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清楚,證據確鑿,雪蓮也只是闡述了一下自己怎麼被黃德明從家裏帶出來,怎麼被挾持的經過,她在裏面雖然沒有見到黃德明,但是聽到了石青和他的對話,也知道了黃德明和綁匪聯手綁架自己的事,所以雪蓮所說的情況和石青與老趙的話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出入,警察告訴他們留下詳細的聯繫方式之後也就走了。 雪蓮被成功的救了出來,兩蛇皮口袋的錢一點也沒有用上,老趙打趣石青說是除了油錢一點錢也沒花就弄個小媳婦回來,連說合算。

雪蓮對於很多事都不太清楚,連商菲都忘記了,老趙是誰就更搞不清了。人家是來救自己的,也不好翻臉,再說她對於石青那種熟悉感也不知道老趙說的是不是真的,也就臉紅紅的沒有說話。

倒是石青怕雪蓮臉皮太薄掛不住,連聲跟老趙告饒。回去的時候就沒有必要那麼急了,石青早就給廖莎莎打過電話告訴了她雪蓮已經平安,晚一點就回去的情況。因此也不是太着急了。老趙開着廖莎莎的小跑在前面,那個戰士開着老趙的吉普帶着石青和雪蓮跟在後面,一路向省城駛去。

原本廖莎莎對於雪蓮就有一種牴觸情緒,還不像小田甜和後來認識的李婷婷。但是當見到了她見尤憐的藍雪蓮之後,那種酸溜溜的感覺就一點也不見了。忙上忙下的溫洗澡水,找換洗的衣服,腳步不停的打理着一切。

老趙好幾天沒有閤眼,到了淘淘就回部隊了。石青也是困的不行,看到有廖莎莎在熱情的忙碌也就放心了,再加上有廖莎莎在,是一定會霸佔雪蓮的,就算是沒有廖莎莎,石青也不會直接的跟雪蓮說要一起睡。畢竟現在雪蓮的記憶還沒有恢復。於是草草的吃了一口東西,石青就睡覺去了。

女人之間可能永遠有話題,當石青睡醒的時候發現,廖莎莎和雪蓮正聊的開心,兩個人之間的熱絡就像是多年的閨密一樣。

雪蓮這些天也沒有太休息好,雖然見到石青之後睡了一會,還是沒有解乏,也早早就休息了。廖大小姐趁着這個時間就去商場里根據自己的目測給雪蓮添置了不少的衣物,反正石青的信用卡在她手上,給他女朋友買東西總沒有錯吧?就這樣,廖莎莎就像是和這張卡有仇似的,狠狠的刷了兩個小時。


等第二天早上石青醒來的時候,廖大小姐早就給雪蓮裝扮起來了,一個氣質型美女被她打扮的像是一個可愛的兔寶寶一樣。粉紅的流氓兔髮卡別在被梳成偏馬尾的長髮上,海藍色的吊帶在香肩上也有個指甲大小毛絨絨的流氓兔,海藍色的半截裙裙帶上也有兩個相擁的兔兔,甚至在亮銀色小涼鞋的閃着晶瑩光澤的小飾品也是那兩隻大耳朵的傢伙。渾身上下沒有那件衣服不是帶着流氓兔的可愛造型,嬌美的雪蓮被這樣一收拾,變得更加的可愛。

見到石青看着自己的那種火熱的眼神,雪蓮有點不敢擡頭,真不知道失憶以後她怎麼變的這樣的害羞。還是廖莎莎最活躍,當她看到自己的愛車被連日的奔波搞的風塵僕僕的時候就噘起驕傲的小嘴,非吵着要石青給她擦車。

人逢喜事精神爽,別說是叫石青擦車,就算是讓他拉車,他都能夠答應。說幹就幹,找出一件發舊掉色的T恤換上,拎着廖莎莎給提供的小桶和抹布,石青一隻手就開始忙活上了。

老趙的包紮技術也算是一流,車上急救箱裏的藥物也是對症,還給他留下夠換好幾次的外敷藥和紗布。這樣石青回來之後就沒有再到醫院去處理,只是廖莎莎到藥店買了點消炎和止疼的藥就完事了。

