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位賢弟。今日,就算老夫求你們了。如果,你們眼裏還有我這個盟主的話,那就不要再爲難洛賢侄了。”官翰山道。

鷹揚頓足喝道:“罷了,既然盟主如此爲這小子求情,鷹某還能說些什麼呢?白老弟,我們走。”說完,便負氣離開了。

“盟主,今日看在您老人家的面子上我可以放他走,可他日若再遇到,我還是要殺他。”白靜道。隨即,也尾隨着鷹揚一起離開了。

“多謝… …”官翰山喃喃道。

此時,一雙孔武有力的臂膀忽的挽住了官翰山的身子。他一轉頭,只見洛刀此刻正扶着自己。官翰山這才緩緩的站了起來。

“莊主,我洛刀何德何能,竟值得你這樣做嗎?”洛刀道。

官翰山淡淡一笑,道:“賢侄是整個武林的大恩人,老夫這一跪又算得了什麼呢?”

“多謝莊主厚愛。”洛刀拱手道。

“不必言謝。好了,老夫聽九旭說三師弟的女兒被方有藍帶走了,時間緊迫,你快快去尋她把。”官翰山道。

“是,小侄告辭了。”洛刀道。


洛刀轉身便快步離開了正刀山莊。

他已失去了摯友葛太平,萬萬不能再失去這世上唯一的情人。

想到這,洛刀腳下又再快上了幾分。

(第三卷已完結。第四卷將於明日開始連載!敬請期待!) 空中那陰霾的黑雲被擠壓成一團,無數亡靈絕望哀求,但迎來的卻是數百萬劍意的橫掃射擊,將那空間都打破一般,黑雲在劍意的穿透下瞬時破散,無數亡靈化為飛灰,永恆消失了。

「吼吼!」

怒龍長吟,數百名天龍族高手,在天龍主宰的帶領下,從遠方急速飛來,身影統一落在木白身後。

這時候。

青冥帶領三十四名古神高手,和數萬名死靈守衛從青冥宮內飛旋到半空,見到木白一劍擊殺數百萬亡靈那一幕,無不被驚得六神無主。他們從沒見過這麼恐怖的神力,連魔君都遠遠不能比及。

「青冥公主,我們又見面了。」木白臉色冷漠的盯著前方的青冥。

當年她派人從地獄追殺自己,連累身邊的人慘死,這個仇,木白是從來都沒忘記的。

青冥那蒼的臉上,神色極為複雜,露出一名無奈冷笑,「雖然我不知道這一萬多年你經歷了些什麼,但我現在不得不承認,是你贏了,要殺就殺吧,也沒什麼可怕的。」

……

魔君大殿內。

他身子不受控制的顫動著,那冷漠的臉上,第一次感覺到如此恐懼。


木白帶來的眾神實力,實在太可怕了,他手下的死靈戰士,面對木白等眾神,連抵抗的能力都沒有,完全是單方面的被屠殺。

轟隆——

整個魔宮山劇烈震蕩,懸浮在半空中的山體,裂開一條條巨大裂痕,護山神陣被人瞬間擊破,隨時都有崩毀的可能。

「魔君,你還記得我么?」

一道冰冷的聲音從殿外傳來,如同死神召喚。

咻!

凌厲金光閃耀的剎那,沖入大殿內。

大殿中的十幾名古神守衛見狀,慌忙前去抵擋,身體在這金光穿透下,卻是瞬間粉碎,在大殿內消散無形。

木白的身影筆直站在魔君身前,冷眼凝望著他。

持續的暴動不斷從殿外傳來,伴隨著無數亡靈的慘叫,只是一會兒過後,便逐漸恢復了平靜,整個大殿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中。

魔君連吸涼氣,目光閃爍不定的望著身前的木白。

「真是厲害,本君手下的精兵強將,連幾分鐘時間都沒擋住,就會你的人全部消滅,你進攻地獄到底想要幹什麼?難道就不怕主宰的報復嗎?」他知道難逃一死,早就把生死看開了,只是希望木白能夠解開他心中的疑惑。 「主宰的報復?」木白聞言,頓時不屑的笑了,緩緩說道:「那主宰敢出現,我現在便殺了他。」

「你……」魔君臉色駭然一變,怎麼也沒想到,木白是沖著主宰而來,他憑什麼跟主宰作對?

