接下來的戰鬥我可能顧及不到你。」

「那你呢?」柳傾城並沒有進去,而是反問道。

林昊就笑,捏了捏她鼻子道:「打得過就打,打不過我肯定也要跑路啊!」

這話一說柳傾城就放心了。

因為林昊也是可以進諸天星辰圖的,順便還能將諸天星辰圖隱去。

而即便是不隱去,三足烏龍也沒可能摧毀諸天星辰圖,至於進到諸天星辰圖中那就是自己找死。

所以她放心的進去了。

林昊收好諸天星辰圖,這時三足烏龍的咆哮聲也已經停止,只剩下無盡的仇視與憤怒。

林昊也不急,笑著問道:「說說你都記起了一些什麼?」

「龍族!」

「霸主!」

「第二紀元!」

「獵龍一族!」

「仇恨!」

「……」

也不知是突然就不會說話了還是根本不想說,三足烏龍惡狠狠吐出一連串單獨的詞語,並不成句。

林昊到底還是聽懂了,微笑著說道:「你的意思是,龍族本該是天地間的霸主,然後在第二紀元中被獵龍一族狙殺,元氣大傷,以至於失去霸主地位,是這樣嗎?」

三足烏龍並不說話,只是雙目更加發紅,噴吐黑色龍炎的頻率也越來越高。

林昊頓時明白自己說對了,又問:「意思是獵龍一族起源於第二紀元,那你知道現在是第幾紀元嗎?」

果然還是沒法比。

獵龍一族與龍族的大規模廝殺存在於第二紀元,這等隱秘之事連他都不知道,偏偏這三足烏龍瘋一會就知道了。

不得不說,龍族果然是這天地間最為得天獨厚的種族。

結果他這個真心求教的問題也沒能得到解答。

也不知是不知道答案,還是根本不想說,總而言之,這次三足烏龍是直接怒了,隔空開始噴吐龍炎。

龍炎不是別的東西,不論熱度還是侵蝕力又或者毀滅性,都遠非一般的火焰能夠相提並論。

林昊倒也不怕。

頂著龍紋血罡形成的防護罩,腳下猛的用力,瞬間他整個人彗星般崛起,硬是闖過那大片鋪天蓋地的黑色龍炎,一拳砸向三足烏龍下巴。

只聽「轟」的一聲,一拳命中,瞬間三足烏龍比那閉嘴不再噴火。

只是身為龍族,天生強悍的體魄讓它吃了那一拳根本一點事都沒有。

一雙巨眼滿是嘲諷看著林昊,它冷笑道:「傳說中讓龍族走下神壇的獵龍一族原來就這點本事?

若果真如此,今日便是汝的死期。

若果真如此,今日吾便要為歲月長河中逝去的同族復仇,噬汝之血,食汝之肉……」

不愧是號稱天地間最受眷顧的生物。

此前那一拳,林昊自問打爆一個普通元嬰修士毫無壓力,偏偏對它來說撓痒痒一般。

而此刻,隨著話音的傳出,修長矯健的身軀扭動間,大片烏雲被它攪散,就連那看似無比可怖的赤色閃電也不能奈它分毫。

如此,說它是重生以來遇到的最強對手絲毫不過分。

哪怕林昊修鍊的是龍血煉體術,並凝聚有龍紋血罡十一道,可相比三足烏龍化神期的龍體,依舊差了不止一點半點。

心中明悟,林昊也打起精神來。

「既然單純的肉身力量不能敵,那就加上金丹之力!!」

念動之間,體內滾滾氣血奔騰有若長江大河,十一條龍吟仰天長嘯。

與此同時,紫府丹田原本處於靜止狀態的金丹驟然光速旋轉,釋放出狂暴犀利的九轉劍元在經脈中奔騰如龍,同時也讓虛空劍影密布,劍氣如林。

便是這般,集齊了自身體修元修兩道的絕強力量,又一次,他一拳朝著三足黑龍的頭顱砸去。

「昂——」

這次是被打痛了,三足黑龍暴怒,龍吟驚天。

而事實上它只是頭上破了點皮!