雪蓮看到石青一隻手有點費勁,也找出一個小手絹幫着石青一起擦,這樣廖莎莎也不好意思在一邊站着指揮了,撇着小嘴到廚房找到兩個圍裙,一條給雪蓮,一條自己戴上,三個人開始圍着滿是塵土的寶馬小跑開始奮鬥上了。一分錢一分貨,要是平常的車被石青用粗糙的抹布和這麼大力的擦拭下可能就不知道被劃了多少道子了,可是廖大小姐的車卻一點事也沒有,經過石青的努力,再次煥然一新。

“你還是自己買車吧,我這輛根本就不是商務用車,每次載着你都像是包養的小白。”廖莎莎跳上愛車,對着一邊坐在小店門口臺階上休息的石青抱怨道。

石青老臉一紅,也是,要說買車的錢是不差,可是石青一直也沒有駕照,對於車也沒有什麼太多的喜歡,也就一直沒有張羅買輛自己用的,平時就是隨便用公司車隊裏的,趕上有事的時候就靠着廖莎莎這輛限量版來撐場面,也真是應該有一輛自己專用的了,總不至於趕上急事了還打車吧?一想到屋子裏還有兩蛇皮口袋的人民幣,石青一拍大腿站起來。

“反正下午也沒有什麼事,咱就去買車,看上什麼樣的買什麼樣的。”

“喔。”廖莎莎一聲歡呼,“是不是要把那兩口袋的錢花光?”顯然她早就打上了那沒有用上的贖金的主意。

“呃……”石青無語,這大姐可是不怕事大的主,要是真的讓她做主,這些錢夠不夠還另說了。趕忙安撫她。

“實用爲主,實用爲主。莎莎姐也不是喜歡浪費的人不是?”

“這兩天我要教雪蓮開車,雪蓮總應該也有一輛的吧?你自己的我不管了,雪蓮的車由我來選。我總是要比你這個車盲要在行吧?”廖莎莎也算是退後一步了。

“好吧,好吧,聽你的。”石青當然不會在雪蓮身上吝嗇花錢,就是真的不夠他也會想辦法讓她高興。

“我,我就不要了吧。”雪蓮現在知道石青和自己有關係,但是怎麼個情況還是沒有太清楚,也沒有開口問,但是她是知道買車要花不少錢的,就有點猶豫。

“你跟他客氣什麼?他的錢還不就是你的錢,他賺錢的目的就是給你花的,”廖大小姐一眼就看穿了雪蓮的心思,跳下車來到她身邊抱着她說。

冰雪聰明的雪蓮倒是明白了廖莎莎的意思,立時羞紅了臉。把頭埋到廖莎莎那偉岸的胸口。

要去買車,去三個人,有倆不會開的,於是商量一下,石青他們就打車去了,廖莎莎和小田甜本來還想試着去擡一個口袋,可是她們那嬌嫩的小手卻禁不住那麼沉的口袋,試試不行就算了,由石青一個一個的拎到出租車上。直接奔着省城的一家車行去了。

PS:雖然狐狸成績一般,還是給自己喜歡的書做個廣告,美女作者:娉悅,大作《愛或不愛》,生花的文筆描寫的情感細膩,不可不讀。 要是依着廖莎莎的意思,就這麼牛X的拎着兩口袋現金去買車,可是石青卻覺得有點太招搖了,在他的堅持下,還是先把錢帶回公司存上了。

磐石創立的時候就很正規的實行財務制度,石青也是拿工資的,不過要是用他那到現在才十幾萬的工資也買不了什麼好車,於是就帶着公司的財務一起去車行,打算直接把車落戶到公司名下。

石青沒有廖莎莎那樣挑剔,隨便選了一輛奧迪A6也就完事大吉,然後就和跟來的財務人員在車行的休閒區坐着等廖莎莎和雪蓮選車。

廖大小姐總是那麼張牙舞爪的,拉着雪蓮在車行裏這個轉悠,不過她的點評倒是相當的專業,那賣車的人見到她這麼懂行也不敢亂說,對車的介紹也很實在。廖莎莎最後幫着雪蓮選了一輛完全是進口的寶馬7系,只不過沒有現貨,需要**。又看了一下其他的車都沒有剛纔選的讓她滿意,也就只好**,慢慢等着了。

