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分鐘後。

蘇小小拉着羅家衛的胳膊說道:“羅漢呀,再打的話,他就快死啦。”

羅家衛推開了她的手。

“住手!”

十七人跟機器人收到指令了似的,猛然間停下了,筆挺的站着,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

適當教訓一下就行了,這種程度的皮肉傷,去清然那邊坐一會兒,能完整無缺地走出來。

真要是打死了,這責任,羅家衛就真的擔待不起了。

“媽的!來呀!怎麼不打了?!有本事你打死我呀!我做鬼都不放過你!我告訴你!今天這樑子是結下了!”

羅家衛纔不怕呢。

他行走江湖這麼多年,如今還能讓一個孩子給唬住了?

“別他媽廢話,趕緊把八陣圖給解了,我要處理他的屍體。”

馬癩子跟條蛆蟲似的,將身子扭到了一邊。

“誰愛解誰解,跟我有什麼關係?你那麼大本事,你自己解呀。”

有句話叫做解鈴還須繫鈴人,但在陣法這方面,除了讓佈陣者解以外,直接毀了陣眼是最好的辦法。

但馬癩子將陣眼藏在了八陣圖內。

羅家衛根本沒有辦法。

“我再問你一句,你到底解不解?!”

若是就這麼拖着,半個時辰一過,九子連環轉自當會運轉起來,到時候一個人都走不了。

這裏有九子連環陣的事兒,馬癩子不知道,羅家衛卻是清楚。

“我就不解,我看你能把我怎麼樣。”馬癩子跟個無賴似的說道。

好吧,他本來就是個無賴。

羅家衛深吸了一口氣。

“好好好,剛纔你也聽見了,董事長讓我全權處理,我給你三分鐘時間,如果你不解。”

“那麼你違抗的就是董事長的命令,到時候我調用御林軍將你殺了也無妨,這裏在場的都是證人!”

娘咧,我倒不相信了,我還弄不過你一小屁孩子了?

馬癩子一聽,他知道羅家衛敢這麼說,就絕對敢這麼做。

“那你倒是把我放開啊!”

羅家衛打了個手勢,一名黑衣人便上前將馬癩子給鬆綁了。

得到自由後,馬癩子揉着身上的每一處地方。

哪兒哪兒都疼。

“如果你們沒有收到任何指令,就不能有任何動作,是嗎?”

黑衣人沒說話。

馬癩子露出了邪惡的笑容。

“那我就認爲是了。”

說完,馬癩子一腳踢向那人,那人直勾勾地站着,任由他踢。

完事兒還不解氣,馬癩子一個一個地打了過去。

當他打到第三個人時。

羅家衛憤怒道:“癩子!你他媽有完沒完!你再動一個試試!我保證要你比現在痛苦百倍!”

馬癩子收了手。

“行,你牛逼,你比我會拍馬屁,你給我記着。”

本章完 羅家衛向來以姜超的話作爲辦事宗旨。

如今姜超這麼說,羅家衛當然要好好來主持這個大局了。

權力可真是一個好東西呀。

馬癩子不爽地解開了八陣圖,將埋好棺材板給扒了出來。

“你們幾個,過來,把老董事長的棺材板搬回去。”馬癩子指揮道。

17人紋絲不動,彷彿什麼也沒聽見似的。

馬癩子不爽道:“羅漢!這可是老董事長的東西!董事長花了八個億才弄來的!就這麼放着嗎?!你還管不管事兒了!”

羅家衛揮了揮手,御林軍們便去搬起了棺材板。

姜超的錢都是從羅家衛那裏支來的,姜超花錢做了什麼事兒,他也都一清二楚。

“你小子也太狠了,董事長養了這麼長時間的棺材板,居然被你拿來擺陣。”羅家衛抱怨道。

馬癩子也很是不爽,因爲這個姜超已經罵過自己了。

“關你屁事!?”

羅家衛沒和他計較,走向了黃玉天的屍體。

蘇小小也跟了過去,還不忘帶着警告性質的眼神瞪了馬癩子一下。

“看什麼看?!”馬癩子不爽道。

蘇小小上去就推了馬癩子一下。

“我就看你了,怎麼了?你現在一定很虛弱了吧?有本事你再廢話一句?”

誠然,隨着八陣圖的解開,馬癩子正在以肉眼看的到的速度衰退。

整個人的腰桿都彎了下來,現在還扶着一塊大石頭才能保持站姿呢。

“我,我不說了,你們厲害……”馬癩子低下了頭。

媽的,王八蛋,搞人妖戀,等我復原了看我怎麼收拾你們!

“你想什麼呢?!”蘇小小猛然問道。

她從馬癩子的眼中,看出了怨毒,這個眼神令蘇小小感到不安。

“沒,沒想什麼啊!我在想我作業還沒寫完呢,到底什麼時候寫完比較好。”

蘇小小也不跟他磨嘰了,不能光憑人家一個眼神,自己就怎麼怎麼樣吧?