反倒是林昊,隔著那麼近,被一嗓子吼得頭昏腦漲,而後那龍尾化作一道烏光抽過來,「嘭」的一聲,龍影消散,龍紋血罡直接破碎。

林昊體內氣血翻騰,硬生生一次被抽飛近五十里遠,途中遭遇時空亂流無數,最後重重撞在一座山上。

只聽「轟」的一聲巨響,大量碎石滑落,連山都在震。

「咳咳——」

「居然受傷了!」

「到底是得天獨厚的龍族,強行越兩級挑戰,無異於以卵擊石啊!」

「不過這樣也好,若是太弱,你對本帝而言又有什麼價值呢?」

從凹陷的石坑中出來,擦去嘴角血跡,林昊一貫淡漠的眼中,首次出現了狂熱。

手一張,大把血靈芝握住,「吭哧吭哧」一頓猛嚼。

隨著大量精粹氣血之力湧入,不過眨眼間他體內的灼熱感淡去,損失的氣血之力也迅速得到補充。

而這個時候,三足烏龍早已跨越五十里虛空,懸浮雲端睥睨俯瞰。

「汝比想象中要強。」

「這片天地間,在吾之外,汝當是最強者。」

「然,汝之實力果真就僅止於此?」

居高臨下,一翻肯定后,三足烏龍再度發問。

言外之意,若果真黔驢技窮,那麼林昊可以死了。

林昊抬頭笑:「你也很強,乃是本帝重生以來遇到的最強對手,沒有之一。」

頓了頓,看了看周圍滿是時空亂流的天地,又道:「若你是一條化神期天蛇,而不是烏龍,此刻本帝或許要考慮繼續戰下去是否明智。

但是可惜,你是龍!

既然你是龍,又清楚的知道龍族與獵龍一族的往事,那麼敢問,連獵龍一族的斬龍訣都沒見過,你憑什麼就以為你會笑道最後?」 林昊滿臉狂熱。

斬龍訣,龍血煉體術的終極奧秘,那是龍血煉體術中唯一的攻擊手段。

這是一門神通!

這是一門專門為了屠龍而誕生的神通!

欲修龍血煉體術,先修斬龍訣,唯有如此,方可獲得足夠的真龍之血,用於修鍊龍血煉體術。

在此之前,林昊從未動用過斬龍訣,因為以他的實力根本不需要。

但是現在面對比他高出整整一個大境界、幾可匹敵尋常渡劫修士的三足烏龍,除非他真的願意放棄,否則別無選擇。

大抵也是知道斬龍訣的可怕,這一刻三足烏龍再也不敢輕視,目光分明變得凝重起來。

與此同時,因為知道無數族人都死於斬龍訣之下,此刻的它也更加憤怒,內心更加充滿殺意。

這是不容逃避的一戰!

為了鋪墊自己的長生道途,為了歲月長河中凝而不善的滅族之恨,此時此刻,不論林昊還是三足烏龍,皆不可能放手。

是以,烏光一閃,三足烏龍動了!

它很想領教斬龍訣到底是何威力,但直覺告訴它,若想完成復仇,最好不要讓眼前的人類有這個機會。

林昊同樣動了。

三足烏龍的實力非同小可,此刻他面對它,就跟那些普通金丹修士面對他沒有任何區別。

即便他有斬龍訣這個大殺器在手,但只要稍有疏忽,三足黑龍絕對有一擊將他打爆的能力。

是以他也必須小心小心再小心。

所幸以他大帝級別的戰鬥經驗,這點陣仗只是小兒科。

強大的靈識,加上豐富的戰鬥經驗,哪怕三足烏龍速度實力皆超過他很多,但他存心要躲並不難。

而就在他身形鬼魅一樣不斷在虛空不同的點出沒之時,一心二用,斬龍訣也終於準備好了。

這門神通其實也簡單,總的來說,只要凝聚了龍紋血罡,施展這門神通便不成問題。

只是對於外人來說,因為不懂得龍血煉體術,所以想要凝練龍紋血罡幾乎不可能,而後這門神通自然也無從施展。

而他正好就是凝練了龍紋血罡的人,且龍紋達到了十一道。

如此,以自身精血成劍,融入十一道龍紋,再於劍身刻畫獵龍一族秘傳的斬龍符文,斬龍訣便宣告達成。

這時的林昊終於不用躲避了!

斬龍訣成,他此刻手上提著一柄鮮紅泣血的長劍。

這是斬龍訣的終極狀態——斬龍劍!

斬龍劍成,蒼天泣血。

彷彿歲月長河中潛藏的一幕幕都在這一刻被挖掘出來,隨著斬龍劍的出現,灰暗陰沉的天空瞬時充滿血色。

便在這血雨淋漓滿目鮮紅的天地間,蒼穹,大地,無數巨龍在鮮血橫流,泣血哀鳴。

這完全就是一幅龍族末日的畫面!

此等異象,與林昊對佛門中人動殺念時漫天佛陀隕落,諸天浮屠的異象是一個意思,都是殺戮太多。

便也是這樣一幅異象,似乎在冥冥之中構築成了某種蘊含神秘力量的領域。

在這個領域之中,忽然滿心仇恨滿目殺意的三足烏龍心生恐懼,心生絕望。

它知道這不應該!