這個車行還是很有實力,辦手續也快的很,相對當時來說,也可以稱得上一站式服務了,在他們辦理各種手續的時候,廖莎莎做主給剛買的奧迪裏進行一次全面的裝修,貼膜、地盤裝甲、換座墊、配香水、加鏤花把套,反正是能夠用上的都用上了,最後還買了兩個她的最愛流氓兔放到車的後面。被她折騰完事以後,也就外面看着還是商務車,一看裏面,石青都有點頭暈,簡直就變成她私家閨房差不多。

忙活了小半天才終於全部搞定,留下財務算帳,廖莎莎先一步開車載着石青和雪蓮就跑掉了,在環城公路上轉了一圈又一圈,說是磨合,其實是拿新車過癮來了。石青還好一點,雪蓮有點堅持不住就趴在後座上睡着了。

等到天色黑下來,廖大小姐才意猶未盡的開車往回走,在半路找了一家餐館吃飯。

雪蓮一直很安靜,從D市跟着石青回到省城,一直也不多說話,也沒有提回家的事,可是她越是這樣也越讓石青擔心,怕是叫這次被綁架之後嚇到了。買車的時候,石青就有給北京的李兆林打過電話,和他約好了明天去北京的事。對於讓雪蓮恢復記憶,石青有點迫不及待了,所以他還沒有那個時間去找邪狼算帳。

黃德明等人爲報復石青而綁架雪蓮的事很快就傳到了黃家和藍川的耳朵裏,對於黃德明做出這樣的事每個人都驚訝的不行,這段時間他的表現簡直是把雪蓮當寶一樣,誰也想不到他爲了報復石青會與邪狼的人合作綁架雪蓮。雪蓮媽再勢力也被黃德明這樣做給氣瘋了,對着藍川一頓吵鬧。這讓老藍川憤怒了,也顧不上自己的破廠子的事,從D市飛到上海找到黃標一頓怒吼。

黃標因爲自己的禽獸兒子理虧,也找不出什麼話來安慰老戰友,只能是默默的聽着,直到藍川發泄完也沒有想到這事要怎麼辦才能讓藍川消氣。

藍川看黃標一聲不吭就更是來氣了,把茶几拍的啪啪聲響。

“老黃,我看我們親家是做不成了,也好,既然出了這事,我藍家也不想再攀這高枝。以前的什麼約定就此取消,我們老哥倆這麼多年的關係也就斷了吧。”

藍川說完站起身就走。黃標阻攔不及,也只有無奈的看着老友離去,黃標顫巍巍的身子發抖的窩在沙發裏,好像是突然之間老了許多。

藍川知道自己到上海也於事無補,僅僅是出一口氣而已,連夜飛回D市,和老伴商量怎麼把雪蓮接回來的事。商量來商量去,還是沒有找到什麼解決的辦法,前幾次藍川幾乎都已經把話說絕了,現在去腆着臉感謝石青救了自己的女兒?藍川的老臉實在是沒有辦法去面對石青,只好託自己的妹妹去和石青聯繫,看看他妹子能不能見到雪蓮並且帶回來。

賈雯雯媽接到電話也犯了難,要說雪蓮的婚事她也是瞭解的,出了這事以後她也急得夠嗆,乾着急也幫不上忙,知道雪蓮被石青救回來高興的不行,可是要她出面把雪蓮接回來就有點爲難了。

對於石青雯雯媽是很喜歡的,要是雪蓮能夠跟他走到一起,她是一點意見都沒有,原本她就對兄嫂的勢利眼有非議,這回跟黃家決裂也是趁了她心意。要是讓自己再去拆散石青和雪蓮,她是一百個不願意。但是雪蓮現在還小,也不能就這麼不明不白的就跟着石青啊,所以最後還是拿起了電話,撥通了石青的手機。

石青三個人回到洛基小店,廖莎莎跟雪蓮先後去洗澡,他就在客廳看電視,聽到手機響就調低了電視的音量。

“藍姨,有事嗎?是不是找雪蓮?”石青一接到電話就知道是爲了雪蓮的事。

“哦,石青啊,是這樣,雪蓮家給我打電話,讓我問問雪蓮好不好,你看……”雯雯媽還是有點不好意思開口。

“雪蓮很好,也怪我,忘記讓她打電話回家報一聲平安,她現在在洗澡,等一下我讓她回電話給你吧。還有,明天我要帶她去北京看病,您也知道,上次受傷之後她失憶以後一直也沒有好利索。”石青也怕藍家現在就把雪蓮接走,兩個人雖然沒有像是以前一樣,但是畢竟是剛見面沒有多久,石青當然是不想分開。