但能讓馬癩子認慫,她也是挺高興的,她一蹦一跳地來到了羅家衛的身邊,扒拉着羅家衛的胳膊。

“哇塞,這個人死的好慘呀。”

鏡頭轉向黃玉天,只見他的身上東一塊西一塊,愣是沒有一塊完整的皮肉。

胳膊、大腿上隱約能看到森森白骨,兩三根肋骨也"chiluo"裸地留在外面,別提多悽慘了。

“死有餘辜。”羅家衛冷眼說道。

他是一個慈悲的人,但對於黃玉天的所作所爲,他並不認同,即便黃玉天已經得到了應有的懲罰,羅家衛還是不能原諒他。

“來人,上封魂印,別讓他命魂逃了。”羅家衛說道。

人死後命魂都會立體,這僅僅是一個開始。

前文說過,若是大好人,直接就能飛昇上天,若是十惡不赦之徒,命魂離體時便如同抽絲一般痛苦。

以免再度發生意外,羅家衛認爲還是先封起來比較好。

“活有餘罪。”

這聲音十分冰冷,並且空靈,彷彿是從深淵中飄到月牙峯上似的。

“媽呀!活了!”蘇小小捂着嘴巴驚訝道。

雖然她也活了幾百年,可這種情況,她從來沒見過。

羅家衛瞳孔一聚,擡腿便一腳踩去,同時口中喝道:“圍起來!千萬別讓他跑了!”

黃玉天來了一個懶驢打滾,隨後拿出一隻小葫蘆,將裏面的瘋血一飲而盡。

“你們所有活着的人,都有罪!都要下地獄!”

說完,黃玉天張嘴吐出了一個黑漆漆的東西,氣態的。

定睛一看,那居然是一隻長約兩米的巨型老鼠!

“媽呀!羅漢快保護我!”蘇小小一個勁地羅家衛身邊擠着。

羅家衛可不是憐香惜玉的主兒,一把推開了蘇小小,拿出降魔杵,甩手一揮,一把寶劍便落入手中。

“殺!”

羅家衛身先士卒的衝了上去,17人中,有一半都跑來幫助羅家衛,另外一半兒則是防止黃玉天逃跑。

可此時的黃玉天,儼然再次變成了身高2.5米的巨型鼠人。

一道黑色的煙霧填充起他的肉身,他的雙眼紅通通的,像是一對燈泡一般。

“癩子!愣着幹什麼?!”

御林軍雖然厲害,但就現在這情況,那個人,完全不是黃玉天的對手。

馬癩子順勢往地上一躺。

“八陣圖太傷元氣了,我現在站都站不直了,還怎麼打呀?”

言語間,黃玉天一驚用那發達的雙腿踢傷了兩名成員。

羅家衛想要去對付他,可面前的大老鼠實在難纏,並且速度很快,也有一名成員受到了老鼠尾巴的攻擊。

媽的!

“揭諦揭諦,摩囉那……”

眼看羅家衛正雙手合十地在念咒,蘇小小趕緊抱住了他。

“羅漢!你不能再用這個了!你自身的元氣還沒恢復!再用你會死的!”

言重了,應該是筋脈盡斷,不過有清然同志在,羅家衛又怎麼會死呢?

黃玉天也發現了,羅家衛在念咒的同時,自身的氣息在不斷增強,真要讓他念完,恐怕自己也走不了了。

他一腳踹開一名御林軍,往直前的那塊花崗岩奔去。

羅家衛直接來了一個過肩摔,將貌美如花的蘇小小摔在了地上。

馬癩子大喊道:“羅漢!快用萬佛朝宗啊!你想看着他逃跑嗎?!董事長不會放過你的!”

哈哈哈哈哈哈!

活該!

反正我現在不能動彈,董事長也怪不到我頭上。

最重要的是,羅漢可是第一責任人。

哈哈哈!

羅家衛再次雙手合十道:“揭諦揭諦,摩囉那囉,佛囉舍利,萬佛朝宗!”

“砰!”的一聲炸響,只見羅家衛身上再次套上了一層高約一丈的佛陀虛影。

黃玉天身高2.5米就厲害了?

一丈的長度可是3.3333……米!

“站住!”

羅家衛怒吼着,隔空打出了一道金色的衝擊波。

黃玉天察覺到身後那恐怖的氣息,猛地用右手凝聚了一大團黑色的煙霧準備反擊。

可現實永遠比想象殘酷的多。

“轟!”的一聲炸響傳來。

只見黃玉天那僅剩的一條胳膊也化成了血沫。

羅家衛像是一頭發了瘋的野獸,他不允許自己再在工作上出現任何問題了。

不然真的沒法向姜超交代。

“都他媽跟我上!別讓他跑了!”

本章完 巨大的力道將黃玉天的身體掀翻,他來到了花崗岩旁邊,嘴裏也嗆出了一口鮮血。

不能死。

絕對不能死!

死了什麼都玩完了!

他拼了命地爬向石頭後面。

羅家衛卻帶着御林軍們窮追猛打。

輕塵公司中,主管級別的最低標準是5000點陽火值,而御林軍成員,最低要求是3000。

雖然只差了2000,但這些成員沒有任何特殊加成。

姜超的霸道、張順爻的天眼、羅家衛的持劍佛陀、馬癩子的鬼畫。

這些東西,他們一樣也沒有。

不過,他們有個更厲害的東西,只不過現在這情況無法使用罷了,暫不言表。

失去了雙臂的黃玉天,整個人就像個蛆似的,由於他的雙腿比較發達,短短三秒鐘的時間,他便已經來到花崗岩後面了。

馬癩子想起了什麼,猛地站了起來,沒堅持個一秒,又癱了下去。

八陣圖的反噬,和剛纔御林軍的拳打腳踢交織在一起,十分痛苦。

“羅漢!千萬不能讓他跑了!殺了他!快!”

羅家衛隔空一拳將那花崗岩給打成了碎塊。

重生之悠哉人生 “我看他能逃到哪去!”

石塊將黃玉天的後背砸出幾個凹坑,可惜沒有砸到脊椎。

不然的話,黃玉天此時肯定連站起來都做不到了。

他整個人趴在了一個像是風箏的東西上,用腦袋猛撞了一下。

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那木頭做的風箏,居然帶着他那巨大的身體飛了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