它知道憑實力它殺這可惡的凡人如屠狗!

然神通之所以稱之為神通,便在於明明知道,也往往無從抗拒。

這異象看起來似乎只是異象,只要不理會就沒什麼大不了。

可實際上,那都是通過神通凝練的畫面,極度具有衝擊力,能極度撼動靈魂。

便因為此,身處這群龍泣血的牢籠之中,不受控制,它戰意大減,實力大降。

而真正的殺機,卻來自林昊手上那把精血與龍紋凝結而成的斬龍劍!

趁著三足烏龍為異象所擾,速度大減,抓住時機,一個翻身,他穩穩翻上龍顱。

一手拽住長須,一手高舉斬龍劍。

宛如一輪紅日,這一刻的斬龍劍紅光四射,一面散發著萬龍隕落之悲,一面又充斥著開天闢地的無上鋒芒。

「去死吧!」

「今日本帝便封汝之魂,奪汝之軀,日後,汝將為本帝之不世神途,乘風破浪,披荊斬棘!」

「……」

滿臉狂熱。

高喝聲中,血色斬龍劍調轉鋒芒,重重朝著龍顱插下。

面對斬龍劍獨有的斬龍鋒芒,這一刻三足烏龍堅硬的龍鱗堅固的龍骨完全形同虛設。

連一點聲音都沒有,彷彿白刃入豆腐一般,血色斬龍盡數沒入龍顱,之餘劍柄在外。

「昂——」

絕大的痛苦混合著死亡的陰影,這一刻三足烏龍渾身痙攣,瘋狂的扭動起來。

林昊目光冷厲,猛然拔出斬龍劍,便聽「噗」的一聲,龍血衝天。

便在這一刻,三足烏龍痛苦的叫聲戛然而止,而後身軀不受控制朝著地面墜落。

就這麼死了!

這就是斬龍劍,除非不中,否則生死就在一瞬間。

地面,林昊長出一口氣,臉上也微微露出笑容。

斬龍劍散去,精血重新流入身體,龍紋也悉數回歸。

隨著這一系列舉動,天地間異象消散,恢復了之前的樣子。

而因為精血有些虧損,此刻的他面色分明白了許多。

但這並不影響他此刻的好心情。

「三足烏龍的實力比之尋常渡劫期修士也不差了。

如此,只要將它的龍魂抹除靈智,凝練成元魂封入體內,即便遇上渡劫修士,我也能與之一戰……」

心中念頭轉動著,遵循最初的目的,他伸手就將三足烏龍之魂抽了出來。

作為化神期的存在,哪怕身體已經死亡,但靈魂短時間內不會失去意識,更加不會消散。

是以脫離身體的束縛之後,三足烏龍之魂依舊暴露出狂暴的殺意與恨意。

林昊一臉淡然:「汝與本帝之間的角逐,終究是本帝更勝一籌。

安心去吧,放心,汝之靈魂不會湮滅,因為本帝會將之凝練成元魂,助本帝在通往無盡神途的路上礪礪前行,披荊斬棘。」

言罷,雙目神光爆閃,瞬間三足烏龍之魂的咆哮與憤怒戛然而止。

短暫的掙扎之後,它終究被抹去了意識,徹徹底底成為一具遊魂。

三天之後,這具遊魂被施以秘法,最終凝練成一枚蘊含三足烏龍之力的元魂珠。

林昊張開左手,掌心一條縫如眼睛般睜開,隨著吸力散發,很快元魂珠被攝入。

也就這個時候,終於按捺不住,諸天星辰圖中,柳傾城傳遞出想要出來的迫切意願…… 凝練元魂是一門十分基礎的魂道神通,在修真界以及仙界廣泛存在。

通過將凝練的元魂封印入體,修士便能實現變身的目的。

是以,當在修真界看到一隻鳥停在枝頭,那未必是一隻鳥,可能那是某個修士。

聽起來好像比較有趣,可實際上對於絕大多數的修士而言,這種變身都比較雞肋,全無實際意義可言。

真正想要通過凝練封印元魂入體來讓戰力變得強大,首先要有強大的魂道修為及手段。

因為若沒有強大的魂道修為及手段,即便一個強大的靈魂擺在面前,也絕對沒有抹除靈智將之凝練成為元魂的可能。

非但如此,往往這個時候,修士最需要考慮是如何防範被這個強大的靈魂奪舍,自此淪為行屍走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