“哦,那也好,我一會跟雪蓮家說一下,等你們回來給我電話吧。我也想她了。這苦命的孩子。”雯雯媽對這個侄女還是很心疼的,見石青要帶着雪蓮看病,就做主同意了。

雯雯媽把給石青打電話的情況跟藍川一說,藍川也沒有說什麼,心裏對於女兒和石青的愧疚就又多了一些。不過他也總算是知道了,到底誰對雪蓮是真的好。

第二天一早,石青就帶着雪蓮上了去北京的飛機,廖莎莎由於要在公司坐鎮就沒有一起去,而小田甜因爲馬上就開學,得知石青和雪蓮要去北京,也和他們一起去了。

PS:今天是歷史上最偉大超牛X非常瀟灑很倜儻的狐狸生日,接下來的一天是俺在家裏說的算的一天,到凌晨12點爲止都是狐狸的天下,大家歡呼吧,HOHO。

另外:不管是網站上的還是手機上兄弟,包括看盜版的老少爺們,願意來的就留個腳印踩踩,YD的一天才剛剛開始。Go! 小田甜對於雪蓮的遭遇很是同情,淚眼婆娑的拉着雪蓮的手傷感了好半天。而一頭霧水的雪蓮還不明白是咋回事,但是見到小田甜這麼可愛,她也不由得眼圈微紅。

廖莎莎把他們送上飛機揮手告別,看着飛機起飛,一種莫名的悲傷涌上心頭,呆呆的好久才返回磐石。


李兆林現在已經走出了陰影,石青的諒解揮去了籠罩在他心頭十幾年的陰霾,一下子好像都變得年輕了許多。知道石青他們上午就能夠到北京,還不顧石青電話裏的勸阻,親自來機場迎接他們。

李婷婷得知石青要來的消息也很興奮,早早就在家裏準備好了不少好吃的,自己也打扮的更加靚麗,原本就很漂亮了,還特意的跟同學打電話請教畫了點淡妝,更是豔麗照人。只不過她卻沒好意思跟爺爺一起去機場接石青,女孩子嘛,總是要害羞多一點。

李兆林在機場見到石青是高興的很,對這個小友,他是異常喜歡,自從他知道自己孫女的心思就更加的高興。不過,雖然石青沒有提起和雪蓮與小田甜之間是什麼關係,可當見李兆林到他身邊這兩個美的不像話的小美人之後,老人心裏對自己的孫女就有了一絲的擔憂。石青身邊有這樣漂亮的女孩,還不是一個,加上他對於雪蓮這麼上心,那李婷婷的競爭力就大打折扣了。

薑還是老的辣,李兆林臉上並沒有表現出來自己的心思,樂呵呵跟石青和兩個女孩打招呼,幾個人打車回李家去了。

當李婷婷見到雪蓮之後也是備受打擊,雪蓮那清純的模樣,俏麗的臉蛋,完美的身材都讓李婷婷有一種既生瑜何生亮的感覺,原本她也想到了石青這樣的人身邊一定不會沒有人的,可是她認爲憑藉自己的容貌和家世要是想搶個石青還是輕鬆加愉快的,可是現在一見到雪蓮之後,她的自信一下子都找不到了。有點落寞的一個人悄悄把妝洗掉,有點強顏歡笑的招待小田甜和雪蓮她們。石青則被老人拉到書房,讓他看看最近自己的寫的字有沒有長進。

石青雖然着急給雪蓮看病,這是他最關心的事,可是也不能撥了李兆林的面子,就打起精神給李兆林點評一下。

“李老的字倒是越見自然了,我覺得已經迴歸到道上面了,道法自然,應該已經算是大成了。”李兆林的字本來就不差,上次石青那麼說也是有目的的,現在當然還是要捧一下的,只是也不會說的太露骨也就是了。

“真的?”李兆林大喜,上次被石青說的是體無完膚,現在被石青一捧,老人是喜上眉梢。

“我怎麼會說假話,上次看的時候有缺點就是有缺點,我這人是藏不住話的。”石青正色道。

“那就好,那就好。”李兆林大笑,“最近我那些書法協會裏的書友也說我進步不小,呵呵,多虧了你上次的點撥呀。”

