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上,自己並不想拜『林衍』大師為老師。

為人徒弟,有權利更有義務,最重要的是,眼下自己不願和林氏一族扯上太多關係,免得到時候糾纏不清。

父親的血海深仇,自己的迷離身世,還有叔叔林鯨的死……

這一切,似乎都與林氏一族有關!

(第二更~~)(未完待續。。) 第二次培訓,開始了。

這一次,卻是和之前完全不是一個等次。

一個就好似在地上走,而另一個,卻已經在天上飛!

難度,增加太多。

遠遠不同!

「錯了林風,這裡應該要收。」

「燃合的時候,星座之力不是這樣釋放的。」

……

林羽墨耐心的教導著。

這一次,她終於找到『副導師』的權威了。

糾正林風許多錯誤,這次教導中,林羽墨突然發現林風就好似在一夜間『變笨』了。倏地笑笑,林羽墨卻明白,並非林風變笨,而是第一次培訓他表現的太驚人,所以眼下才顯的『笨』了許多。

但相比她自己那時學習進階煉器技巧,林風的學習速度——

遠遠勝之!

依然擁有驚人的悟性,還有強大的動手實踐能力。

很多東西,本質上並不會有太大改變。不過,要成為人階煉器師,確實不容易。

尤其是要煉製星寶星器。

但林風,很執著。

既然開始,就不會後退。

林風心中很清楚,相比起實力的提升,到達聖級,成為一個地階煉器師,能更快達到自己目標!而且成為煉器師,自己將會變的很富有,在雁翎府沒有錢無所謂,但在斗靈世界,有錢,能做到很多事情。

星寶、星甲要購買,星符有著不少作用。

星丹,同樣有巨大效益,包括許多極品星丹服食能直接提升身體素質。

像是當日煉製十倍率『時間刻紋之陣』,若沒有林羽墨那顆星丹救急,自己恐怕早已失敗。

有錢。能買到更好的住所,更佳的修鍊環境。

不說其它,眼下自己修鍊所用的,是百倍率『時間刻紋之陣』,但這並非極限。


兩百倍,三百倍。甚至五百倍『時間刻紋之陣』都存在。

能直接提升幾倍的修鍊效率!

在斗靈世界,錢很重要。

有明確的目標,林風持續前進著。

在林羽墨的教導下,煉器技術提升極快,各種人階煉器師的基礎知識,星寶星器煉製的進階技術,都是熟練掌握。畢竟這些只是『形』的存在,基本上只要不涉及星座之力,自己都能很快領悟。

星穹瞳。相當逆天。

但就算如此,也耗費足足一個多月時間。

此時,原本在第二層培訓的煉器師學徒,已是到達第三層。

原本便只有四十九人,而順利通過測試達到第三層的,僅剩下區區二十二人。

淘汰足半!

「阿浩。」林風微笑的打招呼的。

在李浩身旁的,是輕輕把玩著耳環的荊幽幽,看到自己。似乎很是『故意』的側過半邊頭,並不理會。

「林風!」久別重逢。李浩亦是開心的揮著雙手。

「羽墨,等我一下。」林風對身旁的林羽墨點點頭。

「好。」林羽墨淺然一笑。

兩人的關係極是融洽,讓的不遠處李浩、荊幽幽等人無不驚訝,唯一蹙起眉頭的便是林冷沫。

「嗨,林風你小子可真厲害。」李浩手肘一拱,寫意的挑眉道。

「啊?」林風一臉不解。

「老實交代。什麼時候把釋羅郡第一美女追到手的?」李浩雙眸放光,「難怪你對幽幽不感興趣,原來追到了林羽墨。嘖嘖,這要被人知道可不得了,那可是大家的夢中情人啊~~」

事實上。論相貌,荊幽幽已經足夠漂亮,身材更火爆到極致。

但林羽墨無疑更勝一籌,尤其是那如雪肌一般的皮膚,光澤澈亮,彷彿一壇清澈的湖水。

不過,論長相身材兩人距離並不大,充其量一個9.99分,一個10分。

真正的差別,在於氣質。

雖是大家閨秀,出身富貴之家,但荊幽幽的美無疑多了分『俗』;而林羽墨的美,卻顯得『脫凡』,彷如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一般。在這一點上,兩人相差極多。