木白晃了晃手中的至尊聖劍,冷冷說道:「你可知道這是什麼劍?」

魔君一眼就看出木白手中那神劍的非凡之處,連他都沒見過這麼恐怖的神器,當時沉聲道:「這是什麼神器?」

「至尊聖劍!」

木白一字一字的說完,魔君身子猛地一陣,心中的疑惑頓時全部解開了。

至尊聖劍,鴻蒙至尊的神器,木白擁有這神劍在手,自然明白他的身份了,難怪這麼短時間內,他能夠具備這麼恐怖的實力。

絕望的閉上眼眸,一道冰冷劍光剎那從魔君眉心傳入。

轟隆一聲巨響,只見魔君的身影連同整個大殿一起粉碎了。

……

光明位面。

五大主宰還在仔細商討如何進攻星辰大陸的細節,每一個決策,都需要花上很長時間的演算,才能夠做下最終決策,保證不會出現失敗的可能。

可就在這時,死神主宰身上氣息儼然一變,散發出無盡殺意,整個大殿都似蒙上一層寒霜。

「怎麼回事?」光明主宰驚訝的問道。

死神主宰道:「我們還沒動手,鴻蒙至尊就已經搶先出動了。」

「什麼!」

四位主宰臉色一變。

命運主宰道:「什麼時候開始的?」

死神主宰道:「一個月前,現在地獄六君主已經隕落,只剩下最後一個君主還在抵抗,但也撐不住半天時間。看來鴻蒙至尊是沖著輪迴之道而去的。」

光明主宰道:「那你怎麼現在才知道,那裡是你的神界啊。」

死神主宰道:「鴻蒙至尊用了引導傳送,進入我的神界,在我一直在和你們商量進攻星辰大陸的決策,所以沒有察覺。現在他們快要靠近輪迴之道了,我才注意到他們存在。」

毀滅主宰冷笑道:「輪迴之道,遲早是要被鴻蒙至尊毀滅的,這一切已經註定,至於你手下那幾個君主,不過幾個螻蟻,死就死了吧,難道你還想回去復仇不成?」 (喜歡《一刀一千兩》的朋友請在觀看本書時輕點一下收藏,以便您下次閱讀。多謝支持!)

時過境遷。

山會禿,海會枯。人會長高長大,也會衰老死去。

在時間的面前,一切都顯的那樣無力,就算再恆久的東西也會變。

可惟獨,江湖卻不會變。

就算再過上千年萬年,江湖還是那個江湖。

舊人去,新人來。只要不斷有人踏入江湖,那江湖便不會隨着時間的推移而消失。

恩怨,情仇,紛擾。這種種的一切組成了江湖。

可這一切卻又是每一代江湖兒女皆避免不了的。

有恩怨,情仇,紛擾的地方必定有人。

有人的地方必定會有江湖。

這是每一個江湖人都逃不過的命運輪迴。

這也是每一個江湖人的悲哀。

在江湖的面前,時間倒顯得那樣無力。

自揚刀大會一役之後,一晃已過了十年。

那一戰之後,江湖迎來了最爲太平的十年。

蛇月神教似是憑空消失了一般,再沒有人聽過他們的消息。

元氣大傷的正道這才得以過了安息養生的十載春秋。

十年前那一戰到今日還是爲人們所津津樂道。

提起那一戰,就不得不提一個人。

一個亦正亦邪的人。

他曾是江湖上令人聞風喪膽的第一殺手。

多少正道的高手皆喪命他手。

可他卻又在揚刀大會之時,挺身而出。

手持魔刀夜闌哭,僅憑一人一刀力挫蛇月聖教三大高手,逼的蛇月聖教狼狽撤退。

正是因爲他,武林正道才倖免於難。

也正是因爲他,蛇月聖教稱霸武林的夢才破碎了。

江湖上,有人恨他,也自然有人爲他歌功頌德。

有人說他是奇俠。

也有人說他是殺人不眨眼的惡魔。

可不管別人怎麼評價他,他皆報以淡淡的一笑。

在他的世界裏,沒有正邪,更沒有什麼正道和邪派。


他只做自己認爲對的事,走自己認爲對的路。

雖然樹敵無數,可他依舊我行我素。

武林盟主官翰山在事後曾說過:若是洛賢侄出身名門,我這武林盟主的位子理應讓他座。

只可惜,他並非出身名門,相反的還練就了一身的魔功和一手辛辣無比的刀法。

他便是江湖上一代傳奇人物。

——一刀一千兩

很少人知道他的本名。因爲,他的外號實在是太過響亮了。

也沒有人知道這十年來他到底去了哪裏。

因爲,自從十年前他離開正刀山莊開始。

江湖上便再沒有了他的消息。

正因爲一刀一千兩神龍見首不見尾。

他的事蹟直被傳的神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