“李老客氣了,對了,雪蓮我帶來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您給看病方便?”石青還是忍不住提了一下。

“吃過飯以後到醫院去,我跟你們一塊,畢竟還是儀器檢查的更加精確一點,上次的報告我又看了幾遍,覺得還有好幾個地方檢查的不是細,沒有很具體數據。”李兆林知道石青着急,就跟他解釋一下,“一會去的這個醫院就是我原來上班的地方,我帶的幾個學生現在還是在那,有什麼事打個招呼也容易辦一些。”

“那就麻煩李老了。”石青心下有了底就安穩多了,和李老又侃了一會書法的真諦,等到李婷婷招呼纔出去吃中飯。

雪蓮她們三個女孩食量很小,再說在李婷婷的“熱情”招待下,還消滅了不少零食,吃了一點也就飽了,石青和李兆林兩個人每人一杯紅酒倒是把這頓飯吃了個把小時。

一點多點,李兆林就帶着石青和雪蓮出發了,小田甜和李婷婷就在李家等着,上次和李婷婷鬥嘴,今天見到她也不纏着石青,小田甜對她的態度就好了很多,也沒有什麼敵意了。李婷婷一直把小田甜當成石青的妹妹看待,更是沒有把上次的事放在心上,兩個人的關係竟然變得親密起來。

藍雪蓮心裏卻是一直比較忐忑,部分記憶的喪失讓她極爲的困惑,有太多事情是她現在鎖不能理解的。對於恢復記憶她也有很大的期待,但是又有一種莫名的恐懼感,好像是有什麼事情是自己不願意想起來的。不過冥冥中那種對石青的熟悉和親切感又讓她不忍拒絕他的幫助,所以還是乖乖的跟着他一起來到北京。

李兆林早跟他學生打過招呼了,一進醫院就有專門的人來接待他們一行人,整個檢查過程也都已經給安排好了。石青先是謝過了李兆林的學生,接着就陪着雪蓮去做檢查。

速度很快就檢查完了,在等結果的時候,李兆林發現雪蓮有點不舒服的樣子,就先給她把把脈,這一把,老人的白眉就堆積到了一起。

石青不知道怎麼回事,就問李兆林怎麼回事。李兆林勉強笑笑,說沒有事,跟腦部受傷沒有關係。

不過當他把石青悄悄的叫到走廊裏說出的話卻是讓石青大吃一驚。

“要是我沒有診錯的話,雪蓮這孩子應該是有喜了。”

“這是真的?您沒有弄錯吧?”石青有點不敢相信這件事是真的。

“我雖然十幾年沒有給人看病,但是這脈象還是熟悉的很,這孩子應該是有好幾月的身孕了,只是身材太瘦,還沒有顯懷而已。”李兆林對於自己的技術還是很有自信的,只是他的話也讓石青一下子想起了很多事。

上次他和雪蓮在一起可不是有四個月了,而且雪蓮被她爸爸帶走以後,石青還在牀上找到了他買的避孕藥,救雪蓮的時候發現她還有嘔吐的傾向,這幾天還發現雪蓮真的很能睡覺……看來這事是真的。

雖然心裏準備不足,石青還是很快的鎮靜下來,“李老,這事你也別聲張,我自有安排,先給雪蓮醫好再說。” 得知雪蓮懷孕的消息,石青除了開始的驚愕以外,很快就平靜下來,一個新生命的誕生,伴隨着的是喜悅,可是現在的情況好像並不是太允許他們留下這個孩子,雪蓮還“不知情”,她根本就不記得以前發生的一些事,當然就想不到自己這段時間的反應是有了身孕的徵兆,對於噁心等害喜的現象也只是以爲自己不舒服而已。

經過李兆林的診斷,雪蓮腹中的胎兒發育良好,也只是能夠瞞幾天,馬上就會出現小腹隆起的現象,那個時候誰都能夠看得出來了。

一系列的檢查結果出來以後,李兆林把自己關到醫院的一間辦公室裏,仔細的觀看檢查報告,石青和藍雪蓮就在門外等着。

看到雪蓮有點羞答答的低着頭,也不說話的樣子,石青這個心疼,有很多事是石青所不知道的,這些都是雪蓮一個人承受過來了。以前是沒有機會跟他說,現在是不知道說什麼。石青輕輕的抓向雪蓮的手。