這也是為什麼荊幽幽只是釋羅郡十大美女之一,而林羽墨,卻是——

名副其實的第一美女。

「誤會。」林風苦笑搖頭。

自己,怎麼就和羽墨變成一對了。

眼下連身世都不清楚,要知道,羽墨很可能是自己的妹妹。

「少來了你,還賣關子,太不厚道!」李浩撇嘴道。

「真不是那樣。」林風頗感無奈。

越解釋,越掩飾。

顯然,沒有人會相信。

眼見兩人出雙入對,那神情模樣怎麼看都是一對。

尤其是眼下,林羽墨面帶淺淺笑容,似乎一個正等待丈夫的妻子。那美如畫卷般的氣質,讓人怦然心動,眾人無不艷羨林風好本事,竟把這等女神都能追到手。

羨慕的多,嫉妒的卻也不少。

還有一雙不服輸的眼神。

荊幽幽。

「哼,什麼第一美女,明明是我更漂亮。」荊幽幽嘟了嘟小嘴,美眸卻是不住的偷瞟林羽墨,那份仙塵般的氣質,好似雲朵一般,讓她心中莫名生出幾分愧慚之心,卻是輕拂耳環,驕傲的抬起胸部。

「起碼比你身材好。」荊幽幽終於找到一項勝過林羽墨的了,但……

卻是發現,林風連眼角都沒望她一眼。

根本未注意她。

心,莫名有種刺痛的感覺,荊幽幽回過頭,不再看林羽墨。

從小便是天之嬌女的她,第一次有種心傷的滋味,卻是陡然間發現自己最賴以自豪的,輸給了別人。心很酸,荊幽幽甚至有點想哭,然而此時背後卻響起陌生而又熟悉的聲音。


「你好,荊幽幽。」荊幽幽倏地轉過頭。見到林風正站在自己面前,霎然間一驚。

心『撲嗵』『撲嗵』跳的極快,俏臉頓時紅起,卻不知為何。

「呃……」林風見到荊幽幽如此模樣,一時語塞。

卻是李浩剛才說,荊幽幽不相信他。要自己親自去說,這才走了過來。


不管如何,事關人家姑娘家清白,這種事自己不能逃避。

「你,你好。」輕若蚊音,荊幽幽俯首拂動耳環。

那彷如熟透般的臉龐,處處充透著嫵媚氣息,甚是撩人。

「是這樣的。」林風笑了笑,坦言道。「之前我們有點小誤會,希望能冰釋前嫌,過去的事別太在意,就把它抹掉。」身為男人,自己總不至於那麼小氣,和一個女孩子斤斤計較。

再說,倘若荊幽幽一直記掛著這事,對自己……

似乎也沒什麼好處。

「嗯?」荊幽幽抬起頭。輕訝。

「那…再見了,加油。」林風笑著點點頭。旋即也不敢多呆,轉身便是離去。

起碼,了卻一樁心事。

望著那離去的背影,荊幽幽心中有種空洞和悵然若失的感覺,但想到林風剛才和她說話,卻又有點小小歡喜。起碼。在他心中並不是沒有自己,想到這,荊幽幽的信心似乎又是回來。

「哼,我才不會輸給你。」荊幽幽望著林羽墨,卻是已經將她當作對手。

與眾人告別。林風旋即離去。

與羽墨結伴,直往第四層而行。

「林風,荊幽幽似乎有點喜歡你哦?」林羽墨倏地調皮一笑。

「別開玩笑了。」林風無奈搖頭。估計她現在恨自己還來不及,喜歡自己,沒可能。倏地,林風想起剛才林冷沫望著自己的眼神,森寒無比,不禁疑道,「對了羽墨,冷沫師姐不會誤會我們?」

林羽墨淺淺一笑,並不答話。

一副不置可否的模樣。

林風心中一嘆。

算了。

就算自己解釋,林冷沫估計也不會相信。


清者自清,也沒什麼好辨。

不過……

「羽墨,到底是不是我妹妹?」

「她的父親『林鯨』,是不是爹要我找的叔叔『林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