忽然見到石青抓住自己的柔軟的手,雪蓮有點不知所措輕掙一下沒有掙脫,又怕石青生氣也就任他拉着。


“雪蓮,你知道嗎?從上次我們分開,發生了好多好多事,我想去找,可是找不到你,也見不得你,不知道有多少事情讓你受了委屈,讓你沒有辦法選擇,我知道現在和你說這些你還是不明白,但是你一定要記住,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人是最心疼你的,他願意爲你付出所有的一切,當你將自己交到他手上的那一刻,他就肩負起了照顧你,愛護你的職責,義無反顧。這個人就是我。”石青聲音有了些許的顫抖,清澈的眸子裏閃動着淚花。

“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我只是覺得心好酸,見到你這樣我會很難過。”雪蓮被石青的話說得有點無所適從,見到他激動的樣子,忽然覺得自己的心會很疼,小手悄然的撫上他清秀的臉,幫他拭去眼角的淚珠。而自己卻也是潸然淚下。


“雪蓮不哭,要記得我說的話。”石青抓着雪蓮的小手使勁的捏了一下。

“嗯。我知道。”看石青說的這麼正事,雪蓮知道很重要就點點頭。

“你們倆進來一下。”李兆林推開門看到兩個人這樣子也沒有多說什麼,招呼一聲就回去了。

幫雪蓮擦掉眼淚,石青拉着她站起來,“這幾天你一定要配合李老,要是見效的話,你很快就可以恢復正常的生活了。”

雪蓮答應一聲,跟在石青的身後進了李兆林所在的辦公室。

李兆林竟然還穿上了白大褂,帶着老花鏡坐在辦公桌邊上,手指着一邊的沙發叫石青他倆先坐。

“綜合一下上次你給我拿過來的報告,可以斷定雪蓮現在失憶的原因就是強迫性失憶,也就是說並沒有什麼器質性病變導致她忘掉之前發生的事。”

“那怎麼辦?”石青聽到李兆林的話有點不是太明白。

“是能是慢慢的恢復,等她願意想起的時候也就自然恢復了,不過外因倒是可以起到刺激性的作用,對於她的康復有一定的幫助。”李兆林一點點的給石青解釋,“比如有什麼物體、環境、人或者事是她很熟悉的,經過一段時間的適應,等到雪蓮精神上放鬆下來之後也就可能一下就康復了。”

什麼是雪蓮最熟悉的?這讓石青有點犯難了,上次雪蓮也就是和他說了一句很熟悉,其他的什麼東西也沒有說,石青也不太清楚什麼東西能夠起到這樣的作用。雪蓮家應該是她以前記憶的所在,可是她受傷以後也是在家修養的,也沒有有這樣的感覺。

“這也急不來,你慢慢想,我給她開點營養的藥物,希望可以起到輔助治療的作用。”李兆林說着拿起便戈簽寫了一串藥名遞給石青,吩咐他去找自己學生拿藥。

等到石青離開,李兆林摘下老花鏡,笑着看着雪蓮。

藍雪蓮對於李老這樣的目光有點不適應,臉紅紅的低下了頭,手指抓住衣角輕繞,也不說話。

“丫頭,能不能跟爺爺說,爲什麼要這樣做?”李兆林突然開口問道。

石青找到李兆林的學生又跟着一起去藥局抓好藥,這就費了好長一段時間,因爲李兆林早就不在醫院坐診,他開的方子現在不能用,李老的學生又重新給石青寫了一份才辦妥,謝過了人家纔回到李兆林臨時的辦公室,只是他只看到李兆林端坐在那,卻並沒有見到雪蓮。

“李老,雪蓮去哪了?”石青把藥放下,問已經換下了白大褂的李兆林。

“你先坐下,好好聽我說。”等石青坐下,李兆林走到他跟前,“雪蓮走了,她需要冷靜一下,暫時你最好不要去找她也別刺激她,有些事她自己想清楚了,自然也就想起以前的事了。”

“你說什麼?雪蓮走了?她去哪了?你怎麼能讓她一個人走?出了事怎麼辦?”石青一聽就急了。

“放心,要是我沒有安排好,怎麼會讓她一個人走,我說沒有事就沒有事。”李兆林暫時也沒有想到怎麼去跟石青解釋,只能是儘量安穩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